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还是剽窃?——美国艺术博物馆中收藏的马奈作品

ShiYan

2019-01-06 00:38:29

    如果说杜尚的《小便器》是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作品,那么马奈的《奥林匹亚》就是19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绘画。马奈开启了现代主义,而杜尚终结了它。这两个艺术家我都很喜欢。在美国各地的8个美术馆中我先后看到了20多幅马奈的作品。


    他激怒了几乎所有人 


    马奈(1832-1883年)出身上层社会,是个绅士,总是谦逊和气,彬彬有礼。马奈一直幻想成为被法国(当时巴黎是西方艺术的中心)上流社会所接受和敬仰的艺术家,实际上他不属于那里,他属于历史。在艺术上他不认为自己是个“革命者”,然而事实相反,他引发了绘画史上最彻底的一场革命。他的作品激怒了几乎所有他同时代的人,不仅仅是同行(当时最有名的官方画家布格罗和卡巴内尔对他的敌视),批评家(他的作品遭受一边倒的狂轰滥炸的批评),而且还有大众(全面的嘲笑,差一点毁掉他的作品)。为什么?


    他所处的时代正在发生第二次工业革命,技术的革命带来社会的革命。法国、欧洲都处在持续的动荡之中。社会革命推进文化的革命,艺术也将剧烈变革。当时占主导地位学院派艺术日渐保守,虽然之前也有德拉克洛瓦代表的浪漫主义和库尔贝代表的现实主义发起的新的艺术运动,但正是马奈真正地开启了现代主义艺术。方法上他将文艺复兴以来数百年积累的传统方法(追求立体地表现对象)颠覆了,朝向现代主义艺术的方法(二维的平面表现)迈出革性的一大步。比如在画面上他对人物衣服的处理常常使用大面积的平涂颜色,这对现代派绘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意味着绘画中逼真的描述对象不再重要,如何看待世界变得更重要。观念上他的作品真正碰触到了数百年来的社会禁忌,冲击了传统社会的虚伪观念,是一个艺术上的“平等主义”和“女权主义”者。


    印象派的精神领袖


    1870年法国画家拉图尔画了一幅《巴迪侬画室》送给了马奈,那是一幅向马奈致敬的作品。画面中心马奈正坐在一幅画布前画画,而他周围围绕着作家左拉,还有后来印象派的主要画家莫奈、雷诺阿、巴齐耶等人。此时印象派还未出现,印象派的第一次展览在1874年。当时这些印象派的年轻画家被称为“马奈帮”。马奈后来尽管从未参加1874至1886年间8次的印象派展览,但他依然被视为印象派的精神领袖。这批日后在世界美术史上大放异彩的年轻画家在当时被批评界称呼为“不妥协者”,而马奈正是“不妥协者”无可争议的领袖。 马奈的画法启发了印象派,但马奈与印象派的最大不同之一是马奈画面上经常使用大片的黑色,马奈的作品更深沉,而印象派的作品画面上几乎找不到黑色,他们追求更明亮的光线和更漂亮的色彩。


     默朗,马奈最重要的模特

    

    维多琳·默朗是马奈在60年代作品中最重要的模特,深受马奈喜爱。我在美国的博物馆里居然看到了5幅马奈以默朗为模特儿的作品。1862年当马奈在大街偶遇18岁的默朗,当即就邀请默朗来为他做模特儿。默朗很有些桀骜不驯的性格,她会弹琴,是歌手,给不同画家做模特儿,同时还自己学画画,她也兼职妓女,还是一个女同性恋,这让她在当时的模特中显得如此不同。《维多琳·默朗》是马奈为她画得最早的胸像,画面上默朗已经显示出凌厉的眼神,这一特征在日后《奥林匹亚》中得以更充分的体现。《流浪女乐手》是马奈为她画的全身肖像,1862年马奈将其送选沙龙展,毫无悬念落选了。当年马奈还画了一幅《穿斗牛士服装的维多琳·默朗》。这幅画和《穿五月节服饰的男人》,还有另一幅以默朗为模特的马奈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草地上的午餐》,一起送选了1863年的沙龙展,又落选了,但是这3幅参加了那年的“落选者沙龙展”。《草地上的午餐》掀起了马奈人生中第一次巨大的风暴。





《穿着斗牛士服装的默朗》,1862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维多琳·默朗》,1862年,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流浪女乐手》,1862年,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粉衣女人与鹦鹉》,1866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草地上的午餐》

    《草地上的午餐》描绘了巴黎西郊公园的森林里3个年轻男女坐在草地上午餐。席地而坐穿戴整齐的两个绅士是马奈的弟弟和妹夫,而裸体坐在旁边的女性就是默朗。并不是画法,而是画面内容激起了公愤,备受谴责。在这之前数百年西方的女性裸体绘画要么借助神话题材或历史主题,要么设定异国情调,总之主题必须隐晦,有所“掩饰”,明明表达的就是欲望,但女性裸体形象必须“端庄”,否则就是伤风败俗。而马奈打破了这一禁忌,他的作品揭示了女性裸体作为“人性”的体现而不仅仅是虚伪的托词,被巴黎公众指责为“竟然如此无耻的胡思乱想”。面对潮水般的责难,马奈束手无策。然而更大的非难在后面。




《草地上的午餐》,油画,1863年,奥赛博物馆


 《奥林匹亚》

1865年马奈以默朗为模特儿的《奥林匹亚》入选沙龙展,这次激起的侮辱难以想象。作品当时引发了60多篇社会评论(非常恐怖),只有左拉等极少数人为他辩护。展览中要有两个全副武装的守卫看护作品,以防愤怒的公众破坏作品。《奥林匹亚》改变了1538年提香所画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以来300多年女裸体绘画的传统,女性裸体在画面上第一次不再是取悦于男性欲望的对象,而是相反,变成了一个反过来注视男性观众的观看者,一个目光锐利的挑衅者(这可能跟默朗女同性恋的身份有关)。而“奥林匹亚”的名字本身就来自妓女的艺名,一个妓女在作品中居然如此傲慢无礼,整个法国社会都被深深冒犯了!马奈,竟敢借助一个妓女的目光挑战300多年来的社会规范——“男性对女性的支配和欲望”。其实作品中默朗的裸体画得非常漂亮,问题是她的姿态:身体僵直、放于两腿间的左手姿势强硬、眼神咄咄逼人。这具优美的躯体被当时的评论形容为“太平间里躺着的死尸”、“眼睛充血”、“丑恶无比”(任何一件作品只有放置在历史背景中才能理解它的意义)。马奈成了众矢之的,但却变成了反抗学院派的年轻艺术家的精神领袖。马奈去世后,1889年画家莫奈和萨金特集资两万法郎买下《奥林匹亚》捐给国家,1890年当时这件臭名昭著的作品终于挂进了巴黎卢浮宫,成为了法国的骄傲。现在则成为奥赛博物馆的标志性馆藏作品。




《奥林匹亚》,油画,1863年,巴黎奥赛博物馆


    莫里索

    马奈在1872年还画过以默朗为模特的《铁路》,但是自从1868年遇到贝尔特·莫里索之后,她就取代了默朗成为马奈在70年代最主要的模特、学生、好友和知己。她出现在马奈的作品《阳台》、《休息》和一系列肖像中(克利夫兰美术馆有一幅马奈1869年为她所画的很有写意风格的肖像画)。莫里索出身显赫,文化修养很高,也很有天分。她参加了大多数印象派的展览,成为了印象派中唯一重要的女画家。他们关系亲密,但是马奈1863年就结婚了,所以只能保持友谊。后来莫里索1874年嫁给了马奈的弟弟欧仁。但是当我在巴黎的帕西公墓寻访马奈的墓地时,惊奇地发现马奈和莫里索葬在一个墓中(这可能是一个家族墓),死后他们居然又在另一个世界相聚了。




《贝尔特·莫里索》,1869-1873年,克利夫兰美术馆



    马奈的朋友

    除了莫奈、雷诺阿、西斯莱、巴齐耶(他在1870年普法战争中牺牲,年仅29岁)等一帮年轻的“马奈帮”成员一天到晚围绕在马奈的周围,印象派画家德加也是马奈的崇拜者和挚友。他和马奈之间即是朋友也相互竞争。德加在参加完马奈的葬礼之后说,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伟大。德加去世之后遗物中竟然曾收购过80多件马奈的作品,可见对马奈的喜爱和受马奈影响之深。马奈还和当时一些重要的文学家关系密切。左拉是马奈最热情的辩护者,作家福楼拜和象征主义诗人波德莱尔是马奈最诚挚的仰慕者,比马奈小十岁的象征派诗人马拉美则深为马奈的魅力所折服。马奈最重要的收藏家和画商是保罗·迪朗-吕埃尔,他大量收购了马奈的作品,并将之推广到了美国。

    美国博物馆中其它的马奈作品

    马奈擅长画人物,大部分作品是肖像画。除了前面提到的,还有华盛顿国家博物馆1878年的《李子白兰地》、1865年的《悲剧演员》和1864年的《死去的斗牛士》(这幅画的对角线构图非常新颖)、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1877年的《滑冰》、古根海姆博物馆1877年的《穿着有条纹衣服的女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1866-67年的《斗牛士》、旧金山诺顿·西蒙博物馆1865-70年的《拾破烂的老人》、费城艺术博物馆1873年的《好啤酒》等。





《斗牛士》,1866-1867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穿着五月节服饰的年轻男人》,1863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好啤酒》,1873年,费城艺术博物馆




《拾破烂的老人》,1865-1870年,旧金山诺顿·西蒙博物馆




《悲剧演员》,1865-1866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李子白兰地》,1878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穿着有条纹衣服的女人》,1877-1880年,古根海姆博物馆



    马奈也有一些主题性的群像。收藏在大都会博物馆的《天使守护着死去的基督》是马奈不多的几件宗教题材绘画之一,本来是1864年马奈送去沙龙展的作品。送出之后马奈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基督胸部的伤口应该在右侧肋骨上,而他画在了左侧,作品当然不能入选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收藏有两幅群像,1862年的《老音乐家》是较早的一幅。较晚的是1873年的《歌剧院的化妆舞会》(同样没能入选沙龙展,马奈的魔咒)。





《天使守护着死去的基督》,1864年,大都会博物馆




《老音乐家》,1862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歌剧院的化妆舞会》,1873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收藏在大都会博物馆1874年的《在船上》是马奈在阿让特依莫奈家里做客时所画,这时的马奈反过来受到了印象派强调光线和室外风格的影响,画面气氛变得更加轻松。前面提到的《铁路》也属于这一时期。只是这些作品同样没能入选沙龙展。




《在船上》,1874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铁路》,1872-1873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画中成年女性也是默朗)


    马奈的历史题材作品

    波士顿艺术博物馆1867年的《枪决马克西米连皇帝》是马奈表现社会历史事件的一件重要作品。法国拿破仑三世鼓动哈布斯堡王朝的费迪南去做墨西哥的皇帝,最后却撤回支持,导致其被当地的反叛者所杀害。这一历史题材引起了马奈的极大兴趣,此画先后画有7幅,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收藏的是第一幅,也是最简略,但最有表现力的一幅。费城艺术博物馆1864年的《奇尔沙治与阿拉巴马之战》是马奈又一幅历史题材作品,描绘的是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双方的战舰在法国瑟堡附近海面交战的场景。画面使用了纵向构图表现海战,这在当时非常少见。




《枪决马克西米连皇帝》,1867年,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奇尔沙治与阿拉巴马之战》,1864年,费城艺术博物馆



来源:微信公众号糜菲斯特飒 冷墨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