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德国的印象需要重塑了

JiangXue

2019-02-27 14:56:38

德国从来不缺艺术家,去除干扰和装饰,实用、唯美、极简、功能化、理性化,是很多人对德国的第一印象。游走于德国的大城小镇,近在眼前的建筑设计就是我们了解历史和文化最直观的一个入口,深入游走,解读每一个文化烙印,才能发现德国旧工业和现代主义之间游离的平衡美,用一场旅行重塑你心中的德国印象。

去德国,有时候会比去欧洲其他国家更添色彩,满眼丰富的色彩让久受钢筋水泥麻痹的眼睛放着光芒,路旁的小镇绿意盎然,令人向往。而那些充满了历史文化的宜居城市里,新古典主义、巴洛克风格和包豪斯现代主义等各种风格混搭的建筑物,它们之间彼此包容,又相映成趣。

尤其是包豪斯书写了一段很重要的蜕变历史。包豪斯(Bauhaus)是创始人格罗皮乌斯生造的一个新词,别出心裁地将德语建筑(Hausbau)一词倒置而成。简单来讲,就是一个建筑美学开化过程。十八世纪末,德国经济和技术如脱缰野马野蛮发展,一些颜值党不能忍了,带来“新艺术运动”,希望通过简单几何造型和直线运用找寻新的表演形式。

在德国产品设计中可以看到理性化、高质量、功能好、冷漠的特征,形式跟随功能,这仿佛也见证着人们传统印象中对德国人个性的认知,那些煤矿厂、鞋厂、啤酒工厂,如今成了博物馆或者酒店,有些依然还在运作,而宜居宜住的大城小镇里包豪斯风格的居民区络绎不绝,穿插在具有百年历史的桁架屋里,终又能把你的视线从中世纪拉回现代艺术氛围。

01是工厂还是博物馆?

提到德国制造,人们就会想到旧工业的全盛时期,尤其鲁尔区,我仍记得中学课本里的一个依托煤矿和水路资源的德国乃至欧洲工业心脏衰落再兴起的故事。而作为有废墟情结的旅游者,就不得错过埃森的世上最美煤矿和超巨型工业废墟群之一—Zeche Zollverein 煤矿厂。这里曾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煤矿之一,如今这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已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这里有博物馆、餐馆、活动和文化中心,真正能看到这个地区所经历的变化。

你远远望去就能看到Zollverein最标志性的高塔建筑,这个就是号称全球最美矿井之一的12号井。这种风格虽然经常被简单概括为包豪斯,其实有个专用名词—New Objectivity(新客观主义)。那些仿佛几十年没有变的管道、熔炉、齿轮、轨道车,让我尖叫!展品仿佛和空间融为一体,又仿佛是穿越过来的、不应该存在的。一箱箱煤炭假装还在,锅炉依然还是红色的。

展厅由上而下分为 Present、Memory 和 History 三部分。Present 就是各种现时发展的展板。这整个鲁尔博物馆就是当时煤矿的洗煤厂改建的,原来的部件和结构都修复保留着,作为展品和展柜的一部分。而 History 部分借着这里的气氛,展出远古恐龙和历史文物。部分厂房改造成了博物馆,让人身临其境地感受这里曾经的辉煌。原来工业建筑早就超越了“时尚”和“潮流”这么多。最后终于爬上了40M的那一层,原来这里是鲁尔区工业遗产之路数个登高点之一,可以看到其他的遗迹,还有一个充满了工业风的摩天轮。据说冷凝水池冬季会被改造成限定的溜冰场,集装箱焊接的工业水池则变成夏季限定的游泳池,让我觉得这里如同一个魔法学院。

很多欧美的乐队,都选择这里作为演出场地,机械的外壳、金属的背景,的确和现代音乐形成很好的契合。而不远的位于阿尔费尔德(Alfeld)的Fagus Factory鞋厂则是另一个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

这是著名的包豪斯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的第一座主要建筑,后来他被实业家卡尔·本谢德(Carl Benscheidt)雇来建造鞋匠的最后一家工厂。厂房内外,处处可见砖、木、钢、玻璃、混凝土的材料界分,简洁清晰,坚决摒弃古典厚重和浮夸。它的外立面由玻璃和钢构成,转角处全部镶嵌玻璃,没有任何支撑,这为建筑群赋予了独特的轻盈与优雅。

我们初到的时候这里非常安静,让我一度以为这只是一个荒废的工厂,直到接待的工作人员出现,才知道过去大批员工盛况虽已不复见,但至今工厂仍维持着十来位工作人员,持续替许多知名品牌打造鞋款,整个厂区就是一直运转的 “活的遗产”,无需模拟、仿造或怀旧式地复古。为了避免干扰平日工作,故将各种展示集中于展示区,那是一栋五层楼砖木构造的原仓库,入口在烟囱旁。在工作操作区的划线以外,我们也参观老人工作区和主建筑,幸运得见早期现代工厂的内部。

当晚入住的工厂酒店(Factory Hotel),让我可以沉浸式地亲身感受到旧工业之美,这间由老式啤酒工厂改造的酒店充满了现代设计元素,细节依然保证了唯美、极简且实用的要领,入口处码满了酿酒桶,房间里也摆着啤酒,仿佛空气里还弥漫着那股充满了工艺感的麦香与酒香。

德国人清醒地知道,对于工业遗址,他们要向每位观赏者传达什么,并最大程度的限制设计语言的发挥和泛滥,而不是为了所谓的现代设计语言,牺牲了太多宝贵的工业痕迹。

02年轻艺术的历史古城

德国小镇塞勒市(Celle),明媚的午后,在车站、在广场、在河边,在每个人潮涌动的地方,都有一个安静的小角落。城市不大,但却有着悠久的历史,尤其是古城中心街面14-18世纪桁木结构房屋保存完好,其西侧的穹顶小教堂是北德文艺复兴建筑的典范。老市政厅门口有两处带镣铐的“鞭打点”,这是在1786-1850年间用于惩罚轻罪犯的,路边的艺术雕像展现了当时的场景。这些老房子大都已有新用,一楼多为商店。犹如仙境的宫殿公园,圆形的湖中,鸭子优哉游哉,或在岸边小憩,或在水面上画出一道道弧线,还有一只顽皮的水獭叼着果子畅游着满载而归。这座始于1292年的公园在深秋宛如油画,当随着当地人遛狗、散步时,你可能会忽视这背后还藏着一个悲伤的故事,公园里的宫廷曾居住着最后一位被放逐的王室成员丹麦王后凯若琳·马蒂尔德,三年后她病逝于此地。

小镇美好的生活吸引了很多人来落户, Otto Haesler在1920-30年代就在Celle留下许多包豪斯建筑,所以这座城市兼容了巴洛克和包豪斯的风格。他退伍后,来到这样一个童话小镇生活,但安逸没有麻痹他的设计灵感,他发现许多伤兵生活贫困,就设计了第一期的廉租房“小摩洛哥”。大胆的红蓝配色,以及线条感十足的庭院式设计使得造价远超预期,穷人只能望尘莫及,于是第二期他痛定思痛改用纯钢结构,经典的包豪斯平顶屋带状窗,每屋都带阳台,还有公共的社交大花园,才真正帮到伤兵,如今都是“抢手货”。

Otto Haesler设计的众多包豪斯建筑都依然还在使用,包括已经有近百年的一所小学Altstädter Schuler,被称为包豪斯Top10历史建筑之一。整座建筑拥有1800多扇窗户,用掉3050块玻璃,使得整个教学楼采光非常明亮,而教室里,为了防止学生上课思维跳跃到花花世界,窗户和墙面都是根据平均身高定制的。宽敞的操场和体育教室必然是标配,但是居然连厨艺课堂和音乐器材都如此齐全,不得不羡慕有多少学子可以在阳光下上课、打球、学厨、玩乐器,尽情成长……窗外的大树也见证了一代代学生学成离开,然后带着他们的下一代再回来。

相对比塞勒的安逸,明斯特则更年轻随性且奔放,大概是因为这也是一个知名的大学城,莘莘学子让这里成为了一座有着年轻风貌的历史古城。我短暂的停留主要为了参观明斯特博物馆(LWL),博物馆与明斯特大教堂隔教堂广场相对而立,走在广场上,一边是明斯特最为恢弘的历史建筑,另一边是这座城市最为摩登的当代建筑,免不了产生一种穿越时空的奇异感。

博物馆的展厅与历史建筑有机融为一体,空间设计简洁大气。大片的留白,为珍贵的馆藏搭建最聚焦的舞台,藏品包括罗马时代、文艺复兴、巴洛克、表现主义等流派直至当代艺术作品,甚至还会有定期特展,这里曾展出过爱因斯坦的大脑,也是明斯特雕塑展的主办方。久经沙场的博物馆把参观的路线和展区的版块区分得非常流畅,最有趣的是中庭居然搬来了整一座纯白色古罗马建筑的遗迹,让我有一种“楼中城”的错位感。

我艳羡这些在德国古城生活的居民,每家都有颜色鲜艳、漂亮无比的小楼,仿佛住在童话世界里,然而现代的艺术气息也离你并不远。我相信你会疯狂的爱上这些有着年轻风貌的历史古城,你或许会和我一样,来了就不想走。

03天堂签到处,宜居宜住海港城

汉堡市本身很大,但是汉堡中心区并不太大,几乎步行可达。漫步在汉堡中心市区,水网密布、水道纵横,水道边楼房林立,多了时尚现代的工业文明气魄,演绎出一幅工业版的水上都市情。

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鱼市就开始热闹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小贩卖力的叫卖声,客人的讨价还价声,混合着鳗鱼汉堡的香味吵醒了这座城市。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易北河畔的建筑倒映在平静的湖面中,这里充斥着各种钢铁大玩具,无论是建造、修理和装配中的巨轮,还是充满了后现代的玻璃和钢筋建筑,见证了德式硬汉的一面,水、城在垂直空间上再一次浑然一体,远看,已经分不清是城在水中还是水在城中,仿若巧夺天工的艺术品,让人流连忘返。

修建了十多年的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的开幕,是近年来建筑界和音乐界的盛事,这也为易北河畔增添了不少柔情的元素。我步行抵达时正逢轮船通过音乐厅前面的河道,栈桥升起,行人和车辆全部等待在桥两边并观赏了这难得的景象,一排归燕呈人字形环绕了一圈音乐厅,然后不舍离开。建筑的下半部是老式红砖仓库,上半部建筑是新建的,这些玻璃板并不是完全平整的,表面有凹凸,目的是为了防止建筑过热。在夕阳下,这些玻璃板染上了几分羞涩,映照出带有凹凸感的天空与城市,为整座建筑添上了一些魔幻色彩。参观易北音乐厅是免费的,只需要在旁边的票务中心稍作登记即可,观看演出则需要购买门票。游客随着盛装出席音乐演出的人群,一起进入了音乐厅,这漫长的80米长的扶梯包裹在一个有白色花纹的隧道里,神秘的虚无尽头,隆重的仪式感,让这里犹如一个天堂签到处。

从扶手电梯上来,很快就到达音乐厅对外开放的公共空间,分布着:咖啡厅、观光长廊、音乐厅检票口和纪念品商店。在傍晚的观景长廊上,随手采撷都是动人的风景:也许是身旁走过的路人,自拍的家人和朋友,举着香槟微笑着观赏港口和夕阳的情人。

每一次闲逛汉堡时候,都忍不住随着喜悦而汹涌的人群奔向河畔,涌进建筑物里。无论天气好坏,这里都有大量的人们过来欣赏建筑和港口,或品咖啡,或钓鱼,或散步,甚至只是骑行路过,给汉堡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

满城的包豪斯建筑,代表着一种生活的态度,也是一种智慧。而这座水上城市给了我们一个答案:我们在繁忙的间歇,仍然可以选择优雅、有尊严地活着。

文章来源:漫旅生活微信公众号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