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称为当代艺术界的“巫师”,如何用画笔勾勒异想世界?

JiangXue

2019-02-12 19:09:12

马塞尔·扎马《穿越界线》,水墨、水粉、丙烯颜料、油画棒及石墨于纸本,97.2×126.4cm,2018年

今年年初加拿大艺术家马塞尔·扎马的全新作品展《穿越界限》于卓纳画廊香港空间开幕。作为艺术家于大中华地区举办的首次个展,展览作品涵盖其绘画、模型及录像等多种形式。年45岁的加拿大艺术家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很早就已在日新月异的当代艺术界获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从2005年举办的第一个重要个展开始,扎马带着他的创作在极短的时间内席卷全球,“俘获”了布拉德·皮特、金·凯瑞等众多明星藏家的芳心。

艺术家马塞尔·扎马

马塞尔·扎马的作品不仅在惠特尼双年展等重要场合皆有亮相,还被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美术馆、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等世界级艺术机构收藏。

马塞尔·扎马《To Be a Queen, and Crown'd with Infamy》,2010年

除此之外,他的身影还活跃在更广阔的舞台之上。2016年,扎马为纽约城市芭蕾舞团作品《最不可思议的事》完成了全系列的服装和舞台设计。身为大卫·艾格斯、斯派克·琼斯等明星的好友,马塞尔·扎马还为众多歌手设计了广为流传的专辑封面,其中就包括摇滚音乐家Beck。

马塞尔·扎马设计的芭蕾舞剧服

可以说,扎马凭借独具一格的艺术创作,不仅成为了艺术界一颗耀眼的明珠,更是横扫演艺圈成为了当下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之一。这位对我们来说尚有些陌生的艺术家,其创作究竟有何独到之处?

马塞尔·扎马《Remembrance》,2016年

从纸上展开的艺术世界

马塞尔·扎马出生在加拿大的温尼伯,这座位于北美洲中心的城市地广人稀。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整座城市都会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因此在扎马的眼中,故乡就像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平静且沉默。

马塞尔·扎马《The carnaval blues》,2014年

在这样的故乡长大,其性格也十分温和。小时候的他有阅读障碍症,因此在学校里总是沉默寡言,只有当扎马在自己的座位上安静地用笔涂鸦时,才能获得安全感。画笔和纸,构建了他心中最初的港湾。

马塞尔·扎马《Untitled》,2009年

在考入大学后,扎马接受了正规的艺术训练,他还组建了自己的团体,团队里的成员和他一样都热爱画画却拥有不善社交的性格。虽然在大学时,其创作从纸上绘画延伸至油画等多种形式,但在一场意外之下,纸上创作成为了他相伴至今且最重要的创作媒介。

马塞尔·扎马《The love of all things Golden》,2014年

大四那年,扎马的家中不幸发生了火灾,一家人只能在旅馆内留宿,而他所有的作品都被大火烧光。那段时间,他手边没有任何多余的绘画工具,只有最基本的纸和笔。无奈之下,扎马每日只能进行最简单的纸上创作;但渐渐地,他也在其中获得了独特的乐趣。

马塞尔·扎马《Let us compare mythologies》,2016年

Q:为什么你一直坚持纸上创作?

A:我也尝试过很多其它的新媒介,但我更喜欢的是纸上绘画的那种“亲密性“,油画或许会让我感觉到一种更加宏大的气场,但纸上的绘画则是非常私密、个人的,它更强调当下的概念。虽然我也在近些年开始探索别的媒介,不过我确实对新的科技潮流有一定的抵触。我始终希望自己能和我创作的媒介之间保持一种独一无二的亲密性,而不是被淹没在科技的洪流中。

马塞尔·扎马《Then a strange thing happened》,2003年

迄今为止,马塞尔·扎马的创作已经涉及到模型、雕塑、拼贴、影像等多种形式,但在其中,他依旧保持着和创作形式之间最贴合的状态。在新媒介与观念艺术当道的今天,扎马的艺术追求流露出一种质朴的温情,与被潮流牵引相比,他更尊重自己内心的声音。

当代艺术界的巫师

听从内心世界,正是其创作中最重要的表达内容之一。马塞尔·扎马总是被荒诞、幽默的故事与作品深深吸引,并试图以此躲避现实世界中那些令人厌恶的虚伪和做作。而从战争废墟中走出来的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成为了他创作中不可忽视的元素。


马塞尔·扎马《The Most Incredible Thing》,2015年

扎马常常在儿时记忆里的童话和民间故事中捕捉灵感。像超现实主义的先辈们一样,他在创作中模糊了真实与虚构的边界,呈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幻世界。独特的艺术世界折射出了荒诞不经的气质,而在所有的夸张之下,是艺术家对现实中严肃议题的思考。

马塞尔·扎马《Bourgeois》,2001年

扎马的荒诞在不经意间反映了现实生活中的世界,生与死、暴力与平静能在其中共存。他对当下政治及社会议题的思考,披上了达达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外衣,被赋予了调侃的意味。他常常使用国际象棋的意象:这种博弈既讲究规则与事先的预判,却又在每一次错综复杂的游戏过程中充满了即兴的发挥。

马塞尔·扎马《Your God will starve》,2016年

Q:如何看待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杜尚、戈雅等艺术流派与大师对你的影响?

A:我总是对现实世界中的虚伪感到非常厌恶,而我们无法否认的是,现今世界上正有许多这样虚伪的事情发生。我所热爱的达达主义,就是当年艺术家们因为厌恶一战而做出的回应,我希望将这样的意志延伸到我身处的世界中。

马塞尔·扎马《Tripping after drums》,2010年

有的艺术家期望在创作中逃避现实,而有的却敢于直面残酷的世界,马塞尔·扎马不属于任何一种。他既在古灵精怪的画面中找寻自己的内心所属;又渴望以艺术的力量引领人们重审现实生活中更加荒诞、可笑的种种怪象。

马塞尔·扎马《The 1919 Revolution》,2009年

如今,他常常被人们称作当代艺术领域的“巫师”(Wizard),还有人叫他“魔法师”(Trickster)。对于这样的评价,扎马也十分认同。对他而言,其法力不仅来自对绘画的冲动,更与音乐、戏剧、舞蹈密不可分。

马塞尔·扎马《Out on the banks of the Red River》,2008年

Q:如何看待自己作品中戏剧性的特质?

A:戏剧和舞蹈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甚至会用舞蹈的队形来安排人物的构图。近年来,我也真正地参与到舞台设计、戏服设计中去。而且我一直都喜欢带有幽默感和讽刺意味的艺术,这也让我不由自主地在作品中加入戏剧性和故事性。

Q:故事所具备的叙事性,如何在作品中得以体现?

A:我的创作总以一张白纸开始,而那时我不知道它何去何从,许多图像涌入脑中,我就一一把它们绘制下来。但在理性的思考下,我会意识到这幅画面可能需要特定的元素才能成立,而且我希望能赋予它最终的意义。

我的绘画中往往都有一定的故事性,但我不会将故事完整地叙述出来,那样就太无聊了。我总会希望留下一点点神秘的元素,让观众自己去思考。

扎马作品中无处不在的戏剧冲突,让其尤为着迷。作为创作者,扎马像一位真正的导演,成为了特定时空下的主宰,却又无法切实地掌控人们对画面背后世界的种种联想。艺术家与自己的创作之间达成了一种特殊的契约,观众的加入让这样的三角关系既美丽又危险。

马塞尔·扎马《A Flower of Evil》,2015年

戏剧舞台的魅力被他巧妙地挪用至白纸上,虽然从三维变成了平面,但张力依旧不减,甚至更具深意。无论是精准平衡的构图,还是复杂混搭的人物角色,抑或是和戏剧表演如出一辙的服饰与色彩,马塞尔·扎马使观众不再被画面所束缚,画面背后让人充满了无限遐想。

马塞尔·扎马《A night at the movies》,2012年


马塞尔·扎马:穿越界线

一直以来,扎马的艺术之路远比很多人幸运。大学还没毕业时,他就被当地的艺术经纪人发掘,和其他三个年轻人一同在洛杉矶举办了展览,当场就被艺术评论家称为一名“重要的新人才”。

马塞尔·扎马《家蚊#9(或,我将在时机成熟前捉住它)》,水粉、水墨、石墨于纸本,35.6×55.9cm,2018年

在这之后,其作品亮相位于柏林的一场艺博会中,同样年轻的画廊主大卫·卓纳慧眼识珠,随即将他“收入囊中”,并在自己的画廊里为他举办展览——300件作品引起了艺术界的热议。

如今,艺术家与卓纳画廊的情谊已走过了20载。此次在香港举办的个展,是扎马与卓纳画廊合作的第九个展览,也是他在大中华地区举办的首次个展。

马塞尔·扎马《空气中的神灵以革命的气息为生》,水粉、石墨于纸本,35.6×55.9cm,2018年

此次展览占据了画廊的两层空间,除了过往主题的再现,更值得一提的是,部分作品的灵感来自艺术家最近一次的香港之旅。初到香港的他被这座现代与传统结合、东西风貌并存的城市所吸引。扎马另辟蹊径,独自一人在老旧的唱片店、书店中搜寻黑胶唱片和二手书,在其中发掘这座城市过往的记忆。

马塞尔·扎马《是谁用车轮杀死了一只蝴蝶?(或,狂喜、 蝴蝶、舞者和一把勃伊刀)》,水粉、水墨于纸本,115.3×93.3cm,2018年

Q:如何将来自异域的文化元素有机地融入自己的创作语言中?

A:每次我在异国他乡办展览,都希望将当地的语言融合在我的作品里。我对这些语言一无所知,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会无心地写下一些有趣的文字,大部分可能没有任何含义,或者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是我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写成的,而它所产生的“误解”或“歧义”,对我来说非常有趣。

马塞尔·扎马《当一切飘散,我爱消逝,我亦策马离去》,水粉、水墨、石墨于纸本,126.4×97.2cm,2018年

不仅是香港,从故乡温尼伯的白雪皑皑到曼哈顿的灯红酒绿,再到每一次海外展览中独有的风土人情,马塞尔·扎马从不局限于一隅,他的奇幻世界海纳百川,形形色色的记忆与感受共同编织成一首和谐的交响乐,让作品前的观者不自觉地深陷其中。

马塞尔·扎马《环绕太阳的圆圈》,木头、水墨、水粉、丙烯颜料、胶水,49.2×71.8×40cm,2018年

神秘、幽默、荒诞又有趣,构成了艺术家独一无二的艺术语言。其艺术关乎个人,总是从自我意识出发,遵从真实的感受;而在极具感染力的虚构世界中,他又以另一种视角微妙地审视着当下社会。这样的戏剧冲突,碰撞出了马塞尔·扎马永无止境的艺术探索。

原创: 景雨萌 时尚芭莎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