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故事,展现女人的魅力

JiangXue

2019-01-17 18:17:03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天生爱美的女人对指甲的护理和修饰,从来都是小心翼翼且逐步升级的。


回望历史,美甲自诞生便萦绕着一层高贵和神秘的色彩。在西方,古埃及和罗马帝国时期,重要的战役之前,指挥官们都会将自己的嘴唇和指甲染成红色,以提振士气。因而在美甲的基因里,天然带有摄人心魄的杀伐之气。在古埃及,染甲还是贵族身份地位的象征。埃及艳后的墓中曾发现盛放甲油的化妆盒,并宣称是“通向西方极乐世界之用”。

中国古代的蓄甲风气亦是源远流长。古人信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容不得轻易损毁,否则便是对生命的亵渎。因而古代地位较高的男人、女人都会蓄起指甲,显示其地位的尊贵,留长指甲的人也就是无需劳动的人。这种风气直到唐朝才渐渐衰落。指甲薄而脆,蓄长之后易断裂,于是聪明的古人早在周朝时便发明了用以护甲的甲套,被称为“护指”或“金驱”。精工修饰的甲套不但能够起到保护指甲的目的,还可以昭示主人的身份地位。这种贵族的奢侈饰品一直延续到明清,并随着工艺的进步愈发绚丽多彩。最著名的“甲套控”就是慈禧太后,现存的慈禧甲套从金银玉铜到玳瑁、珐琅、镂空、錾花、嵌宝,极尽繁华富丽之能事,传闻这一套的价值就可抵北洋水师的一艘舰船。


《红楼梦》中对美人儿指甲的描写令人过目不忘。晴雯被撵回家中,宝玉前往探望。自知回转无望的晴雯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赠与宝玉。精心养护的指甲是晴雯最心爱珍视之物,也是这污浊尘世中她为数不多的完全属于自己的宝贝。作为传情之物,指甲不似金玉精致贵重,却自有一份亲密。美甲成型需时光日积月累的点滴铸就,需有无数次精心的打磨点染。


在爱美的摩登女郎张爱玲的书中,可以窥见诸多爱美甲的窈窕淑女。《倾城之恋》中,穿着金鱼黄紧身长衣只露出晶亮指甲的萨黑荑妮公主伸出一只手来,用指尖碰了碰流苏的手。她的美不同于白流苏古典美人儿式的娇弱瓷白,是极富冲击性和侵略感的。《金锁记》里描写民国时期,蓄甲仍是大户人家女性的习惯。《色戒》中王佳芝的殷红蔻丹与指间璀璨的鸽子蛋交相辉映,充满血腥的暗示和嘲弄意味。

张爱玲把俗世里的饮食男女看得太过清晰透彻,以微末琐屑折射人心幽微,是她的拿手好戏。她笔下的指甲是女人妆容的延展,是她们伸向这个世界的触角。或轻拢慢捻风情万种,或狰狞狠戾伤人伤己,或虚张声势自矜自京,在色彩万端的变换中,回应着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说起美甲,要追溯到“咆哮的20年代”。那是被狂欢的爵士乐和辉煌的美梦笼罩的时代。前所未有的工业化热潮,激起民众旺盛的消费欲望与需求,生活方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独立新女性们抛弃矜持端庄的淑女规范,剪掉长发,换上宽松的低腰直简裙。对服饰的要求表现为奢华、闪亮、吸睛,大量的珠玉、宝石、亮片被应用在服饰中。

1916年,美国人洛瑟姆·沃伦率先推出了美国最早的指甲油。他将自己的产品命名为"Cutex", 1930年,Cutex开始面向中国市场正式推广指甲油,“Cutex"被音译作“蔻丹”。这一绝妙的翻译不仅道出了女子玉指经丹朱点染后的姿态,还暗合了“豆蔻梢头二月初”的婉约意境,给人以明艳照人、青春鲜活的印象。推出后不出所料大受欢迎,以至于“蔻丹”一度成为指甲油的代名词。“蔻丹”斥巨资在当时最火的《良友》《上海画报》等报刊上刊登广告。1932年,露华浓的第一瓶指甲油应时而出,为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女性带来了更划算的选择。


上世纪60年代,Cutex的一系列彩妆广告尤其是指甲油广告大片已经非常时髦了。50多年前,还没有先进的拍摄设备和对光线的讲究,更别说修图技术。当时的广告擅用插画和静物拍摄,现在看来,仍然充满了那个年代独特的美感。广告里的模特戴着彩色草帽,每根手指都涂上了不同颜色的甲油。整个广告色彩欢快活泼,虽然年代久远,看起来像素粗糙,但是仍然能感受到时髦气息。


进入21世纪,各种时尚大牌纷纷开辟自己的美甲消费市场,缤纷斑斓,创意迭出。随着现代女性走出家门、踏入职场、走向社会,现代美甲早已从权势的象征、魅惑传情的工具发展成为女性展示自我审美和个性的舞台。色彩绚丽、造型多样的小小的指甲成为极具艺术表达的画布,彰显着创作者独特的个人魅力。从未有过一个时代如同当下,美甲与妆容如此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也从未有一个时代如同当下,美甲从美妆中独立出来,开宗立派自成艺术。突破了身份、色彩甚至性别的局限,弹指之间的光影流转,可容纳万干惊喜。所谓“妆台浅碧深红色,指尖旖旎第一流”。正是如此。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杂志2月刊。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