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因开发商“关门大吉”的美术馆给中国艺术界什么警示?

lijiangfeng

2019-06-10 11:15:21

洛杉矶市中心的Main美术馆的门面。图片:由the Main Museum提供

是什么原因导致一家美术馆——尤其是一个聘请了知名员工、委托进行了5300万美元重新设计、并信奉前瞻性使命的美术馆——关门大吉?

事件的主人公是Main美术馆,这家机构于2016年在洛杉矶市中心开放,是一个非营利性的当代艺术空间,并没有自己的馆藏。上个月,美术馆所在的建筑在新领导者ArtCenterDTLA的领导下重新开放了。Main美术馆的创始人、拥有周边多处房产的开发商汤姆·吉尔摩(Tom Gilmore)放弃了他之前对尖端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设想,并同意以每年1美元的价格将这栋建筑租给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事情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当Main博物馆首次开放时,吉尔摩说,他希望这座博物馆将是 “周边社区中的一个文化聚集地” 。但仅仅两年后,馆长和所有核心工作人员就都辞职了。


洛杉矶市中心Main美术馆的门面。图片:由the Main Museum提供

从外界来看,这个美术馆的突然关闭似乎很神秘。吉尔摩并没有对此发表评论——他的助手一月时说吉尔摩“将在下个月提供关于博物馆关闭的评论” ,然而,二月份吉尔摩又停止了对各种质询的回应。Main美术馆的创始董事艾利森·阿格斯滕(Allison Agsten)只给出了一个模糊的解释,她说 “我在这里没有看到为我和我最投入的工作铺展开的一条清晰道路”。

作为一个旨在提升市中心文化声望和在逐步士绅化的社区增加社会实践和公众参与的机构,Main美术馆的政治抱负和策展抱负从一开始就存在冲突。这个机构的失败揭示了由开发商和其他博物馆管理新手创建的艺术机构的所存在风险和潜在弊端——这些机构的动机不仅仅是支持艺术。

良好的开端


当这家美术馆的计划于2014年首次公开时,吉尔摩向Curbed LA透露,这家美术馆将是“过去40年市中心杰出艺术家的聚集地”,也将成为开发商数十年来为重振周边街区所作出的努力的巅峰之作。

Main美术馆的发展正处于洛杉矶艺术机构发展的黄金时期,尤其是那些由私人资金推动的艺术机构。亿万富翁埃里·布罗德(Eli Broad)的美术馆也接连在格兰德大道(Grand Avenue)以北开放(不过吉尔摩后来强调自己与布罗德不同,他告诉KCET电视台, “我不喜欢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建筑” )。豪瑟沃斯在2015年开放了美术馆级别的的艺术综合体,洛杉矶当代艺术研究所ICA LA也在2017年开张。


2018年6月8日,美国中部城市协会主席汤姆·吉尔摩(Tom Gilmore)出席洛杉矶直播活动,庆祝该协会成立10周年。图片:由Greg Doherty/Getty Images提供

吉尔摩是最早使用洛杉矶90年代末的适应性再利用条例(Adaptive Reuse Ordinance)来重建市中心建筑的开发商之一,他很早就把艺术融入了自己的房地产愿景。多年来,他一直把自己开发的大楼里的店面租给画廊。1999年,他开始用2750万美元贷款购买市中心的建筑,这笔贷款由此前停止的联邦再开发项目提供支持。


从未实现的Main美术馆效果图。图片:由Tom Wiscombe Architecture提供

保守主义者理查德·沙夫(Richard Schave)说:“没人能完全理解汤姆·吉尔摩(Tom Gilmore)是如何得到这笔大家都以为已经没了的联邦资金的。”但是,吉尔摩这种为了展现自己野心而扭曲现实的行径,这也成为了他神秘感的一部分。2001年,承包商弗兰克·甘韦尔(Frank Gamwell)以无薪劳工为由起诉开发商,他在接受《洛杉矶杂志》(Los Angeles Magazine)采访时表示:“为了让自己的神话继续下去,每个人都在献出自己的一点生命和金钱。”

到2005年左右,吉尔摩的这项投资“赌注”开始有了回报,他的三座大楼的一层都被画廊占据了。洛杉矶社区再开发局(Community Redevelopment Agency)的前副局长唐·斯皮瓦克(Don Spivak)表示,对吉尔摩来说,“像艺术步道、画廊街这样的项目是一种打造社区品牌的方式。”

进军美术馆


一旦一个街区有了高档餐厅、阁楼和画廊,没有什么比新建一座当代艺术博物馆更能凸显它的文化意义了。2015年3月,建筑师汤姆·威斯科姆(Tom Wiscombe)完成了该美术馆的建筑示意图。该建筑看起来像一艘宇宙飞船,侵入了部分历史悠久的银行建筑,像是在银行的上方盘旋着。Beta Main ——这个预装修空间的名字于2016年9月开放,空间内的展览项目由哈默博物馆(Hammer Museum)前公众参与策展人、博物馆馆长艾莉森·阿格斯滕(Allison Agsten)策划。


艺术家苏珊娜·莱西(Suzanne Lacey)在Main美术馆的艺术家驻留项目中进行创作

艺术家苏珊娜·莱西(Suzanne Lacey)和安德里亚·鲍尔斯(Andrea Bowers)为了一个名为“表演课”(Performance Lessons)的项目,在美术馆的办公室里住了十天。在此期间,莱西在向鲍尔斯教授表演艺术,并在空间里举办研讨会和讲座。“我敢说,这可能是一件里程碑式的作品,”阿格斯滕当时说。

这个项目在11月8日的选举之夜达到高潮。那晚早些时候,鲍尔斯乐观地把特朗普的小饰品挂在天花板上,但与会的艺术家们最后整夜含泪讨论如何应对特朗普的胜利。这个开头很好地总结了Main美术馆的命运:一个机构在向更激进的目标努力时,却受到环境的破坏。

两年后,阿格斯滕、副导演亚历克斯·卡普里奥蒂(Alex Capriotti)和策展人莫妮卡·罗德里格斯(Monica Rodriguez)一起辞职。2018年12月的几天里,就在这群人辞职之后,Main美术馆在Instagram上的个人简介上写着 “已被取消” ,这暗示了至少有一名在职员工在向这家机构主动挑衅。

当然,如果把这个故事变成一个开发商对博物馆经营管理失当的故事,那就会把这件事变得过于简单化。在艺术界,野心和对文化资本的向往往往会不成比例地影响实力较弱的艺术工作者和艺术家。

问题的加剧


那些在Main美术馆工作或与之共事的人(其中一些人要求匿名)讲述了该机构这样的一个情况:该机构的内部文化与其外部所宣称的愿景越来越不一致,融资情况和工作环境都充满了不确定性。

“我认为,很多人觉得美术馆的失败是由于汤姆的失约,以及艾利森后来对这个机构的掌控造成的,但这还不是全部,” 凯特·杨 (Cat Yang) 说,自2017年5月以来她一直出任Main美术馆的项目助理。在美术馆开放之前,杨就开始担任阿格斯滕和吉尔摩的助理,并了解了他们商讨的早期计划。 “他们的两个在愿景上有很多争议,因为他们对艺术本身也有不同的欣赏。汤姆喜爱的作品更具建筑风格,而艾利森喜爱的作品则更具现代感。”


图片:由Main Museum提供

从一开始,市长就表示有兴趣支持所有类型的市中心居民。其中一个名为“办公时间” (Office Hours)的项目特别邀请当地艺术家与阿格斯滕进行一对一会面。莫莉·C·孟(Molly C. Meng)在美术馆附近有一间画室。她补充说, “那种概念” ——画廊或美术馆与它们的邻居互动——“并不多见” 。

但Main美术馆的社区精神似乎与其内部文化格格不入。几天后,吉尔摩要求工作人员不要发表任何政治声明。2017年初,他还向所有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投票反对由居民组成的洛杉矶市中心居委会(Downtown Los Angeles Neighborhood Council)的下属组织贫民区居委(Skid Row Neighborhood Council)。2005年,开发商对学者伯纳德·E·哈考特(Bernard E. Harcourt)说:“在某种程度上,穷人、潜在的无家可归者或边缘人群的存在并不与健康的城市环境对立。”

解体与再造


接受artnet新闻采访的员工还批评了该博物馆对待员工和常驻艺术家的态度。一位常驻艺术家在意识到自己无法获得可持续的津贴后,早早地离开了这个项目。2017年5月,杨发现自己的职位被取消。此前不久,她表示自己公开反对当地艺术家受到的待遇,其中很多都是没有独立财力的其他族裔艺术家(Main美术馆在2017年7月宣布,该机构将为每位常驻艺术家提供一个工作室,每月1000美元)。杨还说,她在新职位签约之前的几天里,已经连续两周没有休息了。

金钱在很多方面被证明是一个主要的问题。尽管该博物馆在2016年聘请了一位发展顾问,但吉尔摩在2017年12月之前一直是主要的资助者。后来,据前工作人员说,吉尔莫尔完全停止了对博物馆的资助,因为他对博物馆没有合同责任(当被问及对这一决定有何评论时,吉尔摩通过助手说,他不在美国,也没有时间回复)。

阿格斯滕立即开始寻找大学合作伙伴,希望博物馆能像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哈默美术馆那样,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保护伞下运作。2018年5月,ArtCenter与Main美术馆宣布建立“探索性合作伙伴关系”。吉尔摩之前与Main美术馆并没有租赁合约,不过他最终同意与ArtCenter协商租赁事宜。

2017年Beta Main上的的莱昂纳德·佩尔蒂埃(Leonard Peltier)雕像。图片:由Main Museum提供

据报道,尽管阿格斯滕希望学校能选择支持美术馆的运营,但Main美术馆的展览最终于2018年5月结束。其中一件正在展出的作品是艺术家Rigo 23创作的一尊颇具传奇色彩的雕塑,刻画了被囚禁的美国原住民活动人士莱昂纳德·佩尔蒂埃(Leonard Peltier) 。此前,该作品由于遭到华盛顿特区的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的投诉,已被撤出展览。艺术家想把它重新安置在一个能代表某种公民和财政权力形式的机构中。

Rigo 23对自己的经历持圆滑的态度,但他承认,像这样的文化非营利组织“太容易受到超级富豪阴谋的影响”。他补充说:“我认为,我们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个人大于集体’模式的失败,不妨尝试其他类型的失败。”

ArtCenter已经成立了一个由教职员工和管理人员组成的委员会,决定学校将如何长期使用这个空间。不管他们设计了什么项目,这所学校已经有了资金和机构身份,因此这个中心在吉尔摩市中心的商业帝国中会比一个自称先进但未经检验的非营利组织稳妥的多。

凯特·杨现在把她的经历看作是更大问题的象征。“许多非营利艺术专业人士工作和生活都不稳定,” 她说,“这种不稳定是由大环境决定的,但他们拒绝解决甚至不承认这一点。”



文章来源:artnet新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无言的相遇:杰思敏·莉特和杰·柯彼的陶瓷艺术

“我创作的只是陶器。我并不热衷于将其列入陶瓷艺术或者瓷器雕塑的范畴,只是平实而简单的陶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8

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时代要有新作为:《求是》杂志到访《艺术与设计》调研交流改版事宜

根据中央要求,从2019年度起,《求是》杂志将全新改版,内容和形式都将呈现崭新面貌。为全面提高《求是》杂志的设计印刷质量,《求是》杂志社总编室相关负责人专程于11月30日到艺术与设计杂志社进行专题调研和学习交流。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12-01

留给美图的时间不多了

过去一周,美图(01357.HK)连跌5天。曾经近千亿市值公司,光环早已散去,上市两年,市值只剩下130多亿,美图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ShiYan 0评论 2018-12-03

2020年迪拜世博会,你不敢想的建筑,他们都要实现了!

迪拜成为世博会160年历史以来,首个来自中东的东道主!该消息也引起众多建筑界设计师的关注,都想一睹这土豪之国大手笔的操办。随着世博会最新展馆的公布,迪拜世博会完全可以譬喻是一场建筑的狂欢。
ShiYan 0评论 2018-12-04

5分钟看完艾滋病的前世今生,竟然不颤抖了!

友军请注意!前方全程高能!
ShiYan 0评论 2018-12-04

台湾是如何扶持青年艺术家的?

lijiangfeng 0评论 2018-12-04

真的发生了:欧洲多国暴乱!法国沦陷!巴黎成炼狱!超过7万人走上街头打砸抢烧!

这不是起义,而是暴乱。 真实的发生在2018年的12月。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
ShiYan 0评论 2018-12-05

全球最大时尚媒体巨头陷入巨大亏损!

由于数字媒体对纸媒的巨大冲击,近年来康泰纳仕实施了停刊、裁员、整合不同杂志等多项举措,但亏损仍在持续扩大。
ShiYan 0评论 2018-12-05

呵呵,我加拿大人凭什么给你缴税!

随着今年范冰冰“逃税门”事件,更多人开始关注起了这些万众追捧的明星的收入问题。近日,网上爆出消息,十七位当下一线的明星被广电约谈,TVB传出了这十七位明星的名单。
ShiYan 0评论 2018-12-07

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在杭成立

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6日在杭州成立,后将积极推动馆际合作交流,开展国内外合作交流。
ShiYan 0评论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