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菲齐美术馆呼吁德国人归还二战时期被盗画作

ShiYan

2019-01-08 21:45:29

在罗马,博物馆通常不以网络暴力著称,所以当世界上一个伟大的艺术机构使用像#Nazis(纳粹)和#Wehrmacht(国防军)这样挑衅的数字标签来要求德国回归被盗画作时,必然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地处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正在呼吁德国政府介入一场争议——德国士兵于75年前拍摄的巴洛克画作,由18世纪荷兰花卉大师扬·梵·海以森(Jan van Huysum)绘制的“花瓶之花(Vase of Flowers)”。该作品曾是乌菲齐馆藏,于二战时期被盗,目前由德国私人藏家拥有。乌菲齐美术馆和意大利当局都希望该藏家归还画作。


乌菲齐美术馆于1月2日在推特上公布了消息,馆长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就“2019年,对德国的长期呼吁”进行了长篇大论。同时,美术馆还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其中,我们可以看到馆长施密特隆重地站在皮蒂宫的普蒂提展厅内,墙上贴上了扬·梵·海以森(Jan van Huysum)静物画的黑白照片。这张画作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盗。

在黑白的“照片画作”上,是大胆的红色字体,写着意大利语,英语和德语中的“被盗”字样,前面张贴的标题说明这张作品的照片是由德国士兵拍摄的,现在由一个德国家庭所收藏。对此,德国政府没有回应。 根据德国法律,30多年后无法对被盗财产提起法律诉讼。

乌菲齐美术馆上挂着的静物画作黑白照片

施密特表示,这幅画一直是意大利当局与德国家庭代理人之间几十年来开展谈判的对象。他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这个德国家庭的身份,但他们“很可能”与在战争期间拍摄这幅画的士兵有关。

去年,这个德国家庭的一名代表提出退还作品以换取大笔资金(意大利媒体报道这笔款项为50万欧元,约合56.7万美元),这促使博物馆,以及意大利司法当局采取行动。施密特,这位第一位领导乌菲齐美术馆的德国人如是说道,“我们正在努力让德国家庭明白,根据我们已经拥有的意大利和国际法,我们没有合法的地位购买东西。”

意大利检察官及宪兵队,国家军警部队负责调查艺术品盗窃事件,自从这幅作品在意大利被盗以来,该部队开始对该画作进行调查。 他们要求德国司法当局合作。同时,他们还在评估该德国家庭的金钱要求是否可以被视为敲诈勒索。宪兵队艺术盗窃部队指挥官法布里奇奥·帕鲁利将军表示,“属于意大利国家的东西必须归还意大利国家。”他表示,目前他的同事正在与佛罗伦萨检察官合作处理此案,但拒绝透露具体细节。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官方表示,30年的诉讼时效意味着,当财产处于私人手中时,根本没有合法的方式来迫使其返回,也没有政府干预的依据。

多年来,以色列和犹太人团体游说为德国纳粹时代的掠夺物品开辟了例外。 在2012年,在慕尼黑的一所公寓里发现了1000多件艺术品,包括一些纳粹的艺术品后,德国政府考虑做出一些改变,但却从未成为法律。

乌菲齐美术馆

施密特表示,如此宣传这张“花瓶之花(Vase of Flowers)”,应该会让持有这幅画的德国人更难以出售它。施密特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说:“多亏了皮蒂宫房间内的这张照片,人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件作品被盗了。” 同时,由于社交媒体上的共鸣,“没有人能够说’我真诚地购买了这件作品’“。

但一些专家认为,意大利应该检查自己的被盗艺术记录。 意大利就是最近被召集在关于二战期间被抢劫的艺术品归还的国际会议上需解决被盗记录这一问题的五个国家之一。前美国国务院官员和白宫顾问斯图尔特·艾森斯塔特(Stuart E. Eizenstat,)称,意大利政府没有进行“物种研究或在其公共博物馆中列出可能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意大利似乎对“意大利政府丢失了什么” 更感兴趣。

在纳粹政权期间,德国人,通常是在高级官员的指导下,从犹太人,政治反对派和被征服的国家手中夺走了成千上万的珍贵物品。而这些物品的命运将继续成为新闻。德国已承诺归还公共博物馆中的物品,尽管此行动已经被批评“太慢”。与此同时,私人藏品的恢复归还看上去则要困难得多。与此同时,所有前殖民国家都面临越来越多的要求,要求归还被掠夺的艺术品和文物,包括他们已经拥有数百年的艺术品和文物; 法国政府最近的一份报告建议归还其非洲博物馆的所有物品。

扬·梵·海以森(Jan van Huysum)画像

1824年,托斯卡纳的大公Leopoldo II买下这件“花瓶之花”。随后,它与其他一些荷兰静物作品,包括雷切尔·鲁希奇(Rachel Ruysch)和威廉凡·万·艾斯特(Willem van Aelst)的作品,都被并置在皮蒂宫的普蒂提展厅内。这座宫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疏散,这幅画以及其他作品首先被移至佛罗伦萨郊外Poggio a Caiano的Medici别墅,然后移至城市郊区的Villa Bossi Pucci。 根据乌菲齐的说法,在1944年随着盟军进军而从佛罗伦萨撤退之前,德国士兵向北运送艺术品,那时“花瓶之花”便从公共记录中消失。

扬·梵·海以森(Jan van Huysum)作品

1991年,意大利当局首先了解到这幅画的命运。从那时起,德国家庭的中间人一直在间歇性地参与谈判。乌菲齐馆长施密特表示,乌菲齐美术馆有大量的荷兰静物画作,而失踪的扬·梵·海以森则是需要填补的空白”。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故事正在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创伤和纳粹主义的恐怖治疗。德国有道义及责任将这幅画归还给我们的博物馆,我相信德国政府将尽早这样做。包括纳粹国防军偷走的其他艺术作品。”


来源:澎湃新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无言的相遇:杰思敏·莉特和杰·柯彼的陶瓷艺术

“我创作的只是陶器。我并不热衷于将其列入陶瓷艺术或者瓷器雕塑的范畴,只是平实而简单的陶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8

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时代要有新作为:《求是》杂志到访《艺术与设计》调研交流改版事宜

根据中央要求,从2019年度起,《求是》杂志将全新改版,内容和形式都将呈现崭新面貌。为全面提高《求是》杂志的设计印刷质量,《求是》杂志社总编室相关负责人专程于11月30日到艺术与设计杂志社进行专题调研和学习交流。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12-01

留给美图的时间不多了

过去一周,美图(01357.HK)连跌5天。曾经近千亿市值公司,光环早已散去,上市两年,市值只剩下130多亿,美图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ShiYan 0评论 2018-12-03

2020年迪拜世博会,你不敢想的建筑,他们都要实现了!

迪拜成为世博会160年历史以来,首个来自中东的东道主!该消息也引起众多建筑界设计师的关注,都想一睹这土豪之国大手笔的操办。随着世博会最新展馆的公布,迪拜世博会完全可以譬喻是一场建筑的狂欢。
ShiYan 0评论 2018-12-04

5分钟看完艾滋病的前世今生,竟然不颤抖了!

友军请注意!前方全程高能!
ShiYan 0评论 2018-12-04

台湾是如何扶持青年艺术家的?

lijiangfeng 0评论 2018-12-04

真的发生了:欧洲多国暴乱!法国沦陷!巴黎成炼狱!超过7万人走上街头打砸抢烧!

这不是起义,而是暴乱。 真实的发生在2018年的12月。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
ShiYan 0评论 2018-12-05

全球最大时尚媒体巨头陷入巨大亏损!

由于数字媒体对纸媒的巨大冲击,近年来康泰纳仕实施了停刊、裁员、整合不同杂志等多项举措,但亏损仍在持续扩大。
ShiYan 0评论 2018-12-05

呵呵,我加拿大人凭什么给你缴税!

随着今年范冰冰“逃税门”事件,更多人开始关注起了这些万众追捧的明星的收入问题。近日,网上爆出消息,十七位当下一线的明星被广电约谈,TVB传出了这十七位明星的名单。
ShiYan 0评论 2018-12-07

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在杭成立

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6日在杭州成立,后将积极推动馆际合作交流,开展国内外合作交流。
ShiYan 0评论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