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直播改制

SunHan

2019-02-15 12:04:36

距离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尚有近两周时间,但它已注定会被载入史册。除了因主持人难产而干脆取消司仪之外,日前,奥斯卡主办方又宣布一项新政,引得各界一片哗然。
这些年来,随着奥斯卡颁奖典礼直播收视率的一路下滑,主办方一直想在典礼的时长上动刀。据说今年的目标就是控制在三小时,比往年缩短整整三刻钟。去年八月,经过商议决定,今年的颁奖礼上将会有四座小金人被安排在电视广告时间颁发。几个月来,关于哪个部门会率先“挨刀”,各界纷纷揣测。
约翰·拜利(John Bailey)
日前,此事终于有了结果。现任奥斯卡掌门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主席约翰·拜利(John Bailey)宣布,摄影、剪辑、妆发和真人短片这四个奖项,会取消直播。也就是说,当全球电视观众正在看着插播的广告时,这四个奖已在洛杉矶杜比剧院现场颁完。随后,经过快速的后期制作,它们的颁奖画面会被整合在稍后的直播节目中。通过剪辑,这么做确实可以省下不少时间(例如颁奖嘉宾和得奖者走上台的时间,甚至是部分无关痛痒的获奖感言)。但问题在于,这会导致观众尚未见到电视画面,却已从手机和网络上预先得知这四个奖的结果。
有趣的是,拜利主席本身就是摄影师出身,他妻子卡洛尔·李德顿(Carol Littleton)则是剪辑师,也是奥斯卡评委。这一次率先拿摄影和剪辑单元开刀,不知是否也有这一层的考量。更为有趣的还在于,很快就有眼尖的媒体人士指出,今年取消直播的四个单元,其涉及的所有提名影片中,没有任何一部来自于奥斯卡转播方ABC电视台的母公司迪士尼影业。
当然,拜利也已公开表示,取消的四个单元不会固定不变,下届奥斯卡取消直播的就会换成另四个单元,大家轮流来。于是,外界不免担心:不知道会不会有哪一天,连最佳影片、最佳导演都干脆取消了现场直播……
不过,这样的情形出现的几率应该说是微乎其微。毕竟,奥斯卡颁奖礼共颁出24个奖项,虽说职业不分贵贱,一部电影的成功靠的是众人堆柴,但每个岗位的重要性还是有大小之分,比如导演和妆发的职能终究大有区别。只是具体到哪些部门比较不太重要,可以牺牲现场直播,不管怎么权衡,势必都会引发很大争议。
果然,这项新政一经公布,迅速在网上招来大量批评声。包括《爱乐之城》制片人Jordan Horowitz、演员罗素·克劳和拥有三座小金人(《地心引力》《鸟人》《荒野猎人》)的著名摄影师Emmanuel Lubezki在内的不少电影人,直接通过社交媒体表示了不满。《水形物语》导演吉尔莫·德尔·托洛更是发文表示:“摄影和剪辑可是我们这一行的最核心部分啊……它们就是电影本身。”而他的同乡、今年的夺奖大热阿方索·卡隆也发文提到:“在电影的历史上,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故事、没有演员、没有音乐,照样有过可以出优秀作品的先例。但是,没有了摄影,没有了剪辑,一部电影都不会存在。”稍后,美国摄影师工会的主席基斯·范·奥斯特鲁姆(Kees van Oostrum)也发表了公开信,抗议奥斯卡方面的做法。
为了能缩短颁奖时间,奥斯卡方面其实也算是动足了各种脑筋。原本有消息说,以往的最佳电影歌曲提名作品全都能上台表演一遍的做法,今年也要改一改:五首歌只留两首现场演出:Lady Gaga在《一个明星的诞生》里演唱的“Shallow”和《黑豹》的片尾曲“All the Stars”。最终,奥斯卡主办方还是在上月做了辟谣,表示五首歌曲全都会现场演出。据说,促成此事的不是别人,正是Lady Gaga。她觉得只唱其中两首的做法,有违公平竞争,那就像是一早就预言了另外三首歌曲全无获奖希望——分别是《鲁斯·巴德·金斯伯格》里由詹妮弗·哈德森演唱的“I'll Fight”、《欢乐满人间2》里由艾米丽·勃朗特演唱的“The Place Where Lost Things Go”和《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里由威利·沃特森和蒂姆·布莱克·尼尔森演唱的“When a Cowboy Trades His Spurs for Wings”。说到鲜少一展歌喉的艾米丽·勃朗特,据说由于她压力太大担心会变成车祸现场的关系,很可能届时会由另一位歌手代唱。
针对颁奖礼的时长控制,在本周稍早时候按惯例举行的奥斯卡候选人午餐会上,也出现了有趣的一幕。奥斯卡晚会的两位制片人毫不掩饰地劝勉今年获得提名的各位电影人,尽量把获奖感言的时间压缩在一分钟以内,再加上由座席走到台上的三十秒钟,总共每人只有一分半的时间!
为了平息质疑,两位制片人甚至还在现场回放了斯蒂芬·索德伯格导演2001年凭《毒品网络》(Traffic)拿到最佳导演奖时的获奖感言。与绝大多数获奖者不同,他压根没念出一长串的致谢人名,只是简单地表示:“需要感谢的人很多,与其公开感谢其中一小部分,我还是回头私底下一个个感谢过来吧。”整个获奖感言只用了55秒就全部说完。不过,索德伯格第二天面对媒体时,迅速“打脸”两位奥斯卡制片人。他表示自己当时之所以谁都没感谢,完全是因为他当时已经喝高了!《毒品网络》的制片人格雷厄姆·金(Graham King)就对索德伯格压根没提到自己大为不快。原来,那一年的最佳导演得主属《卧虎藏龙》的李安呼声最高,索德伯格觉得自己全无机会,所以根本没准备获奖感言,而且到了广告时间就去吧台灌了两杯伏特加,以至于上台时根本就不是清醒状态。

看来,想要今年的奥斯卡获奖者少说几句,多给他们准备些酒精饮料,或许是一个办法。


来源:澎湃新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