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展作品几乎售罄,哈兰·米勒究竟是谁?

douhongyi

2019-06-10 11:08:18


哈兰·米勒,2019年 Courtesy White Cube(Ollie Hammick)

近日,香港白立方呈献英国艺术家哈兰·米勒(Harland Miller)于香港的首次个展,展出作品涉及全新的绘画、创作草图及版画作品。时尚芭莎艺术独家对话哈兰·米勒,与各位读者一同探索艺术家的“文字”世界。

从阅读到创作

“我爱香港,我爱这里的人们,更重要的是我爱这里洋溢的氛围——我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面对记者的提问,刚刚抵达香港的哈兰·米勒(Harland Miller)还带着一丝兴奋,这是这位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的英国艺术家第一次来到香港。

哈兰·米勒《XXX》,布面油画,264.2×182.2cm,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Courtesy White Cube

2000年左右,哈兰·米勒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便已面世,他的作品带有极强的个人属性,这种属性托借于一个著名的书籍设计形式——企鹅图书的封面。在当时,哈兰·米勒显然创造了一种不可被复制的成功,而这项成功又太过惹眼,以至于差点为艺术家惹来官司。

哈兰·米勒《SO》,布面油画,264×182cm,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Courtesy White Cube

对企鹅图书封面的运用令哈兰·米勒行走于规则的边缘,再加上那些讽刺的短句,似乎为企鹅图书的形象带来了坏名声。

“我担心了很长时间”,艺术家此前接受《Christie’s》的采访时说道:“但我一直没有意识到当时新上任的CEO对这件事有着不同的看法。”当时的情况是,企鹅出版集团不仅没有将哈兰·米勒告上法庭,还邀请他为企鹅图书设计封面,而印有这些封面的图书将在全球售卖。

哈兰·米勒《Love Kicked Me Down (Where I Belong)》,布面油画,236.2×156.2cm,2012年 ©Harland Miller Courtesy White Cube

企鹅出版集团的助力为哈兰·米勒的事业增添了一份保障。作为英国最著名的图书出版公司,其企鹅标志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而哈兰的再创作将此具有复古意味的标识带入了当代艺术的范畴。

哈兰·米勒《Ignore All Alien Orders...Aldous Huxley》,布面油画,235×155cm,2013年 ©Harland Miller Courtesy White Cube

其实,选择企鹅平装书的封面形式对于哈兰·米勒来说并不是偶然。企鹅图书出版的初衷便是将昂贵的精装书籍成本压低,使知识能够为更多的人所用。简洁轻便的装帧、通过色彩区分题材的书籍设计几乎是英国人共同的记忆。

哈兰·米勒《Immediate Relief...Coming Soon》,布面油画,300×203×5cm,2017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George Darrell) Courtesy White Cube

哈兰·米勒《High On Hope》,布面油画,120×80cm,2015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Ben Westoby) Courtesy White Cube

上世纪90年代,当暂居巴黎的哈兰·米勒在二手书店看到熟悉的企鹅封面时,身在异乡的艺术家很难没有久违之感。他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书店里的二手企鹅图书,并带回工作室,开始了企鹅系列最初的尝试。


文字的力量

哈兰·米勒《Reverse Psychology Isn't Working》,布面油画,292×203×5.6cm,2017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George Darrell) Courtesy White Cube

在互联网中搜索哈兰·米勒的名字,几乎所有介绍的第一句都指向了他的双重身份——艺术家与作家。对于哈兰,思考从来就是图像与文本交融并行的,落实到艺术创作中,文字的存在感常常更胜一筹。

“One Bar Electric Memoir”展览现场,白立方伦敦,2017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George Darrell)Courtesy White Cube

哈兰·米勒花费了许多时间去创造自己的语汇——那些饱含着幽默与讽刺的惹眼句子。它们有些改编自俗语,有一些则引用自小说,这些短句被拆分、肢解,独立地出现在画面中央。

哈兰·米勒《I Am the One I've Been Waiting For》,布面油画,235×157cm,2013年 ©Harland Miller Courtesy White Cube

对于观众来说,吸引他们驻足的是阅读的欲望,每个人都会根据文字本身给出自己的解读。展览现场,有人笑出声,有人只觉得恼怒,这本身就是个性化的体验。

哈兰·米勒《LUV 2》,布面油画,264×182cm,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Courtesy White Cube

哈兰·米勒《ME》,纸上铅笔与油彩,51.5×43.5×4cm,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Courtesy White Cube

艺术家对文字的直接使用让解读也直白了一些,几何的形状自有其美感,不抢眼的色彩也让画作的重点落回了语义本身。哈兰·米勒作品的商业表现一直傲人,一定程度上归功于作品的强辨识度以及普及至每个观者的解释权。

哈兰·米勒《Love and Other Crimes Volume II》,木板油画,160×106×7.5cm,2012年©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Ben Westoby) Courtesy White Cube

对于大众文化的借用是,哈兰·米勒从学生时代起便惯用的手法。在采访中,哈兰常常回忆起自己的年轻岁月,当时被同学们看作艺术家的他承担着许多“服装订制”任务,追求群体认同感的年轻人喜欢将代表反叛文化的口号与图像印在T恤与牛仔夹克上。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的社群,却没有人能够说得清这些符号意味着什么。


“哈兰·米勒”展览现场,白立方香港,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Kitmin Lee)

哈兰·米勒作品中对流行文化的表现使他常被归类为波普艺术家,问及他个人的看法,哈兰坦言自己对这种形容很谨慎,他不认为自己可以被归类为任一主流的派别,“我的作品是所谓的‘高雅的’与‘低俗的’文化互相合作产生的。”

新启程

哈兰·米勒《Ace》,凸版印刷,168×119cm,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Courtesy White Cube

此次在香港的展览,哈兰·米勒带来的几乎全是2019年的新作。这组作品一改以往享负盛名的风格,企鹅图书的影子荡然无存。哈兰将注意力转回图像本身:巨大的英文字母在画面上交叠,字母间的空隙被巧妙地处理,色彩打破了线条的边际,饱和而浓厚地撑满了视域。

展览现场,白立方香港,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Kitmin Lee)

画面整体依然像一系列书籍封面设计,作者的名字被精心地勾勒,置于画面下方;硕大饱满的字母组成了值得玩味的词汇,观者需要循着视觉的指引依次拼出,才能获得一个确切的语义。

哈兰·米勒《BOSS》,布面油画,264×182cm,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Courtesy White Cube

对于艺术家而言,此次展览的作品指向了一个崭新叙事的开始。在矩形画布上,哈兰·米勒探索着英文字母的形式潜力,荧光色的线条与色块将故事的背景设置在一处现代场域,右下角衬线体的运用又将观者拉回了古典传统。

Q & A

BAZAAR:在这次展览的新作中,你只选择了单个单词来作为画面主要元素,如何选择这些词汇的?

哈兰·米勒:在新系列里,我处理单词的方式与此前处理文本的方式是一样的。新系列有所不同是因为这些单词不再以一种文学性的方式组合,我选择它们仅仅是因为单词本身。

系列中的第一幅画作是《UP》,这个单词本身暗示着画作的大小,也暗示了其对生活的态度。我希望世界能够以一种积极的方式被阅读。以及“Up”的反义词“Low”对我有特别的含义——《Low》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大卫·鲍伊的专辑。这就是我选择单词的方式之一,由一些不必为外人知道的因素决定。我希望人们与这些画作中的单词有着自己的联系。

哈兰·米勒《Up》,布面油画,264.4×182.5×5.4cm,2017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 (George Darrell) Courtesy White Cube

BAZAAR:词汇经过重组,前后遮叠,重叠部分的处理非常类似丝网印的效果。在你的新作中,形式感是否超越了文本本身的含义?

哈兰·米勒:丝网印与我的绘画有着密切关系。当我印刷的时候,我经常在完成整个作品前不断回看画面中呈现的不同层次。我很喜欢未调整过的颜色出现在印刷品底部的形态,我同样也喜欢那些丢弃的被视为不完美的色板,我常常将它们带回家在上面再做些文章。

事实上,画面底部出现的图层和那些排错队般的线条也是出自同理。我并非一定要将形式叠加到抽象中,我更倾向于将文本整合到作品里,这样文本与绘画就不会分离。

“One Bar Electric Memoir”展览现场,白立方伦敦,2017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George Darrell)Courtesy White Cube

“哈兰·米勒”展览现场,白立方香港,2019年 ©Harland Miller. Photo ©White Cube(Kitmin Lee)

BAZAAR:相较于以往“企鹅图书”作品里经典复古的字体,这次的风格更加现代,甚至还散发着科幻小说的气氛,这其中包括你对荧光色和视错觉的使用。你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哈兰·米勒:新作的确有一种科幻感。我现在正在回到二三十年前,我感兴趣的那些东西上面。当时我还在学校学习“标志书写”这门课,我们要手写经典字体。这门课使我对字体有了概念,我开始关注所有与古典风格相反的、悬挂在高处的商店牌匾,我很享受观看它们,不仅仅是作为标识,也是被它们内在的形态和创造它们的文化所吸引。

在这次展览的作品中,我把经典的字体和标新立异的字体放在了一起。当你试图将经典与现代胶着在一起,就会产生两极化的感觉,这也恰巧是一种新的阅读方式的基础——我希望文字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展现出来。

正在展出

展览:哈兰·米勒

时间:2019年5月31日-8月24日

地点:香港白立方


原创: 贾雨婧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