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魔幻现实主义?

douhongyi

2019-06-11 17:50:26


保罗·克利《They’re Biting》,纸上油画,31.1×23.5cm,1920年

1919-1933年,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的艺术实践对后世产生了难以估量的深远影响。今年恰逢魏玛共和国成立100周年,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以此为契机展出约70幅作品,邀观众探讨这一特殊历史时期德国艺术呈现出的颓废、荒诞、焦虑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

=========

▲「 何为魔幻现实主义?

一提到魔幻现实主义(magic realism),人们最先想到的可能是拉丁美洲的文学作品,诸如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创作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但其实这一概念最早是由德国艺术评论家弗朗茨·罗(Franz Roh),于1924年的一本评述表现派绘画作品的专著中提出的。

奥托·迪克斯《Portrait of the journalist Sylvia von Harden》,1926年

奥托·迪克斯《舞女肖像》

魔幻现实主义并非凭空而生,它与德国1919-1933年间的一段历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1919年7月1日,德国国民议会通过了《魏玛宪法》,正式宣告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共和国政体的成立。史学家将这一时期的德意志国称为魏玛共和国。

奥托·迪克斯《The Skat Players》,1920年

珍妮·玛蒙《艳舞女郎》

这个仅在历史上存在了14年的国家,从建立之初就面临着一战遗留的政治、社会等诸多尚未解决的问题。同时,1929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也为这个羸弱的新生政体带来沉重一击。1933年,虎视眈眈的纳粹党趁机夺权,随后希特勒的上台标志着魏玛共和国政权的解体。

奥托·迪克斯《To Beauty》,1922年

乔治·格罗兹《The Best Years of Their Lives》,1923年

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经由战争洗礼后的德国艺术家们用他们天生敏感的眼光,犀利地审视着动荡的社会。他们从未被美化的真实世界中提取素材,用作品无情地揭露繁荣表象掩盖下千疮百孔的社会现实。

乔治·格罗兹《Metropolis》,1917年

乔治·格罗兹《Café1》

魏玛时期,德国表现主义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艺术家们将现实中的痛苦与血腥、混乱与毁灭呈现在世人面前。作品中荒诞、怪异的画面仿佛是现实与幻想之间的游离状态,暗含着艺术家对于衰败社会的讽刺。因此,弗朗茨·罗提出的魔幻现实主义正是对这一时期焦虑不安的艺术家们独特的艺术语言的高度概括。

保罗·克利《A Young Lady’s Adventure》,1922年

=========

▲「 魏玛时期的魔幻与现实 

以奥托·迪克斯(Otto Dix)、乔治·格罗兹(George Grosz)、利伯特·伯克尔(Albert Birkle)、珍妮·玛蒙(Jeanne Mammen)为代表的艺术家们,在清醒地意识到社会变革带给人们的不安与恐慌后,不约而同地为作品注入了怪异的气氛。

乔治·格罗兹《Explosion》,1917年

乔治·格罗兹《Suicide》,1916年

这种荒诞与怪异源于当时德国社会所处的两种极端。一方面,弱势群体还沉浸在战争结束后的食物匮乏与残酷战争带来的恐怖与创伤之中;另一方面,大都市的权贵阶层却从动荡中捞取利益,他们沉迷享乐,用物质和情欲来掩盖内心的慌乱与缺失。

乔治·格罗兹《The Funeral》,布面油画,140×110cm,1917-1918年

乔治·格罗兹《Pigs》

亲身经历过一战的艺术家奥托·迪克斯曾说:“单有色彩和形式不能填补那正在消失的体验和兴奋感。我极为关心我的绘画是否可以完成对于这个时代的解释,因为我相信一幅画必须首先表达一种意义、一个主题。”

奥托·迪克斯《作为战神的自画像》,布面油画,105.4×120.6cm,1915年

奥托·迪克斯起初对战争充满雄心壮志,但随着战事的深入,他逐渐摆脱了先前幼稚的想法,清楚地认识到战争的冷酷与无情。任机枪手的他在战争中亲眼所见的鲜血、尸体与经历的暴行,成为他此后挥之不去的梦魇。因此,残酷的战争成为日后他作品中常见的题材。

奥托·迪克斯《Wounded Man》,1916年

奥托·迪克斯《Shock Troops Advance under Gas》,1924年

在作品《Shock Troops Advance under Gas》中,头戴毒气面罩的士兵手持武器、鬼魅般的身影以及僵直的体态,在黑色恐怖氛围的笼罩下令人不寒而栗。

奥托·迪克斯《战争 (三联画)》,1929-1931年

奥托·迪克斯所创作的战争系列作品没有丝毫掩饰,他将自己在战争中的亲身经历与亲眼目睹的惨状真实地展现出来。作品中透露着人性的缺失与士兵悲惨的命运,仿佛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直直地击中观者心底最敏感的角落。

奥托·迪克斯《Match Seller》,1920年

奥托·迪克斯《War Cripples》,1920年

不仅如此,战后的德国虽然摆脱了血腥与恐怖,但是社会中的阴暗面却依旧令人感到绝望。刚刚从战场上经历生死浩劫的伤残战士们并未得到社会的认可与尊重,他们仿佛再无利用价值的“废物”,在社会上苟延残喘。

奥托·迪克斯《Metropolis》,1928年

奥托·迪克斯《Metropolis》(中联)

此时,富人与权贵却极力回避战争带来的不安,他们无视这些战争中的牺牲品,开启享乐的奢靡生活。在迪克斯的三联作品《Metropolis》中,中联描绘的是上层社会纵情歌舞的热闹场景,两旁则是廉价浮华的妓女正在招揽客人以及沿街乞讨的伤残士兵。看似诡异冲突的场景却是当时堕落、迷茫的社会最为真实的写照。

奥托·迪克斯《在豹皮上斜倚的女人》,布面油画,68×98cm,1927年

与此同时,同样亲身历经一战以及战后混乱社会的画家乔治·格罗兹(George Grosz),也将血淋淋的社会现实搬到了画布之上。他用讽刺、挖苦的艺术语言揭露当时德国社会的黑暗面。

乔治·格罗兹《The Pillars of Society》,1926年

乔治·格罗兹《The Agitator》,1928年

格罗兹笔下的魏玛共和国充斥着受伤的士兵、肥胖的资本家、妓女,性犯罪和无尽的狂欢,作品中弥漫着绝望、仇恨和幻灭。

乔治·格罗兹《The Mirror of the Bourgeoisie》,1925年

乔治·格罗兹《Blood is the Best Sauce》,1919年

与上文提及的乔治·格罗兹和奥托·迪克斯不同,同时代的女性艺术家珍妮·玛蒙(Jeanne Mammen)则更为关注战后的解放与享乐主义。有别于男性艺术家笔下的妓女形象,她用独特的视角审视魏玛时期社会中迷茫的新女性,她们留着短发,游走于酒吧和咖啡厅。

珍妮·玛蒙《Two Women, Dancing》,1928年

正如奥托·迪克斯对自己的评价:“要么臭名昭著,要么流芳百世。”其实,该时期的艺术作品一直饱受争议。在希特勒上台后,纳粹更是将奥托·迪克斯等人的作品归为“颓废艺术”,同时销毁了部分反战作品。

珍妮·玛蒙《Carnival in Berlin, NIII》,1930年

1919-1933年,支离破碎的魏玛时期,对身处衰亡和新生的德国来说或许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但对于艺术来说,这却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时代。艺术家们多样的风格和不稳定的立场为后世的艺术发展带来了深远影响,他们也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和异于常人的胆量而名垂千古。


原创:李天伊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