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孤独建筑图鉴

ShiYan

2019-01-02 20:27:04

© 苏圣亮


在<丹行道>里,董功坦言,自己并不喜欢这座海边图书馆被媒体冠以“最孤独”的标签。这种现象化、符号化的“网红”效应,实在有违他的设计初衷。

“孤独”这个词,在互联网营销中升级发酵,被世人追逐吹捧,最后反倒形成一种无比“热闹”的景象。而名词本身最单纯的含义,却是被无情淡化了。

但,既然存在了,大约即是合理的。“尽管这超出了正统建筑学涵盖的边界,却一定击中了这个时代的某种东西”,才会引起一种群体认同。



© 苏圣亮

在这个时代,大家喜欢标榜“孤独”,大抵是因为“孤独”本身,正实实在在考验着你的独处能力。一个人是否能安然与自己相处,坦然接受自己的一切,已被视为判断一个人精神能力的标准。

就像叔本华说的,这种 “独处时别人对此不能予夺的内在素质”,决定性地限定了他领略高级快乐的能力,也是决定其一生是否幸福的唯一要素。



建筑为什么需要“孤独感”呢?

<丹行道>里董功说,相较“孤独”,他更喜欢把这种气质称为“安静”。好的空间场所,会释放出安静的氛围与力量,简单来说,它会打动你。

在这种概念范畴下,建筑不再是简单的构筑物,更是一种能与人建立起某种情感关系与氛围关系的情绪场所 — 善良、温和、节制的人,会在场所中感受“共鸣”;而其他人,则会对美好的品质,产生“向往” 。

那些自带“孤独感”的建筑,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姿态,向人传递着怎样的信念?不如就在这样一个下雪的冬日,一起来看一看。



「住宅篇」


北美-逮兔住宅


年份:2015

位置:因弗内斯,加拿大

设计:Omar Gandhi Architect, Design Base 8



© Doublespace


为什么会有“逮兔住宅”这个有趣的名字?很简单,在业主的童年时期,爷爷常在这片野地教他如何逮野兔,而他的奶奶则很爱在不远处的小溪洗衣服。如今在这里建起一座小宅,也算是纪念了挚爱的亲人,以及自己珍贵的记忆。

极简的造型,高耸的坡屋面,整齐的木质纹理,营造出瘦削而直立向上的延伸感。


© Doublespace

你说它作为一栋建筑,孤独吗?相当孤独。


包围小屋的,是陡峭的布雷顿高地,被潺潺溪流切割的深峡谷,以及诺森伯兰海峡的岩石峭壁。方圆46英亩内都是苍茫的荒地,荒芜到你可以从室内就可以径直看到海岸线,一览无遗,毫无视线遮挡;当然,也荒芜到你可以轻易就逮到野兔。


尤其当寒冬来临,杵在积雪中的小屋显得更加清冷。



© Doublespace

可是,却又好像没有那么“孤独”?

当屋内暖橙色灯光开启的时候,你能真切感受到木材带来的柔软,高挑而合理的尺度引起的舒适,以及偶发的光影效果唤起的活泼。


© Doublespace

甚至,当业主安静坐在落地窗边,被暖橙色灯光围绕的时候,你都能真切感受到他被儿时回忆围绕的那种平静与愉悦。

是的,这一刻,好像一点也不孤独。


欧洲-消失别墅

年份:2015

位置:锡达尔,挪威

设计:Filter Arkitekter



© Lise Bjelland

其实真要论“孤独”,北欧恐怕有一大半房子都能轻松入选榜单。毕竟寒冷的气候和地广人稀的国情完美垫定出“清冷”的环境基调。


而这座看起来略显普通的山顶别墅,却低调得过分,低调到几乎要将自己完全藏匿在山体与雪景中,大有归隐自然而隔绝尘世的超脱感。



© Lise Bjelland

别墅位于滑雪中心附近的一处陡峭地形之上,住宅有一大半体量埋在山体中,使得地形自然延续到屋面,形成人造构筑物与自然环境之间的柔和过度,最大程度地尊重了原始环境。

为了实现“消隐”的效果,细节到玻璃边框都会最小化到极致,所有的玻璃都使用胶着工艺安装而成。


© Lise Bjelland


不过,这栋别墅想要把自己藏起来的野心,可远不止如此 —— “由于没有设置排水槽,水会从屋顶和侧墙流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住宅表面会留下纹理,最终将长满苔藓。

数年之后,从背面和侧面看,住宅将会完全消失在环境之中。周围区域,包括车道,都会成为自然的景观 — 只有住宅本身的玻璃与混凝土线条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 Lise Bjelland

很妙对不对?悄悄把自己孤独地藏起来,隐匿于环境之中,反而能巧借大自然本身的力量,让自己变得更美——颇具智慧的建筑。



「展馆篇」


赫茨山阵亡将士纪念馆

年份:2018

位置:耶路撒冷,以色列

设计:Kimmel-Eshkolot Architects


© Amit Geron

这个惊艳的螺旋形空间来自以色列阵亡将士纪念馆,位于国家公墓赫茨山,也是以色列最重要的遗址之一。

整个纪念馆的空间非常简单,漏斗状螺旋形空间成为唯一的中心,环形步道围绕一周,给游客提供距离合适的观赏路径。中央螺旋体以优雅的姿态伸向天空,静谧的光线被重叠交错的砖巧妙过滤,闪烁起光芒。

© Amit Geron

形态赋予空间氛围,而细节赠予空间情感 — 构成螺旋体的整整23,000块混凝土砖,每一块上都印刻着一位倒下的将士的姓名,以及他们光荣离开这个世界的日期。

每到周年纪念日,这里会被白炽灯照亮,圣光之下,凝视生命消逝的证据,重审战争与和平的代价。

© Amit Geron

肃穆的氛围攀附着螺旋体的砖,顺着光的轨迹,逐级向上延伸,你能感觉到它爬得很慢,甚至有些吃力。

直到抵达光源的尽头,来到纪念馆的外部,却依旧是一副清冷的景象。纪念馆将自己深深埋在了山体下,连同23,000位将士一起,深深扎根在这片他们曾经无比热爱,以至付出生命的土地中。


© Amit Geron

身处其中,这场客观上单向的凝望,很孤独,可你不会空手而回——23,000个永不会被遗忘的灵魂的,一场关于生命与和平的倾诉。



本土-海边的对话


年份:2018

位置:秦皇岛,中国

设计:OPEN建筑事务所


© OPEN Architecture


位于秦皇岛阿那亚岸边的沙丘美术馆,已于今年10月开幕。

在结构封顶的短暂瞬间,我们得以窥探美术馆的全貌:一种复杂的细胞状结构,反映着一万年前软体动物的外壳构造,同时创造出一系列形态各异的“洞穴”。

© OPEN Architecture

设计最终还是用海边的沙土,覆盖住细胞状混凝土壳体,恢复沙丘原貌,并培植低矮的原生植被。 — 建筑在沙滩上优雅地消失,只留下数个朝向海面的“窗口”,成为内外交汇的媒介。

透过不同洞穴的“窗口”,在不同季节,不同的时间里,你能看到永远变化着的,不一样的海。


© OPEN Architecture

顶部开启的大小不一的口,使光线得以在内部形成充满变化的投射效果,正如李虎本人所期待的那样,这是一个不可名状的空间,也是一个理想的冥想空间。

以“窗口”的维度去审视世界,有助于我们长久地维持住渴望与好奇心。透过“窗口”,我们会好奇里面在进行着什么?而当调换一下,站进窗内的时候,我们又会以另一种心情,去凝视同样在观察着自己的他们的生活。正是这一种渴望与好奇,连接起人与海。



© OPEN Architecture



「Cafe篇」


东南亚-“黄色潜水艇”咖啡馆


年份:2015

位置:Pak Chong,泰国

设计:Secondfloor Architects



© Ketsiree Wongwan

尽管名字取得明亮又有趣,但这的的确确是家孤独的“暗黑系”咖啡馆。层层阵列的树木,以及高达3米的黑色围墙,将咖啡馆围得严严实实,限定出极具纵深感的半封闭空间。

透过混凝土表面偶现的几列镂空,让你在老远就能嗅到它浓厚的神秘感,如同一位隐士,孤独地存在于Khao Yai国家公园边。

“黄色潜水艇”想要表达的,一定是某种特殊而微妙的东西。

© Ketsiree Wongwan

从停车位走到咖啡馆,你必须穿过一条以长达38米的暗墙围成的通道。

这一设计不仅是为了解决两地间1.6米的高差,更是希望你在以1.5m/s正常步速走在这条暗道的半分钟内,可以好好地觉察从自然环境,过渡到人为建筑的变化,感知某种“浩瀚与虚无”,继而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拥抱住走进咖啡馆的那个动人瞬间。

© Ketsiree Wongwan


在这里,只有三分之一的空间是有顶构筑物。建筑物被视为一种“树”,与另外三分之二室外空间里的树一样,而建筑内部的空间则等同于树冠下的区域 — 一种建筑与自然间的概念转化、共生关系便由此产生了。

建筑本身的黑色材料具有特殊的吸收与反射率,在光的作用下,深浅斑驳又充满变化的黑色阴影会如同一幅水墨画,出现在涂有中国墨水的墙面上。





© Ketsiree Wongwan

“黄色潜水艇”绝对是个令人难忘的建筑空间,尽管它原本是那样的孤独又闭塞。

之所以令人难忘,大抵是因为它作为一种场景,不仅鲜明展示了自己的角色特点与存在感,同时也通过强烈的空间氛围,以及某种角色代入感,影响到它的使用者,让它们也会想坐下来静静喝杯咖啡,顺便成为这一个下午的隐士。




本土-“万宗归一”茶室



年份:2018

位置:上海

设计:米丈建筑



自古人们对品茶这件事,就特别讲究 — 茶叶的选取,沏茶的工序,乘茶的器具,甚至到品茶的时机,都该一丝不苟地让人觉得“很合适”。

品茶的场所,更是被赋予超出一般空间的意义,无论是客观场所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精神与物质在此交汇,在品茶的过程中,人们从屋内的局限空间,到达意念的广阔境界。”


上海同心路上的“万宗归一”茶室,尽管只有17.8㎡,却以极高的完成度,通过可称为“惊艳壮美”的建筑语言,将“品茶”这件事中的禅意进行了完美的具象传达。

整个空间好似与世隔绝的佛法圣境,999根松木在一个矩形的空间中向心排列,沿内置的椭圆形进行切割,制造出强烈的“向心感”,给人以“收敛”、“集中”的精神暗示。


茶室含蓄地表达了“天圆地方”的隐喻:“空间的端部,一侧为圆,一侧为方。圆窗临街,方户靠院。正印了‘圆者规体,其势也自转;方者矩形,其势也自安’之势。”

居此品茶的人,会在空间中感受到“归一”的力量,达到一种最惬意的品茶状态。在旋转的动与边界的静之间,感受到个体的力量,专注于茶与水间的交流,也专注于自身内在的平静。


正如叔本华所述,“无论身在何处,每个人最终都得反求于自己。”一个人自身拥有越丰富,对身外之物的需求也越少,受外界影响也会越小。

正如只有精神独立的人,才能安静的享受孤独,具有“孤独感”的建筑,同样能向世人传递出“温柔、安静有力量”的信念。

当这种具有性格与表情的空间,真正影响到使用者的情绪与心境时,某种很难言喻的场所关系便随之产生了 — 而这,会是建筑与人之间,最高级的关系。


来源:微信公众号 尖叫设计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