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霍克尼与梵高的交集

ZhangXiaomo

2019-03-15 16:11:33

大卫·霍克尼的作品是色彩缤纷的,他利用鲜艳的色彩和透视进行着绘画探索,其作品灵感来源于大自然。而文森特·梵高也是如此。这两位艺术家的相似之处并非是一种巧合,霍克尼受梵高的影响很大。目前,正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的展览“霍克尼/梵高:大自然的喜悦”就能展现这一点。霍克尼与梵高的交集不仅仅是对色彩光…

大卫·霍克尼的作品是色彩缤纷的,他利用鲜艳的色彩和透视进行着绘画探索,其作品灵感来源于大自然。而文森特·梵高也是如此。

这两位艺术家的相似之处并非是一种巧合,霍克尼受梵高的影响很大。目前,正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的展览“霍克尼/梵高:大自然的喜悦 ”就能展现这一点。霍克尼与梵高的交集不仅仅是对色彩光影的把握,更主要的是对空间的了解和对艺术的探索精神。

在梵高博物馆举办的大型春季展览会上,大卫·霍克尼那令人眼花缭乱的多画布画作给挂在美术馆的墙壁上,其中就有那张《东约克郡,沃德盖特春天的到来,2011年(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而梵高的小尺幅风景画作出现在这里,或是那里的柱子上,看上去有点像是霍克尼热情洋溢的语句中的标点符号。


霍克尼,《东约克郡,沃德盖特春天的到来,2011年(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试想一下英国当代画家和19世纪后印象派画家的联系,那就是使用大胆的、对比鲜明的颜色,紫色,蓝色与芥末黄色。你会很快的想到这些。霍克尼创作于2008年的精彩作品《沃德盖特里被砍倒的树木(More Felled Trees on Woldgate)》被安置在梵高创作于1889年的作品《圣保罗医院花园的落叶(The Garden of St. Paul’s Hospital (‘Leaf Fall’))》旁,在梵高作品的衬托下显得十分迷人。梵高是早期现代主义者中最激进的调色师之一,但霍克尼已接下这颗“调色之球”,并远远地带着它跑到了球场上。


霍克尼,《沃德盖特里被砍倒的树木(More Felled Trees on Woldgate)》

梵高,《圣保罗医院花园的落叶(The Garden of St. Paul’s Hospital (‘Leaf Fall’))》


画作规模和使用的颜色可能不是将这两个艺术人物联系在一起的主要因素,但从“霍克尼/梵高”展览中可以清楚地看出,霍克尼先生对梵高的钦佩远非偶然。展览中的一些作品就好像是从梵高的速写本中撕下来的。

《盛夏,东约克郡(Midsummer, East Yorkshire)》是霍克尼于2004年创作的36幅纸上水彩画系列。看看画作中的麦田,轮状的干草堆,矮胖的云层和高高的地平线,无疑,霍克尼是直接向梵高的普罗旺斯风景画致敬。稍微眯起眼睛,就可能将2005年霍克尼画的油画《沃德盖特的景色(Woldgate Vista)》与梵高创作于1888年的作品《收获(The Harvest)》搞混。两幅作品都描绘“蛋糕结构”般的野草、农田、丘陵和天空。


霍克尼,《沃德盖特的景色(Woldgate Vista)》

梵高,《收获(The Harvest)》


这两位艺术家显然都对自然十分迷恋。但霍克尼表示,他认为他和梵高之间的主要联系不是颜色、笔法或主题,而是对于空间的把握。“我认为是对于空间的掌握”在采访中,霍克尼表示,“梵高可以非常非常清楚地看到空间。”

在展览目录中,霍克尼详细说明了:“有人曾经说我的作品中有着清晰的图像,我想它确实如此。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梵高的作品中则有双重图像的清晰度。”


霍克尼

展览“霍克尼 / 梵高”既不是并列比较,也不是霍克尼的回顾展。2017年,霍克尼在三个地方: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和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过回顾展。相反,此次展览选择了60幅霍克尼的作品和梵高的八张油画及三张绘画。霍克尼的大部分作品都创作于2004年至2011年,展现的景观为英格兰北部的沃德盖特森林。

梵高博物馆首席策展人埃德温·贝克尔表示,梵高对霍克尼的影响始于1955年,那一年,霍克尼参观了英国曼彻斯特的梵高展之后。“它一直徘徊在霍克尼的意识中”,贝克尔说,“有时它更直接,有时它更潜移默化。”

展览大约用了一半的篇幅来描绘沃德盖特的森林,特别是以不同的媒介来呈现这个拥有高大纤细的树木的小路。一些油画作品是“en plein-air(在露天)”,即户外写生,就如同19世纪的那些画家一样。当然,梵高也是这样的。其他的媒介作品则包括来了数字视频和用iPad绘制出的图像。


霍克尼,《沃德盖特森林(Woldgate Woods), 26, 27 & 30 July 2006》

霍克尼,《沃德盖特森林(Woldgate Woods), 6 & 9 November 2006》

2010年到2011年,霍克尼制作了视频装置作品《四季,沃德盖特森林,Woldgate Woods(The Four Seasons,Woldgate Woods)》。他在一辆移动的吉普车上安装了九台摄像机,从多个角度同时拍摄树林中的小路。在这里,他们被呈现为挂在四面墙上的九个显示器群,每个显示器上呈现出的都是相同的视角,但却是春、夏、秋、冬不同的四季。同时,每个摄像机指向不同的方向,观众被迫将场景视为多个视角的合成。霍克尼表示:“我知道这样做会让作品变得更有趣,因为你必须看到每一个,而做到这一点,互相看看,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在脑海中留出一定的空间。”

2011年春,霍克尼用他的iPad重新审视了这片树林。他在iPad的调色板里,用电子绿色、柔和的蓝色和粉色创作了《东约克郡,沃德盖特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系列。

现年,81岁的霍克尼正积极地接受数字技术,特别是在他最近的作品中运用这些技术。这让他成为了他那一代艺术家中为数不多的数字技术使用者。策展人贝克尔认为,这也使他看到了两位艺术家之间的另一个重要的相似之处。“梵高一直在寻找新的创作方式,从自然主义,印象主义到后印象主义,皆用以增加他自己的风格。而霍克尼也是如此。他拥抱新技术,新发展,无论是宝丽来,还是宾得相机,抑或是摄像机,iPad。”


霍克尼,《Under the Trees, Bigger', 2010–2011》

梵高,《Undergrowth, 1887》


霍克尼认为,有这样一个务实的原因使他在晚年学会了这样的新技术。“起初,我意识到如果我用iPad画画,我就可以躺在床上,甚至不用下床。”霍克尼在展览发布会上表示,“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画窗外的日出。我用这种方式创作了70张至80张绘画,总是在同一个窗口,但每一天的景致都不同,我所运用的颜色也不同,每次日出总是不同的。”霍克尼的这种方法(除去iPad)与梵高在不同季节中探索相同的视角或多视角、追逐光线的做法产生共鸣。


霍克尼在户外绘画


根据策展人贝克尔所说,霍克尼仅靠中午打盹休息,就可以从清晨一直工作到晚上。这就像梵高那样,把所有的精力和爱都投入到他的工作中。谈到梵高,霍克尼说到,“梵高早上外出前在炉灶上烧了一些豆子,随后便出门画一整天,大约画了八九个小时之后,再回家吃豆子。然后,他会通过写信与他的兄弟交谈两个小时,之后剩下的时间就是睡觉。”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梵高的作品如此持久得受欢迎,而霍克尼也是如此。

自1906年首次展出以来,人们一直非常喜欢梵高的画作。人们纷纷涌向他的作品。他现在依旧是伟大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是现代的,能和你对话,展览将展至2019年5月26日。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