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店抄袭泛滥,你无意就买了“打版货”

SunHan

2019-01-21 14:54:52

网红抄袭史由来已久。

2015 年,当时微博粉丝还只有 54 万的张大奕面对质疑抄袭的维权者,轻描淡写地回复道“版权婊又来了”。

四年后的现在,同样深陷抄袭风波的网红 MAKI-S,吸取前人网红的教训,适当示弱,并为自己树立起劫富济贫的“侠盗”人设:“每个人的消费能力不同”,“我改了细节、版型、面料,并没有声称原创。”

MAKI-S为抄袭款拍摄的卖家秀,此款现已下架

独立设计师YIRANTIAN的原版作品

32 万微博粉丝的淘宝店主 MAKI-S 大概也没有料想到,抄袭的网红店成千上百,怎么偏偏自己这么“倒霉”?只不过赶在年前上了一波新,就立刻被遭到抄袭的设计师本人以及其他大V挂了出来。

网红店卖抄袭,粉丝们买幻想

一些网红店的生产模式早已不是秘密:

购入奢侈品品牌或独立设计品牌的正品后,请工厂用最便宜的材料和工艺开模打板(另一种情况是网红店直接从服装工厂的代理渠道拿现货再贴牌)。

接着网红们飞去世界各地拍美美的照片,并把这些看上去令人向往的照片作为“新品剧透”发布。一些网红还会在文案中诉说自己打版的艰辛,以及寻找相似面料的不易,颇有些普罗米修斯为众生盗取圣火之态。

独立设计师品牌SAMUEL GU€€ YANG的一条红裙在去年1月遭到网红左岸潇的抄袭(上图为原版,下图来自网友@粥四月截图)

一位曾与制衣工厂有过合作的淘宝设计师电波年糕向我们透露,“我们这种自己出设计打版的,在工厂的订单中凤毛麟角,大部分设计都是抄袭打版的。”

那么,网红店的粉丝对于这些情况知情吗?这个答案可能没有那么重要,从一开始,网红店的模式就是网红和粉丝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网红们生活在美丽精致的照片中,粉丝通过购买衣服来获取“拥有同款人生”的幻想。

粉丝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大抵是这种看似美好、又唾手可得的生活方式实在诱人。管它抄不抄袭呢?“好看就行。”这也是大多数抄袭者用以引起用户共情的鸡贼擦边球。《爱情公寓》抄袭?好看就行。郭敬明抄袭?好看就行。

除了好看,还便宜。一件质感精良、做工考究的正版商品价格可以达到上千,甚至上万。但一件抄袭仿冒品的价格不足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对于粉丝来说,如果只是买来拍照装逼的工具,价格便宜的话扔了也不心疼,谁会在乎质量和工艺?

虽然粉丝们的经济实力尚不足以支撑穿正版衣服的欲望,但他们仍然渴望更美,渴望在社交软件上营造更好的人设形象,网红店盈利翻番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因此,在许多指认抄袭的微博下,除了“维护版权”的发言,另一类常听到的是粉丝们的护食言论:“如果不是我家 XXX 抄,我还没听说过这个牌子”“原版卖这么贵,还好意思来蹭 XXX 热度?”

维护网红店的粉丝,更多是在维护那个以低价获取“美好生活”的自己。

也正是粉丝们的这种掩耳盗铃式的维护,让网红店们愈发嚣张:短短几年内,已经从大牌抄到了刚成立不久的独立设计品牌。毕竟比起不好惹的国际大牌,独立设计品牌知名度相对较低,抄起来不容易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了,设计品牌也很难花高昂的成本去维权。

网红店们的新猎物

独立眼镜设计品牌 PERCY LAU 在品牌创立头两年由于知名度没有扩散,所以并没有太多抄袭。但是当越来越多艺人(包括杨幂、易烊千玺等)开始佩戴 PERCY LAU 的眼镜后,市场上就突然涌现了很多仿冒的和抄袭的品牌或商家:高仿、贴牌、部分抄袭……手段不一而足。


在电商平台上可以搜到价格仅原版近百分之一的低劣抄袭品

另一个设计师品牌 i-am-chen 虽然已获得许多国际奖项的认可,回国却仍然难以摆脱被抄袭的命运。去年初代淘宝网红、拥有 1166 万网店粉丝的雪梨在微博上发布穿着 i-am-chen 的 18 春夏系列同款的图片,并称这是即将上新的新品。

i-am-chen遭到雪梨抄袭的款式(截图来自品牌)

独立帽饰设计品牌 kreuzzz 的设计师 Danielle 也觉得自己同时养活了很多人。从她读书时的作品就开始山寨的淘宝店月销百件,如今已经做成几钻等级,而另一家山寨她的店铺也已经在厦门开了实体店。这两家店铺一家山寨了六年,一家山寨了八年。

kreuzzz品牌的一款帽子近日也被一家粉丝近百万的淘宝店铺涉嫌抄袭

那么面对抄袭风波,大多数网红是怎么回应的呢?

“我遇到过有人身攻击的,有找小号泼我黑水的。有的稍微有些良知,会私下撤架道歉,我会接受道歉,当没发生过。有的直接不回,照卖。”设计师 Percy Lau 说自己是这样被网红店主回应的。

一部分网红店会选择下架产品,但是对“道歉”的态度处理微妙。据 i-am-chen 的工作人员说,雪梨方的相关人员送来一份第三方面的道歉书,并委屈地表示自己也只是供应商铺货的其中一个渠道,“(他们)从头到尾说了至少 4 次‘我们真的是受害者’,是把我们这个最大的受害者当空气吗?”i-am-chen 方面表示。

而另一部分则选择装聋作哑,甚至直接指责维权者“上纲上线”。但我们发现了吊诡却有趣的一点:当这些抄袭者自己遇上了抄袭,他们的反应是怎样的?

MAKI-S曾发过一条微博指责抄袭

还有一部分网红坚称自己是原创,并倒打一耙,指责设计师品牌才是抄袭。

抄袭和模仿、致敬的界线无论在哪个领域都很模糊,这也是网红店们得以钻空子的原因。设计师陈鹏认为,“相似,仿造,高仿,拷贝”四者的细微差异,在于两件作品的一致性程度有多高。

网红抄袭:劣币驱逐良币?

抄袭官司不好打,网红店们也有恃无恐,成规模的店铺年营业额轻松过亿。那么,网红店为什么比独立设计便宜这么多?

-低开发成本

“开发的周期、面料、工艺、市场营销的成本都比大批量生产的服装高很多。”Queennie 说。另外,设计师品牌的定价高,也有部分原因是被零售端和 showroom 分取了利润。

而网红店们省去了这其中从设计到开发的种种成本,直接坐收渔翁之利,自然稳赚不赔。

潮牌F2305抄袭设计师品牌JUNWEI LIN SS18的撞色外套(上为正版)

-质量堪忧

Percy Lau曾试过买回来一副售价 22.5 人民币的假货,发现质量差得离谱:“材料,细节比例全是错的。我们开模的地方他们直接用线割(一种处理金属的方式)电镀得很粗糙,戴上去会割到耳朵。”

而这件假货的原版在开发时,Percy Lau 的团队起码用了十几套模具,工厂被他们折磨得想放弃,最后才有了满意的产品,售价是 1750 元。

-有资本和工厂讨价还价

网红店走量,每次预售都是成千上百件地卖,和工厂砍起价来更有底气。但设计师品牌销量远低于网红店,外加常从海外采购上等原料,自然开发成本更高。

被奉为“仙女牌”的MRCHEN也遭遇抄袭

看到这里,你大概也会产生一些疑问:

“作为消费者,我只看性价比,种种产业幕后与我何干?”

“一味鼓吹买很贵的原创设计难道不是变相地说‘何不食肉糜’吗?”

“卖这么贵没有销量是他们活该吧?”

这是一些对此的思考和解决方案:

1.不购买抄袭款,也可以穿好看的衣服。

“我也会推荐我的客人日本的XXX牌子价格很便宜,质量也很好€€€€我不觉得设计师产品是一个非有不可的东西。”设计师 Danielle 说。

不必非得购买价格昂贵的原版,诸如 Uniqlo、MUJI 等也是时髦人士普遍的平价选择。当然你也可以去发掘更多的平价好牌,买“抄袭款”只是一种懒惰的思维捷径€€€€我们都已经忘记了那种淘平价好物的乐趣。

另外,在日本和欧美都有丰厚的 vintage 文化沃土,人们愿意售卖、购买质量成色尚佳的二手商品,跳蚤市场和百货商场同样繁荣。国内目前也存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如果能够接受二手衣物,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和国际设计品牌Lemaire合作的Uniqlo U系列,是近几年时髦人士的平价选择

2.越多人买正版,正版价格可能就越低。

Queennie 认为抄袭之风盛行,必然打击原创积极性,“短期独立设计师品牌很可能无法继续经营下去,长期则可能让原创者失望,无人愿意再投身原创。”

而根据市场运作的规则,生产货物数量越多,平均成本也就越低。那么如果愿意花钱买原价设计师品牌的人越来越少,价格只会越来越贵。反之,如果设计师品牌的销量上升,也就能降低生产成本,粉丝也能以更低价格买到。

不是说一定为正版买单,但至少不要为盗版呐喊助威。

积极维权就是“原创狗”?

除了消费者们仍然普遍缺乏“原创”意识。国内外的原创环境也都不容乐观。

对此有所了解的 Percy 介绍说,根据外观专利产品和美术作品的保护法,因为“创作概念”是不被保护的,而且只要抄袭者对外观做了改变,要判定抄袭就非常难。

更何况,从举证到采取司法手段,都面临高昂的费用和时间成本,这不是经营维艰的设计师品牌能承受得起的。

另外,国内的舆论监督环境也相对较差,国外尚有颇具影响力的“diet_prada"的 ins 账号起到监督时尚抄袭的作用,但是国内的抄袭揭露往往来自设计师,或是网民自发。

“这是在中国,要学会习惯看待抄袭事件,与其有时间跟抄袭者搞来搞去,不如用更多的时间去做开发、出新产品。 设计师品牌的客群和网红品牌的消费者是两种不同的方向。”设计师陈鹏表达了他的态度。

曾经被Bella Hadid穿着、登上SUPRE ELLE封面的这件Chen Peng羽绒服也遭遇了网红抄袭

设计师 Danielle 说自己能做的只有设计完就尽快申请外观专利,或是尽量设计让别人无法仿制的款式。

“国内创作环境就是这样前狼后虎,每年真正怀揣梦想,拿命在搏地求学和进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除了网红抄独立设计,设计师电波年糕觉得,抄袭已经成了时尚行业的常态,究其根本是抄袭成本过低。

她曾经在一家面向百货商场的服装公司工作过,她描述了那里的设计师生产出一件衣服的几种途径:

“1.在网上看大牌最新一季的走秀照片,把符合自己品牌的选出来,拼拼凑凑设计出一个款,或者直接让版师打一样的款。2.买回各种和自己品牌风格相符的衣服(大牌或者韩国小店里的),让版师拆了抄版。3.派设计助理去大牌服装店逛店,偷拍衣服的细节和工艺,拿回来借鉴。”

这样听起来似乎令人绝望。但是现实似乎仍然有一丝曙光,越来越多的明星、KOL 在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传播独立设计品牌,越来越多的杂志(包括我们)也在时装大片中加入中国原创设计的元素。

周韵身着UMA WANG(上)易烊千玺身着ANGEL CHEN(下),皆为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

《ELLEMEN》于去年拍摄的中国独立设计大片,左为Chen Peng,右为Xander Zhou

除了时装领域,其他领域的原创同样值得尊重,哪怕是小到微信公众号的文字创作,也不应被盗窃者任意洗稿。只不过它们目前都面临着被抄袭时投诉无门的境地。

为“抄袭”买单,可能也是现代人不经意缴纳的智商税之一。

粉丝们翘首以盼着网红店上新,这样才能快点把口袋里的钱交给网红们去买下一次飞国外拍照的机票;同时,粉丝们自己用着廉价的抄袭款,却通过这种另类的“众筹”让网红们集体用上了原版正品。

醒醒吧,如果网红店们真的是为大众窃取圣火的普罗米修斯,在面对质疑时就不会让粉丝们出来挡枪,也不会利用粉丝的心态来为自己攫取利益。因为真正的正义之士是要被绑在高加索山忍受风吹日晒和鹫鹰啄食的,哪会借“正义之举”为名,年入过亿后去环游世界拍照并入住五星级酒店?

如果好的原创消亡了,那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悲哀。



来源:壹娱观察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