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有限?这十个最佳国家馆威尼斯双年展中的“打卡之选”

douhongyi

2019-05-15 22:49:56

威尼斯双年展通常被称为“艺术世界的奥运会”。在这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国家纷纷涌向意大利,向人们展示本国最好的当代艺术作品,并为赢得令人垂涎的最佳国家馆金狮奖而竞争。今年约有90个国家参与威尼斯双年展,这一数字创历史新高。对大多数人来说,不可能一次全部看完全部90个展馆,因此artnet新闻在下面列出了我们选出的“最爱”,这些最棒的国家馆不容错过:

相关阅读:

无法亲临2019威尼斯双年展现场?我们为你准备了最全图集!(上篇)

无法亲临2019威尼斯双年展现场?我们为你准备了最全图集!(下篇)

请查收,这里有一份威尼斯双年展买家指南!


 立陶宛

《Sun & Sea(Marina)》,立陶宛国家馆在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的作品。图片:由Neon Realism提供

相关阅读:2019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揭晓:预示种族题材与气候变化的风向?

《Sun &Sea(Marina)》

艺术家:Rugilė Barzdžiukaitė, Vaiva Grainytė和Lina Lapelytė

策展人:Lucia Pietroiusti

地点:Marina Militare, Calle de la Celestia, Castello, 30122

立陶宛馆的作品的背景听起来很有噱头:这是一部以海滩为背景关于气候变化的歌剧作品。事实上,这是我所见过以气候变化为主题最低调的艺术作品之一,当人们站在阳台上观看,低头看到的是令人熟悉的画面:毛巾、沙滩椅和色彩鲜艳的泳衣。表演者们伸开四肢躺在海滩上,唱着他们平凡的假期和小烦恼。慢慢地,这个阳光明媚、属于沙滩海浪的节日掩盖了舞台外的腐朽。旅行者们讲述了火山爆发中断了空中旅行的故事,到乳白色大堡礁的潜水之旅,以及在春天般的天气里度过的圣诞节。这部作品之所以令人难以忘怀,是因为与大多数关于气候变化的艺术作品不同,它并没有试图用问题的严重性把人们击倒。相反,它通过呈现一个“没有太大不同的世界”让人们感到寒颤——在这个世界里,人们无所事事地坐在阳光下,而周围的一切都在腐烂。

—Julia Halperin

 

巴西

Barbara Wagner和Benjamin de Burca在威尼斯双年展巴西国家馆的作品《Swinguerra》(2019)中的图片

 《Swinguerra》

艺术家:Bárbara Wagner和Benjamin de Burca

策展人:Gabriel Pérez-Barreiro

地点:绿城花园展区

不笑着看这个国家馆是不可能的。艺术家Barbara Wagner和Benjamin de Burca的双频道视频装置将人们带入了充满活力的Swingueira舞蹈(这种舞蹈流行于巴西东北部城市累西腓市郊,在非专业人士看来,它是桑巴舞和电臀舞的混合体)的世界。这段通过与舞者们密切合作而拍摄的影像视频还成功地捕捉到了一场在废弃的室外篮球场上的常规训练。艺术家们捕捉舞者在跳舞的同时,还在场外用手机彼此对着拍摄,这让观众在他们音乐影像的幻想中不断出入其中。但这部作品也不全是在展示舞者闪闪发光的弹性纤维面料的。该作品的名称Swinguerra,是舞蹈风格与葡萄牙语里反战人士的结合。这些舞者(大多数是黑人和非二元性別者)也是一个在巴西社会政治辩论幕后的焦点。有人对此质疑他们在屏幕上自由移动的躯体是否有存在的权利。

—J.H.

 

土耳其

Inci Eviner的作品《We, Elsewhere》在威尼斯双年展土耳其国家馆作品。图片:由Julia Halperin提供

《We, Elsewhere》

艺术家:Inci Eviner

策展人:Zeynep Öz

地点:军械库展区

这个展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极具创造力的人脑。土耳其艺术家Inci Eviner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多媒体游乐场:人们在坡道上走来走去,然后进入小房间,在角落里可以看到投影在墙上的奇怪视频。那些视频看起来像象形文字的壁画,演员们像柔术演员一样在由不完整的椅子做成的雕塑丛林中移动。那些无法辨认的文本似乎包含着解开它的意义的钥匙——但你必须能理解该文本的字母表才行。Evine是一位能在各种各样的媒体中运用自己审美语言的艺术家。她的展馆就像是一家提供三种肉的高档餐厅——每一种都不同,但显然是同一种动物。观众在看完她的作品时会感到心满意足。

—J.H.

 

加纳

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期间,Lynette Yiadom-Boakye在Arsenal展区的展览现场图。图片:由Luca Zanon/Awakening/Getty Images提供

 《Ghana Freedom》

艺术家:Felicia Abban, John Akomfrah, El Anatsui, Ibrahim Mahama, Selasi Awusi Sosu和Lynette Yiadom-Boakye

策展人:Nana Oforiatta Ayim

地点:军械库展区

如果威尼斯双年展能颁发年度最佳新秀奖,加纳馆无疑会获奖。它的新空间——由建筑师大卫·阿德杰(David Adjayi)设计的一系列弯曲、连锁的房间——容纳了全明星阵容的作品,包括雕刻家埃尔·阿纳特苏(El Anatsui)设计的闪闪发光的瓶盖挂毯,约翰·阿科姆夫拉(John Akomfrah)制作的追溯西非暴力历史的视频,以及画家丽奈特·雅多姆-博阿凯(Lynette Yiadom-Boakye)创作的虚构主题的新肖像。虽然大多数艺术家并不为国际观众所熟悉,但展览也为大众提供了探索他们的艺术的机会。艺术家塞拉西·阿乌西·索苏安(Selasi Awusi Sosuan)制作的视频装置对加纳废弃的玻璃厂进行了追踪;而被认为是加纳第一位女性专业摄影师的费利西亚·阿班(Felicia abban)则以她的黑白肖像画引人瞩目。

—J.H.

 

法国

Laure Prouvost,《Deep See Blue Surrounding You / Vois Ce Bleu Profond Te Fondre》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法国馆的作品,2019年。© Giacomo Cosua

 《Deep See Blue Surrounding You / Vois Ce Bleu Profond Te Fondre》

艺术家:Laure Prouvost

策展人:Martha Kirszenbaum

地点:绿城花园展区

劳拉·普鲁沃斯特(Laure Prouvost)异想天开地“接管“了法国馆,她挖了一条通往附近英国馆的非法隧道。这位艺术家被选中代表法国,但并没有申请开凿隧道的许可,只是一直秘密地开凿着。这一行动本身的问题,使民族主义价值观在双年展这样的国际活动中变得模糊起来。这个国家馆的主要展品是一部延续人们对自我定义的严格定义的新电影作品。由于这件作品使很多观众获得共鸣,在预展周,排队等待的观众已经要等上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了。电影的语言在英语和法语之间来回转换,经常出现无意义的误译。参观者可以在章鱼软绵绵的肚子里观看这部电影——章鱼是一种没有骨头的生物,可以把自己挤进狭小的空间。由于这种动物越来越不依赖于传统的类别,选择它可能是对当代身份流动性的隐喻。

—Naomi Rea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馆的展览现场图。图片:由Andrej Vasilenko/CCA,Estonin提供

《Birth V – Hiand Bye》

艺术家:Kris Lemsalu

策展人:没有官方的策展人,只有Lemsalu提到他获得了Andrew Berardini, Tamara Luuk, Irene Campolmi和Sarah Lucas的思想上的帮助

地点:Giudecca island

Lemsalu的瓷质雕塑喷泉位于吉代卡岛上的一个偏僻的地方,那里非常值得乘坐蒸汽机车前往观摩。这座色彩斑斓的雕塑装置仿佛直接从原始的淤泥中迸发出来,像是对生命起源、诞生和自我创造的颂歌。这件作品坐落在一个正在施工的造船厂里,伴随着纽约艺术家基普·马龙(Kyp Malone)的萨满教音乐背景,以及在威尼斯采样的各种声音。这件装置中有很多“移植”的手和腿,以此获得投射到外部世界的自我感觉。一个拿着两个篮球(可能象征着运动员),另一个挥舞着手风琴(可能象征着音乐家),但是喷泉的反馈机制使所有的动作都呈循环妆——就像神话中的凤凰一样,这些生命从灰烬中重生、成长、死亡,直至再次重生。

—N.R.

 

比利时

《Mondo Cane》展览现场图。图片:由the artists and the Belgian Pavilion提供,由Nick Ash创作

《MONDO CANE》

艺术家:Jos de Gruyter和Harald Thys

策展人:Anne-Claire Schmitz

地点:绿城花园展区

比利时馆中的机械玩偶让人想起迪斯尼乐园“这是一个小世界”(It’s a Small World)游乐设施中的电子玩偶。那一系列旨在代表全球文化的角色,在现实中呈现出一种被粉饰的多样性。这个艺术家小组塑造的欧洲白人角色——其中一部分被关进了监狱,而另一部分则被困在执行过时任务的永恒循环中——让人回想起一个从未存在过的“旧欧洲理想”。这个理想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白人民族主义者的修辞和意象中,他们像疾病一样在欧洲大陆上不断推进(尽管陷入这种谬论的不只是欧洲)。该作品名为《Mondo Cane》,参考了1962年的一部意大利电影,旨在记录世界各地各种怪异而令人震惊的文化习俗。这部电影被称为“纪录片”,但实际上是用夸张的元素来加强其震撼效果。国家馆墙上是田园风光,增加了对不存在的过去的怀旧感,而中间的作品则是对这种虚假理想的黑色幽默式讽刺。

—N.R.

 

英国

Cathy Wilkes,《Untitled》(2019),威尼斯双年展英国馆展览现场图,2019。图片:由Cristiano Corte ©British Council拍摄,由Courtesy the Artist, The Modern Institute/Toby Webster Ltd, Glasgow and Xavier Hufkens,Brussels提供

《Untitled》

艺术家:Cathy Wilkes

策展人:Zoe Whitley

地点:绿城花园展区

在双年展的头一周,人们排起了长队,等着观看凯茜·威尔克斯(Cathy Wilkes)肃静的作品,这件作品在双年展开幕即获得了不少的关注,这证明了艺术界对英国当代艺术品味的信任。这件作品需要时间去体味,而且很难理解,因为威尔克斯拒绝让人们消化她的作品。近十年来,这位艺术家甚至不给她的作品命名,更不用说为观众提供任何文字解释。她对晦涩难懂的策展术语不感兴趣,也不愿对自己的作品提供概要。相反,她把自己的艺术控制权交给了观众,策展人佐伊·惠特利(Zoe Whitley)认为这是一种“慷慨和无私”的行为。

—N.R.


瑞士

Pauline Boudry和Renate Lorenz的作品《Moving Backwards》,第58届威尼斯国际双年展瑞士馆,2019年。图片:由Annik Wetter提供,courtesy the artists

《Moving Backwards》

艺术家:Pauline Boudry和Renate Lorenz

策展人:Charlotte Laubard

地点:绿城花园展区

瑞士是在双年展预展期间需要排队入场的几个国家之一。瑞士将自己的展馆变成了一个黑暗的夜总会,拉开亮片窗帘,可以看到波琳·布德里(Pauline Boudry)和雷纳特·洛伦茨(Renate Lorenz)的电影《Moving Backwards》。摄像机拍摄了五名舞者表演后现代舞蹈,其中包括实验性的舞步,影像偶尔还会被幕布打断。这对搭档自2007年以来就一直在合作,他们认为国际保守主义趋势的发展令人担忧,对酷儿群体也产生着负面影响。面对一个似乎一心要抹杀社会利益的社会,布德里和洛伦茨受到库尔德女游击队员的启发——她们在穿过雪山时,把鞋子向后穿,以此来欺骗敌人。《Moving Backwards》将真实的向后运动与时间倒转的镜头无缝地混合在一起,反映了这种混乱局面,并表明所有事情在进展的最后阶段还会有更多的的可能。

—Sarah Cascone


丹麦

Larissa Sansour,《In Vitro》,影片截图(2019),由Søren Lind导演。图片:由Lenka Rayn H.提供

《Heirloom》

艺术家:Larissa Sansour

策展人:Nat Muller

地点:绿城花园展区

丹麦馆一侧是个剧院,观众可以坐在那里观看拉里萨·桑苏尔(Larissa Sansour)的黑白科幻电影《In Vitro》。而在该馆的另一侧,一个宏伟不朽的黑色圆盘矗立在黑暗的房间里。这幅名为《A Monument for Lost Time》的作品出现在这段双通道视频中。这段视频中凝视着这片神秘的广袤土地的主角是“后世界末日故事”中的主人公。她在伯利恒城地下长大,从未见过太阳。现在,她准备在自己生活的社区中承担起领导角色,而从生态灾难中逃出来的社区创始人,现已成为一位老妇人,躺在自己的病床上。这部简单的道德剧对气候变化的危险发出警告,让人们对事实、小说和身份进行反思。这两个角色被人类生存的斗争压得喘不过气来,她们之间的对话因此而变得激烈。因为社区中的年轻女性都在封闭的环境中长大,所以她们质疑主人公的领导能力,毕竟她的很多知识都是二手的,都是基于那些记得灾难前生活的人的记忆。于是,她的处境加剧了她对生存的怀疑。但正如她的前任提醒她的那样,“我们都是在怀旧中长大的,我们自己的经历是要与别人告诉我们的融合在一起的。”


原创: artnet新闻 

文章来源: artnet报道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超越平面设计的“日本平面设计奖”

2018年度“日本平面设计奖”在日本颁布,此次设计大奖与往常一样主要分为三个奖项:龟仓雄策奖、JAGDA奖、JAGDA新人奖。这三个奖项的成立时间虽然各不相同,但奖项所追求的价值和高度却体现出了日本平面设计的整体综合水平。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9

韩国设计教育的发展战略及其对我国设计教育的启示

文章主要对韩国高校设计教育的发展历程、高校设计教育的课程体系、高校设计教育的教育机制等方面进行了研究,从中我们可以发现韩国高校在设计教育方面的特点。韩国教学模式的设计与应用更着重于学生的学习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12

“自救模式”中的建筑设计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真的什么都可以再循环?细看可持续设计的不可思议!

年复一年的地球日,会不会也像情人节、女王节、光棍节那样,成为提醒人们添购一件可持续设计的一日?然而你我都知道,仅一日的环保意识根本就不够。所以,在细看全球最不可思议的可持续设计的过程中,我们都指望能解答一道看似浅入深出的提问:“真的什么都可以再循环吗?”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张凡,将传统衍化成未来

>《衍异》 当下,不少首饰设计师几乎都在选择追逐“未来主义”的大潮流,盼望着可以瞬间烙上一个“前卫设计师”的印迹。而在一众玩弄现代、前卫、复古首饰的设计风潮中,首饰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沈厉:视觉的居所,情感的南山

一直漂在景德镇创作并生活的沈厉,对陶瓷工艺有着执念般的痴迷。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的沈厉曾当过三年大学教师,但出于对陶瓷的热爱,他还是辞掉了工作,在陶瓷创作的路上一往直前。他致力于将陶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林存真,将传统赋予新生

>“重生”系列作品 林存真,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她还是一名收藏爱好者,痴迷于那些带有岁月痕迹的老家什。她与奥运有着不解之缘,去年底,2022年北京冬奥会、冬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陈兴,从建筑到时装的转变

图左>清代山水古画 图右>根据古画古木山石元素设计3D打印首饰《桃花源》 陈兴是时装界少有的跨界设计师,“在建筑行业做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建筑设计并不能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CICICHEUNG:在当代艺术中诠释传统手工刺绣

> 云中君金色刺绣系列 “我们的产品和设计,一直以来,都始终是带着设计者本人对于中西方文化的理解,是有温度、有态度的作品,我们是东方的,也是世界的”,独立设计师品牌CICI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欧敏捷,未来时尚创造者

欧敏捷(Rico Manchit Au),国内最具影响力且最炙手可热的服装设计师之一,被誉为实力派极简主义设计师。欧敏捷在2016年被《人物》杂志评为年度“引燃改变者”之设计界唯一代表人物, 亦于同年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

吕越,时装的艺术

>《女红》 如果说,在中国,能有人像做艺术那样做衣服,第一个想到的人肯定是吕越。吕越集教授、设计师、艺术家、策展人为一身,她是中央美术学院时装设计专业的创建人,在服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

毛继鸿,文化是中国设计的核心

>“清韶”系列 1969年出生的毛继鸿,戴着圆形眼镜,乍眼看去,气质上更贴近艺术家而非商人。他一手创立的服装品牌“例外”, 随着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亮相国际,成为最大的赢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

Sheme:行走的艺术

>《鸳鸯·比翼》 不同的土壤滋养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文化产生不同的审美,但随着全球一体化的推进,关于审美的取向也在不断趋同化。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也依然有许多品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

用设计展现文化中国:设计中国 ·丹麦特展进入倒计时!

距离设计中国 ·丹麦特展开幕 还有 8 天! 欢迎大家关注设计中国 ·丹麦特展!  ·  · 用设计展现文化中国 艺术与设计杂志社社长、中国服饰报社总经理 钱竹 今年正值中丹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