莫娜·哈透姆 :去日留痕

tonghaobin

2018-12-28 20:23:50

莫娜· 哈透姆(Mona Hatoum)的创作关注社会矛盾,如被迫离开家乡的人民遭受的痛苦或政治压迫,这些也基于她作为巴勒斯坦人流亡的亲身经历。莫娜· 哈透姆1952  年生于巴勒斯坦城市贝鲁特。1975年黎巴嫩内战爆发时,哈透姆身处伦敦,由于无法回国,便考进了伦敦的艺术学院,自此成为英国国民,在英国进行生活与创作。



> 《电气化(可变II)》(Electrified (variable II)),2014年,厨房用具、家具、电线、灯泡、变压器,尺寸可变


哈透姆早期通过行为艺术和摄影、影像探讨政治及社会造成的身份认同问题。一些作品直接以身体参与表达受到暴力与威胁的个体;具有象征意义又极简的形式表现出由战争或其他社会原因带来的集体伤痛。


1990 年代开始,她开始更多创作雕塑及大型装置。多元化的创作也囊括了纸上绘画,影像,行为艺术,动态艺术,极简主义和概念艺术,呈现复杂世界里人性的软弱与坚韧,使得观众产生迷惑,质疑 ,与善变的世界对话 。



>《换挡》(Shift),2012年,羊毛,150 × 260 cm


哈透姆曾多次入围与获得重要艺术奖项,1995年入围了特纳奖(Turner Prize)候选人名单,2011年获得米罗奖(Joan Miró Prize),2017年获得第十届(2015年度)广岛艺术奖(Hiroshima Art Prize)。


广岛艺术奖是为了表彰在美术领域为人类和平做出最大贡献的艺术家的业绩,并通过艺术将祈求彻底消除核武器和维护世界永久和平的“广岛精神”广泛地传播到全世界。广岛艺术奖给她的获奖理由就是:她的努力创作与广岛艺术奖倡导的精神契合目标一致。



>《无题(轮椅II)》(Untitled (wheelchair II))1999年,不锈钢、橡胶,94.5 × 48.5 × 63.5 cm



>《残骸(椅子)》(Remains(chair)),2017年,金属丝网和木头,82 × 41.5 × 45 cm


莫娜·哈透姆的作品凭借冲突和矛盾揭露了全球特征,挑战了极简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形式语言,贯穿其创作生涯40年的是诗意和激进的思想。地图是哈透姆创作语境中的重要线索,持续出现在作品中。包括世界地图、巴勒斯坦的地图、飞机航线等。这些地图在哈透姆的作品中皆成为不稳定边界,跨国谈判和政治冲突的象征性符号。


哈透姆还经常采用家具和常见生活用品材料 ,厨用刨刀、屏风、铁丝经过她的挪用与转换,营造出一个陌生而带有敌意的气氛。她受到简约主义、动力学及概念艺术影响,作品同时又具有超现实主义色彩。她在发掘日常生活的神秘层面具有惊人的能力,这种能力打破了文化上的差异。简单的材料、华丽的形式以及二者结合制造的某些隐喻般的情境,贯穿整个展览,戏剧性地创造出一种矛盾,并能有效激发参观者的想象力。



> 展览现场


莫娜·哈透姆(Mona Hatoum)的代表作品《手雷》让人很容易把这件作品同哈透姆的故乡巴勒斯坦联系起来,即使是现在,那里依然战火纷飞。虽然这位女艺术家长期旅居伦敦和柏林,但她的作品却更多触及她那些遥远的同胞们身处的困境,在展览现场,很多作品都带有战争和伤害的背景。哈透姆曾经被视作“青年英国艺术家”(Young British Artists,YBA)群体中比较松散的一员。在1997年引起诸多争议的“感觉”(Sensation)展览当中,她也参与了。还记得当年在YBA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如今的艺术大腕达明安·赫斯 特(Damien Hurst),而哈透姆更多的是被贴上巴勒斯坦女性艺术家的标签。更重要的是,她的风格始终都在变化,而她的创作更多的是与她的个人经历和个人生活有关 。



>《道路工程》(Roadworks),1985年,表演资料


遥想十几年前曾在北京举办的“余震:英国当代艺术展”中,哈透姆的《越过我死亡的躯体》装置作品,曾给中国当代艺术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中国观众认识了哈透姆。但是,现在的哈透姆和十几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