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过年最舒服的姿势

JiangXue

2019-02-08 14:50:42

忙碌了一整年,阖家团圆外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好好休息了。如何能舒适安逸地过年又保持美美的形象?

约翰·威廉·戈德沃德《When the heart is young》,布面油画,51.4×101.6cm,1902年

约翰·威廉·戈德沃德《安静的宠物》,布面油画,50.8×76.2cm,1906年

新古典主义末期的代表画家约翰·威廉·戈德沃德(John William Godward)对人物的表现是唯美而浪漫的,《安静的宠物》堪称戈德沃德的杰作。画中女子慵懒而妩媚的姿态将西方绘画最后一次全面的古典复兴留在了19世纪60年代的英格兰,并让后来者追寻这般绝美长达30余年,这一姿势也自然成为经典。

爱德华·马奈《女士与一把扇子》,布面油画,90×113cm,1862年,匈牙利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藏

《女士与一把扇子》是马奈在其画家生涯的巅峰时期画就的。这幅肖像画描绘了马奈的好友波德莱尔一生中最爱的女人——白黑混血儿珍妮·杜瓦尔(Jeanne Duval)。马奈以巧妙的构图让杜瓦尔的衬裙占据了大部分的画面以遮盖其娇小的脚;身患脊髓灰质炎的杜瓦尔依靠这一略显僵硬的姿势保持身体的平衡。

爱德华·马奈《女人和扇子》,布面油画,113.5×155.5cm,1873年

马奈一生中画了一系列的“沙发上的女人”,《女人和扇子》是该系列的最后一幅。画中的女人尼娜·德·卡利亚斯(Nina de Callias)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和记者,她在巴黎举办的沙龙曾领一时风骚。画这幅肖像时,尼娜还不到30岁,她愉悦中夹杂着忧郁,看似好奇又有些狐疑的脸庞使得这幅画几乎成为了马奈最具表现力的作品。但尼娜却始终因为过多的酒精和不幸的婚姻而精神状态不佳。这一并不淑雅的姿势其实是在帮助尼娜放松身体和精神。

Andrés Parladé《Two Good Friends》,布面油画,1899年,塞维利亚美术博物馆藏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Dolce Far Niente》,布面油画,50×97cm,1880年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尤其擅长用鲜明的色彩和神秘的画风描绘古希腊神话和亚瑟王传说中的女性形象。画作名“Dolce Far Niente”的中文意思是闲日无事的愉快与悠闲。画中女子手执孔雀羽扇、侧肘而息,是一个十分适合平日里放松身心的姿势。

弗兰兹·温特豪德《Portrait of Leonilla,Princess of Sayn-Wittgenstein-Sayn, nee Baryatinsky》,布面油画,142×212cm,1843年,盖蒂博物馆藏

即使是在亲朋好友前也需要注意个人形象,在这方面,可以像皇宫贵族学习。塞恩·维特根斯坦·塞恩的公主莱昂尼拉(Leonilla)的姿势便是优雅而不失大胆的,公主略带性感的姿势也是其地位和格调的绝佳象征。

约翰·威廉·戈德沃德《午休》,布面油画,40×80cm,1910年

华金·索罗拉《坐在沙发上的克洛蒂尔德》,油画,180×110cm,1910年,索洛亚博物馆藏

在索罗拉为妻子画的所有肖像中,这可能是其中最成功的一幅,也是他艺术生涯中极为重要的一件作品。克洛蒂尔德(Clotilde)优雅地端坐在沙发上,精致的白色长袍和昂贵的缎子鞋反映出了她极好的家教和修养,与当时矫揉造作的社会名流肖像不同的是,克洛蒂尔德双手交握,自然而娴雅,流露出了对平淡生活的满足感。

玛丽·卡萨特《Five O'Clock Tea》,布面油画,64.77×92.07cm,1880年,波士顿美术馆藏

玛丽·卡萨特《Woman on a Striped with a Dog》,油画,41.9×33.3cm,1876年,哈佛艺术博物馆藏

美国印象派画家玛丽·卡萨特(Mary Cassatt)笔下的“沙发与女人”则显得轻松一些,人物没有刻意优雅的姿态,整个状态显得随性自由。

Mihály Munkácsy《Young Woman Sitting on a Sofa》,油画,115.6×87cm,1887年

过年时总难逃帮别人带一下孩子,如何在和孩子相处时也保持优雅与自信,就算拍照也要做最美的那一个,看看下面的几个姿势吧。

约书亚·雷诺兹《The fourth Duke of Marlborough and Family》,布面油画,约1778年,泰特美术馆藏

约书亚·雷诺兹《伊丽莎白·德尔梅夫人和她的孩子们》,布面油画,238.4×147.2cm,1779年


约书亚·雷诺兹(sir Joshua Reynolds)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创始人之一及第一任院长,他致力于将英国绘画提升到古典表达的崇高境界。画中的德尔梅便仿佛重现了文艺复兴时期女性的高贵典雅。德尔梅优雅的臂膀环绕着孩子,深玫瑰色的裙摆在膝盖处掀起了浪漫的裙褶,温暖的色彩和亲密的细节让这幅肖像持续散发了两百多年的魅力。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杜洛瓦贝纳和她的孩子们》,布面油画,153×190cm,1878年

著名艺术评论家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曾将雷诺阿的画作描述为“优雅的家园诗歌和这个时代的美丽注脚”;而《杜洛瓦贝纳和她的孩子们》与雷诺阿的其他画作尤显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是优雅与新鲜感并存的,这是由画中人物相互指涉的姿势形成的。

贝尔特·莫里索《摇篮》,布面油画,56×46cm,1872年,奥赛博物馆藏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船上的午宴》,布面油彩,130×175.5cm,1880-1881年,菲利普收藏馆藏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煎饼磨坊的舞会》,布面油画,131×175cm,1876年,奥塞美术馆藏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的画作一直备受称许的都是其对光与色变化的高度敏感和精心表现;而他动人明丽的画作中芬郁的田园气氛,以及捕捉到的朋友间轻松畅快的自然姿态其实同样值得我们欣赏。雷诺阿令人惊叹的绘画技巧使得这些日常生活场景散发出了有如奥林匹克的宏伟之感。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Lunch at the Restaurant Fournaise》,布面油画,55.1×65.9cm,1875年

古斯塔夫·库尔贝《波德莱尔的肖像》,布面油画,54×65.5cm,1848-1849年

爱德华·马奈《埃米尔·左拉》,布面油画,146.5×114cm,1868年

埃米尔·左拉(Emile Zola)在马奈还不出名时曾放言,马奈的艺术即使在卢浮宫中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并为其写了长篇累牍的艺术评论。为了感谢左拉的支持,马奈为其绘制了肖像画。画中的左拉在工作台旁拿着一本书,严肃中带着些抽离的冷峻气质是马奈特殊处理的,这也成为了两人美好友谊的见证。

屋大维·斯米杰尔斯基《Young Man Reading》,1892年

约翰·辛格·萨金特《维克氏三姐妹》,布面油画,166.6×212.2cm,1884年,谢菲尔德博物馆藏

《维克氏三姐妹》是家庭委托的姐妹肖像画。黑暗的背景中,正在翻阅的书隐含着整幅画面的动势,将三人的位置和动作连贯起来,她们各自的特色和气质也得到了纯然保留,并呈现给观众仿如亲自走过门口留下匆匆一瞥的惊心动魄的美。

弗拉戈纳尔《A Young Girl Reading》,布面油画,82×65cm,1961年,美国国家美术馆藏

古斯塔夫·库尔贝《A Young Woman Reading》,布面油画,60×72.9cm,1866-1868年,美国国家美术馆藏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The umbrellas》,布面油画,180.3×114.9cm,1880-1886年

旅行或是逛街也需要精心准备好几个造型,以便随心拍照、记录自己的美好时光。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Flora and the Zephyrs》,布面油画,45×29cm,1898年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Boreas》,布面油画,68.8×94cm,1903年

Boreas是希腊神话中的北风之神,拉斐尔前派的大师沃特豪斯的这幅画在90年代刚画就时便引起了轰动,并最终以打破沃特豪斯个人纪录的近130万美元售出,画中的绝艳之姿成就了Boreas在画作上最美的形象。这幅画在售出后即佚失,再无人得亲睹其绝世风华。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Lamia》,布面油画,91.4×57.1cm,1909年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奥菲利亚》,布面油画,124.4×73.6cm,1894年

沃特豪斯最广为人知的创作便是奥菲利亚系列,1894年的这幅《奥菲利亚》描绘的是其投河前的样子,戚戚然,凄凄然……她若有所思地凝视前方,茫然失意地盘花挽发,因悲伤而发狂,见者尤怜,成为绝唱。

过年的不同姿势你都get到了吗?快快用起来吧!时尚芭莎艺术祝您新的一年静如花照水,动比风扶柳,拥有美好的仪态和优雅的气质!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微信公众号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