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 Supreme,所以想离开 Supreme”

ZhangXiaomo

2019-09-02 16:40:23

前不久我写过一篇《潮流杂志背后的摄影师》,与此同时,我司阿 Kid 前段时间也写了一篇关于《潮流行业就业指南》,里面有提到摄影师。

因为自己从事编辑行业,对于摄影师,我没有太多话语权。但又因为认识身边好几个摄影师好友,多多少少会在跟他们交谈中,了解到这一行背地里的辛苦。

很多人想投身这个行业,生活看似风光,可以经常去旅游、拍大片,但你看到的只是表面。

工作时候的日晒雨淋,大夏天从空调房到室外高温的环境切换,以及拍摄角度站位时常爬高又蹲下,还没算上背负着像砖块重的摄影器材......等等,摄影师背地里辛苦,给我一个麦,我能说到停不下来。

不过,跟这群摄影好友聊天的过程中,除了知道他们行业的不容易,我还在交流中看见了他们眼睛里的那团火,说着说着会发光发亮那种。

我想,这应该是很喜欢,很享受做一件事才会这样子。

说到这里,我还是对摄影师这个行业乐此不彼。

刚不是说前不久才写完杂志摄影师嘛,今天我就来说说最具街牌代表之一的Supreme,背后的摄像师——William Strobeck。


威廉在 Supreme 工作了将近 7 年,他拍的影片,早已不是用“官方 lookbook”来形容了,而是被 Supreme 死忠粉视为更高一层的评价。

《Buddy》是威廉为 Supreme 拍摄的第一个片子,因为第一个片子就已经一拍即合,双方都很满意,那就合作愉快呀。

紧接着,威廉接二连三在为 Supreme 做片子,开启了双方至今将近 7 年的合作关系,直到现在他为 Supreme 最新拍摄的片子叫《BLESSED》。

William Strobeck 为 Supreme 拍摄的影片《cherry》和《blessed》

我不是他本人,说这么多没意思,你听着也会犯困。

所以,我现在就请出 William Strobeck,让他自己来诉说自己的故事。掌声请,啪啪啪啪!!!

我叫威廉(William Strobeck),从事滑板拍摄行业有二十年了,要说我能对这一行业待了这么多年,很大程度离不开小时候的经历。

小时候我和母亲还有祖母一起生活,是家中的独生子。因为母亲是很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无法照顾我,所以我只能跟住在北部的叔叔和姑姑住在一起。

某天,姑姑给我买了一块滑板,这块滑板对小时候的我来说,就像一个我不能离开的好朋友,从此我就爱上了滑板。

跟表哥们待在一起玩的时候,我时常跟他们闹着玩一起拍短视频,不知不觉就爱上了拍视频。

后来在费城的滑板场上认识了一帮同样喜欢滑板的朋友,并且那段时间,一间叫 Alien Workshop 的滑板公司在那里和几个职业滑手一起制作视频。

这一操作我就来劲儿了,我也会拍视频啊!得上前跟他们聊天认识!

随后,我认识了 Alien,得知我也喜欢滑板和拍视频后,他建议我跟他们一起拍视频,并且是有偿的。我当时候那个心花怒放啊,马上答应了!

Alien 算是我的贵人,打开了我为滑板拍摄的启蒙道路。

但不久后,费城这个滑板场被迫关闭了。人总要赚钱养活自己,当时我在这里没有拍摄的活儿接,这一刻,我决定离开费城,去一个新地方发展。

我最终选择了纽约,是因为对于自己作为一个在东部土生土长的人来说,同样在东部的纽约会让我有熟悉的感觉,有家的感觉。

因为之前滑板的时候认识了在 Supreme 工作的 Kyle,他推荐我为 Supreme 工作,我与 Supreme 的故事就这样开始。

随后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我为Supreme拍过《Cherry》、《Bleesed》、《Pussy Gangster》等等影片,工作起来,一干就干了 7 年。

不是不爱滑板了,但因为我从事拍摄滑板内容已经有二十年了,在这二十年里,我已经达成了给自己的所有目标,就算离开了,也不会后悔,是时候要开启我新的职业生涯了!

前不久我登上了《SNEEZEMagazine》第 40 期封面

听完威廉的故事,我觉得每个人对于无论职业还是学业的选择,总有一天会到达顶峰期。

不是不爱了,只是一种状态到达饱和的时候,就会去想向上爬,从井底爬到井外,去看到和接触更多的东西,这是人的积极本能。

就像威廉本人说的:“我实现了自己设定的所有目标,即使明天退出滑板圈,也不会后悔,是时候翻开新篇章了。”



Jem 1626潮流精选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