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派艺术是什么?

douhongyi

2019-08-12 20:00:58


Pieter Claesz《Vanitas still life》,Oil on panel,41.2×61cm,1632年

要在画作中表现虚无,人们最先想到的可能是看起来空旷的画面。然而在艺术史上有这么一种Vanitas艺术风格,画面中充满头骨、钟表、书籍......在看似丰富美好的景象中提醒人们:在死亡面前,一切都会消逝。今天,时尚芭莎艺术就为大家介绍一下“虚空派”的绘画。


=========

▲「 何为虚空派?

Willem Claesz. Heda《Stilleven met oesters, roemer, citroen en een zilveren pronkschaal.》,43×57cm,1634年

“虚空派(Vanitas)”是一种艺术风格,源于拉丁语“Vanitas”,意味着空虚、松散、无意义的生活和转瞬即逝的虚荣。其中心思想是财富、美貌、学识等在人的彻底死亡后都将消逝。Vanitas这个词有音译为“瓦尼塔斯”,也有意译为“劝世静物画”,但最常用的翻译还是“虚空派”。

Vanitas Still Life Painting,1660年

Vanitas在各个时代均有衍生,在中世纪的墓葬艺术中较为常见,并多以雕塑的形式出现。但与之关联最大的是北欧弗兰德斯的静物画及16、17世纪的荷兰艺术风格。

David Bailly《Vanitas with Portrait Netherlands》,oil on canvas,95×116cm

Vanitas by Harmen Steenwijck

不同于以风景、人物为主的画作,静物画中没有情节和建筑,只能描绘摆放着的物件。而16、17世纪的荷兰贸易发达、资本积累迅速、艺术品流通快,静物画作为流行趋势有着大量“粉丝”。

David Bailly《Self-portrait With Vanitas Symbols》,oil on panel,1651年

Harmen Steenwijck《Still life with a dead hare and duck, fish, vegetables and an earthenware flagon, on a draped table》

在这种背景下,荷兰画家将静物画画出了“花”。艺术家在静物画中加入了象征着死亡的骷髅等物品,以此传达对于生命交替、时间流转、欢愉易散等问题的思考。他们在画作中注满了悲观情绪,将静物与死亡联系在一起: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有的画作甚至直接被命名为“虚无”。

Pieter Claesz《Still Life with Turkey Pie》,132×75cm,oil painting,1627年

Evert Collier《Vanitas Still Life》,oil on canvas,98×124cm,1705年

然而,这种主要思想为“一切皆虚无”的画作,画面中却没有大量留白,而是堆满与享乐有关的物品,以此象征“虚无”。也许是因为海外贸易使商品激增,或是因为荷兰王国太过富强,静物画的画幅由小变大,画面中的静物也由最初的本地物品变为奢侈的异域商品。

荷兰画家描绘的静物在很长时间之内都极尽奢华。这些看似随意散漫地摆放着的物品在当时非常具有代表性。

Balthasar van der Ast《鲜花、贝壳和昆虫》


=========

▲「 虚空派真的空虚吗? 

Balthasar van der Ast《Flowers in a Wan-Li Vase, with Shells》,53×43cm,oil painting,1640-1650年

虚空画是否真的空虚?也许此类画作看起来并无太多特别之处,但堆满画面的静物却都暗藏着深意。在17世纪的荷兰,经济与贸易的发展使得本国的上层阶级对像郁金香之类的奇珍异宝产生了强烈兴趣,所以花束也被艺术家作为单独的对象来描绘。

Adriaen van Utrecht《Vanitas, composition with flowers and skull》

画面中,代表着美好转瞬即逝的枯萎花朵会与代表死亡的头骨及代表时间流逝的沙漏一起出现。更奇怪的是,并不会在相同季节开放的花束也会被画家安排在同一画面内。

埃弗特·科利尔《Books and Manuscripts and a Skull》,Oil on panel,1663年

在此类画作中,乐器不再完整、琴弦不知所踪、银器毫无光泽,剥了皮的柠檬看似诱人,但味道却很苦。再加上昏暗的光线,平凡的静物中充满了神秘气息。

像在画家埃弗特·科利尔(Evert Collier)的画作中,骷髅头骨略显狰狞地被放置在画面中央,其它物品则杂乱无比,这一切都暗示着死亡的必然。除此之外,在那些不以骷髅头为主的静物画中,也有着虚空派的特征。

Evert Collier《Vanitas Still Life》,oil on canvas,102.5×132cm,1662年

Willem Claesz Heda《Banquet Piece with Mince Pie》,oil on canvas,1635年

例如,画家威廉·克莱兹·海达(Willem Claesz Heda)的画作《Banquet Piece with Mince Pie》中虽无头骨,但却充满了各种珍贵的食物和调料。画面中摇摇欲坠的盘子吸引观者注意,除了珍贵的橄榄和醋汁牡蛎外,果肉馅饼这种当时重大节日才会出现的珍馐也被置入画面当中。在华丽背后,残破的酒杯、吃剩的馅饼、倒下的酒器都充满了不和谐的意味,隐藏着画家对时间稍纵即逝的警告。

Vanitas Still Life Painting

虚空画以一种十分阴暗的视角描绘静物,在很多画作中,大部分静物看起来只是十分精美并无特别之处,实则蕴藏着丰富的寓意。像是头骨、水果、花朵象征着衰老和肉体的腐烂;气泡、沙漏和钟表等则象征着生命的脆弱和流逝。

Aelbert Jansz. van der Schoor《Vanits still life》,oil on canvas,63.5×73cm,1640-1672年

Pieter Claesz《Vanitas still life》,70.5×80.5cm,1628年

除此之外,画面中的贝壳和紫色绸缎是当时富人才可以拥有的东西,被视作财富的象征;而书本象征着知识,乐器代表感官享受,二者被视为是生命中的奢侈和放纵;去皮的柠檬则意味着那些看起来很有吸引力的物品也可能带有苦味......

Vanitas by Harmen Steenwijck

Pieter Claesz《Vanitas Still Life with Self-Portrait》,1628年

画家们通过绘制这些静物画,警告人们世间万物皆无意义。财富和权力,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重要。因为鲜花会枯萎,水果会腐烂,获得的财富都不能永久陪伴我们,死亡是必然。如此多沉重的寓意向人们道明:人人都不能逃脱死亡,人的野心是多么的愚蠢。

Pieter Claesz《Vanits still life》

Maria van Oosterwijck《Vanitas Still Life》,1668年

此类画作里,来自世界各处看似遥不可及的物品被汇集在同一画面中。实际上,琐碎的物品背后隐藏着无比复杂的历史。总而言之,虚空派的中心思想就是:钱?智慧?美貌?分分钟就没了。但抛去虚无的物质,还剩下什么呢?


原创:高淑启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