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克利夫兰美术馆免费公布超3000件中国顶级文物高清数字资料

douhongyi

2019-09-05 15:10:37



学术天下之公器

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境内战火不断,局势动荡,数千年来积累下来的文物珍藏,包括传世书画、善本古籍等流入市场,各种商人充斥期间,想要从中分一杯羹。其中就有美、日等机构。当时,郑振铎等先生为保存国故,多方筹款,为国家收购古籍。不过,当时国家尚且危急,无暇顾及于此;财政更是捉襟见肘,于是他眼睁睁看着中国的文化遗产被财力雄厚的外国机构买去,可谓痛心疾首。在《劫中得书续记》的序中,郑振铎痛陈:

“然私念古籍流落海外,于今为烈。平沪诸贾,搜括江南诸藏家殆尽;足迹复遍及晋鲁诸地。凡有所得,大抵以辇之美日为主。百川东流而莫之障,必有一日,论述我国文化,须赴海外游学”。

同样,在后来“文献保存同志会”发给蒋复璁的报告书中,也曾提到过在方志搜购方面,由于他们的款项无以应付,而哈佛燕京学社则不论价而购,他们只能坐叹“将来研究中国地理者,或将以哈佛为留学之目的地矣。”

郑振铎诸先生的忧虑在当时看来很真实,但他们想不到八十年后,世界进入数字化时代,2017年8月1日,哈佛燕京图书馆在 Facebook 主页上宣布,其馆藏的 4200 部/ 53000 卷中文善本特藏数字化工程已全部完成。网友均可免费在线浏览或下载。学术天下之公器,“将来研究中国地理者”,不必以“哈佛为留学之目的地”。端坐家中,五万余卷珍秘善本资料尽收眼底。

当然,为了避免误解,此处强调一下,对于流散古籍及文物,合法买卖,非法买卖,还有劫掠,应该分清楚再表达诉求。

网址:

https://guides.library.harvard.edu/Chinese?utm_source=Library+Staff&utm_campaign=9fca5a7bb3-EMAIL_CAMPAIGN_2017_06_28&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4bb25c0228-9fca5a7bb3-26352423#s-lg-box-6321879

中国稀有书籍 - 超大中文善本特藏 - 特大尺寸开放获取之圣迹图一卷,可在线浏览,也可点击右上角下载标志下载备份。

近年来,西方文博机构陆续都在开放自己的馆藏的数字资料,并且放弃著作权进入公有领域的作品的商业使用权利。在美国,以收藏中国文物及艺术品著称的几个大馆,有以下几个:

波士顿美术馆

https://www.mfa.org/collections/search

弗利尔美术馆

https://www.freersackler.si.edu/collections/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https://www.metmuseum.org/art/collection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https://artmuseum.princeton.edu/search/collections

克利夫兰美术馆

http://www.clevelandart.org/art/collection/search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https://art.nelson-atkins.org/collections

前面四个博物馆,几年前就在官网上开放了线上藏品功能,能直接下载。其中,以大都会博物馆及弗利尔美术馆公布的图片质量最高,这两个馆的中国书画藏品在世界范围内鼎鼎大名。图片质量最差的波士顿美术馆,也比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官网资料质量强,而且没有水印。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的藏品图片质量最差,聊备一格。

而近日,位于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美术馆也宣布,向公众开放博物馆永久藏品的图片与信息,访客的线上访问不受任何限制;以前只能线上观看,现在提供高清下载,不过限于版权在公有领域的藏品,即逝世至少已满120年的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在博物馆的61328件永久藏品中,约有30000件被认定为是公共领域的资源,其中,约有十分之一——三千件左右来自中国。博物馆已宣布将放弃这部分藏品的数字版权。世界范围内的观众均可到官网上去下载这些文物及艺术品的高清无损图片,并且可用于商业用途。博物馆希望从世界各地吸引大量新的线上访客。即便无法从中获取半点好处,博物馆也会不断发布艺术作品的图片,随时随地满足任意访客的各种需求和目的。



克利夫兰美术馆部分藏品


永远秉承一切为了人民

乍看起来,这个口号很有社会主义风格,但是它却堂而皇之地挂在了资本主义的克利夫兰美术馆前面:“for the benefit of all the people forever”(永远为了全体人民的利益)。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新横幅再次肯定了他们为所有人服务的使命

为了肯定其历史使命,博物馆在2019年3月27日在1916年建成的大楼外,展开新的横幅,上面写着“for the benefit of all the people forever”(永远为了全体人民的利益)。此外,博物馆的网站和新标识都将强调其对个人表达的承诺的深度,以及人类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赖。

Griswold(博物馆馆长)指出:“博物馆的使命与100多年前一样,在今天依然重要。” “它仍然是一个探索历史和创造力的地方,一个思想交流的场所,一个邻里可以庆祝他们的差异并反思他们共有的人性的机构。”在当今日益分裂的社会中,我们为“全体人民”服务的使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响亮和广泛。

对于开放馆藏数据的商业权利,馆长Griswold认为:“开放式访问”项目有利于博物馆在21世纪继续传承自身使命,即“通过艺术创造变革性体验、永远坚持一切为了人民。”1892年捐助人杰普撒•韦德二世(Jeptha Wade II)将土地赠予博物馆,使命宣言就是援引了契据上捐助人当时的原话。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中国渊源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缩写:CMA)是一个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城东的美术馆,存有大量的亚洲和埃及的艺术品。其永久藏品数量超过六万件。博物馆免收门票,但每年收到的捐款超过7亿美元,使其成为美国第四富有的美术馆。此外它也是世界参观人数最多的艺术博物馆之一。

克利夫兰美术馆以收藏中国书画及瓷器雕像文物而闻名,它最初是在1916年由当地的几位工业家捐资建立,家底很厚。很多国人是在2012年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翰墨荟萃——美国藏五代宋元书画珍品展”上第一次了解到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丰富的中国画收藏的。位于美国传统的俄亥俄州工业区,在国人心中,它也就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城市博物馆,竟然藏有巨然、赵孟頫、倪瓒、张渥等中国绘画史上名家的杰作。

1915年,美国收藏东亚艺术品的大藏家查尔斯·弗利尔——日后弗利尔美术馆的创建者,向筹建中的克利夫兰博物馆馈赠了一幅中国古代绘画《芦鸭图》。古画以和式装裱,原本贴于包首的题签被日本裱工转贴至裱绫的正面,题签上有清代书法家、成亲王永瑆书写的“宋徽宗御笔芦鸭图”。不过此画到不了宋代,顶多是明人所绘,但当年弗利尔确实是将其作为宋画送给博物馆的。

宋徽宗御笔芦鸭图,©克利夫兰美术馆

宋徽宗御笔芦鸭图,局部,©克利夫兰美术馆

后来,在30年代,该馆还曾收入一张传为宋人米友仁的云山图卷,而这幅作品后来在徐邦达先生的论证中认为是仿作。但这些画作奠定了克利夫兰美术馆的中国画收藏基础。

终于,1958年,克利夫兰美术馆大迎来让它大放异彩的第三任馆长——李雪曼。

李雪曼

李雪曼在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拿到了艺术史博士学位。他的论文《美国水彩画评述》,是美国最早涉及那种艺术类型的论文。那时,李雪曼偶然参加了密歇根大学的中国艺术暑期班。该班的老师是詹姆斯·马歇尔·普卢默,他曾在上海和福州居住过十五年,就职于“大清皇家海关总税务司”。普卢默非常喜欢中国陶瓷,曾对一些主要皇家御窑遗址进行确认考察。他的教学方法也具有独创性。他会解释主要窑口陶瓷的不同之处,之后用布盖住那些中国老瓷片,只让学生们触摸,以此辨认某块瓷片属于哪个窑口。后来,李雪曼回忆道,普卢默通过那种上手技术,使自己了解了“亚洲艺术的神秘性和实用性”。应该补充的是,普卢默的兴趣还包括佛教雕塑、拉其普特微型画、日本“泼墨画”以及中国青铜器。老师的那些爱好,都对李雪曼产生了影响。普卢默鼓励李雪曼进入亚洲艺术领域。李雪曼拿到博士学位不久,便来到克利夫兰博物馆,以志愿实习生的身份,协助该馆时任亚洲艺术研究员的霍华德·霍利斯工作。1949年春季,在霍利斯指导下,李雪曼在克利夫兰博物馆推出了一个中国陶瓷展览。

克利夫兰博物馆收藏的中国瓷器,属美国博物馆行业里的翘楚!

博物馆展品中,名气最大的中国瓷器,大概就是下面这只汝窑洗了。这只小洗可是北美地区仅有的三个汝窑之一(另两个在费城艺术博物馆,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

北宋汝窑,笔洗,©克利夫兰美术馆

北宋汝窑,笔洗,局部,©克利夫兰美术馆

除此之外,该馆还有很多陶瓷的珍贵收藏。

北宋,磁州窑划花缠枝牡丹纹直颈盘口瓶,©克利夫兰美术馆

宋金,油滴茶碗,©克利夫兰美术馆

南宋,吉州窑玳瑁斗笠碗,©克利夫兰美术馆

元,青花龙纹高足碗,©克利夫兰美术馆

元,青花铺首耳罐,©克利夫兰美术馆

成化斗彩流散在外的非常稀少,绝大部分被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成化斗彩的商业价值也一直极为可观,早在明万历《明实录·神宗实录》中就有“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值钱十万”的记载。大家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被刘益谦花了2.8124亿港元竞得的成华斗彩鸡缸杯。而克利夫兰美术馆同样藏有一件斗彩婴戏图酒杯,画上小儿稚气活泼可爱,令人心生欢喜。

明,成化斗彩婴戏图酒杯,©克利夫兰美术馆

明,成化青花碗,©克利夫兰美术馆

明宣德,青花矾红海兽波涛纹高足杯 ,©克利夫兰美术馆

明弘治,黄釉碗 (大明弘治年制款),©克利夫兰美术馆

清康熙,釉里红夔凤纹摇铃尊,©克利夫兰美术馆

不过,比起瓷器,书画才是李雪曼的最爱。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李雪曼在克利夫兰的导师霍华德·霍利斯,受雇于占领日本的“盟军艺术与古迹处”。导师邀请时年28岁的李雪曼担任自己的主要助手。一年以后,霍利斯返回美国时,李雪曼接替了他的职责。在两年时间里,李雪曼的工作是视察并并为日本的文物编目,以评估文物状态并保护。由于日本侵略中国期间曾劫掠大量文物,因此当时的国民政府也给麦克阿瑟将军写了一封信,提出追索要求。李雪曼参与了调查工作,他拿到了进入日本皇家珍藏库房正仓院的唯一许可。在那里举办了一个中国被掠夺文物展览。李雪曼利用独特的身份,视察那些许久未对公众开放的地方,检查那些没有展出的艺术品,进而与日本收藏家、古董商和艺术史学家们建立了长久友谊。

工作中的李雪曼

1952年,李雪曼进入了克利夫兰博物馆,在那里真正开始了作为杰出鉴定家的传奇。对于古代书画这种连中国人都觉得深不可测的领域,李雪曼拥有与众不同的天赋。宛如《世说新语》中不识字的石勒听人读汉书时候能做出精准判断一样,李雪曼本人不会阅读日文或中文,依靠助手何惠鉴的协助。据何惠鉴评价,李雪曼是极少数不依靠语言能力来鉴赏亚洲艺术的非亚洲人。他在不能阅读印章及题跋的前提下,就能讲出石涛和张大千的区别所在,光凭这一点,就超过绝大多数中国艺术史学家。

何惠鉴结业于燕京大学,研究文史,四十年代作为国际知名学者陈寅恪先生在前岭南大学的助手,中国文史的根基甚为深厚,为美籍华人中之翘楚。他从事中国及东方艺术的研究,是四十年代后期从哈佛大学出任克利弗兰博物馆东方艺术部主任之际,从学校转到博物馆,就是由文献到第一手材料——即古器物工作的过程。

1958年,李雪曼担任克利夫兰博物馆馆长时,何惠鉴接替他担任该馆东方与中国艺术的研究员。李雪曼荣升馆长前,当地一位矿业和运输巨头伦纳德·汉纳,刚向克利夫兰博物馆遗赠了3500万美元:一半用于博物馆运作,一半用于藏品征集。

李雪曼认为,那种遗赠规定非常明智,能够保证博物馆的财政良好运转。据何惠鉴说,克利夫兰博物馆开始买入藏品时,每当李雪曼成功猎获着珍宝,便会喝一杯干马提尼作为奖励。不到十年,李、何两人征集的中国绘画,使该馆位居中国之外最伟大中国绘画收藏的前五名。

李雪曼最早且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征集到宋人的《溪山无尽图》手卷。

宋人,《溪山无尽图》,©克利夫兰美术馆

此画曾为清初河北名收藏家梁清标(1620-1691)所属,后被收入内府收藏,藏于紫禁城中的延春阁,《石渠宝笈三编》有著录。这幅画曾是张大千的心爱之物,他亲自为此画题了引首。李雪曼后来花了三万美元的天价从德裔犹太人古董商侯时塔手中购得。



宋人,《溪山无尽图》,©克利夫兰美术馆

这以后,李雪曼与何惠鉴两人延续着“标志性”合作(如高居翰所述),将李雪曼的眼力和非凡记忆力,与何惠鉴的学识合二为一。何惠鉴对中国文献、印章和铭文的知识无与伦比。1980年,何惠鉴的知识结出了一个展览成果:《八代遗珍》,展品包括从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和克利夫兰博物馆精选的300幅绘画。

堪萨斯城的拉里·史克曼馆长和克利夫兰的李雪曼馆长,毫不掩饰自己的洋洋得意。此展使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高竖拇指。7年前,大都会博物馆还在为他们将王己千所藏25幅中国绘画收入囊中而自吹自擂。如两人合作展览所展示,李雪曼和史克曼,属于最早赞美中国元、明、清绘画的美国人。他们认为它们优美,具有相当的可用性和可收藏性。很难想象,中国艺术曾在域外受到过这样高的评价,并成为美国顶尖级的几大博物馆争相炫耀的资本。

1980年克里夫兰美术馆出版《八代遗珍》

克利夫兰美术馆资金雄厚,加上李雪曼的独到眼光,他先后以重金购得南宋马远《豳风图卷》、宋人赵光辅《番王礼佛图》、元人姚廷美《有余闲图》、元人张渥《九歌图卷》这几件宋元佳作都是经过《石渠宝笈》著录的清宫旧藏,时代上毫无争议。

南宋马远《豳风图卷》


宋人赵光辅《番王礼佛图》

宋人赵光辅《番王礼佛图》,赵孟頫跋

元人张渥《九歌图卷》

元人姚廷美《有余闲图》

宋人梁楷《花鸟图》,元人赵衷《三花图》,罗稚川《寒林图》,元人任仁发《三马图》,赵孟頫《江村渔乐图》及《竹石幽兰图》等等。还有一些宋元散页,个别的作者虽然可以讨论一下,但不影响它们的杰出艺术造诣。

赵孟頫《竹石幽兰图》

元人赵衷《三花图》

任仁发《三马图》

罗稚川《寒林图》

宋元散页

宋元散页

宋元散页

宋元散页

宋元散页

克利夫兰美术馆的收藏中还有一件格外与众不同服《宫中图》,它是一件早期人物画的粉本,本来是民国大藏家张珩的旧藏,20世纪20年代从张氏手中流出,被画商切割成四份,分别卖给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美国艺术史家贝伦森(以后被捐赠给哈佛大学,现存意大利佛罗伦萨哈佛大学文艺复兴研究中心),以及一位英国的私人收藏家(以后被大都会博物馆购得)。其中,宾大藏卷因为有李公麟的外甥张澂的长篇题跋,所以对研究此画的流传历史最为关键。20世纪70年代末,宾大将其转售给克利夫兰。



《宫中图》

还有一个要提到的是李雪曼向美籍华人,原华美联谊社长、翁同龢曾孙翁万戈先生收购旧藏的明末陈洪绶《橅古画册》两册,上下各十开,其中有佛像、仕女、花卉、竹石等题材,是陈洪绶传世作品中的上乘绝妙之作。

陈洪绶《橅古画册》,之仿宋徽宗花鸟

陈洪绶《橅古画册》,之仿宋徽宗花鸟,局部

经过上面那些精彩的收购,1970年,时任《纽约时报》首席艺术评论家的卡迪纳写到,李雪曼领导的克利夫兰美术馆,已经成为“美国唯一名副其实的贵族博物馆”。

1972年,伴随着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访华,中美重启文化交流的大门,李雪曼为此尽了自己一臂之力,他率领北美12人代表团访华,其中包括各位熟知的高居翰,前往中国的16个城市参观。他们每到一地都希望去博物馆中看画,这让中国方面的接待人员大感惊讶,因为在特殊时期,这些传统书画被视为落后的象征而被扫除,民间唯恐避之不及,而这群美国人竟然不远万里过来主动要求观看,实在不可思议。好在他们的要求都得到了满足。

这也说明,李雪曼对中国艺术的衷心热爱。他曾撰文表示“中国文明源远流长,中国绘画体现的是中国人的艺术和学术传统,理应得到西方人的理解和尊重。”

而在广受欢迎的《远东艺术史》一书中,他这样写到:

在此重申,宽广的视野,尤其是对艺术风格的见多识广,对于鉴赏东方艺术至关重要。那与西方艺术鉴赏并无两样。那种视野并非特别、独特和孤立的灵光一现……就此而论,没有浪漫的神秘,不用掌握艰涩的学识。在我看来,东亚艺术似乎更易理解,更有共鸣,更加人性我们有成千上万意味深长和赏心悦目的艺术品,它们属于世界遗产的组成部分。我们不应让它们成为文献学者、梵文学家或所谓禅宗佛教徒的专属领地,我们应该置身其中。东亚艺术是什么?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如何?它们对我们有何意义?对它们的制造者有何意义?对东亚艺术进行整体研究,需要对那些问题给予适当解答。

文物艺术品作为世界遗产的组成部分,不应该只是少数人的专属领地,应该让每个人置身其中。如今,克利夫兰美术馆做到了。我们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网络,就能够下载到这些人类遗产的高清tiff图像。即使不能方便地看到实物,但我们通过这些图像能感知到它的存在。




下面,我们来看看怎么下载该馆的高清图像。

其实,下载方法很简单,

首先,打开检索页网址

http://www.clevelandart.org/art/collection/search

在检索栏输入关键词后打开自己想要下载的项目,右边有一个下载的图标,如图所示,点击一下,就有选项展开。此时,根据需要下载即可。

不能否认的是,国内在文物数字资料的公开上又落后人家一大步。许多博物馆官网的数据库很差,有一些上线的只能在线观看,而且还加上一个水印,比如,故宫博物院,中间一个大大的水印。

不过,和数字敦煌比起来,故宫算是克制的了。因为数字敦煌的水印是这样的。

期待中国文博机构能走出开放的一步。

最后,以1892年,克利夫兰美术馆的捐助人杰普撒•韦德二世(Jeptha Wade II)为该馆定下的使命宣言汉译作结。

“通过艺术创造变革性体验、永远坚持一切为了人民。”


原创:艺度 

文章来源:艺度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