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大中生”养成记:一人一个一百亿

SunHan

2019-02-20 15:57:06

春节档一过,娱乐圈的一个代称,听起来熟悉又陌生,悄然地被众多看客们重新定义了。

它是“四大中生”,早在前几年,公众曾根据作品,知名度,奖项等诸多因素,综合评选出了娱乐圈的“四大中生”——陈坤(1976年),刘烨(1978年),黄晓明(1977年),邓超(1979年)。

这次,经典的“四大中生”迎来了“换届”,多个媒体大V重新评选出了新一代“四大中生”,“老四大”被替换为黄渤(1974年),沈腾(1979年),徐峥(1972年)和吴京(1974年)。纵观近两年,这“新四大中生”的作品可谓是扛起了电影界的半边天,而截止发稿,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这四人也成了中国电影史,男演员方面单人票房总成绩破百亿的领先者。

吴京的112亿、黄渤的106.5亿、沈腾的106.37亿,这三人占据了单人票房的前三名,而排在榜单上的第六人是徐峥,总成绩也达91.33亿。

当然,衡量他们能挤进“新四大中生”,除了实打实的票房成绩外,还有包括口碑、演技、美誉度、群众基础、相关奖项等多个指标,事实上,也在这几年,之前被市场和观众捧在前列的早期“四大中生”们无论在作品还是话题方面,遭受到了不少非议,这次的洗牌,或许也是当下娱乐圈中生代男演员发展情况的一个很好映衬。

旧“四大中生”

颜值傍身、名导加持、综艺和话题热炒

回顾陈坤、黄晓明、刘烨和邓超的成长史,我们会发现,在当时跑出来的男演员,有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初期的他们,颜值都是名列前位的,并且前期作品都有大导演加持而走上高位的。

先来看看去年以一部《天盛长歌》重回观众视野的陈坤。说起陈坤,最早参演吴子牛导演,据公开资料显示,取得了当年年度票房第四名的《国歌》,是他首部影视作品。后来,他出演电视剧《像雾像雨又像风》,及曾夺得中央电视台年度收视冠军的《金粉世家》等,国名认知度提升,也就此打出了名气。

《像雾像雨又像风》陈坤剧照

陈坤的第二个转折点,是2008年主演陈嘉上导演的电影《画皮》,陈坤凭借该片获得第3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此后,又接连出演了姜文执导的《让子弹飞》,徐克导演的《龙门飞甲》等,其中,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龙门飞甲》在当年获得5.4亿的票房,而陈坤在其中分饰两角的精彩演技,也被更多的观众认可并赞赏。

虽然之后2015年,陈坤所出演的《钟馗伏魔:雪妖魔灵》并未受到好评,但同年一部《寻龙诀》,公开资料显示,该片上映8天,票房就超过了16亿元。从票房成绩和演技两方面来看,陈坤当选“四大中生”,是当之无愧的。

可从2017年后至今,陈坤便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作品,去年仅一部古装电视剧《天盛长歌》,虽豆瓣评分达到8.2的高分,可据公开资料来看,这部高分电视剧的收视率却仅有0.5,最终惨淡收场。

与陈坤相仿,“四大中生”里的刘烨也是如此。实则说起刘烨的履历,应该是老“四大中生”中最出彩的一个。2001年,他凭借知名导演关锦鹏的《蓝宇》,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随后,他通过赵宝刚导演的《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中的龙小羽走红,又在2004年凭借主演的电影《美人草》,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

刘烨凭《蓝宇》拿下金马影帝

2016年,他凭借悬疑片《追凶者也》,再次获得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荣获三座影帝的他,可以说是绝对重量级的演员,可近两年,据公开资料显示,无论是2018年在北美放映,却口碑票房双输的《大轰炸》,还是2018年主演,豆瓣评分6.0的电视剧《老男孩》,和今年年初开播,截至2月18日还未兴起太大水花的《国宝奇旅》,都可以看出,刘烨近两年所出演的作品,相较以往,关注度在下滑。

影视作品之外,刘烨第二次红火起来,要数2015年带着儿子诺一和当年的“蓝宇CP”胡军一起走上了国民级综艺《爸爸去哪儿第三季》。

而另两位,黄晓明和邓超,走向成功之路的他们,综艺和话题是最为明显的因素,也因此,常常会让大众觉得他们离演员的身份越走越远。

先看黄晓明,早年凭借电视剧《大汉天子》获得关注,紧接着,张纪中的两部金庸作品男一号的位置,《神雕侠侣》和《鹿鼎记》让黄晓明名气急升,随后,他的电影之路也是依靠着华谊兄弟的经纪受到不好名导垂青,因出演由冯小刚监制,陈国富和高群书联合执导的电影《风声》获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受欢迎男演员奖。后来,他所主演的陈可辛导演《中国合伙人》,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在2013年获得5.39亿票房,豆瓣评分也达7.3分。他本人更是凭借该片,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

黄晓明《中国合伙人》剧照

可近两年,除却2018年一部《无问西东》,获7.54亿票房,7.5的豆瓣评分外,其余如《金蝉脱壳2》,据灯塔专业版显示,仅获9115.3万票房。可据公开资料显示,黄晓明被人称作娱乐圈里有名的风投家。投资涉猎股票、房产、医疗、红酒、影视、餐饮、高尔夫球等多个领域,从2005年到2015年连续十一年上榜《福布斯中国名人榜》。黄晓明在近两年,大概是将心思大半花在了投资上。

另外,黄晓明的感情话题一直也是话题榜上的常客,直至现在,他和Angelababy(杨颖)的“世纪恋情”也热闹了一波接着一波。

而邓超,通过电视剧《少年天子》成名,2006年主演冯小刚执导的战争片《集结号》获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及提名金鸡奖。据灯塔专业版显示,2016年,他主演由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获33.9亿票房,随后2017年,主演由韩寒导演的《乘风破浪》获10.49亿票房,且同年,邓超又凭《烈日灼心》,获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履历在“四大中生”里,也是同样精彩的。

可到了2018年至今,邓超出彩的作品,仅一部由张艺谋导演的《影》。

《影》邓超剧照

即使如此,他在综艺路上的发展,却是越来越好。他凭借真人秀《奔跑吧兄弟》系列,人气再次飙升,但也因为这个真人秀,人气上升的同时,却在观众心中,渐渐被弱化了演员的身份。另外,邓超和孙俪的感情故事和家庭生活,也常常是邓超话题度傍身的一个诱因。

纵观四人的发展,除了开头所提出来的名导引路之外,旧“四大新生”的诞生,有一个很大的因素,他们的团队在打造上,会看到他们的多重身份,实则意义上更像是一个“明星”的路数,除了他们的演员作品之外,他们大量人气的聚集,都是通过和个人生活、综艺表现、话题热度相关的,这也导致现在的发展,他们遇到了瓶颈,观众和市场在淡化他们“演员”的身份,而他们又在极力找方法证明自己“演员”的身份,未来要怎么走,对于他们来说,会有更大的难点和挑战。

新“四大中生”

新导演助力、创作者身份、票房和口碑双赢

回到新“四大中生”身上,这四个人是这两年风头正劲的人物,关于他们的身份也有很多,但除了演员之外,提及最多的就是创作者,另外,在这四个人身上,还有一个标签很明显,他们也不是标准意义上的颜值担当,他们的出名或者大热,不是大导演的产物,而是新锐青年导演们的“推波助澜”。

首先与新锐导演最亲密无间的,要数成名最早的徐峥。

徐峥的开始,《春光灿烂猪八戒》让面向憨厚的他家喻户晓,到了2010年,以《人在囧途》开始了他电影之路的并不“囧”,2012年所导演的处女作《泰囧》,据公开资料显示,以上映5天票房突破3亿刷新华语片首周票房纪录,以总票房12.69亿夺得亚洲电影大奖“亚洲最高票房”的徐峥,是当之无愧的。紧接着的《港囧》,虽口碑不济,但也不防它成为当时国庆档的票房大亨。

2018年,徐峥和新导演们的缘分正式发酵了,5月份,由徐峥监制、青年导演苏伦执导的《超时空同居》凭借着口碑势能拿下近9亿票房,紧接着,《我不是药神》来了,新导演文牧野这次奔跑起来速度更快了,《我不是药神》豆瓣评分不但跃至9分,总票房成绩冲破31亿大关,同时,这部电影也成为当时社会影响力颇高的一部作品。男一号的徐峥更是凭借这部佳作,获得第55届金马奖最佳男演员。在2018年9月2日发布的《中国影视明星社会责任研究报告(2017-2018)》中,徐峥位居第一名。

徐峥凭《我不是药神》拿下金马影帝

另一位与徐峥多次合作过的黄渤,也同样是金马影帝的获得者。黄渤的出现,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宁浩,一个是管虎,现在二位都走到了华语圈最有话语权的导演位置,但与黄渤合作的时候,他们也都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导演”。凭借宁浩导演的《疯狂的石头》成名,随后出演的电影,如2012年的《泰囧》,2013年的《西游·降魔篇》,2014年的《心花路放》和2015年的《寻龙诀》等,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票房均在10亿以上,口碑也都保持在豆瓣评分7分左右。

2018年的黄渤成了导演,他的第一部自导自演的电影《一出好戏》上映了,票房和口碑也都没有失准,13.55亿的电影票房是对他多年来口碑积累的一个好的回报。

《一出好戏》黄渤剧照

黄渤也参加了真人秀综艺《极限挑战》,也很成功,可与邓超情况不同的是,黄渤除了这档综艺之外,话题和热度还都是集中在他的作品身上,并综艺期间,黄渤优秀作品的数量也还是没有让人失望,并且为了首部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黄渤也是缺席了《极限挑战》多期的录制。

在喜剧演员话题上,另一位不得不提的,就是从开心麻花团队走出来的沈腾。现在的沈腾是成功的,他也在各大综艺节目里游走,但观众们能记得他,最重要原因还是近几年在春晚上以小品演员的身份频频亮相。

沈腾在经过漫长的小品创作之后,2015年,开心麻花第一部电影作品闫非和彭大魔执导的《夏洛特烦恼》登上大银幕,他就迎来了自己的完全爆发期。今年的春节档很明显,《疯狂的外星人》和《飞驰人生》的男主都选择了他,沈腾也上演了史上关注度最高的春节档的“左手打右手”。另外就是,暑期档的一部《西虹市首富》一下子拿下25.48亿,印证了沈腾本人的票房号召力。

沈腾《西虹市首富》剧照

最后一位的吴京,与前三位或多或少标签着“喜剧之王”不同的是,吴京是铁打的功夫明星。这位曾被媒体称为“小李连杰”的人,早期因《小李飞刀》和《新少林寺》成为被观众所知的功夫明星。但真正让他走向高地的,还是2015年,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战狼》,他凭借该片获得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导演奖提名、第2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奖最佳处女作奖、第20届华鼎奖最佳新锐导演奖,从此在银幕上打下一片天。

随后自导自演的《战狼2》,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获56.84亿票房,打破了中国内地票房记录,及全球单一市场单片票房记录。这一次的《流浪地球》,同样在强片环伺的春节档引起了最大的轰动,截至目前的票房预测,《流浪地球》的总成绩已奔向了下一个50亿体量。

吴京《流浪地球》剧照

另外,“新四大”的成功,还有一个方面,也就是他们媒体预言上“不油腻”形象的建立,无论是黄渤的“青岛贵妇”和“坏叔叔”,徐峥的“山争哥哥”,沈腾的“沈叔叔”,以及吴京的民族情结的形象,正中了现在大批网民的表达基调,幽默诙谐、亲切无距离感且时时刻刻怀有爱国主义情怀。

“新”与“旧”只不过是阶段性产物

“四大中生”的话题讨论也只是公众对于现在中生代男演员认知情况的一个缩影。

“新四大”与“旧四大”的替换,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在的市场方向,观众越来越给到好口碑的演员反馈,并且对于“演员”二字根深蒂固的东西也越来越看重。

大导演之于“旧四大”,“新导演”之于“新四大”,或许也从侧面说明了“新四大”在演技以外,对于选择作品的眼光甚至是创造力的作用,“新四大”更多地紧随时代趋势,一定程度上强过“旧四大”的,大概也是时代的产物。

“新”的四位带给我们的一个重要思考就是,作为行业内的先驱者,如何挖掘新的声音,如何配合新的想法,如何看待时代创作新的洪流。

虽然“旧四大”在近两年并没有什么出彩的作品,但面对观众口碑、市场环境、内容政策等因素骤变的影视市场,“旧四大”及时作出一定取舍和进一步的磨练,未来市场上该如何排位,也都是未知数。

毕竟从出演作品类型的经验与角色多变性来看,“旧四大”一定程度上还是有自己优势的。如陈坤可正可邪,可硬汉可妖魅的演技,在众多不同作品中都有突显,而刘烨也早就一摆先前奶油小生的风格,正剧,硬汉,喜剧等,同样以演技驾轻就熟。

这一方面,“新四大”可能要面临一个问题,徐峥和黄渤,虽然也靠着演技实力在多类型的影片中露脸,但最后讨喜的还是他们的喜剧形象,而新晋的沈腾,更是明显,风格至今仍未跳脱出“喜剧”之外,出演的作品类型较为单一。吴京出彩的作品,也多是硬汉风格,以及他集大成的民族形象。这样单一的风格与形象如果继续持续下去,那么在未来,是会由于专精一个领域而大获成就,还是会在时间的累积下,也让观众产生视觉疲劳,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毕竟,“新”和“旧”都在作出着思考、改变和努力。如陈坤,在2019年就将推出不少作品,包括由人气大旺的游戏《阴阳师》改编的电影《侍神令》,与周迅共演的电影《诗眼倦天涯》。邓超也在前段时间辞去了《奔跑吧兄弟》的工作,或许是在新的一年,打算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演员之上,2019年,他将推出自己和导演俞白眉合作,与白宇,任素汐共同主演的电影《银河补习班》。又如徐峥,也在新年前宣布了“囧系列”新一集《囧妈》的启程,确定要在2020年的春节档上展现实力......

《诗眼倦天涯》陈坤剧照

其实上,无论是演员自身,还是观众他人,排位这件事其实并不重要,“新”的说法也只是一定阶段个人努力与市场环境融合后“化学反应”较好的表现,可以算得上一种认可。

现在的市场,好演员和好作品被埋没的概率也越来越小,观众对于“炒人设”、“靠绯闻”、“搏版面”等的形式演员反感度也迅速增温了,所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好作品的春天来了”等这些口号的喊出不是无理据的,下一个150亿,下一个200亿,由谁诞生,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文章来源:壹娱观察  作者:李婉雪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