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史中裸男数量为什么远远低于女像,多图慎入

JiangXue

2019-02-12 19:21:37

看惯了艺术中的裸女形象,你是否思考过,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裸体男像数量远远低于女像?每个时代都有喜欢的身体形态,也许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身处的时代正在给你怎样的身体规训;又到底是什么悄悄把控了我们今天的审美倾向与观看习惯?

弗雷德里克·莱顿《Icarus and Daedalus》,1869年

看惯了艺术中的裸女形象,你是否思考过,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裸体男像数量远远低于女像?每个时代都有喜欢的身体形态,也许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身处的时代正在给你怎样的身体规训;又到底是什么悄悄把控了我们今天的审美倾向与观看习惯?

裸体形象在古希腊罗马艺术中占据着重要地位,那时的人认为男性裸体是人类最好的形式,是理想美的化身,并将其与权力、荣耀,甚至道德联系起来。

古斯塔夫·莫罗《俄狄浦斯和狮身人面像》,1864年

文艺复兴运动更是极大地推进了男性裸体形象的认知。达·芬奇作品《维特鲁威人》中对男性人体比例的细致研究和描绘,便集中体现了当时对完美男性形象的追求。

列奥纳多·达·芬奇《维特鲁威人》,1487年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男子浴场》,木刻版画,1496年

多梅尼科·坎帕尼奥拉《Battle of Nude Men》,1517年

男性的完美形象更被新古典主义艺术家们视为理想的象征。尽管1789年法国大革命之后,笼罩在恐怖阴霾下的男性身体失去了些雄性气概,多了些雌雄同体的感觉;但更性感、色情的男性裸体也应运而生,出现在了一些新兴艺术家的习作中。

阿尼奥洛·布伦齐诺《圣塞巴斯蒂安》,约1533年

本杰明·韦斯特《The Death of Hyacinth》,1771年

一直到19世纪初期,西方艺术中的人体描绘都以男性裸体居多。雅克·达维特作品《苏格拉底之死》中年迈的苏格拉底依然拥有年轻而健美的肌肉,可见当时的人们对于男性身体的深度迷恋和崇拜。

雅克·达维特《苏格拉底之死》,1787年

阿戈斯蒂诺·卡拉齐《St. Jerome》,约1600年

英雄主义般的男性身体是历史题材绘画的唯一主角。而对女性的描绘则十分狭隘。男性的身体代表了无上的理想;而几乎都由男性委托、绘制,并供给男性享受的女性裸体画则沦为欲望的对象。

保罗·塞尚《L'Après-midi à Naples》,约1875年

托马斯·伊肯斯《In The Mid Time》,1899年

维系着历史画中男性裸体崇高地位的是西方的学院体制。学院培养出来的艺术家往往从古希腊罗马中取法,从模仿古典雕塑和绘画开始,再进行人体写生,男性裸体美的理想便在这样的学习和体制中持续焕发着荣光。

约翰·康斯特勃《Male Nude》,1808年

Francisco Agustín y Grande《Male Nude Seated》,1780年

阿尼罗·法尔科內《Male Nude with Left Arm Upraised,and a Further Study of His Head》

现代艺术的到来

整个19世纪都是裸体男像创作的高峰。然而也正是在这个世纪的中期,女性裸体画慢慢崛起了。伴随着工业革命的进程,现代艺术中的男性形象从肌肉发达的战士变成了都市普通人,英勇刚健的男性美不复存在了。

Unknown《Male nude with pitcher》,约20世纪

Giuseppina De Seras《Male nude from the waist up》,约20世纪

现代艺术不仅倾覆了学院绘画体制,更使得历史画的“文化霸权”走到了末日。宏大叙事在现代艺术运动的风卷云涌间分崩离析,旧世界的艺术范式连同被推翻的君主专制一起瓦解冰消,历史画的丧钟最终迎来了现代艺术的初阳。

沃尔夫冈·勒蒂《13 Attempts to Become a Rooster》,1978年

保罗·塞尚《沐浴者》

保罗·塞尚《浴者》,1885年

男性裸体所象征的古典美跌下了神坛。但这并不意味着现代社会丢掉了观看男性身体的欲望,而只是我们不再仰望理想的神光。男性裸体变成了与女性裸体没有两样的欲望对象。

褪去了历史、神话和宗教的外衣,在异性恋男性的艺术审美和观看习惯当道的时代,凸显男性刚强勇健之美的艺术大作更是见少。



Pero Popović《Seated Male Nude in Bukovac's Studio》,1907年

巴齐耶(Jean Frédéric Bazille)所绘的《夏景(游泳者)》已经是难得的裸男群像,古典雕塑样式的男性身体和印象派的风景一样流光溢彩。而到了60年代,艺术沙龙中已经满是女性裸体画;同时,伴随而至的还有女权主义运动。

弗雷德里克·巴齐耶《夏景(游泳者)》,1869年

女权主义活动家游击队女孩《Do Women Have To Be Naked To Get Into the Met. Museum?》,丝网印刷,1989年

诗人波特莱尔认为:“裸体,艺术家的至宝,功成名就的关键,在古代和今天都十分常见和不可或缺——在床上、澡堂、解剖室里都有。古今裸体画的风格和主题都同样的丰富,但是当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元素,那就是现代美。”

詹姆斯·格利森《Spain》,1951年

近代以来,艺术运动的演变与女权主义的活动使得裸体艺术在20世纪以后逐渐消失。但人们对于裸体艺术的讨论,从昔日学院体制的日常训练到今天的敏感话题,热度不减分毫。当代社会学及哲学的讨论都被引入到了男性裸体艺术的欣赏中。

米歇尔·斯威茨《The Drawing School》,约1660年

芬南德·哈诺普夫《爱抚》,1896年

人们依然渴求探索自身身体的构建与认同。2014年,奥塞美术馆策划了“男性/裸体:从1800年至当代艺术中的男性裸体”(Masculin/Masculin. L'homme nu dans l'art de 1800 ànos jours)特展;彼时,法国同性恋婚姻法案刚通过不久,这一全世界首次的大规模男性裸体展毫无疑问具有了里程碑式的意义。

圭尔奇诺《Study of a Seated Young Man》,约1619年

爱德华·伯恩·琼斯《Study for “The Sleeping Knights”》,约1870年

“我们认为问题不在于艺术世界中不存在思想的多样性,而是它很少得到应得的平台。”裸体男像的热度不减不仅体现在博物馆的大型公开展览上;它们的拍卖市场也日渐走火。

《The Siren》在去年7月份的苏富比“Victorian, Pre-Raphaelite & British Impressionist Art”拍场上以380万英镑的价格出售,加佣金约为510万美元,画面中遭遇海难的水手形象被奉为艺术史经典。

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The Siren》,1900年

肉体与身份

进入21世纪,人们的性别意识、观看方式已经更为开放和多元。遮在男性生殖器上的无花果叶也早已被揭开,但今天人们也已不再单纯关注裸体男女身体的形态,而是努力促进这些画作背后的性别权利的平等。

欧仁·德拉克罗《Christ on the Sea of Galilee》,1841年

汉斯·博克《瑞士洛依克的露天浴场》,1597年

弗朗西斯·福伊《Hiawatha Returning with Minnehaha》,1937年

近日,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在公布其预计于2019年3月开放的文艺复兴时期裸体展览计划时,宣称将实现性别平等。也就是说,展出的裸体男像和女像数量相等。策展人佩尔·伦贝格(Per Rumberg)更是明确表示,会进一步平衡参加展览论坛的学者性别的代表性。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镶木地板的工人》,1875年

性别是一种社会建构的身份,肉体才是我们存在的本身。对于裸体男性的肉体欣赏从未消失过一刻,在今天的审美风潮下,我们只不过是喜欢上了不同的身体。从来不乏热潮卷席全世界的男明星偶像,而可能昨天你的男同事还约着要一起去健身。

圭多·雷尼《Saint Sebastian》,约1625年

威廉·埃蒂《Male Nude, Kneeling, from the Back》,约1840年

世界从未像今天这样,即使你不脱衣服,也严密规训着你平凡的肉体。

艺术家组合皮埃尔和吉尔斯《Mercury》,2001年

原创: 刘家嘉 时尚芭莎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