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抛弃”的只有中年女演员?

SunHan

2019-02-27 16:33:46

《声临其境》“淑女的腔调”播出后,国内女演员年过40就会被市场抛弃的老话题又被点燃。可从最新一期的节目看,“中年危机”也同样是男演员的魔咒。

“低调大叔” 张国强 、冯雷、 于毅 、刘奕君的演技实力皆有作品例证,依据网络资料,四人近几年也一直都有工作。可细看不难发现,张国强和于毅虽大都是一番,戏路却不宽,而刘奕君、冯雷则同属衬鲜肉的绿叶。

老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男人越老越吃香”,实际上,不是所有的花香都能被嗅到,尤其在演艺圈。

“中年危机”无性别

中年女演员被抛弃这个话题引起大范围关注,最早可追溯到《我就是演员》。在杨蓉、王媛可、斓曦三人的亲身叙述后,女演员的“中年危机”被八方关注。随后,又因《淑女的品格》、周迅在《如懿传》里扮少女两起事件再被发酵。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在说中国女演员只有两种状态——少女和老太太。就算你年轻时美得像朵花,结婚或是到了40岁剩给你的角色就只有妈妈、婆婆和大姨。男演员则不同,结婚对他们的片约影响不大,40+的年纪也不妨碍他们凹少年、谈恋爱。

可《我就是演员》里,有泪洒现场的王媛可,也有哽咽的房子斌,更新换代飞速的演艺圈对任何人都是残酷的。

凭借《白夜追凶》触底反弹前,潘粤明基本被大众淡忘。《京华烟云》《红衣坊》《白蛇传》的接连播出,让潘粤明顺利跻身一线,成了炙手可热的玉面小生。但在2009年“车祸”和2012年”婚变“两起事件后,玉面小生成了发福中年大叔。再加上“鲜肉”们异军突起,潘粤明的事业进入低谷,从男一沦为男N。

潘粤明在综艺节目里也曾自嘲,《跨界歌王》找他时自己已经半年没活干了。

有人把目前活在在荧屏上的中年男演员分为年少成名、大器晚成、成名后自立门户且转向幕后三类,潘粤明和因《延禧攻略》复红的聂远,则可划分为第四类——梅开二度。

对中年女演员,这也同样适用。以近年活跃的中年女演员为例,《延禧攻略》里重新掳获观众喜爱的佘诗曼和秦岚都属梅开二度类,以“佟湘玉”出名的闫妮、借《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王大娘子”走红的刘琳、与靳东、张嘉译、张鲁一、雷佳音等一样同属大器晚成类。

至于《淑女的品格》四位主角俞飞鸿、陈数、曾黎、袁泉,这几年也并非无戏可演,只不过和《迷雾》《傲骨之战》《杀死伊芙》《傲骨贤妻》等剧中的“女强人”相比,多被局限在情爱、婆媳中罢了。

“中年”难敌“青春”

“中年危机”不分性别,就像市场对年轻面孔的喜爱不分性别一样。如同濮存昕在话剧《哈姆雷特》北京末公演接受采访时所说,“我没有机会的,影视作品也没有我的活,我演的东西没人看。”

实际上,即便在70、80年代,以青春鲜嫩面孔为主的剧集也是流行。只不过,在流量和IP的双向推动,以及影视市场的主力军转为90、00后年轻群体后,带着流量的“青春”在近几年更受宠了。

杨超越、周洁琼、孟美岐、王一博、董又霖等依靠选秀走红的偶像训练生和偶像导师,去年先后接到不少片约,且基本都拿到了主番。不久前,因影版《诛仙》谁是主番的问题,孟美岐和李沁的粉丝还battle了一番。

同样因为这点,市场上青春剧、都市爱情剧、偶像谍战、年代、古装剧扎堆,中年题材作品的数量、类型有限,高质量的更屈指可数。

这种背景下,中年女演员的戏路窄到不当婆婆妈妈不能活,中年男演员被桎梏在“大叔配萝莉”、“中年霸道总裁”里的同样不在少数。

《美好生活》开播前,张嘉译曾笑称自己不能再演忘年恋了。未来张嘉译能不能如愿跳出“大叔配萝莉”还是未知,但从其待播新剧《花开如梦》看,他的“中年霸道总裁路”已经开启了。

最后,靠脸主演男神女神剧是碗“青春饭”,不少中年演员都曾端起过这晚饭,但时过境迁,年龄的增长让很多角色不再适合他们出演。如果强行选择出演不适合自己年龄和气质的剧集类型,很容易因“跨年龄层”出演被观众诟病“扮嫩”。

中年男演员或更需被担心

当下,被边缘化、被角色桎梏甚至无戏可怕的中年男女演员都不少,但未来,中年男演员或是更需要被担心的一方。

一方面,随着“中年女演员被市场抛弃”的话题不断被炒热,“中年危机”俨然已成了女演员的独有窘境,至少提起演艺圈的“中年危机”,绝大数人首先想到的都是女演员。

另一方面,“她经济”崛起,女权思想普及,不仅让电视剧在编排过程中更加注重女性角色的塑造,也使女性和女性向题材剧的比例逐渐增加,类型趋向多样化。

截止目前,卫视已播电视剧基本以女性向为主导,诸如《幕后之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逆流而上的你》《芝麻胡同》等;视频网站方面也同样是从女性出发,“甜宠”成风、古装“大女主”不断。连跨年播出的悬疑探案剧《原生之罪》,宣传时都不停强调“女性向”。

如此一来,中年女演员即便依旧无法站到主番,但至少有了更多的可能和一定的选择空间。

相较之下,中年男演员们的危机没得到广泛关注,不仅如此,深陷爱情偶像剧里的他们,对市场的吸引力也远不及从前。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播出后,关于“钟汉良一把年纪还演偶像剧”的声音增多,更有不少观众吐槽其饰演人物脸谱化、形式化,何以琛、陆励成、程天佑傻傻分不清。在《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前,同样由钟汉良主演并饰演“男神”的《一路繁华相送》也扑街了。

而已步入40+吴奇隆、黄晓明、任重和“四十预备营”的张翰、张若昀、马天宇、李易峰、陈晓、杨洋等,近两年有口碑、有热度的代表作基本为零。

《动物世界》虽口碑过关,但并未能帮李易峰从流量小生成功转型为青年演员,而且其今年可能会上线的两部剧《我在北京等你》《隐秘而伟大》从剧照和片花来看,都带着偶像剧味儿。

此外,随着“大叔热”兴起,“大叔配萝莉”的影视剧也在增多。查传谊执导的都市情感剧《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由陆毅、李一桐主演;以“整容”为焦点的都市情感剧《这个世界不看脸》,由张鲁一、吴倩主演;讲述亿万身家集团总裁和古灵精怪服装设计师之间欢喜爱情的《爱我就别想太多》,则由“皇阿玛”陈建斌与李一桐主演……

未来发展路不明,又逃不开偶像or“中年男神”的角色设定,等到观众心生厌倦,他们或许将会陷入更深的危机。

中年危机是每个演员都会遇到,这是演艺圈的规律。但危机的化解却不能仅依靠市场转变。影视行业要多些耐心去培育更多类型的题材作品,给不同年龄阶段的演员展现和突破自我的机会。演员自己也必须沉下心去沉淀自我、认清自我。如果四十岁的你能从时间里淬炼出睿智从容,又怎会不舍十八的芳华。


文章来源:传媒圈  作者:肉狗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