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古开今——找寻宋代绘画的精神传承

ZhangXiaomo

2019-05-14 19:37:07


原创:张小墨


中国绘画史上,宋代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时代,几乎历史上所有的绘画艺术转折都是在北宋时期开始发生的。将“无我之境”推向历史巅峰的北宋绘画,在中华文明史上写下了极为辉煌灿烂的一页。

宋画,可谓处处有大观照,一花一叶,俱有安放。宋人感物兴怀,神与物游,穷情写物,所以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云暑雨、冬月祁寒,一切都能成就画意;气之动物,物之感人,一切皆可摇荡性情。曾有外国学者说过,第一次看到宋画,就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的确,宋画创造的是一个独特的世界:有高原也有高峰,且各有其美,绝不重复。两宋间,每个画科、每个时段都留下了千古名作:范宽《溪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18岁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堪称中国青绿山水的巅峰之作,还有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宋徽宗的花鸟、文人写意的泼墨人物及“南宋四家”潮湿氤氲、水气弥漫的水墨苍劲等。宋画之美宁静而不刻意,淡泊且自然。现代的浮躁与喧嚣中,宋人的精神世界是那么遥远、纯粹却又亲切。


范宽 《溪山行旅》

宋 郭熙 早春图 轴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长脉中,宋朝美学从未随风而逝,它积淀于中国文化的基因中,流淌在每个人的血脉里。5.18日在深圳大象空间举办的《览物澄怀·宋赏》展览就是找寻我们血液里的宋精神,也从另一个视角窥探借古开今的绘画作品。

从绘画者的角度来看,宋代绘画者可分为宫廷绘画、士大夫绘画、民间绘画各自形成体系,彼此间又互相影响、吸收、渗透,构成宋代绘画丰富多彩的面貌。

风向标 宫廷画

宋代是“中国的第一次文艺复兴”从960年赵匡胤在陈桥驿发动兵变建立宋朝,到1279年,两宋将近320年。在其全盛之时,GDP总量占世界一半还多。虽历经战乱,家国几度沉浮,文化艺术却获得了空前的繁荣。北宋初年,宫中即设翰林图画院,旧时西蜀和南唐的画家都是其中骨干。《图画见闻志》和《画继》记载的北宋画家有386人,《南宋院画录》记录的画院画家为96人。

北宋宫廷的花鸟画,前期的主导风格是以黄筌、黄居窠父子二人为代表的“黄家富贵”一路。黄居窠的《山鹧棘雀图》是他的名作,他们画作的特点之一是对物象描绘极为细致,达到了逼真效果的刻画,画作先用淡墨勾以轮廓,然后反复渲染,最后再罩以重彩。到宋徽宗亲创粗笔水墨花鸟时,画风更加主流和严谨。徽宗时,画学正式纳入科考,形成中国宫廷绘画最兴盛的时期。台湾作家蒋勋戏称“宋徽宗是故宫精神上的第一任院长”,徽宗也是一位出色的花鸟画家,他的《瑞鹤图》和《柳鸦芦雁图》现在分别是辽宁省博物馆和上海 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宋代宫廷画成为绘画的风向标,从上至下影响着宋朝的艺术氛围。


宋  黄居寀  山鹧棘雀图

瑞鹤图

北宋  赵佶  柳鸦芦雁图

精神表达 士大夫绘画

靖康之变(1127年),汴京被金兵洗劫,一部分画家被掳北去,宫廷藏画流散北方甚多,而大批在宫廷的画家纷纷逃到江南,促使第一次的“宫廷—民间”绘画溶合。从北宋的《听琴图》到南宋的风俗画如李嵩的《货郎图》,市井之风溶入了画家细腻的绘画当中。后来宋亡于鞑靼人,“四等人制”令南宋统治下的南方汉人在仕途上失去希望,转而寄情文化创作,“九流三教事都通”,在野文人促成了影响整个中国绘画的“文人画”的生成。

宋代有很多士大夫都喜欢绘画,例如米芾、李公麟等人都是文人士大夫中的典型人物,也都是绘画大家。文人士大夫参与绘画是为了思想追求,增加艺术审美情趣,充分享乐生活,其优越稳定的生活条件使得他们可以不用像普通画师那样以卖画维持生计。参与绘画,是文人士大夫的休闲娱乐活动,但也是士大夫们抒发情感表现情绪的一种途径。如苏轼,他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的理论,士大夫的绘画作品并不是文人士大夫的信手涂鸦,而是学识思想、经历遭遇、审美情趣、陶冶情操的真实展现,是内心情感情绪的直接抒发。随着文人士大夫的踊跃参与这支队伍日益壮大,绘画艺术逐渐成为文人士大夫宣泄情感、表现思想的直接方式。



李嵩 货郎图 故宫博物院藏


市井生活 民间绘画

宋代市民阶层逐渐成为绘画市场的重要消费群体,因此民间画师必须根据市民的喜好而改变绘画的艺术风格和内容,在绘画题材和画技都有很大提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风俗画。风俗画是以描绘市民的日常生活为主要内容的一种画种,是人物画的重要题材之一,是一种独特的绘画形式并具有民族特色和魅力,它的画风自然质朴、感人亲近、形象生动、贴近生活等艺术特征,同时也反映出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和精神面貌,为后人描绘了不同的风土人情和人生百态。风俗画在我国古代绘画艺术史上有着非常悠久的发展历史,是所有绘画作品中最古老的画种之一,历经数百年的演变逐渐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体系。宋代从事风俗画的画师大多集中在两宋的京城,与处在中下层的市民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与之亲近交往获得创作灵感,不同派别的画师所创作的作品内容风格不同并且不断提高,因此形成了具有不同表现力的风俗画,能够在多姿多彩的画作中感受到画师们的绘画艺术才华。

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清明节时京都汴梁内东角子门内外地带市井繁华热闹的景象,鲜明的再现了中国古代城市生活的情景,景象由汴梁城外郊区进入到汴河码头和沿河的城市街道,进而行至汴河虹桥,再顺着桥头走向城内最后进入到繁华的市区主街道,运用传统写实的手法,利用鸟瞰图的构图形式全景展现了北宋京都汴梁的经济文化生活。其次,描写乡村生活的风俗画。宋代农业生产规模扩大,乡村生活丰富多样,有关于耕田纺织、私塾医馆、盘车行旅以及其它农村文化活动,比之以前农村题材的风俗画更为创新和深化,在艺术风格上也比以往有所变化,具有独特的艺术审美趣味。

宋代风俗画描画的是城乡市民身边熟悉的事物,根据市民的审美趣味和喜好进行创作,完整生动的展现了宋代社会生活中的人生百态。艺术原本就来源于生活然后再高于生活,生活是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贴切的生活体验,扎实的生活实践为艺术提供了丰富深刻的题目素材。因此,画家的创作灵感和情感抒发是否能够恰当表达,必然是画家对社会生活和绘画艺术理解掌握的程度,对社会生活事物的具有正确的认知和情感,这就要求画家具有敏锐的洞察和观察力,对社会生活的深刻体验和对人生的理解感悟。赋予戏剧性的社会生活经过艺术家的提炼和升华,能够达到人画合一的效果。




清明上河图 局部

宋代绘画追求的境界

宋代绘画追求的境界在技法与画面上是 “无我之境”, 在情感与思想上则是 “物我合一”之境。“无我之境”中的“无我”,“不是说没有艺术家”个人情感、思想在其中,而是说此种情感、思想没有直接外露,甚至有时艺术家在创作中也并不自觉意识到,它主要通过纯客观地描写对象(不论是人间事件,还是自然景物),终于传达出作家的思想、情感和主题思想”。此“无我之境”在宋代众多绘画作品中可以管而窥之,还有比比皆是的绘画理论著作,现举数例,以为佐证。

邓椿《画继》卷十中云:“徽宗建龙德宫成,命待诏图画宫中屏壁,皆极一时之选。上来幸,一无所称,独顾壶中殿前柱廊拱眼斜枝月季花。问画者为谁,实少年新进,上喜赐绯,褒锡甚宠。皆莫测其故,近侍尝请于上,上曰:“月季鲜有能画者,盖四时、朝暮、花、蕊、叶皆不同。此作春时日中者,无毫发差,故厚赏之。”

苏轼《苏轼文集》卷七十《书吴道子画后》中言:“画重于吴道子,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道子画人物,如灯取影,逆来顺往,旁见侧出,横斜平直,各相柔除,得自然之数,不差毫末。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所谓游刃余地,运斤成风,盖古今一人而已。”


(传) 北宋 赵佶 《听琴图》 绢本设色 147.2 cm×51.3cm 故宫博物院藏

借古开今 当代绘画精神释放

观宋人绘画可知,画家对自然物象穷尽其理,严谨求实,凝笃精神,常常是物我两忘、自由无羁的忘我精神状态。宋人对待写生是主体精神的高度集中,以心驰骋,心与物游,心灵完全释放;宋人非常重人品、重修养;宋人画宁静肃穆,没有一点燥气,作画时心平气和,静心滤照,胸有成竹。宋人搜书搜画,对物象刻画精工细致、巧妙,有笔有墨,技艺高超,观宋画,使人舒意、畅神。一苦心孤诣深入自然推易元吉。

而在“文化中国·览物澄怀——宋文华与美好生活探究”宋韵展览中我们发现了曹敬平的绘画,综观曹敬平作品,首先是作品格调清雅。中国绘画向来讲究意境与格调,而构成意境的必要条件是生动的气韵。画有生气、有节奏、有韵律感,便有了气韵。在他的绘画中能够看到画作背后蕴藏的精神和深远的意境。“含不尽之意于言外”,宛如诗一样,画外有不尽之意。

曹敬平作品 太行山——高家台 100×80CM 布面丙烯 2017

其次是曹敬平对生活的认知深刻。毫无疑问,师法自然是对认识生活最好的诠释。宋代范中立云“师古人不如师造化”,指出了以自然为师的重要性。写生首先要求画家必须博物穷理,积累涵养,而后反求于己,才能脱然贯通。可以看出,曹敬平的作品源于生活,以自然为师,野逸之气溢于画面。可用“活”、“脱”两字概之:活者,生动也。用意、用笔、用色,一一生动。脱者,笔笔醒透,则画与纸绢离,非笔墨跳脱之谓。跳脱仍是活意。

曹敬平作品镜湖雪180-138CM布面丙烯2012

再者是曹敬平笔墨表现语言的独特。笔墨是中国画语言系统的主干,始终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有时甚至凌驾于其他语言和整个艺术形式之上。在中国画中,笔墨不仅是构造画面形象的最基本元素,也是蕴藉与传达绘画意蕴的媒介。中国绘画强调刚柔虚实,明暗枯润,色墨方圆,向背浓淡……其中不乏玄学的“阴阳”观念。而曹敬平的丙烯作品,除了借鉴了中国画中的笔墨语言还将西方绘画中的油画语言加以深入,形成独有的笔墨精神。


曹敬平作品 秋暮100×80CM 布面丙烯 2017

曹敬平的绘画展现出非常强的“无我之境”,这与宋代绘画精神不谋而合,技法上一方面吸取文人画的技法,一方面又借助油画特性,展现现代材质的美感,在吸收传统文化的同时并不抱着古人的图式不放,而是将自己在所生活时代的所思所想在作品中体现出来,也即是使作品更具有“当代性”。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