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日本的艺术展,就知道中国某些展览是在割韭菜

tonghaobin

2019-01-15 19:46:02

在北京798艺术区,工作日的美术馆游客寥寥无几,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但在日本东京国立新美术馆,工作日的场面是这样的:

如果你也想体验一下这种感觉,别着急,再过一个多月,你可以在过年期间的北京庙会上看到类似情景。

光是人多,可能还不值得大惊小怪。真正令人受到震动的是,这张照片其实是馆内商店的场景,而且没有拍全,出口处还有一条目测100米左右的队伍在等待结账,由于太长,拐了两个弯。作为一个艺术从业者,我深知让一个观众从免费观看到付费观看,再到愿意购买艺术衍生品,有着一段多么艰难的培育历程。现在,中国很多美术馆的主要课题还是如何让更多的人走进来,因此他们往往还在纠结该不该收门票。至于用艺术衍生品赚大钱?那是故宫这种“超级IP”才有资格想的事。

感谢日本笹川日中友好基金的组织,使我们能够于2018年12月初,在为期一周的行程里近距离考察日本艺术行业。东京美术馆的匆匆一瞥,足以让我们感到惊讶,而银座的画廊,又可以从另一个侧面揭示艺术有多强大的群众基础。

与北京的798不同,东京画廊最为集中的地区,居然是人称“全亚洲最贵的地方”的银座。网上搜索数据显示,银座的画廊、美术馆、博物馆总数高达200多家。我们很难想象在北京三里屯或者国贸,集中这么多艺术机构该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原来,艺术家并不是与偏远的宋庄最配哦。

更令人意外的事实是,这些星罗棋布的画廊,有些并不在一楼临街的位置。例如我们此次行程中拜访的银座柳画廊和饭田美术,分别位于两座写字楼的三楼,这意味着两家画廊接待的应该主要是专门造访的客人,而不是自然客流。

还有的画廊甚至必须事先预约才能参观,并不接待不请自来的散客。开在寸土寸金的地段,却不打算好好利用一下这里宝贵的流量,这在中国人眼里是难以想象的。

但是银座的画廊们不仅活下来了,而且显然活的并不差。我们造访饭田美术时,画廊内悬挂的大约不到20幅作品,一半左右已经被贴上了红点(表示已经被卖出),有的作品还因为同时被好几位藏家相中,将不得不以抽签的方式决定最终归属。

这些事实清晰地显示着,日本画廊的背后有一个多么扎实、稳定的藏家群体,他们给日本艺术业打下了牢固的地基。

2

日本人为什么对艺术如此热情?

如果从历史的角度回答,可能要讲讲战后日本经济恢复,池田勇人内阁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一亿总中流”概念的产生(即九成左右的国民都自认为中产阶级),泡沫经济时期的企业收藏热潮等。

如果从教育的角度,可能要讲讲明治维新后的教育改革,当代日本中小学对美育的重视等。

反观中国,常见的观点认为,中国人刚解决温饱问题,因此对美育还不够重视,艺术尚属于小众。

这确实有一定道理,但是,有些事并不见得必须兜里有了钱,肚子里有了知识才能做

往远了说,一个有价值的案例是1982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哈默藏画——500年名作原件展”,这是中国首次举办外国名画原作展,展品包括从文艺复兴至近现代各时期代表画家作品。当时人多到什么程度?有美院学生过去临摹,因为人太多,要站在凳子上,拿着望远镜看。

那时的中国人还没有完全解决吃饭问题,但他们依然对艺术如饥似渴。

往近了说,刚刚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闭幕“西方绘画500年”特展中,我们可以看到下图的壮观场面:

与其说“中国人不喜欢艺术”,倒不如说,中国人平日里看到以上这般优质艺术内容的机会太少了。

光拿展览这一项来讲,对比一下就知道,日本跟中国的艺术展览几乎不是同一个物种。举个例子,在中国火爆异常的“西方绘画500年”特展,全部展品来自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的馆藏,如果你登陆该美术馆官网,就会发现它们平时都安置在常设展厅——是的,这个让中国人一览众多大师原作,堪称千载难逢的特展,对日本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常设展。

富士美术馆官网上的信息显示,“西方绘画500年”展将从2019年1月5日起在该馆常设展厅重新开展。

那日本人的“特展”又什么样?我们可以参考正在东京上野之森美术馆进行的维米尔展。迄今为止,荷兰绘画大师维米尔能够确认的真迹一共35幅,散落于全球各地,能借出一件都不容易,日本人此次一口气集齐了其中九幅一起展出,其中包括那张享誉美术史的《倒牛奶的女佣》,这个展览何等珍贵,大家可以自行体会一下。

上野公园内的巨幅维米尔展海报,日本人自豪地打出了9/35这个数字

又如正在东京都美术馆举行的挪威画家蒙克作品展,展出了油画、版画在内的100多件蒙克的原作,其中包括经典之作《呐喊》。

蒙克展览海报

对,中国人在书本上才能看到的很多大师之作,日本人常年可以在家门口的美术馆里看到。

与此同时在中国,某些所谓“致敬”西方艺术大师的网红展,门票动辄100元以上,却居然一张原作没有,全部是复制品和影像资料,有些复制品更是连偏色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就以大师为招牌,堂而皇之地拿来展出了。

观众们的感觉则是这样的:

“太糊弄人了!100多元一张票,展品制作却很粗糙。即使不展出原作,作为美育推广活动来看也是对公众的不负责任。”

“看的内容主要是高仿油画、视频,感觉有点儿亏。”

更有甚者,一些商家不通过正规渠道取得艺术家授权,直接办假展。比如中国多地出现的所谓“草间弥生与村上隆联展”,被爆出无一真品,两位日本艺术家均气愤地表示要诉诸法律途径解决,这事登上了日本的新闻,闹的沸沸扬扬。

日本新闻中有关中国假展的报道

说白了,这就是割韭菜,赚快钱,最终打击的只能是中国人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艺术热情。

3

光有重量级展品还不够,诸多细节也可以看到日本人的用心。

一些大展,他们除了会准备日语的音频讲解,还会准备中、英、韩三种语言,内容均由专业公司制作,侧重于创作背景和艺术家生平的介绍,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告诉你“这张作品表达了什么”,这就既让观众看得明白,又留下了自己解读的空间。

讲解机租金也不贵,一般约550日元左右(约人民币34元)。也多亏了它,我们几个不通日语的外国人,在观展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艺术展的日语讲解经常是由著名演员、声优担纲录制的,正在举行的维米尔展,献声的就是著名女星石原里美,这更增加了展览的魅力

石原里美并不是直接拿来稿子照本宣科。她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认真学习了一下艺术史才开腔录制的

除了举办展览,有些美术馆内会设置资料查阅场所,例如东京都美术馆就有“艺术信息室”(美術情報室),木制书架与家具营造出舒适的氛围,来客可在此自由阅览美术图书、展览会图录、美术杂志等。从漫画风格的介绍手册就知道,这里一定是一个带孩子接受艺术熏陶的好地方。

东京都美术馆的“艺术信息室”,下图是它的介绍手册

还有些美术馆会提供配套班车和餐饮。我们此次行程的第一站,日本写实艺术的重镇保木美术馆,地处千叶县,距离东京市区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为了给参观者提供便利,美术馆提供了一个套餐服务:安排班车在火车站迎接,提供一顿馆内餐厅的西餐,下午有专人讲解展品,总费用是5100日元(约人民币316元)。以西餐的水准来看,光这一顿饭就可以赚回大半票价了。

保木美术馆官网上的班车日程表

类似这样的细节还有很多,稍微深入了解,就有强烈的感觉:很多事情日本人都在下慢功夫。

我们很难想象打磨一个像维米尔这样的重磅展览,前期准备工作该有多么艰巨和琐碎;

饭田美术的创始人饭田功先生,现在还会打电话给20年前在自己这里购买过作品的藏家,告诉对方这张作品如今的价值;

银座柳画廊的副社长野吕洋子女士常常去小学讲课,带领小学生参观当地的画廊,这也不是能够迅速带来经济收益的行为。

野吕洋子女士将自己对艺术教育的感悟写成了著作《银座画廊之旅》(銀座の画廊巡り-街づくりと美術教育)

但是我们又能清晰地看到慢功夫带来的成果:尽管日本大多数美术馆不让拍照,不可能成为自拍秀场,可日本人依然会美术馆门前排起长龙,参观结束后争相购买艺术衍生品,态度近乎虔诚;饭田美术的作品抢手到必须抽签决定买主;当年听过野吕洋子女士讲课的小学生,长大以后真的会带着母亲去柳画廊选购作品。

在上野之森美术馆门前等待进场观看维米尔展的队伍

不用空喊“让艺术亲近大众”的宏大口号,把一个个小目标做好了,大众自然就主动走近了艺术。

说起“小目标”,想起一个报道。2018年1月,日本第一生命保险公司公布了2017年该国儿童长大后想从事职业的调查结果。其中,日本男孩的理想职业前几位有学者、足球运动员、棒球运动员等,女孩的理想则是西点师、护士、幼儿园教师等,全是小目标。可如果拿这个问题问中国孩子,得到的答案通常是当老板、做官,本人小时候最常见的回答——科学家,现在都不多了。

说实话,我确实体会不到当大老板是什么感觉,太过遥远。但是我知道面包房的样子,我家楼下就有一个,每回夜归时一进门,香气扑鼻,会有一点小小的幸福感。


来源: 2018年8月6日《北京日报》12版,原题《动辄超百元,质量对得起票价吗?》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