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川:明理·重趣·好文·尚余,谈谈宋代美学和艺术

lijiangfeng

2019-05-17 17:01:22

王一川

教授、学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原院长

宋代军事软弱,但艺术伟大。史学家陈寅恪:“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今天探讨中华文化复兴,需重温宋代艺术之伟大。主要谈四点:明理、重趣、好文、尚余。

明理

宋代美学和艺术具有特殊的时代品格。汉代美学相对拙朴平实,魏晋美学自然脱俗,唐代美学开朗奔放,宋代美学呈现出明理品格。“明”由“日”“月”合成,指日月交辉而大放光明,原意为照亮。杜甫《月》:“四更山吐月,残夜水明楼。”

他拿文与可即文同的绘画举例说,文与可画的竹子、石头和枯木等之所以生动活泼,在于它深得其“理”。“必有明于理而深观之者,然后知余言之不妄。” 苏轼反复强调的“理”,是事物的自然本性或本真状态。与宋代理学家的“格物穷理”思想合拍。

马远   寒江独钓

宋诗的明理特点十分明显,表现诗人对事物蕴含的人生哲理的领悟和品评。宋诗不仅追求把人生哲理或事物本性照亮,而且让它们通过与日常生活事物、事件等的亲密接触,而充满活生生的或奇异的趣味,令人兴味盎然。这告诉人们,常情常理中蕴含奇异的趣味。这就需要看到宋代美学和艺术的与明理紧密相关的另一个特点:重趣。

重趣

宋代美学的另一特点在于重趣。重趣:推崇日常生活趣味。明理和重趣合起来表明宋代美学注重阐明理的审美价值和崇尚生活趣味。“趣”字从走从取,快步趋之,积极向前,必有所取。趣,显然是一种主动去求取的令人愉快的东西。重趣,就是指对令人愉快的东西的主动追求。

如果说,明理偏于对事物的本性的把握,那么,重趣则偏于对事物的令人好尚或喜爱特性的追求,可以说是对明理的一种必要的平衡术。宋人一面注重阐明事物的不偏不倚的庄正本性,一面又悉心探求事物的可偏可倚的奇异姿态,实现庄正与奇趣的交融。

宋代文人中重趣的实例很多:一是艺术品收藏在文人中形成风气。欧阳修收集大量石刻拓片,苏轼、米芾等也拥有丰富的艺术品收藏。二是起初不受待见的低俗文体词,在宋代成为文人士大夫竞相寄托其个体日常生活趣味的新文体,并向其推向文学的高峰境界,涌现出杰出词人李清照、欧阳修、苏轼、周邦彦、辛弃疾、秦观、柳永、陆游等。。如果说,宋诗长于明理,宋词就体现了重趣的特点。把严整的格律诗改造成为错落有致的长短句,本身就是“别趣”的呈现。三是宋代文人形成了书写专论去品评植物花卉的新风尚。欧阳修《洛阳牡丹记》开创以专论去品评花卉的新风。全文约2700余字,记叙洛阳城牡丹花品种、花名等风俗。“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重要的不是洛阳市民对牡丹花的热情,而是欧阳修等文人把鉴赏和品味牡丹花当成了生活中的一件要事。

郭熙    早春图轴

好文

好文,就是相等于今天说的喜好文艺。在经济和科技发达、物质文化生活丰富、科举制度日渐完善、文人集团扩大、市民阶层崛起、南北文化交融等背景下,宋代形成了好文的风气。不仅皇室嗜好和倡导文艺,而且朝廷还有奖励文艺的政策,设立翰林图画院,大量建筑物需要绘画装饰,收藏视觉艺术作品成为文人风尚。宫廷乐舞和市井文艺活跃,综合性的戏曲门类兴起,诗书画印合一成为视觉艺术的新潮流。

尚余

“余”:多出来、余留出来。尚余,是对余留的意蕴及其趣味的崇尚,如余兴、余意、余音、余韵、余风、余香及余味等。与唐人喜欢开拓境界不同,宋代文人喜欢艺术品的丰厚余意,认为这样的艺术品才是好的。

宋代堪称一个伟大时代,将中国艺术继魏晋风度、盛唐之音后推向又一高峰。重温宋代艺术美,可增强文化自信,为全球化时代中国艺术创新提供新启迪。在创造新的中国艺术高峰时,应多想想宋代艺术,它讲述什么才是中国艺术美……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