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花,究竟有多美?

douhongyi

2019-09-13 20:35:06

佚名《牡丹图》页,绢本设色,24.8×22cm,宋代,故宫博物院藏

你喜欢花吗?我们在看到花的时候可能只是觉得漂亮。作为自然景物的花,小小一枝却在画中被寄托着无比丰富的意涵。 花 在古画中被赋予了多层含义后就不仅是漂亮而已,它们 到底有何特别之处?


                                        =========

                                    ▲「 皇家花卉 」

马远《白蔷薇图》页,绢本设色,26.2×25.8cm,南宋,故宫博物院藏

人们爱花,由来已久。宫廷、贵族、士人与花卉关系密切;酒楼、客栈、茶坊中插花也是必不可少;很多盛大活动的举办也 与花卉相关 。 人们对于花卉如此热爱,所以画中的花看起来常常有着富贵与华丽的意味。在《白蔷薇图》页里, 硕大的白蔷薇花朵开得光彩夺目、颇具生气。此外,皇家常与华丽挂钩,所以花卉在宫廷绘画中更具富贵气息。

赵佶《芙蓉锦鸡图》,绢本设色,81.5×53.6cm,北宋,故宫博物院藏

赵佶《梅花绣眼图》页,绢本设色,24.5×24.8cm,宋代,故宫博物院藏

宫廷中的花卉绘制需满足皇家工整精丽的审美需求。例如宋徽宗赵佶 对于花卉不同时刻的开放形态有着细致的观察,且相较与梅花、兰花而言,芙蓉与锦鸡的搭配则更显华贵,其画作 《芙蓉锦鸡图》中的芙蓉与锦鸡就很符合皇家身份。即便是绘制梅花,因为开放在皇宫中,也不仅散发着清幽意味,像是徽宗《梅花绣眼图》页中的梅花就带着较重的人工修剪过的痕迹。

李嵩《花篮图》页,绢本设色,19.1×26.5cm,南宋,故宫博物院藏

宫廷的画师们在绘制花卉时也十分谨慎,他们将画中的元素——哪怕小小的草木都刻画得极其精致,透过明丽的设色及规整的工笔显现出皇家气息。

在宋代宫廷画家李嵩的 画作《花篮图》中,一只花篮编织得精巧, 不同于那种 用于普通售卖的花篮。其中盛有栀子、百合、石榴等花束。这些花儿敷色绚丽清雅、层次十分丰富,即便花篮不占有较大画幅,也要细致描摹。由此可以想象,宫廷画家是如何对花儿进行精雕细琢的。


余省《海西集卉册》(部分),纸本设色,清代

当然,皇家的花 也 不单是富贵华丽,虽然清后期的画中花因皆备富贵之气而逐渐变得有些俗气。但在18世纪的清朝,各种域外宝物汇聚到宫廷里,很多新奇的花卉品种作为贡品出现在宫中,此时画中多为奇异花卉。

余省《海西集卉册》(部分),纸本设色,清代

此类题材在当时并不少见, 很多西洋花卉如含羞草、西番莲、晚香玉等都会被绘于画中以表达美好寓意。有些花卉的名称一直延续至今,它们在被观赏栽培的过程中融入清宫文化。在这些新奇花卉中人们可以窥见当时海内外交往密切的情形。


                                       =========

                                 ▲「 诗意、个性、闲雅

马麟《层叠冰绡图》,绢本设色,101.7×49.6cm,南宋,故宫博物院藏

马麟《层叠冰绡图》(局部),绢本设色,101.7×49.6cm,南宋,故宫博物院藏

谁会不喜欢花呢?家中放着花,可观可赏,看到它们心中的烦忧都会消散不少。 像是梅花 不仅被画家绘制,也被诗人所喜爱并成为诗中吟诵的对象。

画家马麟在《层叠冰绡图》中以淡墨细线描绘出花瓣,再层层填色。画中的两支梅花看起来更加清幽冷艳、冰清玉洁,“层叠冰绡”无疑最与之相契合。《层叠冰绡图》中也有题诗:“......开到寒梢尤可爱,此般必是汉宫装”。画中梅花不仅清丽,还颇具诗意。



钱选《八花图》卷(局部),纸本设色,29.4×333.9cm,元代,故宫博物院藏

相较于诗意来说,钱选则将文化内涵与气韵 寄于花中。画家摒弃了画院的生硬画法,其画作 《八花图》卷中的海棠、梨花、桃花等花卉虽被精致刻画却不显呆板,反而 清新自然、充满生机, 更添文人的清雅意境。《八花图》 卷中的每一种花卉都相对独立,各有各的可爱之处。


沈周《写生册》(部分),纸本设色,34.8×56.5cm,明代,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除此之外,花卉还被画家赋予闲情之趣。沈周在绘制花时就不纠结于花卉是否能够展现人格,也不拘泥于呈现方式,他往往根据所见之物的生趣选择如何绘制。例如其画作《卧游图》与《写生册》中的花卉、生灵均使用多种画法。


沈周《卧游图》册(部分),纸本设色,27.8×37.3cm,明代,故宫博物院藏

其画作《写生册》中的玉兰白皙洁净,荷花则以水墨晕染,并提:“若以画求我,我则在丹青之外矣。”《卧游图》 册 中亦使用不同画法体现山水与花鸟意趣。在画家看来,花亦如同山水,让人心旷神怡。谁不想将这样的花放在家中呢?

唐炗、恽寿平《红莲绿藻图》轴(局部),纸本设色,135.7×59cm,清代,故宫博物院藏


恽寿平《山水花鸟图》册(部分),27.5×35.2cm,纸本设色,清代,故宫博物院藏

画家对于花卉的角色设定十分丰富,画中花的形态常常与画家品格、经历相关。 清代画家 恽寿平 一生坎坷、清贫,但从不随意卖画,他 极注重人品与画品的关系。 在其画作中,花卉都明丽淡雅、如笼薄纱, 画家的品格在花中都有所体现。

郑思肖《墨兰图》,纸本水墨,25.7×42.4cm,元代

当画家有着独特经历时,他们笔下的花也往往呈现出强烈的个性。遗民画家郑思肖因为有着特殊的经历和身份,所以他绘制的花蕴藏着民族气节。旧朝灭亡使他悲愤,郑思肖将自己对于亡宋的怀念之情寄托于画中。例如其画作《墨兰图》中的兰花虽寥寥几笔、根不着土,但 疏花简叶中透露出一种不畏风霜、孤高自傲的高尚品格。

徐渭《五月莲花图》,纸本墨笔,103×51cm,上海博物馆藏

画家徐渭一生的经历也十分坎坷,他参加过战争,后入狱,疾病缠身、潦倒一生。所以其画中也会出现不太好看的残菊败荷,满是画家饱经风霜、抱负难酬的无奈与悲愤。其画作《五月莲花图》中的荷花不同于人们印象中的那种美好形态,看起来不太像是一朵花。

与其它爱荷、颂荷的画作相比,更像是画家心中之物、坎坷与痛苦的化身。他往往将花卉打破季节限制放于同一画作中。曾在其画中提道:“......莫怪画图差两笔,近来天道够差池!”可见他将心中悲愤、对于世道的不满都倾注在花里了。这种肆意挥洒之作,反而有另一番美感。


                                       =========

                                    ▲「 吉祥寓意

陆治《榴花小景图》,绢本设色,65.3×33.3cm,明代,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如今,花卉常常在节日或庆贺时出现,在古画当中花也有着同样的作用。明代画家陆治的《榴花小景图》恰逢端午节,这一天人们将菖蒲置于门上、榴花别于鬓上以祈求福气。此时也是百合开放时期,画中又添了一丝百年好合的吉祥意味,可见画家将美好愿景寄托于画中。

陈洪绶《玉堂柱石图》,绢本设色,30.2×25.1cm,明代,故宫博物院藏

代表吉祥的花有很多,明代画家陈洪绶的《玉堂柱石图》中所绘的玉兰及海棠花均有吉祥寓意。画中两枝花儿倚靠着一块湖石而生,取其谐音为“玉”与“堂”,玉堂即住宅,湖石以稳固。画中玉兰洁白如玉、轻盈柔美,充满了祝福意味。

郎世宁《聚瑞图》,绢本设色,109.3×58.7cm,清代,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谁会不喜欢在被祝贺时收到花呢?皇帝也不例外。郎世宁将具有祥瑞之意的花卉绘成《聚瑞图》为贺雍正皇帝登基,其中有着并蒂花。在当时,并蒂花卉因其祥瑞意味常常出现在宫廷绘画里,且有一定的政治目的在其中。

任颐《牡丹大吉图》,纸本设色,147.5×78.5cm,清代

被赋予如此多吉祥寓意之后,花卉也被平民大众喜爱,变得商品化。有的画家更多关注于日常生活及市场所爱,将世俗趣味绘于画中。这些画都设色艳丽,画中花卉也常与美好祝愿的谐音相同,多用于加官进爵、庆生贺寿用。因此,花卉被赋予了迎合市场的新含义。谁能想到,小小一朵花竟然如此多面,在朝代的更迭变化中承载了如此多的意义。


原创: 高淑启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