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为何钟爱圆圈?

douhongyi

2019-08-28 17:55:53


达明安·赫斯特《Claridges》,铝板油画,90×90cm,2018年

圆,一个被称作最完美图形的几何形状,陪我们一同度过了N节数学课。但你可知道在那些极繁的定理之外,它还是艺术家绘画列表中的“特别关注”吗?时尚芭莎艺术今天便带你游历圆无限延伸的抽象花圃,分别感受规律和迷幻的“乱象”风光。

在人类文明伊始,囿于当时低下的自然条件和社会形态,更容易对自然事物产生崇拜心理,其中太阳便是先民顶礼膜拜的图腾之一。直至如今,我们依旧可以从石窟壁画、古代土陶制品上看到祖先眼中的太阳——圆。

瓦西里·康定斯基《Circles in a Circle》,布面油画,98.7×95.6cm,1923年

除此之外,在个别文化语境中,圆圈符号因为与象征多子的事物有着相似之处,它也因此被视为生命与繁衍的象征。而在现代艺术中,圆圈符号早已脱离对太阳的具象描绘,升华为艺术家意志的抽象表达。

瓦西里·康定斯基《Yellow-Red-Blue》,布面油画,127×200cm,1925年

瓦西里·康定斯基《In Blue》,布面油画,80×100cm,1925年

其中,既有日本“波点教母”草间弥生(Yayoi Kusama),也有印度“用球大师”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除此之外,时尚芭莎艺术今天分别例举三位不同时期的圆圈绘画大师,看看他们如何处理这一极具表现力的符号语言。


01

圆的视知觉力

瓦西里·康定斯基

若谈及抽象主义绘画,来自俄罗斯的艺术大师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绝对是此中焦点。

瓦西里·康定斯基《Swinging》,木板油画,70.5×50.2cm,1925年

在近百年的时光中,康定斯基凭借他对艺术的独到见解和“迷幻”的绘画为众人称颂。不过当我们抛开对艺术家既有成果的讨论,试图利用“视知觉”这一角度进行解读,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瓦西里·康定斯基《Deepened Impulse》,布面油画,76×100cm,1928年

一般来说,视知觉在心理学中是一种将到达眼睛的可见光信息进行解释,并利用其来计划或行动的能力,它包含了视觉接收和视觉认知两大部分。

瓦西里·康定斯基《Composition VIII》,布面油画,140×210cm,1923年

瓦西里·康定斯基《Diagonal》,布面油画,20.5×58cm,1923年

以康定斯基于1926年创作的《Several Circles》为例,整幅作品在深色背景上呈现了数个大小各异的圆,部分人看后会产生一种遨游宇宙般的缥缈的动态体验。对于这一点,德国心理学家鲁道夫·阿恩海姆(Rudolf Arnheim)是这样定义的:“形式结构中原本存在一种客观的张力,而只有当视觉经验到张力之后,才会有这种运动的感觉。”

瓦西里·康定斯基《Several Circles》,布面油画,140×140cm,1926年

这种二维画面所表达的“静又不静”之态,在阿恩海姆看来正是画面“张力”的内在灵魂。除此之外,加之艺术家别出心裁的多元用色,使得观众对画面整体的动态感知呈现出一种相互关照、相辅相成的对应关系。

瓦西里·康定斯基《Red Circle》,布面油画,89×116cm,1939年

因此,当我们继续观赏康定斯基的抽象创作,定会被其大小不一、活跃跳动的圆圈所“蒙蔽”,进而坠入艺术家此前设下的迷幻“陷阱”。  


02

空间贴纸

菲利斯·瓦里尼

装置艺术(Installation Art)在日常生活中来说就像一位非常要好的好友,可极大程度融入我们的生活。也正是由于此原因,它一直以来备受艺术家的青睐。

菲利斯·瓦里尼《Rosso nero giallo blu per scudo trapezio e disco》,空间彩绘,2014年

瑞士现代艺术家菲利斯·瓦里尼(Felice Varini)便是创作装置艺术的一把好手。 在他的世界中,无论多大的画布都无法容纳其“浩瀚”的圆形创作,唯有将它置于整个空间中,他天马行空的才华才能得以释放。

菲利斯·瓦里尼《Triangle d’arcs et de cercles rouge noir jaune et bleu》,空间彩绘,2018年

菲利斯·瓦里尼《Corone e archi concentrici per l’angolo,arancioni》,空间彩绘,2004年

身处绘制着瓦里西作品的空间,观众便会自动陷入虚拟的错觉环境中。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混乱”的错觉也并不会因为观众明确了解真实空间的样貌而减弱。 此中原因其实在于艺术家巧妙地运用了“错视”(Optical Illusion/Visual Illusion)理论。

菲利斯·瓦里尼《Rouge Jaune Noir Bleu entre les disques et les trapèzes》,空间彩绘,2015年

简单来说,错视就是我们的主观感觉与客观现实发成偏差的现象。而产生这种错觉的基础,往往出于自身错误先验的带领,或对不当参照系的感知。

菲利斯·瓦里尼《Neuf arcs de cercles》,空间彩绘,2017年

菲利斯·瓦里尼《273 Bd Pereire》,空间彩绘,2011年

所以对于观众来说,以何种角度欣赏瓦里尼的装置艺术成为了难题。因为其作品最大的特点便是定点性,每一分毫的错位都会使得画面浑圆的视觉效果分崩离析,这极大地从客观角度制约了观众的视野。

菲利斯·瓦里尼《Neuf arcs de cercles》,空间彩绘,2017年

而且,瓦里尼的每一处作品都像极了彩色的几何形空间贴纸,携带着极强的趣味性。它最奇妙之处便是在无意间转换了观众与所处场所的主客关系,只要踏入其中,便会沦为好奇心的“奴仆”。

菲利斯·瓦里尼《Quatre fois quatre》,空间彩绘,2017年

菲利斯·瓦里尼《Trois disques,deux pleins un vide》,空间彩绘,2011年


03

不只有标本

达明安·赫斯特

作为上世纪90年代英国年轻艺术家团体(Young British Artist)中的一员,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早于1988年便凭借其极具话题性的作品展“Freeze”而闻名。

达明安·赫斯特《Minoxidil》,布面油画,320×320cm,2005年

然而你可知道,从1986年开始,赫斯特对于圆点画(Spot Painting)的创作已经持续了近30年。甚至在2012年,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以“The Complete Spot Paintings:1986-2011”之名,完整展出了艺术家的圆点系列创作。

达明安·赫斯特《1,3-Dipentadecanoin》,布面油画,48.3×43.2cm,1996年

在此系列画作中,由于圆点的颜色都是随机选择的。 所以为了避免画面视觉效果过于混乱,赫斯特便以秩序感极强的方式排列它们。

达明安·赫斯特《Oxalacetic Acid》,布面油画,45.7×35.6cm,2002年

达明安·赫斯特《Biphenol》,布面油画,50.8×45.7cm,1995年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圆点画其实并非全部出自赫斯特本人之手。与之相反,其中大多数都是其团队和助手的创作成果。这一点虽说受到了评论界不小的质疑,但若从艺术本质上来说,大可将其归类为艺术本身的自我复制。

达明安·赫斯特《Argininosuccinic Acid》,布面油画,335.3×457.2cm,1995年

除了其最具代表性的圆点画,赫斯特的另一类绘画作品同样趣味十足——旋转画(Spin Painting)。 因为二者与后现代主义绘画有着共同的相似性——运用挪用、调侃、反讽等手法,强调作品的大众性。 所以时至今日,它们甚至走入了流行文化的大门,成为了时尚视觉语言的一部分。

达明安·赫斯特《Beautiful,shattering,slashing,violent,pinky,hacking,sphincter painting》,布面油画,⌀213.4cm,1995年

但圆点画与旋转画在审美方式上的表现力却大为不同。如前所述,圆点画所表现的是一派秩序井然的规律图景,而旋转画大多强调思绪与颜料的自然流动,和未经加工的原始魅力。此种“无动机创作”,在当代艺术领域可谓是充满首创性的先锋之举。

达明安·赫斯特《Tributyrin》,布面油画,35.6×45.7cm,2007年

在赫斯特眼中,他早已将绘画视为独立的生命个体。与其让它借由艺术家之手表演自我,不如放任自由,在广阔的艺术海洋中抒发畅想。从另一角度看来,也许这才是抽象绘画的真意。

达明安·赫斯特《Gorgeous concentric baby blue target painting》,布面油画,⌀182.9cm,2007年

达明安·赫斯特《Gorgeous concentric sunny yellow line painting》,布面油画,⌀213.4cm,2002年

纵观古今,苍白的圆圈符号其实本无意义。但正是因为无数的艺术家善于提炼与总结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并共同选择圆作为自己的创作语言,最后才使得其拥有了无限的艺术创造力,以焕发之姿诠释艺术新思维。


原创:赵子琛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