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浪漫灵魂之地,能在孤独中寻找灵感

JiangXue

2019-01-30 10:53:25

1.比高定还美的花园

里尔,比利时

著名设计师德赖斯·范诺顿(Dries Van Noten)让人趋之若鹜的不仅是他的设计,还有比设计更美的家。“如果我住的房子是一幅画,我想让房子附近的植物变成画框。”居住在比利时里尔镇的范诺顿有意让家旁的植物“过度”生长。牡丹、水杨梅花、天竺葵盛开在花园小径,门前的羽扇豆和罂粟花长得与人齐高。在维多利亚风格的玫瑰园里,藤蔓肆意爬上凉亭。在这个梦境般的花园里,你几乎可以在这里找到所有出现在他秀场里的印花图案。

2.魔幻丛林里的诗

希特拉,墨西哥

英国诗人爱德华·詹姆斯(Edward James)作为一个超现实主义的狂热者和收藏家,决定孤身前往浪漫的墨西哥。1949年至1984年期间,他用混凝土在热带雨林深处建成了一片超现实主义雕塑群,并把它命名为“拉斯波萨斯Las Pozas”(西班牙语:池塘们)。

即便詹姆斯一生都在写诗,但也许只有那拉斯波萨斯能让他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位艺术家。在那里,混凝土“瀑布”和天然雨林完美交融互动,千万奇葩的热带植物与36吨的混凝土建筑在这个人迹罕至的热带雨林被写成一首诗。


3.YSL生死相随的花园

马拉喀什,摩洛哥

没有历史的陈香积淀,却牵引着两位大师的灵魂,马约尔花园是很特别的存在。艺术家雅克·马约尔(Jacques Majorelle)在40年时间里把整个花园漆成了独创的“马约尔蓝”,并精心培育了五大洲135个品种的植物。马约尔去世后,著名设计师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在1980年购下此地,按照马约尔的本意进行了修复和扩建。花园内高饱和度的色彩和明艳的植被,令人仿佛身处墨西哥或西印度。2008年圣罗兰去世后,骨灰被洒到了他钟爱了一生的马约尔花园。两年后,花园门前的马路被更名为“圣罗兰路”。

4.“人声鼎沸”的孤单后院

帕里卡拉,芬兰

造纸厂工人维乔·隆科宁(Veijo Rönkkönen)生前心性孤僻,却在自己的后院用一生创作了近500座人体雕像。在这里,他得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与认知,诉说他的向往、忧虑与哀伤。或许隆科宁生前不喜交友的原因,是他已经在自家后院认识了所有他想认识的人。他的朋友、爱人、孩子、敌人,都混在了那片密密麻麻的人群中。

5.神秘主义者的“炼金术”庄园

辛特拉,葡萄牙

一生热衷于中世纪炼金术的富商安东尼奥·卡瓦略(António Carvalho),于1892年设计建造了雷加莱拉庄园。此庄园由罗马、哥特、文艺复兴和曼努埃尔风格精雕细琢而成。最富盛名的“开端之井”以无尽的阶梯倒居而上,螺旋接驳着绿树与天空。最终企及的那片光亮到底是什么,每个参观者都会有自己的领悟。这一切就如同卡瓦略镌刻在城堡上的话:“引导我,从幻觉走向现实,从黑暗走向光明,从死亡走向永生”。

6.野生博物馆

约书亚树,加州

上世纪80年代后期,雕塑家诺厄·珀福伊(Noah Purifoy)将家搬进了莫哈韦沙漠,用人生最后的15年心血建成了一座大型露天艺术馆。逾百件用废旧建材和废弃物搭建而成的大型雕塑、装置艺术被珀福伊用魔幻的形式联系在了一起,在空旷的荒漠上演了一场空前的超现实主义。这座非常规的艺术馆暴露于南加州的荒漠之中,烈日曝晒和风沙反而为诺厄·珀福伊的创作增添了陌生而神秘的维度。


7.“偷盘子的人的房子”

沙特尔,法国

1938年,38岁的法国墓地看护员雷蒙·伊西多尔(Raymond Isidore)利用瓷器碎片的颜色、形状和特点,将自己的房屋从里到外创作成了熠熠生辉的壁画,如万花筒一般光彩琉璃。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自然不会让作品少了宗教元素。你能在这幢房子的角角落落找到《圣经》里的人物、动物、教堂,甚至耶路撒冷的图景。附近的人们把他的房子亲切地称作“La Maison Picassiette”,也就是“偷盘子的人的房子”,毕加索也曾慕名到访。

奥特里韦,法国

理想宫殿

对法国邮递员费迪南德·薛瓦勒(Ferdinand Cheval)来说,艺术似乎离他很远。没有任何艺术训练和基础,他的想象力都来自每天寄送的明信片上的异国风情。20余年的每个夜晚,他只用一盏油灯照明,一颗一颗用石头堆积着心中的“理想宫殿”。薛瓦勒用尽毕生心血创作出这传世巨作,却从未觉得自己是艺术家。他说:“既然大自然愿意成为这些石头的雕塑家,那么就由我来做砌墙师傅吧。”

9.不只是“家”的秘鲁第二之家

利马,秘鲁

在秘鲁首都利马的太平洋海滨,有一栋大型别墅坐落在悬崖峭壁之上。这里曾是富有盛名的雕塑艺术大师维克多·德尔芬(Víctor Delfín)的宅邸。一入宅门,映入眼帘的除了凡尔赛宫风格的大型玻璃,便是随处可见的巨型创作。

在20世纪末,这里不只是维克多·德尔芬的家,也是秘鲁有志之士的聚集地。常可见艺术家、文学家、音乐家、社会运动家们在这里聚集,谈论着秘鲁的未来以及探索着世界的奥义。

10.最浪漫的灵魂

阿比丘,新墨西哥

现实的泥足深陷让我们不能够以真实的心灵去面对世界,从而也迷失了自己。厌倦了疲惫麻木的生活状态,一场洗涤灵魂和寻找真谛的“深度旅行”就是最好的仪式。在人生的某一个时刻,应该义无反顾地去幽静的地方行走一场。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