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造假,已被曝光出来的招数

ShiYan

2019-01-08 21:35:42

先说一个段子,真的。

一南方人在潘家园买了临摊手串一条,临摊哥们吹嘘的仅此一条,可遇不可求,世上仅有,非常稀少!品相极好!

成交后,过了若干天,南方这哥们又来到潘家园,看临摊上又有一条一模一样的手串。问:你不是说仅有一条!重点来了!答曰:这东西能买到你死还有……



关于元青花,还有一个江湖传闻,真假难辨。

之前一直说苏麻离青产于伊朗,但是,最近有说法认为“苏”应该念“肃”,具体产地在现今甘肃的某个地方。(黑人问号脸浮现......)

据说,景德镇现在的高仿作坊都去甘肃拿料,具体内幕太私密,是人家吃饭的家伙,外人难以了解。说了就当饭桌谈资,一听了之吧。



再写一个关于拍卖假货率的,道听途说,敏感话题,别当真啊。

国内一位来自瓷都的明清瓷大行家,曾经公布过他排查下的数据,苏富比和佳士得10%到15%,其他的20%往上乃至更多。一家之言不足为定论,但是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和其他行业生产的假冒伪劣商品一样,在古玩行里,造假也分为三六九等:不同水平的赝品,是针对不同层次的收藏群体而生产出来的。

很多藏友都希望能了解到水平超高的作伪手法,而且,最好是能够骗过专家的那种。   

先普及一点背景知识。



对我国的玉器行业比较熟悉的朋友们应该知道,目前中国的玉器加工(包括仿古玉加工)已经非常成熟,不同的地区依托各自所出产的不同玉种(比如河南的南阳独山玉、辽宁的岫岩玉等),或者历史上形成的技术优势(比如广做玉器、苏做玉器等)形成了不同的加工产业,其中专门做仿古玉器的有不少地方(比如2.2亿“天价玉凳"就是由邳州加工组装出来的)。

玉器鉴定本身按照历史时期分为:高古玉、古玉和明清玉器,一般一个地方的仿古玉会盯着一类下功夫,最厉害的就能钻到乱真的水平。

 



我说的这个故事,发生在扬州。

 

再说一点背景知识,扬州自明清以来是中国的三大玉雕重镇之一,传统底蕴深(最典型的例子可以百度”大禹治水“玉山),从1949年建国到改革开放,手艺没有失传过,而且品种和门类发展的很好。

主人公是扬州的一个玉雕师,虽然不属于不世出的超级天才,也算是年轻有为,一般都说他传统功力很深,对材料的感知力很好。同样是一块原料,好的玉雕师就能根据材料本身的颜色和形态,设计出很恰当的主题。

有一次他拿到了一块和田山料,算是青白玉,算起来整体玉质都还不错,最后决定做一只仿清代式样的香薰,但是一只腿的地方有绺裂。

绺裂在雕刻的时候,必须想办法处理好(比如选择挖掉),不然影响整件作品的价值。

对此,他构思了很久,决定在腿上雕兽面纹,经过一番加工,最后成品很完美。

然后,这件作品以3万左右的价格卖给了一个扬州本地玉商;后来,扬州商人以7万左右的价格将东西易手,据说卖给了一个广州人;再后来,据说广州人以15万左右的价格又把东西转手,再卖给了谁就不知道了。

经过这么三转两转的,已经好几年过去了,玉雕师继续做玉,玉商也继续卖玉,风平浪静。

 



说来也巧,这个玉雕师有天去一个朋友那里喝茶,顺手翻开一本玉器专场的拍卖图录,看着看着,忽然发现有个香薰有点眼熟,仔细看看,真的挺眼熟,不就是我以前做的那个嘛!咋标着“清宫造办处”了?

他赶紧看了看是哪家拍卖公司,发现是某拼音J字开头中国知名的大拍,然后,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也许是类似的造型呢。赶巧的是,有一张细部的大图有一个腿,上面的图案是个兽面,而那个兽面,打死他也不会忘记。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清宫造办处”的玉制香薰 1400多万成交



以上这个故事由于我丑陋的文笔,显得比较生硬,而且看着有点假,我也不敢说一定就是真的,因为这个玉雕师我也不认识。但是,告诉我这个故事的人和他是多年的同事,是我认识的玉商里最为严谨踏实的人,用他的话说:”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不仅他信,我也信了。   

 

 从3万到1400万,我的结论是:技术和渠道,缺一不可。



最后这个故事,还是潘家园流传已久的。

 

1990年左右,当潘家园还是一片草地支大棚的景象时。有个卖货的,从乡下收了一把刀,刀很棒,刀刃尖锐锋利,寒光凛冽,刀柄处几处磨损,裹着包浆,一看就是到代的玩意儿。但唯一的遗憾是,刀鞘没了,单单是把刀,由布包了,想必卖不出好价钱。

 

卖货的也不愁,自己回家,用旧木头做了合适的个刀鞘;然后刷绿漆,再买把小米,细细的撒在漆上;然后用砂纸打,打的差不多了,再刷漆再撒小米再砂纸打。

 

如此循环往复,看着差不多了,找几个旧铜片贴上当作装饰,鲨鱼皮套做完了。卖货的把刀鞘放在厨房,烟熏火燎几天,用手巾一擦,把刀往里一插,整把刀看起来古韵流长。

 

把刀拿去店里,放在不显眼的地方“傍”了几天土,使嘴一吹,再放在显著的货架上,静候傻瓜。

 

店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但看重这把刀的,人数不多,店主也不急,总有人会看上。

 

终于,某天来个老者,一看这刀,立刻叫店主拿来观赏,随口问“店家,这是鲨鱼皮吗?哪儿收的啊?”店家满脸堆笑,“哟,我也不知道啥皮不皮的,不是收的,老丈人家里顺的”。讨价还价,卖了1500块,买卖双方都很满意,还成了要好的朋友。



    

古玩做旧的方法,有些讲起来恶心:比如青铜器做旧,是把成品扔在尿池子里泡,然后放在土里埋,铜锈就上去了;有些比较残忍,比如血沁,是找只活羊,腿上拉个口子,把玉器放进去,缝上伤口;还有的移花接木,用个真品老碗碟,在上面接上,做成瓶子,搁窗台底下淋雨,等卖的时候,看款儿看贼光,怎么看怎么是旧的,但碗碟和瓶子,价格就差大发了;

 

也有简单的,书画做旧,有的觉得麻烦的,直接清茶水一喷,当然,这样的做法,比较容易看出来罢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先有做旧的方法,再有检测的方法,如此往复,双方技艺比拼,一直在愉快的玩耍。

 

譬如热释光测试法的检测,跨越的方法比较简单,地铁安检时候,走一次机器,二百年,当然得掌握火候,不然元青花就过成唐三彩了(玩笑哈)。

 

不同的古玩,有不同的做旧方法,所以也根本没有系统的一套所谓手册,能保证您畅游古玩市场而永不打眼,如果您有,那可以去故宫当专家了。




来源:艺术头条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无言的相遇:杰思敏·莉特和杰·柯彼的陶瓷艺术

“我创作的只是陶器。我并不热衷于将其列入陶瓷艺术或者瓷器雕塑的范畴,只是平实而简单的陶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8

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时代要有新作为:《求是》杂志到访《艺术与设计》调研交流改版事宜

根据中央要求,从2019年度起,《求是》杂志将全新改版,内容和形式都将呈现崭新面貌。为全面提高《求是》杂志的设计印刷质量,《求是》杂志社总编室相关负责人专程于11月30日到艺术与设计杂志社进行专题调研和学习交流。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12-01

留给美图的时间不多了

过去一周,美图(01357.HK)连跌5天。曾经近千亿市值公司,光环早已散去,上市两年,市值只剩下130多亿,美图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ShiYan 0评论 2018-12-03

2020年迪拜世博会,你不敢想的建筑,他们都要实现了!

迪拜成为世博会160年历史以来,首个来自中东的东道主!该消息也引起众多建筑界设计师的关注,都想一睹这土豪之国大手笔的操办。随着世博会最新展馆的公布,迪拜世博会完全可以譬喻是一场建筑的狂欢。
ShiYan 0评论 2018-12-04

5分钟看完艾滋病的前世今生,竟然不颤抖了!

友军请注意!前方全程高能!
ShiYan 0评论 2018-12-04

台湾是如何扶持青年艺术家的?

lijiangfeng 0评论 2018-12-04

真的发生了:欧洲多国暴乱!法国沦陷!巴黎成炼狱!超过7万人走上街头打砸抢烧!

这不是起义,而是暴乱。 真实的发生在2018年的12月。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
ShiYan 0评论 2018-12-05

全球最大时尚媒体巨头陷入巨大亏损!

由于数字媒体对纸媒的巨大冲击,近年来康泰纳仕实施了停刊、裁员、整合不同杂志等多项举措,但亏损仍在持续扩大。
ShiYan 0评论 2018-12-05

呵呵,我加拿大人凭什么给你缴税!

随着今年范冰冰“逃税门”事件,更多人开始关注起了这些万众追捧的明星的收入问题。近日,网上爆出消息,十七位当下一线的明星被广电约谈,TVB传出了这十七位明星的名单。
ShiYan 0评论 2018-12-07

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在杭成立

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6日在杭州成立,后将积极推动馆际合作交流,开展国内外合作交流。
ShiYan 0评论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