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不用愁!直接拿去做艺术品就好

douhongyi

2019-07-11 19:48:49


约翰·张伯伦《Luna Luna Luna(In Memory of Elaine Chamberlain)》,1970年

要说最近什么话题风头最盛,那一定非垃圾分类莫属。这个问题不但迷惑了上海人的眼球,就连赴沪游客听闻后也打算返程回家……然而当垃圾“不幸”落入艺术家之手,它们会遭遇怎样的“不测”呢?

垃圾版“屠狮大会”,哪位前来赐教?

#1. 约翰·张伯伦 

面对垃圾,江湖之上谁不是“先杀之而后快”?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大师——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首当其冲。回想当年,张伯伦就是靠树林中的一台台报废车辆功成名就的。

约翰·张伯伦《Softened by Snow》,混合材料,58×100×56cm,2007年

这些本该回归可回收垃圾箱的铁皮,在艺术家冷血地折叠和缠绕后直接走进了各大美术馆、博物馆,开始了被观赏的一生。而面对垃圾的悲惨境遇,“凶手”张伯伦说到:“这些材料作为某种物质形态它是废弃的,但是它可以成为另外一种物质形态的生命源。”

约翰·张伯伦《Naughty(Netsuke)》,混合材料,50×52×21.3cm,1990年


#2. 阿尔曼 

以垃圾为原材料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似乎都对垃圾本人带有深深的“恨意”。约翰·张伯伦自不必说,阿尔曼(Arman)竟然也这样?作为法国当代艺术大师,也是少数在世时便被记入西方艺术史的名家,他对待垃圾可比容嬷嬷对待紫薇残忍多了。

阿尔曼《Êtres de neige》,混合材料,180×210cm,1987-1988年

在阿尔曼的艺术语言中,激烈的情绪是其创作时不可或缺的“调味料”,对原料的燃烧、切割、摔打更加是他充满个人意味的美学探索。而这些废旧颜料和二手防毒面具似乎也得益于这种“赶尽杀绝”式的创作,才无法与有害垃圾一家人团圆重聚。

阿尔曼《Home Sweet Home II》,混合材料,130×150×27cm,1960年 ©Arman Studio Archives


#3. 安东尼·葛姆雷 

正所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听说阿尔曼对垃圾最残忍?在雕塑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面前,不管是谁都会甘拜下风。

安东尼·葛姆雷《Waste Man(Prog no:42897)》画面静帧,2006年

2006年是个值得被所有人铭记的年份,因为这一年夏末有足足30吨垃圾被无情地焚烧。其中包含床、餐桌、椅子、钢琴、马桶盖等无数种不知该如何分类的垃圾。

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就是大名鼎鼎的英国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在这个被称作《Waste Man》的艺术企划中,简单地烧已无法满足葛姆雷创作的欲火,他一定要将垃圾搭作25米高的巨人再烧,而且一烧就是32分钟……


安东尼·葛姆雷《Waste Man(Prog no:42897)》画面静帧,2006年

这场痛彻心扉的大型“火葬”已过去很多年,但视频中这位垃圾巨人的“伟岸”形象却在熊熊烈焰中永远留在了众人的脑海里。


垃圾版“上天有好生之德”

#1. Thomas Dambo 

名家大师对待垃圾的残忍手段在一些艺术家看来实在不可借鉴,他们秉持着“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人生哲学放垃圾们一条生路。

Thomas Dambo《The Return of Hector El Protector》,混合材料,2014年

丹麦艺术家Thomas Dambo就是其中之一。他在目睹了垃圾们2006年的惨痛遭遇后决定不走葛姆雷的老路,反而对其施以“援手”。由此,这些四散的可回收垃圾——废弃木料经过拼接后便成了各地的“守护神 ”,静静地凝望着一方净土。

Thomas Dambo《Ben Chiller》,混合材料,2015年


#2. Micheal Reynolds 

除了Thomas Dambo,美国艺术家、建筑师Micheal Reynolds同样将二者的矛盾化干戈为玉帛。凭借他具有的独创性巧思,数以千万计的垃圾变成别墅拔地而起,为荒原添置了几处人文景观。

Micheal Reynolds《The Phoenix Earthship》

这些充满现代主义气息的垃圾建筑被艺术家命名为“大地之舟”(Earthship),它们仅仅依靠太阳能、风能等自然能量就能在荒野中持续“航行”。

Reynolds的这一善举不但从根本上化解了双方矛盾,每一艘大地之舟还兼有酒店的职能,为双方创造了可观的经济财富。

Micheal Reynolds《The Picuris Earthship》


#3. Vik Muniz 

用光影记录当下的艺术家比比皆是,那你见过用硬质废纸这种可回收垃圾记录美景的吗?巴西艺术家Vik Muniz结合蒙太奇手法为垃圾的“人生”再添可能。

Vik Muniz《Stonehenge》,混合材料,101.6×142.56cm,2015年

通过剪裁、粘贴等相对轻柔的手段,Muniz将这些百无一用的废纸组合成一幅幅巨大的艺术作品。尽管手法还算人性化,可是这种耗时费工的创作似乎并未感动垃圾本圾,它们甚至在为粘着剂的刺鼻气味而怨声载道。

Vik Muniz《Eiffel Tower》,混合材料,101.6×151.63cm,2015年

而这时Muniz终于发话了:“你们最好给我安静一点,不然我就送你们去见张伯伦和阿尔曼……”


#4. Zayd Menk 

人类有多少种需求,就会产出多少种垃圾。科技在改变世界的同时,废旧电子垃圾的国度也逐渐兴起。而且这些有害垃圾正试图一步步控制我们的水源和土地。

Zayd Menk《Manhattan》

面对这种紧张局势,津巴布韦的年轻艺术家Zayd Menk率先进谏,申请与对方求和。他运用废旧电子元件、电路板等材料创造出一组迷你版曼哈顿实景。不知道电子垃圾们看到此种略带隐喻意味的创作后,会不会放缓侵吞人类世界的步伐呢?

Zayd Menk《Manhattan》


#5. Kate Kato 

无论人与垃圾间的矛盾有多尖锐,总有人怀揣着初春般的暖意以自己的方式做着些什么。英国艺术家Kate Kato就是这样的人。

Kate Kato《Seasonal Study》,混合材料,60×80cm,2018年

面对垃圾,她没有以极端暴力的方式加以对抗,反而以孩童般的天真视角将其看做自然界的生灵,并像圣母那样关爱垂怜每一张“误入歧途”的废纸。经过Kato的“度化”,它们变成了“鲜活的花草鱼虫”,而本就来自于自然的废纸(树木)或许此时才找到了真正的归宿。

Kate Kato《The Orders of Insects》,混合材料,60×60cm,2018年


#6. Ruby Silvious 

“普度”垃圾有时是力气活,像安东尼·葛姆雷那样,有时却是个需要耐心的技术活。365天每日坚持用茶包创作并获得国际认可,这种事可能只有菲律宾艺术家Ruby Silvious才做得到。

Ruby Silvious茶包系列作品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battle中,Silvious却选择与干垃圾合作。她将用后自带颜色的茶包洗净晾干,并根据当日心情绘制、拼凑出不同的生活点滴。如此一来,垃圾不用遭受苦难,艺术家还名声鹊起,真是一个双赢的圆满结局。

Ruby Silvious茶包系列作品


#7. Chris Jordan 

接下来这位艺术家可以说是最具菩萨心肠的一位了,因为他既没有焚烧,也没有挤压,而是仅仅将垃圾摆放到了一起。远观这幅作品似乎感受不到什么异样,但当你拉近与它的距离时便会发现……

Chris Jordan《Venus》,混合材料,152.4×261.6cm;243.8×396.2cm,2011年

Chris Jordan《Venus》作品细节

整幅作品是由24万个塑料袋组合而成,而这个数字竟仅仅是全世界每10秒所消耗的塑料袋数量。你也许会被这个数字吓到,甚至还会产生怀疑,但真相恰恰就是如此。据《人民日报》报道,仅在2013年北京每天所产生的生活垃圾就有2.16万吨之多。

Chris Jordan《Gyre II》,废旧打火机,111.7×142.3cm;152.4×193cm,2011年

面对如此严峻的问题,艺术家或转行当“凶手”,或出家做“菩萨”,每个人都竭尽一己之力试图转化矛盾。而平凡生活中的你面对垃圾有什么变废为宝的小妙招呢?


原创:赵子琛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