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设计双姝

ShiYan

2019-01-04 22:58:52

1930-1938

这是《百年时尚》的第011篇文章

关键词:设计双姝

本文3953字

相信对香奈儿很熟悉的朋友都知道,她崛起于20世纪法国高级时装界,并且于1910年成立了同名品牌。


如果说20世纪是可可·香奈尔的时代,那在同期崛起的这位超现实主义服装设计师艾尔萨·夏帕瑞丽可以说是Chanel的最大劲敌。香奈儿毫不客气地把这个竞争对手称为“那个做衣服的意大利人”,而在夏帕瑞丽眼里,“那个做帽子的”就是香奈儿。

时尚圈还曾流传着两位设计师的轶事。据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时尚界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化妆舞会。化好妆的香奈儿邀请夏帕瑞丽做她的舞伴,然后故意将她撞上一盏烛台,致使夏帕瑞丽的裙子着火,最后只能尴尬离场。


左:可可·香奈尔(Coco Chanel,1883-1971)

右:艾尔萨·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1890-1973)


同处设计浪尖,竟如此“水火不容”。Chanel品牌在100年后的今天依旧引领着时尚潮流,但Schiaparelli逐渐淹没于“喜新厌旧”的时尚圈中。为什么两位同样天赋异禀的女性设计师会走向完全不同的终点?

相信大家对其中缘由也充满好奇,接下来就让SD君来揭开这段被沉封的时尚史吧。


一个是“富家千金”,一个是“私生女” 

两位设计师从出生就注定了成长经历的不同。1883年,香奈儿出生在法国的一个小村庄,父亲是小贩,母亲是个村妇。香奈儿出世时,父母未结婚,所以她还是个私生女。母亲去世后,被父亲抛弃,只能在孤儿院长大。




而夏帕瑞丽1890年生于罗马,家境富裕。父亲是个出色的东方语言学者和古币收藏家,叔父是著名的天文学家。她从小在艺术气氛的熏陶下长大,遍游世界,广学博览。




香奈儿的出生一直让她耿耿于怀,但她也凭借在修道院学会的裁缝技巧,找到了一份高级服装店的女工工作,同时晚上在咖啡厅驻唱。


在咖啡馆,香奈儿通过结识贵族巴尚,接触到了上层社会。不久后,香奈儿离开了巴尚,并在男友阿瑟·卡佩尔的支持下开了帽子店,开启了服装生意,并将这门生意做的如火如荼。


卡佩尔和香奈儿

如果说香奈儿是草根逆袭奋斗史,那夏帕瑞丽更像是富家千金的“流浪记”。


夏帕瑞丽虽然出生在富裕家族,但因缺少父母关爱变得任性又叛逆。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禁锢在囚笼里面的黄鹂鸟,从小就开始计划着如何逃脱这种“空虚”的环境。

本以为得到上天眷顾,遇到童话般的爱情故事,命运却给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结婚不久夏帕瑞丽的丈夫克洛伯爵便出轨了(出轨对象居然是舞蹈大师伊莎多拉·邓肯,艺术圈可真是小啊),还狠心地离开了她和刚出生的女儿。


夏帕瑞丽与威廉·克洛伯爵

为母则强的夏帕瑞丽不再是叛逆的富家女。在异国他乡与女儿相依为命,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为了生计只能外出打工,为了女儿她也真正的长大了。于是夏帕瑞丽便开始了她在美国的“流浪记”。


夏帕瑞丽和她的女儿


人生最为奇妙的地方就是在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夏帕瑞丽外出打工时,和法国达达主义画家加布里埃尔结下友谊,并认识了不少达达主义的重要成员:西方现代艺术的关键人物杜尚,和先锋摄影家曼·雷。

1922年随着加布里埃尔和曼·雷移居到巴黎,于是夏帕瑞丽也在这个充满梦想的高级时装之都开启了自己的设计生涯。


法国画家杜尚(1887-1968)和曼·雷(1890-1976)


一个“干练优雅”,一个“艺术为王” 

虽然两人的时装事业发迹都是乘他人之东风,但是她们与生俱来的设计才华和独到的眼光,才是后期成功的关键。


左:艾尔莎·夏帕瑞丽;右:加布里埃·香奈儿

香奈儿把当时卡佩尔打球时穿的针织上衣、毛衣、宽松外衣等“男式”服装元素运用到了女装上,经典不衰的“香奈儿套装”就是诞生于这个时代。


Chanel Suits 




穿Chanel Suits 的女性


后来著名的小黑裙,据说是为了哀悼一生中的挚爱卡佩尔而设计的。正当她的事业有所起色时,卡佩尔在1919年却因车祸不幸身亡。

1926年,Coco Chanel重新设计了我们今天所知的小黑裙,当时她设计了一件简短的黑色连衣裙,在Vogue上发表。



左为香奈儿设计的小黑裙手稿;右为香奈儿穿着小黑裙

在20世纪20年代之前,黑色被严格保留用于哀悼时期。时尚圣经将这件衣服描述为T型车之后的“Chanel's Ford”,因为就像亨利·福特当时流行的汽车一样,香奈儿的LBD成为跨越时间和年龄限制、永恒的时尚单品。


香奈儿的小黑裙

当时,香奈儿推出的女装长裤也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毕竟以前女性只穿裙子。但一战的特殊情况,家里缺男丁,女人变成了“顶梁柱”,地位上升了,需要轻便的服装外出工作。这时香奈儿崇尚的“简约”和“耐用”的时尚理念就很符合当时女性的生活。


她摒弃了紧身的蕾丝胸衣衬垫、硬领或束腰,追求一种舒适自然的美。最终,穿裤装也成为了当时的潮流。



香奈儿穿着裤装

Chanel 2.55手袋是Chanel永恒的经典,内衬的枣红色是教会学校里学生的制服颜色,双链条背带的灵感来源于孤儿院的看管们都习惯把钥匙用一条类似的链子系在腰间。手包前面的方扣锁叫做 “Mademoiselle Lock”,意为“小姐之锁”,也代表了Coco终生未嫁。


Chanel 2.55手袋


对比香奈儿务实的黑白设计,夏帕瑞丽与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合作,色彩大胆、造型夸张,让她在当时的设计圈脱颖而出。

1927年,一件胸前织有蝴蝶结的毛衫,经过法国和美国版《Vogue》杂志的介绍迅速走红。用毛线织出蝴蝶结的形状,平面化却是三维效果的蝴蝶结,让人觉得新奇,这算是她超现实主义设计的雏形。


蝴蝶结毛衫

之后,她开始大胆采用罂粟红、紫罗兰、猩红等强烈、鲜艳的色彩。


夏帕瑞丽服装中的紫罗兰、猩红和绿色


而被誉为“惊人的粉红”,使她名声大振。这和香奈儿的永远的黑白两色形成了对比。


夏帕瑞丽礼服中使用到的粉色


这一抹张扬的粉,灵感原是来自美国名媛黛西·法罗拥有的一颗粉钻。

之后,夏帕瑞丽便开始了她的“可穿戴艺术”,达利、毕加索、安迪沃霍尔都和她有过合作,现在流行的联名设计早就被夏帕瑞丽给玩过了。


左:安迪·沃霍尔为夏帕瑞丽的手套而设计的广告画,独角兽的颜色正是Shocking Pink

右:毕加索画中出现的夏帕瑞丽设计,帽子和胸针都是夏帕瑞丽1937年的作品



夏帕瑞丽做到了“衣不惊人誓不休”,把像人的头发一样的毛发排列在衣服上


以昆虫造型为灵感设计的礼服与配饰


某种程度上来说,大家很容易被夏帕瑞丽夸张的超现实主义设计所吸引,这反倒掩盖了她真正的设计天才——这些基本款经典优雅,足以可见背后扎实的设计功力。

Schiaparelli的非结构化优雅连衣裙


模特Simone Micheline Bodin穿着Schiaparelli,20世纪30年代



MarlèneDietrich穿着Elsa Schiaparelli晚礼服,20世纪30年代


 豆荚里的两个豌豆 

就像豆荚里的两个豌豆,两位设计师如此地相似,身为女性都顽强地与世俗与不堪的过去而抗争。又如此地不同,香奈儿的务实和夏帕瑞丽的奇思妙想,让她们设计的时装各有韵味。


左为夏帕瑞丽设计的有手套在腰上的晚礼服;右为梦露拿着香奈儿设计的N°5香水


夏帕瑞丽的天马行空,给予了服装设计的无限可能性,服装在她的设计下,都变成了“艺术品”。而香奈儿最大的成就是解放了女性,用设计赋予女性更加独立的时代气质。



在Axel Madson 写的香奈儿传记里,详细地描述过香奈儿对艺术家、音乐家、文学家们的经济赞助,甚至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也十分欣赏香奈儿的设计才情和个人魅力,并建立了终生的友谊。他曾说:“我非常喜欢她,她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


温斯顿丘吉尔和可可香奈儿在法国的Mimizan 狩猎


这些艺术大脑和丰富阅历的加持,让在孤儿院长大的香奈儿不断保持审美的敏感度,同时,以更加独立和勇敢的状态,不被潮流左右。这也为后来Chanel品牌的长盛不衰悄然埋下了伏笔。

 品牌精神留存才是王道 


艺术和商业总是难以平衡。二战之后,夏帕瑞丽没有很好地结合市场,依然坚持自己的设计美学,最终还是无法再现辉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败下阵来。直到2006年,Tod’s集团才把Schiaparelli买下,重振品牌。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大胆时尚:Dali和Schiaparelli”展览,2016


而香奈儿则抓住了战后市场,成功地打响了品牌。有幸在创始人过世后,接掌香奈儿的Karl Lagerfeld(卡尔·拉格斐)做的异常出色,他不断强化香奈儿的经典款型,同时不断加入当下的新元素,让品牌一直跟着时代走。



Karl Lagerfeld所做的就是延续品牌的精髓,就像Chanel一直坚持的女性独立和自由的精神,这也许正是她在这场时尚较量中胜出的秘诀。

这场黑色和粉色的较量,你更喜欢哪个,评论区来跟SD君聊聊吧~



来源:微信公众号 STEAMDesign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