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看不懂的设计……你想不到的,不敢想的,都来了

douhongyi

2019-08-05 19:01:30

设计,就是要出其不意?

都说建筑设计圈不好混,建筑计师以其超前专业的眼光,以及丰富的想象力,绞尽脑汁地会刷新你对建筑的认知。

设计嘛,就是要出其不意,由于计师眼光超前,就导致很多人根本看不懂,小编也一样,下面请顶住我们的呼吸。

先来看看世博会上超前于时代独特创意的各个展馆,


你想不到的,你不敢想的,他们都来了。。。

2020年加拿大世博会的方案,名为“Portal”,该展馆旨在创造一个“诱人的建筑,以邀请融入加拿大的形象。”

参观者可体验多样化的社会框架,使加拿大成为世界的典范,利用数据收集和人工智能来协调该国的多样化人口,其重新作为人工智能生成的晶体交互式云。

展馆被设想为多孔云,庇护展览馆和半公共空间。晶体树枝状几乎完全由计算产生,具有代表加拿大文化多样性的开放性。由此产生的云状形态“描述了一片充满无限机遇的土地,其居民的梦想被实时数字投影到上面。”

2020年迪拜世博会韩国馆,其主题是“流动性”,它被定义为一个新的空间,通过在空间和向新区域的隔离/扩张之间的移动创造可能性。

新流动性所定义的流线不是线性的,而是区域之间同时发生的活动。

这是nooyoon提出的2020年世博会韩国馆的方案,提供了一个物理和虚拟的空间。作为一个物理空间,盒子向四面八方膨胀。这反映了物理空间无法适应信息的指数扩展。在这种物理增长的极限,物理空间扩展为虚拟空间。

(真是不求爆款,只求爆眼!!)

这是屡获殊荣的英国艺术家和舞台设计师 Es Devlin设计的2020年迪拜世博会英国馆——浪漫的“诗亭(Poem Pavilion)”。这个锥形展馆高20米,其以发光的LED外观以及照亮的迷宫为特色,旨在突出了英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专业知识。

(靠设计吃饭的就是厉害!)

展馆由一排从中心发散的板条组成。板条形成一个圆形立面,LED 中点亮的诗歌将在立面上滚动。更特别的是,这些诗歌都是由人工智能写成的。

构想没有限制,尤其是设计师的构想,现代技术和可用材料的快速发展,使得设计师的思维更加开阔,不得不感叹这些设计师的脑洞~~~

看了几个独具创意的世博会建筑之后,再来看看其他建筑。

这是法国当代著名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设计从“沙漠玫瑰”的自然现象汲取灵感。

该建筑由大型不同直径和不同曲率的球面联锁圆盘堆砌而成,就像散落一地的花瓣。其中 “垂直”状的圆盘构成了建筑的支撑,并将水平荷载转移到基座上。与外部一样,内部也是由相互连接的圆盘构成,形成一道壮丽的景观。

它从地下冒出来并与大地融合在一起,悬挑结构创造出的阴影让游客可以在室外散步,同时也能够保护室内免受炽热阳光的伤害,沙色混凝土包层使其与当地环境和谐地融为一体。

让·努维尔表示:'将沙漠玫瑰作为设计的基础是一个非常超前的想法,甚至是乌托邦的想法。建造一座巨型曲面的圆盘,交错和悬臂结构的建筑 - 我们面对巨大的技术挑战。这座建筑采用超前的技术,和卡塔尔一样。因此,它创造了一种融合建筑、空间和感官的独一无二的体验。”

这是阿根廷门多萨街区的中心地带的一栋住宅楼,建筑师们的目标是建造一座著名的高品质建筑,这座建筑以其苗条的形态和优雅而闻名。

(简直堪称为住宅设计的“野兽派”!!~~)

它力求通过其功能性和高效的室内设计,提供类似于门多萨传统住宅的体验,门多萨的传统住宅拥有丰富的天井、露台、花园、独特的山景和城市景观。

塔楼的野兽派的形式几何是在四个轴上构思的,这使结构更加丰富,更多的功能空间接受自然阳光。除此之外,这些形式使建筑能够自然通风,并可以交叉通风。

这是一个26英尺高的云朵状装置,名为“梦想之柱”,是一个轻质结构的地标性展馆。其开放式的空间体量看似是由空气填充而成的,实则是由一个连续的超薄铝制结构表皮围合并支撑起来的。

该装置的表皮共有两层,拥有迷宫般的独特形式,在天篷较为宽敞的位置设置一系列开口,并在双曲率表皮的接缝处、或是双曲率表皮分化为九个空心柱的位置逐渐收缩。

展览空间的白色外表皮隐藏了其内部丰富的颜色。内部的蓝色透过白色外表皮上的开口显露出来。

(不管喜欢不喜欢,但确实是有创意,而且很是用心。)

这是被称为“Vessel ”的纽约公共景观项目,造型迥异如迷宫,由154个首位相连的楼梯组成,可以攀爬。

“这个理念灵感来自印度阶梯井的形式,一个将井下的人通过上千级台阶引向地面的方式。”

该项目极其复杂的对称性被描述为更像一座桥而不是一座建筑,原始钢结构直接裸露让建筑具有透明性和完整性,楼梯下面采用深铜色金属包覆,凸显形状并与周围建筑区分。

项目创造一个充满乐趣的全新社交场所,鼓励人们参与其中,同时提供一种既外向又内向的空间体验。

这是一个设计理念超赞的建筑,由藤本壮介设计的 “白树” (L'Arbre Blanc),概念很简单就是把一颗树的形态变成一栋建筑。

概念设计:树的形态变成一栋建筑▽

整个建筑高56米,共17层,120户家庭朝向各不相同,客户可以根据个人情况选择,起居室尽量大地面向阳台,符合当地的生活习惯。

这些“疯狂”的阳台就像是密密麻麻生长在树木的枝条。


这是由OMA设计的金字塔形综合体 - “杭州光棱”,设计将现代感融入周围自然景观的美之中。占地50,000平方米的棱镜由两个穿过建筑围护结构的倾斜切割形成,创造了拥有优雅美景的露台阁楼。

“杭州光棱”高耸入云,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古语致敬。棱镜与相邻的35,000平方米的住宅大楼相辅相成,在立面上反映出三棱镜的几何形体。



最后来看看最爱放大招的迪拜,盖了栋会跳舞的大楼。

这栋会旋转的大厦约420米、80层,包含办公,住宿以及酒店等功能,是世界首个4D建筑,每一层楼都能以不同速度360度旋转。

设计师越来越厉害了,所谓设计,也许真的就是这样。设计不是一般人能看懂的!这些你看不懂的设计,都需要透过建筑去思考背后的深意。


作者:搜建筑

文章来源: ABBS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