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含韵到张艺兴,十五年的偶像降级之路

SunHan

2019-04-10 17:04:28

爱奇艺的《青春有你》落幕,虽说没能复制去年《偶像练习生》的火爆盛况,却也让不少追星女孩红了眼眶。

但如果要问今年的选秀舞台留下了什么高光时刻,我是全然没有印象的。

唯一有记忆点的还是《以团之名》里宛如幼儿园汇演般的车祸现场《Love Scenario》,其他的选手或作品我通通都讲不出来。

仔细想想,这不就是近两年的选秀给人留下的印象吗?

去年从《偶像练习生》里走出的NPC,至今都没有什么口口相传的作品;《创造101》里诞生的火箭少女101,也只有一首口水歌《卡路里》被大众所铭记。

曾走出毛不易的《明日之子》,2018年第二季节目里所有的选手加一块还不如三位星推官有看点,能让我记得的也只有李宇春和华晨宇的再同框。

这十几年间选秀史的更迭,也见证着娱乐圈的兴衰。

2004-2007

草根选秀,只用作品和实力说话

2003年8月,一档名为《超级男声》的节目登陆了湖南娱乐频道,谁都未曾想到,由它开创的“超级”系列选秀节目能持续14年之久。

2004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届全民选秀《超级女声》拉开了帷幕。

冠军安又琪,长相实力兼备,赛后以一曲《你好周杰伦》红遍大江南北。但时运不济,安又琪后续发力不足,现在只能在相亲节目中靠着“十天嫁出去”的噱头搏出位。

季军张含韵,当年年纪最小的选手,一首《酸酸甜甜就是我》让全国观众都记住了她,她也成为了无数少男的梦中情人。但时光流逝,张含韵没有好作品傍身,黑料与绯闻齐飞,只能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里。

隔壁东方卫视也筹备了一档选秀节目《我型我秀》,这一年的冠军名字叫张杰。

可惜,他在2004年并未有机会大红大紫,反倒是2007的快乐男声让他大放异彩。曾经要靠粉丝众筹才能解约的男孩,现在已经是能在鸟巢开演唱会的顶级歌手。

谁说岁月一定是把杀猪刀,它也可能是双温柔的造星手,为所有有才华的人圆星梦。

2005年,《超级女声》的火爆远超前两年,大街小巷里充斥着为选手们拉票的身影。

记得那时,所有的音像店都放着《笔记》,人们口中讨论的都是春春和笔笔谁更帅气。

这同样也是被称为神仙打架的一届选秀,即便比赛已经过去了14年,这届的选手们仍是现今华语乐坛的中坚力量。

冠军李宇春,中国流行音乐的领军人物。她给时代留下的印记,不敢说前无古人,起码至今是后无来者。她是红了15年的传奇,更是在争议中成长得更优秀的先锋偶像。

时代周刊选她做封面人物,各大秀场均邀她当座上宾,香奈儿的老佛爷是她的伯乐与知音,各大音乐奖项中也少不了她的身影。

纵然当年有那么多质疑的声音,但李宇春把这些都化作了前进的动力,用《Why Me》《流行》来回应质疑,用《野蛮生长》来证明自己。

在采访中,她也真诚地感谢那些曾经认真说出她名字的人。

亚军周笔畅,虽然一直被拿来和春春比较,但她的实力仍不容小觑。《笔记》之后还有《对嘴》《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等好作品,截止到2018年的国内外256个奖项,更是对她音乐实力的见证。

季军张靓颖,海豚音女王、主题曲小天后,《画心》《终于等到你》都是传唱度颇高的歌曲,她的感情问题也一直被大众所关注,是当之无愧的话题女王。

可以说,这一届的超女是内地所有选秀节目的巅峰之作,既有作品又不失话题,还为华语乐坛输送了很多坚实力量,在这之后的选秀皆不复它当年的辉煌。

同年的《我型我秀》第二季,走出了两位知名综艺咖,刘维和薛之谦。

刘维在斩获冠军后,在音乐方面鲜有建树,却在综艺节目上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只是歌手梦对他仍旧遥不可及。

薛之谦比刘维幸运,但也只幸运了一点点,歌比人红,是薛之谦的最大困境。好不容易抓到了翻红的机会,又因为私生活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时针转向了2006,第三届超女如约而至。但也许是三年都是同一种配方,这次的超女并不像前两届一样火爆。

当然,冠军尚雯婕、亚军谭维维仍为大家提供了不少谈资,《谭某某》就是两人曾水火不容的见证。

现在,两人都学着与过去和解,尚雯婕靠毒辣的目光将公司运营得风生水起,谭维维也早就成为了华阴老腔的传承人。

《我型我秀》第三季,走出了戚薇,她是早年间选秀歌手转型演员较成功的一位。虽然现在的标签是辣妈,但岁月会帮她记住那首著名的《外滩18号》。

这一年,《加油!好男儿》也上线了。马天宇是这届好男儿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虽然也是《该死的温柔》比他自己还要出名,但北电毕业后转型演员的路也是走得顺顺当当,一红就是13年。

许是2006年的《加油!好男儿》让“超级”系列有了紧迫感,《快乐男声》选择在2007年重磅回归。

在这一年诞生的0713,是许多人心中的选秀白月光,每当他们聚齐总能赚粉丝一大波眼泪。

冠军陈楚生在今年靠《歌手》重磅回归,亚军苏醒依然在靠各种好友上热搜,季军魏晨还在演着剧和电影,13强的其余兄弟也在其他领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一直被打压的《我型我秀》,在2007年开始显现颓势,反倒是去年才上线的《加油!好男儿》异军突起,从中走出的倾城四少火遍全国。

而今在看他们四个,只能唏嘘命运不同。

当年的国内顶级男团BOBO,井柏然已成一线小生,付辛博却只能在二流电视剧里不咸不淡地出演着。

关系最好的李易峰和乔任梁,一个是顶级流量,另一个却早早地离开人世,到天堂放声歌唱。

2008年是奥运年,选秀节目逐渐减少。但也许正是因为缺失了这一年,2008年后的选秀节目鲜少有成为爆款的。

2009-2014

平平无奇,开辟导师带红节目的风潮

2009年回归的《快乐女声》倒是因为曾轶可的出现小爆了一下,绵羊音席卷全国,甚至还引领了一波“信曾哥”的热潮。但当年的冠亚季军,现在都不如三次参赛最终获得殿军的郁可唯混得好。

隔年出现的《快乐男声》是“超级”系列中最为平庸的一届,甚至也可以称为是“渣男的诞生”,绿了师兄苏醒的李炜,和约江铠同挤痘的陈翔均出自这一届快男。

2011年再度来袭的《快乐女声》,反响平平,大多数选手都是出道既巅峰。

整个选秀市场显现出前所未有的颓势,急需新鲜血液救市。这时,《中国好声音》的出现,给疲软的选秀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吉克隽逸、吴莫愁的出现,挑战了大众对歌手的审美,不同类型的选手出现更是丰富了这一届好声音。

其中夺得冠军的梁博在当时争议颇多,好在留学归来的他在2017年《歌手》的舞台上用原创歌曲证明了自己。

好声音诞生的同年,湖南卫视推出了养成类综艺《向上吧!少年》。

这档综艺在现在看来,可谓是遗珠颇多,现在的顶流在当时几乎被淘汰个遍。王俊凯、易烊千玺、蔡徐坤、鞠婧祎,都是《向上吧!少年》里一轮游的选手。

反倒是最后进入七强的选手刘也,成了辗转各大选秀节目中的回锅肉。

2013年《快乐男声》再度回归,这一次湖南卫视终于押对了宝,华晨宇的出现让这届快男从海选就变得与众不同。

华晨宇的一曲《无字歌》让无数人对他印象深刻,有人说他才华横溢,有人说他这是作怪搏眼球。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感谢尚雯婕,如果不是她的力保,就一定不会有今天的花花,我们也没有机会听到像《烟火里的尘埃》《卡西莫多的礼物》这样优秀的作品。

这届的亚军是欧豪,除了是马思纯的前男友,他还是当年最火爆的嘻哈小狼狗。

季军白举纲,至今仍辗转于湖南卫视的各大综艺刷着存在感,快男的一夜成名为他们开启了全然不同的人生。

2012年爆红的《中国好声音》趁热打铁,上线了第二季。但讨论度却远不如之前的高,冠军李琦去年还参与了大热的《声入人心》,尝试向美声界进军。

同年还上线了两档“导师比选手红”的节目,《中国梦之声》和《中国最强音》。

提起这两档节目,大家能记得就是韩红在《中国梦之声》现场拆穿选手的虚假包装,和国际章第一次在《中国最强音》担任导师的知性模样。

要问选手姓氏名谁,有什么代表作品,观众全是一脸懵逼。

时间来到2014年,请一堆知名导师助阵,已经成了选秀业界不成名的规矩。

于是,聚集了庾澄庆、李宇春、蔡依林、李健的《中国正在听》来了。

节目确实选出了几个比较知名的选手,最近火得一塌糊涂的阿云嘎就是节目中的季军。著名的伤感情歌《可乐》,就是在这个节目中被唱火的。

《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同年还打造了《中国好歌曲》,霍尊唱着《卷珠帘》成了中国风歌曲的新的代言人。

《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只诞生了一位高话题度的选手—张碧晨,她的出现还一度压制了张靓颖主题曲小天后的地位,毕竟这年头谁还不会哼两句《凉凉》呢?

但同类型的选秀节目扎堆出现,赛制大同小异,只是导师阵容在不断更新,观众对于选秀的热情大不如前,各大卫视平台都在寻求突破。

这时,养成类选秀综艺从中杀出一条血路,逐渐成为了选秀节目的主流趋势。

2015-2019

万物皆可选秀,养成变为主流

2015年有一档不得不说的综艺,虽然它未曾大红大紫过,但从中走出的选手却在近两年相继爆红。

《偶像练习生》中C位出道的蔡徐坤,《以团之名》里人气班第一的赵品霖,在《以团之名》里有不俗地表现的苟晨浩宇、何屹繁,都是这档节目中的七强选手。

这档神奇的综艺就是《星动亚洲》,除了输送了爆红选手,还培养了不少选秀回锅肉。

从《向上吧!少年》中走出的刘也,来到这也没有一夜成名,今年还参加了《创造营2019》企图在追星女孩们的手册中拥有姓名。

戴景耀、王广允也是差不多的境况,戴景耀去了《明日之子2》,王广允参加了《快乐男声2017》。

原来全网真的不只有300追星女孩,更只有300名选秀选手。

跟上了养成热潮的《燃烧吧少年》,找来了舒淇和李宇春坐镇,但最终的节目效果并不尽如人意。节目中衍生的X玖少年团,目前也就只有肖战较为出名。

《中国好声音》第四季开始示弱,没有知名选手,不复当年盛况。《中国好歌曲》第二季,也只是声音大水花小,歌比人红成了节目的最大困境。

而这两档节目在2016年的表现更加惨淡,连好作品都鲜少出现,更毋论优质选手了,就连重新更名回《超级女声》的“超级”系列都扑得悄无声息。

但养成类选秀节目从不认输,2015年时兴打造男团,2016年就开始主推女团。

《蜜蜂少女队》就是其中一档着力打造女团的节目,只可惜吴奇隆和谢霆锋的加盟,也并未让这档综艺出圈。直到去年,从节目中走出的蜜蜂少女队参加了《热血街舞团》后,才稍微打开了些知名度。

虽然同类型的节目一直扑,可架不住总有人想尝试。

湖南卫视就在养成类综艺的基础上,添加了些自己的元素,大型综艺主播养成真人秀《夏日甜心》诞生了。

这档节目的横空出世,给市场提供了新的思考方式:谁说选秀只能做音乐类的,万物皆可搞选秀啊。

于是,2017年的选秀市场便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万物皆选秀的时代,来临了。

《中国有嘻哈》是这类节目中的佼佼者,它的成功更印证了“万物皆可选”的理论。

原本只是活跃在地下的嘻哈文化,瞬间跻身主流文化,朗朗上口的作品、桀骜不驯的选手们,都成了大众争相追捧的对象。

观众们对于不熟悉事物的热情度远远超出了节目组的想象,《中国有嘻哈》就这样看似意料之外,实则情理之中地爆了。

GAI和PGONE到底谁更牛,因为双冠军的出现,变成了没有答案的问题。

同一时间正进行的《明日之子》,虽然没有那么高的国民度,但总算输出了一位像模像样的歌手—毛不易。他的《消愁》《像我这样的人》等作品,成了2017的年度金曲。

薛之谦在节目中发表的黑幕论,更是为节目带来了不少关注度。

挤在这两档节目中间的《快乐男声》,水花变得格外的小,就连冠军都是之前《中国正在听》里的十强选手魏巡。

曾经大红大紫的草根选秀,现在却变成回锅选手的二次就业现场,不知是该怪时代变化太快,还是怪“超级”系列太墨守成规。

2018年,绝对要被选秀节目史记入史册,这一年堪称“偶像元年”。

《偶像练习生》的播出让不少人惊觉,原来选秀还可以这么做。100个练习生放在一起,实力颜值人气统统都要看,而最后出道与否的决定权则百分之百都在观众手上。

观众权利被无限放大,为练习生们投票的热情甚至赶超了2005年超女时期的疯狂。

全民选秀的热潮,终于在《偶像练习生》里回归。

紧跟着上线的《创造101》更是给这样的热潮添了把火,杨超越王菊等人的出现,更是印证了那句“你掌握着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权利”。

不过,更加有趣的现象出现了,大众只是熟悉这些流量的名字,却对不上号也说不出他们的作品。这在前些年的选秀里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没有实力,只有颜值和流量的选秀时代,真的来了。

与这样风气并行的还有大量不同主题选秀的诞生,《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演员的品格》《国风美少年》《声入人心》《这就是灌篮》相继问世。

但达到《中国有嘻哈》高度的也只有《声入人心》一个。

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允许并希望文艺界可以百花齐放,而《声入人心》的成功让更多观众见识到高雅艺术的魅力,这也是新时代选秀希望能带来的效果。

但不是每一个选秀都想成为《声入人心》,大多数节目的目标依然是播放量和高收益,所以,今年才有了如此之多的养成类选秀。

可今年这几档都没有很大的水花,究其原因,是市场在同类型节目取得成功后变得更加浮躁了。

张艺兴在《青春有你》中发飙

无数人渴求一夜成名,四月造星,并且还不愿为此付出更多努力,所以今年的这几档综艺都成了回锅肉选手以及懵懂新人的聚集地。

但这样的变化,真的是选秀节目们的初心吗?

我想,并不是。

只不过这15年选秀的变迁,是整个娱乐圈变化的缩影。

从前的偶像习惯用作品说话,而现在的偶像喜欢用人气说话。

他们不太在乎实力和作品,只想拥有更高的流量。

所以,这15年间我们鲜少见到第二个李宇春,却多了无数个蔡徐坤。


来源:腾讯网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