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卡哇伊”究竟是什么?

douhongyi

2019-08-11 19:28:02


村上隆《Yoshiko and the Creatures from Planet 66》,胶版印刷,58.4×99.1cm,2006年 © Takashi Murakami

若谈及日本最炙手可热的现代文化,“卡哇伊”一定有着极大的话语权。它作为一种审美倾向根植于本国传统的美学趣味,但又与主流之“物哀”、“诧寂”有着明显区别。时尚芭莎艺术今天带你走入“卡哇伊”的多彩世界,寻求可爱背后那鲜为人知的“神话物语”。

想必对于如今已经在“奔三”、“奔四”路上的80、90后来说,日本动漫无疑在其年幼时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不管是哆啦A梦头顶的竹蜻蜓,还是水冰月经典变装桥段后标志性的“代表月亮消灭你”,无论哪个都在这代人心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

宫崎骏《风之谷》(風の谷のナウシカ),1984年

其实,这种长有圆圆脸、大大眼睛的卡哇伊人物在当时不但俘获了年轻孩童的一众芳心,它们更是走上国际,在不同文化语境下彰显着自身的独特魅力。


宫崎骏《天空之城》(天空の城ラピュタ),1986年

譬如在1987年,宫崎骏的作品《风之谷》和《天空之城》便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中大放异彩。随后于2002年,《千与千寻》更是一举夺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并荣膺第76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桂冠。

宫崎骏《千与千寻》(千と千尋の神隠し),2001年

除此之外,由于此前日本知名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利用其独具特色的作品,在艺术界掀起了一场“卡哇伊”革命。所以在2003年,顶级奢饰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便与其联手,创造了令所有少女都趋之若鹜的全新标识——SuperFlat Monogram(超扁平印花)。

村上隆与Louis Vuitton合作的联名图案

种种现象都意味着,此种被西方译为“Cutism”的卡哇伊风潮正在形成一种全新的美学概念——“卡哇伊主义”。之后,随着村上隆《幼稚力宣言》的发表,让我们不禁好奇,卡哇伊美学的竞争力究竟在何处?现代社会中,“幼稚力”又将如何重塑市场?


《千与千寻》中充满“卡哇伊”形象的电影画面

“卡哇伊”の前世今生

如今,“卡哇伊”美学风靡全球,它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代代少男少女的生活方式。不过你可知道,“卡哇伊”这种强劲的感染力并非空穴来风,它恰恰根植于日本传统审美趣味,与其古老的民族文化紧密相连。

村上隆《Kaikai Kiki News》,2002年 ©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Courtesy of Gagosian.

村上隆《Field of Flowers》,2019年 ©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Courtesy of Gagosian.

在古代日本,当时人们表达“可爱”之意用到的词汇,其实并非“かわいい”(Kawaii),而是用如今表达“美丽”之意的“うつくし”(Utsukushi),汉字写作“美し”一词来表达。这一点从日本平安时代(公元794-1185年)女作家清少纳言的《枕草子》中便可获悉一二。

可爱的(美し)东西是画在甜瓜上的幼儿的脸,

 学小老鼠吱吱叫的小麻雀一跳一跳走来的样子;

 …… 

留着沙弥发的小儿,

头发落到眼睛上了也并不扶开。

 只是微微侧着头去看东西,

这也是很可爱的(美し)。

——《枕草子》

村上隆《Flower Ball》,石版印刷,71×71cm,2013年 © Takashi Murakami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清少纳言的文章中,所举例以证可爱的事物都是幼小的、天真无邪的。并且,她自始至终将其视作文章的焦点,且没有以强大者自居的成人所惯有的傲慢态度。

此种对稚小的疼爱与呵护正是日本人对于美的另一种解读,而这一点也从侧面证明了在日本传统文化深处,“美丽”与“可爱”是同宗同源、一脉相承的。

村上隆《Melting DOB C》,板上油画,100.3×100.3cm,1962年 © Takashi Murakami

除此之外,让我们将视线转回“卡哇伊”一词。众所周知,古代中国对日本文化后期的形成和塑造有着不容置疑的影响力,语言文字的假借便能很好地加以佐证。

而“卡哇伊”(かわいい)则不同于日语中假借中文的汉字词,它其实是由古日语——“かわゆい”蜕变而来的日本原有词汇,即“和语词”。这一点则更加印证了日本确实是此种以幼小、可爱为美的审美趣味的策源地。

村上隆《Skulls and Flowers》(部分),纸上胶板印刷,70.8×51.1cm,2016年 © Takashi Murakami

时至今日,“卡哇伊”能有这如此强大的影响力是与日本社会的时代背景分不开的。首先,日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处于经济高度发达时期,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直接促使更多女性投入到了社会生产中,进而提高了女性的社会地位与经济实力。

村上隆《Klein’s Pot B》,纸上胶板印刷 © Galerie Perrotin

其次,物质和经济的繁荣促使她们对少年时光有了更多的留恋,并且更愿意将自己滞留于孩童与成人的交界地带,沉浸在那种无忧无虑、青春洋溢的少女语境下。假以时日后,便逐渐形成了一种全新的文化潮流。

村上隆《Homage to Francis Bacon(Study of George Dyer)》,纸上胶板印刷,69.8×69.8cm,2003年 © Takashi Murakami

除此之外,上世纪60-80年代恰好处于西方“性解放”(Sexual Liberation)运动时期。而近代一直以西方为模本进行学习的日本人在这一情况下,自身的家族观念与性观念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其中,性经验的有无不再是衡量一名女性是否是少女的标尺,这个变化直接促进了少女身份在时间维度上的延长。

村上隆作品局部

所以,以“少女感”、“孩子气”为特征的“卡哇伊”成为了超越贫富、阶级、年龄差异的日本当代女性所共同追求的审美导向。

而文化方面,随着女性地位的提高,她们在消费和时尚方面的主导优势日益显著,作为消费先锋的她们甚至开始影响日本的大众文化,并将“卡哇伊”推向了时代前端。这时,男性便成了此种审美热潮的附庸,并在文化生活中与女性一同推进它繁荣向前。

Javier Calleja《Take It All》,布面油画,162×195cm,2019年

Javier Calleja《Don't be Bad》,布面油画,195×162cm,2019年 © Nanzuka

这种风潮在后期逐渐西传到了韩国、中国,使得充满“卡哇伊”气质的偶像团体层出不穷。如今,此种审美倾向甚至横跨太平洋,走向了向来以成熟、性感为美的北美地区。所以,“卡哇伊”早已不仅是日本国内的美丽代指,它已然成为全球范围内的“美丽风向标”。

“卡哇伊”——后现代主义的非主流审美

与日本主流的传统审美不同,“卡哇伊”在现代语境中一直与“物哀”、“诧寂”有着相当大的区别。甚至可以将它看做一种“后现代主义的非主流审美”。

Javier Calleja《Never too high》,纸上彩绘,58×33.5cm,2018年

Javier Calleja《Line Boy》,纸上彩绘,10×10cm,2018年

一般来说,后现代主义最为显著的特征便是它反对主流、反对二元对立、反对精英的立场和论调。而之所以将“卡哇伊”归类于后现代主义的目录中,也正是因为二者在美学要求方面完美契合。

奈良美智《Looking for Treasure》,布面油画,119.8×109.6cm,1995年

正如上文所讲,“卡哇伊”是超越了日本原有社会中的财富、年龄与阶级的文化流派。它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后现代社会中的某些群体对权威的消解、对主流价值和精英文化的解构。除此之外,其暗含的商品逻辑同样为大众带来了独特的审美体验——以个人情趣为价值模型的美学观念,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日本国民的“中流意识”。

奈良美智《Thinking pinky》,布面油画,198×193cm,2008年

所以,村上隆在2003年发表的《幼稚力宣言》中便强调了“卡哇伊”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性:“当今世界,儿童是高度的成人化;而成人,是高度的儿童化。幼稚,是一种力量,是一种市场。”

奈良美智《Beh!》,2003年

由此看来,“卡哇伊”文化及其艺术产品的风靡与它深藏的底层逻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众性、娱乐性、畅销性……而如何将自己塑造为受人喜爱的“卡哇伊”男孩、女孩呢?以下几点一定要融汇贯通。

奈良美智《Cosmic Girl,Eyes Open&Eyes Closed》,胶版印刷,各50.8×71.12cm,2008年

如何变得“卡哇伊”?

山田尚子《玉子市场》(たまこまーけっと),2013年


NO.1 要小

对于想要完成向“卡哇伊”转变的人来说,使自己具有“小”的特点是关键。物理层面上的小是“卡哇伊”的第一步,例如身高相对较矮的女生大多会给人留以小巧、可爱的印象。除此之外,更深层的是要让他人从心理层面对你产生“小”的错觉,而在行为中暴露缺点和漏洞便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三角头《干物妹!小埋》(干物妹! うまるちゃん),2013-2017年


NO.2 要幼稚

物理层面和行为层面上的“小”只能为你的“卡哇伊”塑造外在形象,而真正能让人产生保护欲的则在于内在幼稚力的推动。首先是年龄上的幼稚,随着年龄的增长,双颊羞红的场合也会变得越来越少,而这种多见于孩童的腼腆恰恰会令人感到“卡哇伊”。

Magica Quartet《魔法少女小圆》(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2011年

其次,经验的缺乏同样会给人留下幼稚的印象。当一个人在行为中表现出笨拙之态时,通常会激发出他人“帮他一把”的心理,而“帮他一把”恰恰是保护的另一种呈现方式。除此之外,有一个胖嘟嘟的圆润外形也会为你的幼稚形象大大加分。


Magica Quartet《魔法少女小圆》(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2011年


NO.3 要撒娇

撒娇可以说是一个原汁原味的东方词汇。例如在日语中,表示撒娇的词汇“甘え”(Amae)同时具备“撒娇”和“依赖性”两个特点。

无论是幼儿向家长撒娇,还是情侣间的相互娇宠都会令人感到“卡哇伊”。然而你却很难在英语中找到恰如其分的单词与之对应,想必这一点也和各国自身的文化背景相关。

竹宫悠由子《龙与虎》(とらドラ!),2006-2009年


NO.4 要色彩

什么色彩才是“卡哇伊”色,其实没有定论。不过相较于冷冰冰的蓝色、黑色来说,缓和的暖色和缤纷的彩色更容易在心理上拉近与对方的距离。从饱和度方面看来,饱和度较低的色彩会避免荧光色锐利的“尖刺”,从而给人以“卡哇伊”的舒缓视觉感受。

竹宫悠由子《龙与虎》(とらドラ!),2006-2009年

总而言之,了解如何成为一位“卡哇伊”的人便是了解“卡哇伊”美学的特点。它最致命的“杀手锏”其实是通过示弱来激发对方的同情与怜爱。而这种自发的对弱者的“保护欲”则是跨越国籍与文化,为所有人共享的情感。

三角头《干物妹!小埋》(干物妹! うまるちゃん),2013-2017年

所以,“卡哇伊”美学既能与少女、孩童的生活产生共鸣,还可以与所谓的强者产生情感上的交互,以至于它在无形中“吸粉无数”,想必这一点便是它广受欢迎的根本原因。


原创: 赵子琛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