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更喜欢什么样的超级英雄

SunHan

2019-04-15 16:34:29

随着观众口味的愈发刁钻以及类型化的不断探索,对于漫改类型超级英雄电影来说,借鉴、利用和融合其他题材和类型的特质已经不再是一种创新,而是必要的创作途径了。近期上映的《雷霆沙赞!》作为一部此前并没有过大银幕历史,不看漫画的观众可能会比较陌生的“新英雄”开篇,也不出意外地利用了这一策略。鉴于沙赞的“本体”在漫画中就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因此最合适的选择也确实就是将“超级英雄”与“儿童电影”类型进行糅合。

儿童电影,顾名思义是一种可以定义为以儿童为主题或是面向儿童的电影,该类型也是美国电影工业在近百年来的类型探索中总结出的一个重要的类型。一般认为这个概念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始于迪士尼初创时制作的几部面向儿童的动画片,而之后的发展也和超级英雄类型一样,不断吸收和杂糅到了今天,已经是一个吸收面向很广的大类型了。

总体来看,这个类型的两项核心主题依旧是目前儿童电影叙事的重点:“成长”与“家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两个核心主题在好莱坞经典叙事中的地位也近乎永恒,区别只在于视角从成人落到了儿童上。因此,两个主题的在儿童类型电影中的结合产生了两个更“欢快”也更固定的叙事套路:首先在表现“成长”方面,一般会选择更儿童(低龄)化的探险故事,这样的故事更有趣也更中二,可以满足孩子们的想象需求;而在“家庭”话题上,故事也一般呈现出偏喜剧化家庭剧的特征,毕竟至少从成人的角度来看孩子们的世界,一般都还是比较无忧无虑的。

到这里就可以看到DC选用儿童电影类型的“探索”意图了,此前由《黑暗骑士》系列奠基的所谓DC“黑暗严肃风格”,在扎导的三部DCEU电影之后,也走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窘境。而这次《雷霆沙赞!》所选用的儿童类型可以说和此前的风格是搭不上的,因此索性把这个并没有官宣的“统一风格”抛弃掉,甚至于片头DC的LOGO都变了简略很多——当然这和新线也有一些关系。但是这一款嘻嘻哈哈的儿童超级英雄电影,在抛弃了原来风格之后,似乎也没有在两种类型的探索上走得更远,反而相对地非常保守和谨慎。

从结构上来看,《雷霆沙赞!》的故事线可以简单分成两条:一条是“家庭线”,主角在努力寻找生母的过程中逐渐融入领养他的家庭;另一条是“成长线”,即主角意外获得超能力,之后在内外刺激下成长成一个相对合格的“超级英雄”。儿童电影的特征在这里既是类型又是风格,表现在影片中就是强烈的“搞笑风格”。将影片简单解构之后可以看到这部电影很工整地保留着儿童电影的特质,而其超级英雄类型也是如此。一般来说超级英雄的起源篇都是关于超级英雄的养成,且这个成长往往都和遇到的反派或问题麻烦同步,由外部因素引发而最终聚焦于英雄主体,最终同时完成解决问题和达成成长两个目标。

儿童类型和超级英雄类型的特征实际上是高度相似的,甚至于在诞生之初是完全一致的,因此沙赞将两个类型相融合的难度并没有很高,最后的效果来看可能也没有超级英雄加警匪犯罪、超级英雄加政治惊悚来的惊艳。但也并不是说两个类型的糅合没有擦出一点新的火花来,本片的一大亮点就是主角的好基友对于超级英雄的阐述、介绍、解构和进一步的吐槽。与此同时,在将格局从“救世”拉到个人甚至儿童的成长时,影片不再探究超级英雄对于整个世界、社会存在的意义,而是更加关注孩子们心中超级英雄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一问题,在这一点上又回到了该类型在80年前创始之初的原命题。可惜的是,在近二十年黑暗骑士和漫威系列的不断“摩擦”后,回归儿童视角难免显得低幼和过时了。

原作漫画中,沙赞对于超级英雄所应为和不应为,有着自己的标准和看法,同时也因为他本身还是个孩子,因此还保留着未成年人涉世未深的本真。但是在电影中,这种本真被弱化为了孩子气和搞笑元素,其实是一个遗憾。实际上,即便是现在的儿童也不再只感兴趣傻里傻气的搞笑了,本片也可以看做一种“来自成年人凝视的儿童电影”的反面典型,毕竟一把年纪了主创们还想试着从孩子的角度讲故事看问题,稍有不慎就会从“纯真”跌到“愚蠢低龄”。

在原有的故事框架下,我认为《雷霆沙赞!》同样也引用了一些“孤儿电影”的元素。著名电影学者张真教授在她的《跨国通俗剧,文艺片,以及孤儿想象》一文中曾介绍道:“(孤儿主题电影)这种叙述传统关注现代语境下个体和家庭的重塑”。“孤儿”是电影史中特殊而又频繁被使用的形象,由于“他们处于压迫和解放,依赖和自主,退步与进化的分界线上,通常能唤起受害、失落、怀旧的处境和情感,同时带有救赎的希望。孤儿形象穿越了由普世性和特殊性,意识形态和精神世界,社会和情感,规范和越界构成的力场。这些力量的碰撞催生了爆炸式的能量,昭示了一个事实,即孤儿的境况是现代性矛盾的原点以及同质民族或文化身份界限。”

换言之,孤儿的银幕形象会带来成熟和挣扎的预设,这样的预设实际上非常适合“超级英雄”现代性的表达。正如卢卡奇认为“无家可归”是现代性的一个特质,现代人的孤独投射到英雄身上,他们就更应该是“孤独”的。而沙赞对于这一点的引用则显得颇为狼狈和尴尬:变身前一心寻母的比利由于其类似“孤儿”的设定而显得更加成熟,坚持认为不需要家庭只靠自己就够了;而变身后的沙赞则仿佛变成了五岁的小孩,这种突兀的变化只能归因于剧作的不扎实,否则也不知“所罗门”的智慧到底能体现在何处。

与此同时,影片并没有真正关注比利“孤儿”身份的转化,只是把家庭和超能力强加在了这个少年头上。更是没有为主角之前的“多次逃跑”到之后的莫名“迷途知返”转变提供任何站得住的依据。家庭领养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这种比较美国的文化现象同样也是值得关注的,去年的《速成家庭》就植根于这一文化现象。但是在影片中,这一点只是一笔带过,感觉父母的设定更像是功能性角色,作用只是引出沙赞的几个“兄弟姐妹”来,而他们也只是以不同种族的姿态在银幕里露了个面而已。

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点在于,影片导演大卫·F·桑德伯格作为恐怖片导演出身,在影片中加入了一些恐怖片的元素。《安娜贝尔》的植入就不用多说了,电影里反派在公司“复仇”的一段戏可以说拍的非常惊悚骇人,若是观众中场来看可能真的会觉得自己走错片场。电影对于反派的着墨不多,但依旧利用成年人“七宗罪”和儿童“纯真心灵”的对抗明确表达出“成年人的世界是恐怖黑暗的”这一主张。反派希瓦纳博士作为沙赞的一个镜像对应,也可以说是沙赞的缔造者。在他的影响下,比利先后经历了“渴望长大”、“恐惧长大”到最后终于“承担责任”的转变,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可是对其自身的探索仍然欠了火候。但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对于超级英雄起源片来说,反派往往都是配角,只有在后面几部观众熟悉了角色之后,反派才有机会崭露头角。因此,影片对于其中唯一重要的成年角色的刻画和探索也是较为无力的。

《雷霆沙赞!》作为DC“后超蝙时代”的新探索,确实可以看出在设计上花了些工夫,引用糅合了一些合适的类型元素。但可惜的是,影片中段有些混乱的节奏让电影在几个类型和主题上点到即止,最后只剩下一个搞笑的空壳来。因此,中国观众对于本片不感冒也绝非只是文化差异甚至审美差异的问题。如果会拍续集的话,也希望创作者们在第一部的基础上对儿童类型的超级英雄电影做进一步的探索,毕竟儿童的世界也可以是深刻有力的。另外理应在续集登场的著名反派黑亚当据说已经确定由巨石强森饰演,又给了观众多一个期待的理由。


来源:深焦DeepFocus   作者:斯大凌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