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何以为家

douhongyi

2019-07-10 20:05:46

今天是2019年7月10日,早上天还没亮,北京顺义区的罗马湖国际艺术区开始实施拆除。

已经离开了罗马湖国际艺术区的艺术家们,第一时间从世界各地得知这一消息。朋友圈里传播的照片让人不免怀旧:这个一度热闹却又短命的艺术区的当年。


1

2014年,罗马湖国际艺术区迎来了第一批入驻的艺术家,在此之前长达两年的艺术区建设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任何建设纠纷。

据了解,大部分艺术家在签署租赁合同时,曾多方核实过园区的运营资格。他们再三审视后,与北京中投建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签订了罗马湖国际艺术园区工作室租赁合同,租期期限至2032年。部分艺术家变卖了房产与财产签署了工作室租赁协议,并一次性支付了时长近20年的房屋租金。

中国境内收藏欧美18、19世纪油画原作最多的康德美术馆成为第一批在此落户的业主。此后两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写实画派画家、旅美画家、收藏家等50余位艺术家纷纷入驻。来到这里的艺术家们,装修、改造房屋,不仅仅把它看做自己的工作室,也把它当做自己的家,生活居住于此。

2

走进罗马湖国际艺术区的正门,沿着道路直走到尽头,会看到一张写着“杜”字的小旗。木质栅栏围成的小院就是艺术家杜列设计的“杜公馆”。2017年,它被多家媒体评为最美民宿,杜列更喜欢把它称为“艺术民宿”。王小帅创作时会选择在这里一住半个月,左小祖咒还在他家做饭,顾长卫和蒋雯丽也常来这里做客。金马奖编剧导演胡波获奖作品《大象席地而坐》、东京电影节编剧导演周子阳获奖作品《老兽》两部剧本全都诞生于此。



历时4年,杜公馆设计完成,2层小别墅,面积大概500平米左右,室内设计主打做旧的风格,有种被风化、被腐蚀的感觉,融合了中式和欧式。杜列搭配了时空感的设计、做旧的家具、墙面震撼的作品,选择乾隆年间书法家杨周冕留下的匾、川剧高宠的戏服、设计师自己的肖像画等置于墙面。

杜列长期不在北京,他把房子拿来做成了民宿。

房子的设计装修都是杜列自己做的,前前后后花了3、4年时间才完工。民宿里的很多艺术品都是杜列偶然收藏的,也有朋友赠送。比如这件著名的行为作品:

现在这个民宿,连同杜列精心布置两年的室内的一切,都要成为被拆除的罗马区的一部分。它们要重新找到一个“家”。

当然,风险从来都存在。在百度知道上,关于罗马湖艺术区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这一类:“买罗马湖艺术区使用权30年的房子180万有问题吗?”回答也都很统一:“可能会被拆迁,因为手续不全,属于违章建筑。”

如今,拆除真的来了。之前的发生的一切,似乎不再重要。

 

3

康德美术馆是罗马湖的地标性建筑。

馆长康德先生从事艺术学习、创作、经营有近40年。当年在罗马湖艺术区未建好时,来此看望朋友,无意中看到了初具雏形的艺术园区,当下决定购买园区内最大的三个单元建立美术馆,“想要完成建立自己美术馆的夙愿”。

2017年7月22日,罗马湖康德美术馆正式向公众开放。推出“欧美古典绘画收藏展”首展,成为当时北京惟一一所常设西方绘画作品的展馆。美术馆常设陈列西方18、19世纪油画艺术作品,二楼是国内现当代油画艺术家的创作精品,包括美国著名画家,安德鲁•怀斯、米勒。

康德美术馆藏品,让-弗朗索瓦-米勒 《乡间的路》

康德美术馆收藏,安德鲁-怀斯《附属建筑》

康德先生布置的场馆迎来了大量的观赏者,他本人也居住于此,招待着每一位客人。


4

罗马湖国际艺术区从建成到现在,平稳地度过了5年时间。

一直在此工作的保安见证了艺术区络绎不绝的参观者,也见证了一个个工作室逐渐充满生活气息的过程。到处可见植物茂盛,花朵渐开,小猫小狗不时从胡同里穿过。2019年6月13日,此后保安每一天都能看到的,增加了政府各个部门的人。

2019年6月13日上午,艺术区被贴上了强制拆除公告。告知上写着“近期将对此违法建筑进行拆除,请各承租人予以理解、配合与支持。请您于2019年6月22日之前自上述违法建筑内搬离,2019年6月24日拆除。”

“经查北京中投建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违法建设了罗马湖西北侧二层框架结构房屋,总面积20877.33平方米。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属于违法建筑。”

另外一张公告上附上了违建者法人代表林晓东的执行裁定书。裁定称林晓东发生民间借贷纠纷,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且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北京中投建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和法人代表林晓东与租赁者所订立的合同无效。责令该公司自行拆除,如逾期未执行,相关部门将予以强行拆除。

6月24日,园区艺术家在告知强拆日期这天,聚集在一起等待着,希望提出自己的诉求。然而,那天安静的一如往常,预想中的“强拆”并没有发生。


没人知道这片艺术区还拆不拆,什么时候拆。停摆的艺术园区令艺术家们不得不陆续离开,他们有的去了别的省份,有的远走出国。一位为美术馆做清洁工作的阿姨,依旧留在这里,每天为园区浇花,她说自己被嘱咐“留下来看家,我也没有地方可去”。

在这段充满期待等待的日子里,我们为这片艺术区留下了最后的照片,也曾经期待这段“停滞”的时间能再长一点。

798作为北京地标型艺术区,租金成本逐年上升。需求的外溢,让向外辐射的新兴艺术区不断涌现,比如龙门艺术区、花场艺术区、后沙峪艺术区等不段出现。地价因素成为很多艺术家不断外迁的重要原因之一,远离北京城核心地区的罗马湖国际艺术区成为一部分艺术家综合考虑的选择。即便如此,这个考虑也成为了远未想到的不周全的方案。


艺术区的形成都离不开艺术家和画廊的集聚,这种自发聚集是一种自然的群落生态。这种发展模式,和城镇化进程恰恰是背离的。前者先聚人,后有房;后者是先规划,再盖房。规划改造、房租高企、艺术区本身商业化困局……这些纠缠了几十年的问题从来没有厘清过,以至于,每次分歧,都是在“被驱逐”和“强拆”的对立形象上出现和解决。

太和空间的画廊主贾廷峰是一位几十年前就在艺术市场打拼的老炮。昨天,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北京已经消失的艺术区:索家村、费家村、正阳、008,东营,奶子房,将府庄园,东坝,黑桥,环铁会馆,李桥.....正在消失的艺术区:环铁、罗马湖、张喜庄....即将消失的艺术区:没几个了....艺术家何以为家,我们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原创: 荐见 

文章来源:荐见美学堂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