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找到你》到《“大”人物》,国产翻拍片翻身了吗?

SunHan

2019-01-21 17:02:15

大概是凑巧,今年下半年,几部国产翻拍片集中上映,虽算不上爆款,但也都没在票房上吃亏。

最近一部是正在上映的《“大”人物》。电影原版是上映于2015年的韩国电影《老手》,刘亚仁饰演的财团小开赵泰晤嚣张跋扈,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黄政民饰演的警察徐道哲对他穷追不舍,最后总算是天网恢恢。当年,《老手》算得上是票房、口碑双收,不仅创造了超过1340万人次观影的票房成绩,还拿到了百想艺术大赏等奖项。





上图《老手》,下图《“大”人物》

同样是购买自韩国CJ娱乐的电影版权,2015年《重返二十岁》的中国版在人物设置和剧情上基本与韩国原版相同,甚至很多走位、镜头的拍摄都沿用了韩国版本,算是一次非常忠于原著的翻拍。

和《重返二十岁》相比,《老手》有涉案元素,作为一部偏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很多社会背景的部分两国国情差异也比较大,很难完全照搬原版。所以,《“大”人物》在《老手》的基础上,做了不少本土化改编。

首先是人物设置。刘亚仁饰演的“富三代”赵泰晤变成了包贝尔饰演的富二代赵泰。赵泰晤的跋扈是建立在韩国大财团背景之上的,赵泰的设置更符合国内二三线城市个别嚣张的富二代形象。人物的身份地位改编,性格、处事风格差异不大,但也略有微调。比如,原版《老手》中,赵泰晤虽然脾气暴虐,但在家人、前辈面前尚且收敛,坏事没少做,但涉及到公司具体事务时也不是毫无主张。相比之下,赵泰对自己职业性的一面更没有清晰认知,不学无术的一面就被进一步放大了。

《老手》剧照

《老手》中的徐道哲是很多韩国涉案片里经常出现的那种警察形象。中年人,其貌不扬,身上小毛病很多,事业、生活中都不太得意。在刘亚仁的对比下,黄政民饰演的警察形象就显得更弱势和卑微,在结尾处的反转也更有爆发力。《“大”人物》里王千源饰演的孙大圣也小毛病很多,事业、生活也很失意,但王千源的外形和这个人物身上的痞气让孙大圣这个角色从一开始就有了个人英雄主义的光环,这让整部电影的重心和关注点都向警察方有所转移。

除了人物上的调整,电影需要设置更接地气的中国社会背景。《“大”人物》用一场假币案取代了原版中的走私案,假币案来源于真实的社会新闻——山东一个犯罪团伙,花18万造出了16万1元假币。这个事件的荒诞色彩增强了电影开场的喜剧效果。

《“大”人物》剧照

除了开场,电影中还加入了拆迁、排学区房、网络暴力等当下老百姓关心的社会议题,用这些取代原版中更符合韩国社会现状的内容。

从成片来看,《“大”人物》在社会背景和人物背景的改编上是相对成功的,也符合观众的预期。但在一些具体的戏份改编上,的确不如原版。比如那场孙大圣与赵泰第一次见面的戏。《老手》里,赵泰晤突然用冰块和蛋糕羞辱身边女伴,以此来强调自己的权威。大概是有不尊重女性的隐忧,《“大”人物》把这场戏变成了赵泰持“手枪”与孙大圣对峙,和原版的快准狠相比,《“大”人物》这场戏就显得有些拖沓了,在单场戏上花费的时间和镜头可能更多,但对人物又狠又极端的性格呈现却不如原版。

如果说,《“大”人物》是在原作基础上的微调,那早些时候上映的《来电狂响》就是一次更全面的本土化、商业化改编。

《来电狂响》的原版是2016年上映的意大利电影《完美陌生人》。除了结尾的几分钟戏份,整部电影都在一幢房子里拍摄完成,几位老友聚会,突然玩起了大冒险游戏,大家公开手机信息,各自的秘密被揭穿,隐藏在和谐表象下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的隐疾挨个暴露。

因为涉及手机和隐私这一热点议题,电影拍摄成本低,剧本构思巧妙,《完美陌生人》一上映就立即被盯上,成了各国购买改编版权的热门对象。目前,算上中国版的《来电狂响》,《完美陌生人》在世界各地已经有至少七八个改编版本。

上图《完美陌生人》,下图《来电狂响》

和基于韩国社会背景的《老手》相比,《完美陌生人》所呈现的欧洲中产阶级的困惑离中国普通观众的距离更远,电影还涉及很多同性恋、睡兄弟的女人等审查敏感和挑战中国观众价值观念的话题,本土化起来难度更大。

这就不仅仅是细节和故事背景的改动了,从这个层面来看,《来电狂响》基本只保留了手机、封闭空间这个核心框架,基本保留了能够与原版相对应的人物关系,其他都是新的。

放置在国内院线大环境下,《完美陌生人》算是文艺片,但《来电狂响》显然有这更大的商业企图,所以,电影整体风格从原本的黑色喜剧变成了都市喜剧,受众面扩大了。

《完美陌生人》剧照

不仅风格变了,电影的内核也变了。《完美陌生人》表面看是大家在通过手机暴露隐私,是一场朋友间的撕逼大战,但本质上是在探讨人性的弱点,中产阶级家庭关系的脆弱和伪善的一面。但《来电狂响》更像是送上了一场撕逼大战和一碗心灵鸡汤,探讨的是手机、科技对日常生活的影响,不仅有批判,也有情感的重建和科技所带来的积极的一面。

这个对电影主题的重新定位足以在电影结束时安抚观众焦虑的情绪,也能让电影在过审这一环节上减轻不少压力,可以说是非常看清并遵从市场规律的选择。

《来电狂响》的节奏和镜头冲击力也明显比《完美陌生人》更强,原版电影很少用突然剪切的特写来强调情绪或动作,多数时候都是移动缓慢的观察式的镜头,但《来电狂响》就使用了很多节奏较快的剪辑和特写镜头,来强化冲突和突出细节,这也是目前比较符合院线观众观影习惯的处理方式。

要论思想性和艺术性,《来电狂响》一定比《完美陌生人》弱了很多,这也让前者受到很多原版爱好者和电影评论者的批评和抨击。但在商业性上,《来电狂响》是成功的,它把一部在小范围内受推崇的文艺片成功转化成了能下沉到三四线市场的喜剧电影,这的确是门手艺。

《来电狂响》剧照

无论是《“大”人物》还是《来电狂响》,或是更早上映的《找到你》,国产改编的商业电影似乎都有一个扩大受众面的过程,目前,这个过程似乎必然包含着加入本土化议题,增强戏剧冲突和一定程度的喜剧化或草根化。即便是相对小众的《找到你》,和原版《迷失:消失的女人》相比,中国版本也强化了两位女主角的阶层、贫富差距,并在此基础上增强了二者之间的矛盾冲突。

日版《嫌疑人X的献身》基本没有动作场面,两位男主角之间主要斗的是心理和智商,但苏有朋导演的中国版增加了一大段追车戏。王千源主演的另一部改编电影《破·局》也在动作戏和王千源、郭富城的对手戏上加了点料,让两人的关系更暧昧,动作戏更紧张刺激。

但就像《来电狂响》当前在口碑上遭遇的问题,票房不错,受众成功下沉到三四线市场,但电影外在冲突的强化和迎合让它一定程度上损失了原著的美感,也放弃了探讨一些真正严肃的问题。《破·局》《“大”人物》和近几年很多改编电影也一样,背景的架空和内在矛盾的转移让电影少了几分力道,但在眼前的大环境下,这问题暂时难以解决。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