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养大说你几句怎么了?

SunHan

2019-01-17 19:51:09



以前上热搜的都是粉丝喜闻乐见的明星私生活和娱乐八卦,这几日热搜倒是别开生面,且达到了调性高度统一:

#谢娜在自己超话里被粉丝怼#

谢娜因在综艺节目里多次提及丈夫张杰,被粉丝奉劝,她以退出超话表达心中不满

#谢娜官方粉丝团脱粉#

因谢娜退出超话、不领好意,其官方粉丝团相继有人脱粉

#章子怡拉黑粉丝#

章子怡发文力挺谢娜,惹十年老粉怒斥,该粉丝随后遭章子怡亲手拉黑

#章子怡贴吧吧主脱粉#

因章子怡接了一个新综艺,十年贴吧吧主气到脱粉

#罗志祥关评论#

罗志祥因新歌与女友周扬青的网店合作出联名款,粉丝不满,建议公私分开,随后罗志祥直接关闭了微博评论

不知什么时候起,“为你痴、为你狂”,成为了“要你死、要你亡”?

饭圈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最近频频爆出的明星与粉丝反目,恰如掷向饭圈的小石子,令水面泛起层层涟漪。

带头高调脱粉的“滋事者”相当于羊群效应里的领头羊,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利用上粉丝的身份,胁迫明星就范,皆因他们从对抗关系的苦涩中藏到了甜头。

追星的时候到底在追什么

如今追星都是有门槛的,如果不谨言慎行,可能连“追”的资格都要被剥夺。

饭圈女孩是对自己群体的目标有一致认识才走在一起,自然认同群体的规范,这规范如具有一定的强迫性、不合理性,更能激起饭圈女孩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越虐越快乐,并在此基础上产生自觉自愿的行动,相互监督约束,且对重大事件和原则问题保持群体共同的认识和评价,而非客观的、从心的认识和评价。

 因疑似遭到活动方导演指责,王源的粉丝在网上晒出图片,证明当时粉丝团有乖乖听偶像的话,以正视听

于是当你在网上批判某个明星时,许多粉丝都会来这样围攻:你再骂也没人家粉丝多;你就是蹭我们家偶像热度;再骂也没我们家偶像挣得多……群体心理作祟,充斥着“权力”的崇拜感。

相信不是饭圈的人一定会纳闷:我追个星还要看你脸色的话,我追星干嘛,追你得了。

说出这样的话,证明在追星这件事上,你追逐的不是饭圈女孩想要的存在感。

文化学者桑德沃斯认为,粉丝追逐明星,展示了自己的欲望和想象。粉丝内化了名人与明星的特质,让他们成为我们自己在想象中的一部分。通过追捧和抬高偶像,我们得到自我的确证。

说起70年代的女星,不得不提的就是这位邓丽君

在70年代后期,台湾的靡靡之音吹进了大陆,人们被邓丽君的歌声解放了天性,但一切都只能是偷偷的:偷听敌台和翻录磁带。

被样板戏和革命歌曲教育了几十年的内地人发现,歌曲竟然还能这么唱,歌词竟然还能这么写!

网友晒出自己珍藏多年的张学友音乐卡带

80年代迎来了卡带时代,流行音乐首先从我国的香港及台湾地区进入内地,当时的人们追的是用文娱溶解僵化的思想。

第一个广告、第一首流行歌曲、第一个让大众痴迷的偶像……大众文化的就此觉醒,这十年在追星热潮中一闪而过。

80后网友晒自己当年追星时自制的贴纸本

到90年代,追的是自己的“梦中情人”,通讯尚不发达,明星与粉丝的距离也多留有遐想,加上经济不宽裕,给明星送礼物体现的就是心意和手艺。

不过那时,反而是明星要遵守“清规戒律”,不能破坏了fans对偶像的期许,才有为此隐婚24年的刘德华,“玉女掌门人”做了48年的杨钰莹。

《大众电影》1979年5月刊破天荒地将演员陈冲的照片用作封面,被视为中国造星产业的一个关键节点,此后,开始有了明星及粉丝的概念。根据上《大众电影》的次数可以判断明星的受欢迎程度:80年代是刘晓庆,90年代则是巩俐。

从70年代的歌迷,到80年代的追星族,到90年代的fans,到现在的粉丝经济、饭圈、流量小生,总有人表示看不懂,恐怕你不是看不懂,是他们追星的动机,摆到你眼里那么不值一提。

我把你养大说你几句怎么了

以前的明星要让人记住名字和脸,必须要拿作品说话,因为80年代起,大众文化从萌芽到壮大,是一个国家的文化生态从单一走向多元共生的时代,人们对文娱求知若渴,明星想要在人才辈出的公众视野里站稳脚跟,势必得靠当时盛行的媒介渠道曝光自己。

如今什么都过剩,什么也不缺,只求有更多新鲜的刺激。

参与造星运动,便是体验真人版养成类游戏的乐趣,可以说很多流量明星纯粹就是靠粉丝“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一手拉扯大,明星因此拿下一个又一个代言,粉丝得老老实实遵守饭圈规矩,做个认真草数据的唯饭,努力为偶像集资打榜,为他们维持经久不衰的热度拼命。

把偶像当自己儿女或亲人一样对待,事无巨细过分干预,动机显而易见是为了满足女性的母爱泛滥,也可以看作是对崇拜无法触碰到的偶像的一种内心粉饰。由此,“亲妈粉”不再指特殊的粉丝属性,俨然成为常见粉丝心理的一种折射。

以母自称,把偶像视为儿女,默认建立起的无疑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关系图。这种母子关系,凌驾于一切关系之上,用古希腊神话来打比喻,是还处在大地母亲盖亚的阶段,只有母亲和孩子,孩子们必须都效力于母亲意志之下,而所有悲剧也都和母子共生联系在一起。

既然我们属于一个共同体,那我可以随意地替我身边地亲属角色做决定——“亲妈粉”要管,是真的合情合理。

偶像养成类节目专门培养“亲妈粉”

人们不禁要问,究其原因是粉丝母爱泛滥,宁将偶像想像成脆弱无邪,以满足自己的保护欲,还是幕后推手对缺乏安全感的中国女性下了致命的毒手,制造这过分的顺从与好控制,令圈饭女孩割舍不下?

下得了神坛,拿不掉人设

章子怡在《演员的诞生》节目里与刘烨翻脸、当众扔鞋等等,极有炒作之嫌

在2017年末,因章子怡产后复出参加的第一个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饱受争议,知名大V“衣锦夜行的燕公子”以一篇10w+的《章子怡:我终于失去了你》宣布脱粉。

但这一次与以往脱粉不同,燕公子洋洋洒洒细数其从艺多年来的经历、作品和性情,可以说是旁征博引、雄辩滔滔,深度剖析了章子怡从一个头角峥嵘的奇女子变为安于俗世的小女人的心路历程。

因粉丝与明星之间难逃“母子共生”,饭圈女孩也如法炮制了一套实现自己远景的方式,那便是寄希望于自己崇拜的偶像人设上。

伊能静网上卖“心理重建”课,被中国反邪教点名

所以,当章子怡不再是那朵野百合,而成为综艺里的塑料花;当失去灵气的伊能静誓要吸收灵性,被“中国反邪教”组织当众点名;当台湾第一小生林瑞阳从琼瑶剧里走进现实,和太太演员张庭一起创办微商,游走在传销和直销的边缘……

老粉尤其反应激烈,他们无法面对见光死的幻想,不能接受多年来自己的“宿主”居然活成跟自己一样的平庸。

铁打的粉丝,流水的偶像,因为他们不是真的追求曲艺、音乐、表演,所以被追捧上天时从业的光环大多也都是镀金的。真到下场了,早已看透了粉丝经济的终极玩法:不能再靠脸吃饭,人设转型必然会损失一些老粉,但也会吸引更多的新粉,优胜劣汰,生态平衡。

但是,建立在共生关系上的追星族,始终是无法接受的。“你花我的钱,我还不能管你了?”“把你养这么大,说你几句怎么了?”“你翅膀长硬了?有本事就飞出去试试!”这几句常见于母训儿的责难,用来还原粉丝以脱粉为由与明星互呛的口气,真是再形象不过了。

放眼现在的饭圈,无论是不是“亲妈粉”,中国的明星和粉丝关系,怎么都活成了单亲家庭的关系?

你有这么多漂亮能干的“儿女”,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来源:搜狐时尚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