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江大河》到《知否》,正午阳光跨过影视“寒冬”

SunHan

2019-01-10 14:00:26

这个冬天,对于大部分影视公司来说并不好捱。

政策监管、平台控价、税改风暴……样样都是悬在中小公司头上的一把利剑。但也是在这个寒冬,作为一家小型内容公司的正午阳光却表现得格外有生命力:《大江大河》与《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先后开播,还都拿到了一线卫视的播出渠道。截至1月2日CSM55城数据,排名前三的分别为北京卫视(《大江大河》1.419)、湖南卫视(《知否》1.003)、东方卫视(《大江大河》0.963)。这又是一个正午阳光刷屏的档期。

令外人困惑的,除了能在“限古令”的夹缝中上马古装剧,恐怕还有《大江大河》的高口碑。

这部主旋律献礼剧,讲述了1978到1992年间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三个改革先行者的浮沉故事,原本在很多人看来严肃厚重的剧情,在豆瓣不仅获得8.9的高分,还打动了不少年轻人。这里还包括了制片人侯鸿亮自己的小儿子,他看到父亲在客厅看试片,最开始觉得挺无聊,后来跟着看发现居然还不错。有他的同龄人写下评价:不是假大空的喊口号,而是贴近你我父辈生活的小人物,与时代变革交相辉映的奋斗故事。

事实上,正午阳光的冬天可能比行业里的其他公司来得都要早:由于前两年成名太快,这家内容公司曾一度因为《欢乐颂2》、《外科风云》、《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被指作品划水,停滞不前。舆论更是毫不留情地认为它被资本冲昏了头脑,生产速度过快,甚至怀疑它进行恶意营销。

没人能想到,终结2018剧集小年的选手,会是这家从“冬天”走出来的公司。

或许正如其名,在阴霾的冬天,正午的阳光才显得愈加有穿透力。

“一个没有短板的团队”

如果你打开《大江大河》,在被它的剧情吸引之前,最先注意到的可能是它的场景和美术。

剧中共有三位主角,分别是小雷家的村支书雷东宝、从山村走到国企的技术人才宋运辉和个体户杨巡。在主角们的生活中,山村集体生活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因此剧组在安徽泾县蔡村镇重新搭了一个村子,还原四十多年前的乡村景象。为了达到逼真的效果,他们甚至在前年就移植了一棵大树在小雷家村头,被观众戏称为“正午装修队”。

而为了展现那个年代的恢弘气韵,剧组还采用了2.66:1的超宽画幅,通过变形银幕让画面兼具立体感与电影感。通常来说,电视剧的画幅是16:9,画幅越宽越宜表现风光与环境摄影。此前正午阳光出品的另一部《北平无战事》也是2.35:1的宽画幅。

“我认为正午阳光是一个几乎没有短板的团队,策划、导演、选角、摄像、美术、道具、剪辑等等,每个部门都达到了一个高峰。”《大江大河》的编剧袁克平在2016年接到了剧本改编的邀请,此前他一直都在做原创。在看了一个多月原著小说之后,袁克平决定跟这个团队合作。

这个自称“不善于交际,又很自以为是”的编剧对正午阳光评价很高,他觉得孔笙、侯鸿亮都善于捕捉生活和人心,就连文学策划陆维也眼光独特。

影视作品是集体创作,袁克平觉得正是这种着力均匀让正午阳光的下限很高。“和这样的团队合作,不担心剧本被减分,你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写得再好一点。”袁克平的女儿袁子弹是另外一部作品《欢乐颂》的编剧,她曾经地把合作伙伴们形容为“戚家军”、“杨家将”。

这种均匀是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做制片人的经验。在他的把控下,团队任意一部剧集里演员的片酬都不会超过50%,这可以使成本比较合理地分配给各生产部门。“你需要保障的地方太多了,可能很多人不去看你需要保障的地方,但是我们是过不去的。”

这位复员军人1994年进入电视台,做过摄像、导演,后来在当时老领导张宏森的建议下做了制片人。他和孔笙、李雪等人都出身山影(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国电视剧的发源地,山影给了这帮创作者们极大的发挥空间。“我觉得山影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重视创作。我没有后顾之忧,只要我超支有理由,我可以挺着那个腰杆,我说我需要超支。”在《人物》的采访里,侯鸿亮对自己老东家充满感激。

2014年山影上市前夕,侯鸿亮离开了老东家,因为他认为体制内还是多有束缚,这种形态下上市可能是左右互搏。但这段经历让他和团队对内容一直保持着高要求。有一段时间,侯鸿亮很爱对外界谈“审美”。在他看来,不是观众没有审美,而是业内产生不了足够具有审美的作品。有的人,为了追求市场,自愿降低审美;有的人,足够勤奋,但审美不过关。

“我们的编剧导演对于文字的那种敏感,对于画面的视听语言的掌握,和非专业人士要有距离的,这个门槛虽然是低,但是这个专业性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会容易被观众看不起的。”

明亮的方向

在《琅琊榜》和《伪装者》大火之后,正午阳光迎来了一个超高速发展期,连续三年每年都有至少3部剧播出。在2016年,他们更是同时开拍了五个项目,分别是《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如果蜗牛有爱情》、《外科风云》、《欢乐颂2》、《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其中,《外科风云》由于是医疗行业剧,在专业的处理上有一些争议,又恰逢主演白百何私人绯闻爆出,该剧口碑顿时猛烈下滑。不仅如此,由于接档的《欢乐颂2》是五条主线并行叙事,又内置如凤凰女、处女情结等敏感话题,在人物塑造上也引来了诸多讨论。

综上所述,彼时外界有不少声音看衰正午阳光。这种评价多少和人们对资本的敏感有点干系。根据企查查,华人文化通过苏州志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持有东阳正午阳光的股权比例超过50%。

人们对资本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在影视行业,被资本裹挟导致出品水准下降是常事。同样出身传统电视台的柠萌影业,曾制作过如《寂寞空庭春欲晚》与《好先生》这样的佳剧,但它在在成立两年后迅速完成两轮融资,高举高打IP战略,《择天记》只能说是一部有流量无口碑的仓促之作。

更糟糕的是,正午阳光还屡陷舆论风波。2017年初,与《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同期播出的《孤芳不自赏》出品方克顿传媒剧本中心总经理郜雪屹称,正午阳光操控水军恶意抹黑自家剧集。其后,环球网转载的一篇报道又提到前者给《人民的名义》故意打低分,进行恶意营销。

作品与舆论的双重打击之下,正午阳光的路变得没那么好走了。

很少看到侯鸿亮对外界的诸多质疑进行回应,后来他说外界的批评是把对正午阳光的价值泡沫给挤掉了,这个坑就是他们得意忘形的代价。“大家给我们的赞誉有点过多,盛誉给公司带来了泡沫、虚高的一部分,对《外科风云》和《欢乐颂2》的批评等于是把泡沫和虚高的部分挤掉了。”

2017年6月的时候,侯鸿亮在采访中说,自己和团队去美国考察回来之后,想通了一件事:私心杂念不要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三个月之后,这家公司砍掉了自己的艺人经纪业务,其中包括靳东、王凯、刘奕君、刘敏涛、乔欣、赵达等人。

在2016年刚获得融资时,正午阳光曾采用了业内多数公司会用的办法,与刘涛、王凯、靳东成立了三家合资公司,通过资本绑定来巩固合作关系。但在出国考察后,他们搞明白了一件事,量产和艺人或许能带来资本,但却无法保证优质内容的持续。

“最早公司发展老是想着全产业链,其实是一个悖论。我们能把制作做好了,其实在业内就收获了很多尊重了。”在复盘前两年的公司策略时,侯鸿亮觉得一些失误还是由于定位上的不清晰。

这让他树立了一个后来反复对外输出的理念:“长板理论”。“一个公司发展,取决于你的最长的那块木板,而不是最短的那块木板。”

重新进化后的正午阳光,一个最直接的变化就是更新速度有意放慢了。整个2018年,正午阳光都没有作品播出,直到上个月末《大江大河》与《知否》问世。根据广电总剧的拍摄制作备案公示,《尉官正年轻》、《都挺好》应该都杀青了,但播出时间待定。

《大江大河》的项目筹备历经三年,剧本历经一年零七个月,目前接近收官的47集内容也仅仅是第一季而已,第二季的剧本仍在开发中。《知否》的故事内核没有那么宏大,讲的是宋代的家长里短,剧组就再次发挥“装修队”风格,定制了1600多件瓷器和1000余件家具。这种用心自然也被观众觉察到了,目前两部剧口碑和收视流量都不错。

但这不代表观众就十成十地满意了。比如《知否》,由于在台词上有些错误,前两天被公众号山河小岁月一一列举出来批评,其中包括把郡主称呼为“娘娘”、继承家业说成“继承大统”等等。不仅如此,由于《知否》的原著是种田文,节奏缓慢,剧集对情节的处理上也做了不少推拉改动,这也让不少原著粉批评这是“同人剧”不是改编剧。

侯鸿亮对于批评并不畏惧,因为在他看来,正午阳光这帮人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聪明的人”,只是有一股拙劲在坚持。“难道我们做电影电视剧就是为了票房和收视?不是这样的,我们必须得有一个引领的意识,这个最明亮的方向是要有的。”

从几年前的《欢乐颂》到《知否》,正午阳光有个习惯,但凡播出前都会举行小型看片会,侯鸿亮与执导导演均会到场。剧集播出之后,导演也会在线上做答疑,除此之外,想接触主创的机会少之又少。但这么一套流程下来,大家多少也明白了,正午阳光是一家以内容优先的公司。

在波动的影视行业,坚持有时候就意味着拒绝。侯鸿亮有时候会拒绝掉一些一眼就能看到利润的项目,因为不想重复,因为创作者的内心多少还在驱使着这家公司做点新鲜东西。

“一个是你要和这个市场上其它剧做一个比较,如果别人做过的一些剧,可能我们就会放弃,如果是我们能力不所及的剧,我们也会放弃。其实我这两年放弃的剧是更多的。”

正午阳光下一部着手要做的剧是《孤城闭》,这又是一个宋代的故事,只不过主角换成了宋仁宗。这并不是那种火得沸反盈天的大IP,但侯鸿亮喜欢里面的两句话:上敬天命,下重人言。所谓做剧,也是相同道理。

这个简单的行事哲学,大概也是正午阳光能够跨过寒冬的本钱。


来源: 界面新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人只活一辈子,应该放纵还是克制?

细细想来,我们每个人身边都会有这么两个奇葩朋友: 一个是“买买买”物质狂魔,坚信人一辈子就应该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对衣包饰品的各大品牌如数家珍,电商购物车里永远满满当当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7

我还不适应有钱人的生活:草根“喊麦天王”MC天佑

上月,中国大连,李天佑在一家酒店里进行直播。李天佑是中国网络上最为知名的人物之一,他的直播有着2200万粉丝。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王昱珩清华美院经历趣事盘点

《最强大脑》正在热播中,王昱珩绝对是这个节目中最受欢迎的选手之一,节目中的霸气表现收获了一票粉丝!虽然他退出了节目,但永远都是大家心中最厉害的水哥,大家都知道水哥王昱珩是清华美院毕业的,那么王昱珩在上大学的时候,也像现在在舞台上一样吗?这么霸气外露,随性而为,下面就让爱福清网小编来介绍一下反差萌的水哥吧!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一起聊聊“诗意地栖居”

清新又燥热的气候里,最适合与诗歌为伴。 “诗意地栖居”所形容的生活,不是浸淫诗中脱离与忘却现实的臆想,也没有为求生存无暇顾及其他的窘迫。在海德格尔的定义中,诗意是创造。是以一种合适的状态,来面对你的周遭世界,这个世界会向你绽放出一种意味来。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彭于晏:要有多努力才能改变容貌?

人的容貌是一开始就命中注定的,还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改变(除整容),如果可以,那要有多努力?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陆毅:他背后,众人喧哗

《人民的名义》实时最高收视破八,演员功不可没:吴刚厉害了——达康书记萌萌哒;许亚军牛逼了——同伟厅花么么哒……陆毅在四十多位演员中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易烊千玺成年,00后C位登场

zhangxiaoqian 0评论 2018-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