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过三次荷赛奖的德国摄影家去世,他生前作品丑化了中国?

douhongyi

2019-04-27 08:11:04

4月25日,海牙市立博物馆最早发出报道称,德国著名摄影师 Michael Wolf(迈克尔·沃夫)在香港去世,享年65岁。

“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位天才艺术家、摄影师,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和一位亲爱的朋友。”Wouter van Leeuwen画廊、Wim van Sinderen(海牙摄影博物馆馆

长)、Benno Tempel(海牙Gemeentemuseum主任)在悼念中说。

1

你可能没听说过他的大名,但你一定见过他镜头下引起争议的“中国纪实”,也一定见过他在镜头里对东京、香港.......这些全球超级城市震撼的压迫感刻骨且准确的表达。

这是他拍摄的一组《portraits made in china(中国的肖像)》里的一张代表作。在该系列里,你能在这些生活在1997-1998年的中国的普通人身上,看到某

种“被忽视的时髦”。


这是他的《东京压缩》系列。一张张不知姓名的东京乘客们的脸挤在地铁玻璃上,痛苦的表情伴随着快门按下,将环境的不舒适感定格。迈克尔·沃夫正是凭

借这组作品,拿下了2010年荷赛日常生活类一等奖。

在香港生活了20年的沃夫,于2004年开启项目《architecture of densitiy(建筑密度)》,着力展现香港高楼的局部。他镜头中的香港高楼大厦是“抽象

的、无休止的建筑模式的重复”。

你看,迈克尔·沃夫拍摄的照片的画面中,要么完全看不到人,要么就被“人”完全填满,但却无一有着强烈的关于人和生存的命题感,有一种令人难以喘息

的现实相关性。

正在中国拍摄的迈克尔·沃夫

迈克尔·沃夫1954年出生于慕尼黑。他在美国和加拿大长大,曾就读美国伯克利大学,在1972年至1976年间师从埃森福克旺学校的传奇教授奥托·斯坦内特

(Otto Steinert)。回到德国后,他在著名杂志Geo和Stern任摄影记者。

他是天生的世界主义者。一生里不断在全球“迁徙”。作品有着超越地域性、又极度关注地域性的特点,拿下了三次荷赛奖。但当他在1995年来到香港后,这

个东方都市,竟然吸引了一贯漂泊的他安顿下来。

香港这座城市让沃夫发生了几个变化:一个他意识到互联网正在改变传统摄影,网络对信息量有诸多需求,而他一直以来的新闻摄影对裁切画面却有着诸多限

制;第二个,拥挤的香港让他意识到,人与城市的相处和冲突,将成为摄影可以表现的更为重要和本质的当代主题。


迈克尔·沃夫拍摄的香港

于是,沃夫开始将新闻摄影里的纪实,和艺术表达中的观念和拼贴手法进行结合,并开始高度关注地域性文化。他后来的作品便呈现出这样一种极为强烈的个

人风格:都有着超强的视觉冲击力,兼具冷静的、社会学似的分析和思考。他对中国的纪录也就这样开始了......

2

沃夫从香港深入中国内地进行观察的第一个项目是《中国肖像》,也就是这篇推文开始你看到的那个系列。他拍摄了相当数量的一组作品。

虽然沃夫自认这个项目没有任何恶意,但他并不受欢迎,据说在拍摄过程中经常有人报警,人们认为这个端着相机的德国男人“损害了中国形象”。






迈克尔·沃夫确实超级敏感。摄影记者习惯性的敏锐,让他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中国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原始又生猛的“时髦”力量,以及生长这种力量的土

壤——一个城市和乡村流动快速加剧,城乡边界快速模糊的时代。

这种现在看上去充满“土味”的杀马特风,恰恰是这个国家崛起前夜的底层力量的视觉呈现:一种融合城市的渴求,一种消费的欲望。



据说,那些本地人报警的结果是:警察没有逮捕过沃夫,但某个工厂的保安曾扣留他超过6个小时,并强行没收了胶卷。

3

他的另一个项目和“艺术”有点关系。迈克尔·沃夫注意到了每年能生产和销售100多万张油画作品的“中国油画第一村”——深圳大芬村。因为主要针对欧

美市场,大芬村的年出口创汇3000多万元。2006年,沃夫开始用镜头记录下这个隐藏在大都市里面的“山寨艺术王国”,并且给这组照片命名为:《真实的山

寨艺术(Real Fake Art)》。

“世界名画”在这里随处可见。这里的“艺术家”们,大多数是当地或者附近地区的农民。虽然没有经过多少专业的培训,但最快的工人可以在一天内完成30

幅油画作品。

一个熟练的画工,可以用两只手画画,左手画风景,右手画花卉。至于一边画画一边看电视,一边画画一边听收音机,是几乎每个画工都具备的基本能力。沃

夫准确地用镜头展现了这样的戏剧性和冲突。



相信谁都很难想象下图中左边这样一幅作品,出自右边这位抱着婴孩的母亲之手。

8000多个画工,每年能生产几百万幅“名画”。这种复制速度让大芬村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油画第一村”,源源不断地为全世界供应着50%以上的新绘制油

画。



当沃夫问到其中一名画匠如何完成梵高的名作《向日葵》时,他回答:“这张很简单,只要画四百笔左右就完成了!”

沃夫的作品中,画工生存的现实空间与临摹中的文艺复兴时期的经典名画构成了强烈的反差,画工裸露的黝黑肤色与画中飞翔天使的色调对比鲜明。




4

在这个记录大芬村的“真实的山寨艺术”项目进行的同时,迈克尔·沃夫还在进行另一个更为深刻和动人的项目。这一次,他深入到广东的玩具工厂。


这是一件名为“真正的玩具总动员”(The Real Toy Story, 2004)装置。几级台阶把观者引上向外凸出的六边形空间,近两米高的展墙上铺满了塑料玩具。

这些中国制造的儿童玩具超过两万件,是迈克尔·沃夫从美国的废品收购站或二手商店收集的。在几乎予人压迫感的玩具中间,是他在中国的玩具工厂流水线

上拍摄的年轻工人的肖像。




工作帽下一双双凝视镜头的眼睛、那些把人吞没的塑料玩具和流水线工人年轻的面孔,这样的组合让观看者直面了自己消费行为背后人的成本,也足以让人相

信,沃夫有足够的共情能力,来理解所处世界不同地区、不同生存状态下的个体。



这些怪诞的真实影像,让人感受到在流水线和小玩偶背后是一些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机器。


5

最后介绍的这个项目名为“中国的凳子”。也是迈克尔·沃夫2002年出版的第一本摄影集,记录了形形色色的、体现着中国民间智慧的凳子。这个项目很有荐

见“路边美术馆”(戳这里逛上周美术馆)的味道。

正在拍摄凳子的迈克尔·沃夫


《旧金山纪事报》对沃夫的这些“凳子”的评价是:“任何看到这些照片的人都会把它们当作是肖像,而非审视——民间智慧被官方视作落后的象征。”








这些“中国凳子”也成了沃夫一次个人展览的一部分。

两年前海牙市立博物馆与迈克尔·沃尔夫合作首次举办了大型回顾展。海牙博物馆馆长在昨天的悼词中说,“与他的荷兰画廊老板Wouter van Leeuwen一起,我

们希望他的妻子Barbara和他的儿子Jasper节哀”。

原创: 荐见 

文章来源:荐见美学堂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

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时光的印记与标本 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丹尼尔先生 0评论 2021-11-27

谜一样的色彩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1

邂逅秋林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1

花与月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1

影子游戏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1

高地风情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1

秋雨琳琅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1

去爱去拥抱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1

美丽的自然光人像 | Leo Berne胶片影像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1-10-21

水果爱好者的天堂,滚屏吸收维他命!

Littlething恋物志 0评论 2021-10-21

身价最高的“好色之徒”

FDC面料图书馆 0评论 2021-10-20

温柔暮色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0

光线魔法师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0

优雅叙事诗

青年摄影 0评论 2021-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