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成了“高考病句真题库”,是谁的锅

SunHan

2019-01-11 16:33:12

时下的穿越剧,总是要淡化穿越戏份,把架空的时代背景坐实的,不如此不能与观众见面。一开始,我以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以下简称《知否》)的台词问题,是原著里带来的,发现也不全是。

原著在连载时,作者就明言自己的资料和别的“种田文”不同,别家总是把明清混为一谈,而自己作了辨析,时代背景和风俗习惯多采自明,还在多次连载结束做了科普,贵妾与贱妾、明清两代男主人究竟主不主家事云云,是历史想象,合不合理暂且不论,原著写对话的风格,倒还真是从《金瓶梅》《红楼梦》里来的。

《知否》被网友调侃为高考病句真题库。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这对编剧来说,恐怕是很大的问题,要把松散的一部网络小说改出来,改出戏,情景、节奏、结构、人物关系都要大动,对话自然要变,还要尽量贴合原著的风格。从这个意义上说,汪海林老师说《知否》病句频出的锅不该编剧背,也没问题。但毕竟是过了编剧的手,还过了导演、演员的手,或许就要问为什么工业流程中的众多专业人士,并没有对台词有足够的重视。

或许现在对影视行业从业者提出台词要求已经过时了?互联网时代,行业的底层代码逻辑发生了改变,高流量、高杠杆代表高收益,IP则是撬动资本的支点。传统的行业逻辑和准入门槛像是一道门,经年累月垒起这道朱红大门后,人们发现园子搬了,门不开在他们这儿。守得住门,守不住园子。一转头,一边是科班出身的演员没戏演,一边是斜杠老板投资的流量剧赚到盆满钵满,还要对看门的人说:“阿乐这些年为社团做了不少贡献,所以我选大D。”那么非科班的从业者放宽对台词的要求,似乎是个必然选择,IP、资本、杠杆、流量之外的一切都往后稍稍,有钱大家赚嘛。

但科班出身就一定行吗?靳东和李健有一场对谈,堪称车祸现场。一个是中戏音乐剧表演专业毕业,科班出身,一个是玩音乐的,学的是电子工程。前者贡献了多少好玩的段子啊,又是诺贝尔数学奖,又是书拿倒了,又是莫名其妙地引用。靳东这样的宝藏中年真是讨人喜欢。也有嫌烦的,觉得这一众操持文化人人设的,真还不如就老老实实卖一张帅脸。当然中老年男明星都用上这样冷门的人设了,自然也知道自己并没有鲜肉们的脸。

李健、靳东对谈

人设嘛,就是用来崩的。吃货人设、励志女神、文青鼻祖,反正得有一个。有些是别人送的,有些是自己贴的,跟贴钻一样,注意一定不能贴一克拉以下的,那是碎钻,不值钱。你看,崩了吧。人设嘛,潜台词就是不够专业、不够认真。如果吃货吃的跟蔡澜一样专业,再不济跟扶霞同学一样,人设怎么可能崩呢?爱吃、会吃、吃不多,哪个吃货不是这样?抱着一盘菜不撒手的那是饭桶。

专业人士撑起了舆论场的半边,闹笑话也不是一次两次。杨绛先生去世,半边都是关于她的假段子。偶尔做做功课,读了读张爱玲,张迷发现居然和张爱玲本人没有任何关系。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找书读都读不对,拿对了书也理解不了。那么反过来说,为什么李健一个电子工程系学生可以跨界玩音乐,从“水木年华”时代就扛着人文主义的招牌,到今天也没崩呢?有时候想,如果有些东西,需要一个人和时代保持距离才能坚守,究竟是时代错了,还是坚守错了?


过去一切都慢,现在一切都快。唱歌就要演戏,演戏就要当导演,还要让自己老婆做制片人,恨不能一家人独霸一条产业链,在台词上下功夫就太笨了,他早晚是要去做导演的人,是拿着一首街歌就敢当超级IP的人,是抄袭个本子就敢拍喜剧的人,需要台词好吗?而且想提高台词,也不知道怎么提高,回去找老师,丢人,自学,不知道怎么学,又总以为不过是说错了一个成语,念错了一个字音,百度一下的事儿,能叫事儿吗?果然就次次念错。

人家也是真的不在乎。只要流量认可,就能获得资本认可,甚至流量并不认可,资本也会认可,那就可以顺着产业链,像洄鱼一样速溯游直上。资本当然宽容,没想到流量也宽容。流量的背后是一个一个人,他们的宽容,是因为他们确实也提不出什么高要求。

这一代是不是最后一代,说不好,但语汇在迅速消失则是事实。詹姆斯·弗林发现智商测验的成绩在逐年上升,不独美国,不少发达国家都可以观察到这种现象,这被称为“弗林效应”。对此的解释包括生物学、社会学等因素,其中就包括社会复杂度更高,人们接受的刺激较多。然而弗林效应可能只是反映了婴儿潮的特殊现象。更多的证据表明,在1975年之后,智力测验的成绩是稳步下降的,据挪威、英国的研究人员推测,每十年下降3—6分。

这种垮塌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进行到了什么程度,是一个太过庞大的问题,但可以从种种迹象去揣摩它,去理解它。或许它开始于语文课不再教授语法,或许开始于鲁迅等名家的课文走出语文课本,或许开始于课外阅读被当作看闲书,公开或半公开地被禁止,或许开始于越来越多的语汇被排除在日常沟通之外。

它又进行到什么程度呢?当抖音爆火的《生僻字》其实非常常用的时候,当绝大多数人的古文鉴赏能力几乎为零的时候,当《汉字大会》出现的时候,当年度十大好书连一本畅销小说都选不出的时候,当作者们要想写得有些古意,只能去《红楼梦》里搬台词的时候,当一部小说如果不是包装成游戏的形式(穿越、打怪升级、种田本质都是游戏设定)就没有人能看下去的时候,当不止一部剧出现病句频出问题,而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反正只是看个剧情的时候,貌似它已经很严重了。

《知否》截屏图

那么《知否》中的病句还真不是编剧的锅,它也不是任何人的锅,是某种时代特色。每一个时代的技能树不会太一样,对于人文主义者来说,20世纪90年代已经是最后的黄金时代了,以后怕不会再有,但我们这个时代的其他方面不是挺好吗?除了没什么文化。广东佛山市公安局公布了2018年户籍人口姓名之最,男孩不是梓洋就是梓轩、梓睿、梓豪,女孩不是梓晴就是梓淇、梓涵、梓妍、梓琳,关于语言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可能永远离开了我们。就像这些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放回黄金年代去,恐怕连短名单都上不去一样。

我不禁好奇,现在写一部《知否》,还可以去《红楼梦》《言二拍》里找找素材,也还看得懂。再过些年,若《红楼梦》到了非白话翻译不能读的地步,这类小说和这类剧又该怎么创作呢?


来源:澎湃新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人只活一辈子,应该放纵还是克制?

细细想来,我们每个人身边都会有这么两个奇葩朋友: 一个是“买买买”物质狂魔,坚信人一辈子就应该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对衣包饰品的各大品牌如数家珍,电商购物车里永远满满当当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7

我还不适应有钱人的生活:草根“喊麦天王”MC天佑

上月,中国大连,李天佑在一家酒店里进行直播。李天佑是中国网络上最为知名的人物之一,他的直播有着2200万粉丝。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王昱珩清华美院经历趣事盘点

《最强大脑》正在热播中,王昱珩绝对是这个节目中最受欢迎的选手之一,节目中的霸气表现收获了一票粉丝!虽然他退出了节目,但永远都是大家心中最厉害的水哥,大家都知道水哥王昱珩是清华美院毕业的,那么王昱珩在上大学的时候,也像现在在舞台上一样吗?这么霸气外露,随性而为,下面就让爱福清网小编来介绍一下反差萌的水哥吧!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一起聊聊“诗意地栖居”

清新又燥热的气候里,最适合与诗歌为伴。 “诗意地栖居”所形容的生活,不是浸淫诗中脱离与忘却现实的臆想,也没有为求生存无暇顾及其他的窘迫。在海德格尔的定义中,诗意是创造。是以一种合适的状态,来面对你的周遭世界,这个世界会向你绽放出一种意味来。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彭于晏:要有多努力才能改变容貌?

人的容貌是一开始就命中注定的,还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改变(除整容),如果可以,那要有多努力?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陆毅:他背后,众人喧哗

《人民的名义》实时最高收视破八,演员功不可没:吴刚厉害了——达康书记萌萌哒;许亚军牛逼了——同伟厅花么么哒……陆毅在四十多位演员中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易烊千玺成年,00后C位登场

zhangxiaoqian 0评论 2018-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