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普:抛弃意义的艺术,还算艺术吗?

douhongyi

2019-09-14 22:33:59

阿尔普《Stern / Étoile (Star)》,铜,63×35×17cm,1956(cast1976)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2019年9月4日至11月9日,豪瑟沃斯香港将呈现20世纪现代艺术大师汉斯(让)·阿尔普[Hans (Jean) Arp]在大中华区的首次个展。阿尔普是上世纪前卫艺术的先锋,深度参与了超现实主义与国际达达主义运动。作为现代艺术史中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此次展览为中国观众打开了一扇了解阿尔普的大门。


=========

一切从达达开始

1916年10月6日,苏黎世的伏尔泰酒馆里,一群青年艺术家正激烈地讨论着什么。外面的世界战火喧嚣,苏黎世成了欧洲大陆上少数几个可栖息的和平之地,艺术家、文学家、科学家……这片土地上所有清醒的头脑都向苏黎世聚集,只为求得短暂的安宁。

艺术家阿尔普

乱世的艺术家像游民,他们一边游荡一边思考。当阿尔普再次抵达苏黎世时,他搜寻着改变的机会——僵化的体制将国家引向了战争,头脑发热的政治参与令人难辨真假。

达达主义以反战的姿态出现,作为达达运动的发起人之一,阿尔普的主张便是站在人类权力至上的对立面,试图以回归自然与无意识的创作方式唤起残存的人性。

阿尔普《Untitled》,47×12.8cm,1960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阿尔普的作品风格体现了当时达达主义者的审美偏好——追求无意义的自然美学。在这段时期,其作品中展现了强烈的随意性,他将碎纸片在画布上方随意地抛洒,再用胶水将纸片的位置固定,以此来记录下不受人为控制的瞬间。他寻求简化意识与知觉的干预,而在他之前,大部分西方艺术家依然纠结于技法层面的控制。

阿尔普《Cinéma Calendrier VIII》,纸上木雕,25.3×20.7cm,1920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许多人从抽象的层面理解阿尔普偶发性的拼贴作品,但其本人却拒绝承认这样的解读,他认为自己创造的只是“新”事物,并不能从既有的形式中给予阐释。

阿尔普对于抽象解读的避之不及,来源于他对人性中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的摒弃。人们在面对艺术时,总是试图寻找参照以获得认同,但阿尔普希望人们可以保持开放的心态,接受未知的可能性,就像接受自然界中存在的规律与不可避免的混乱一样。

阿尔普《Puppe(Doll)》,拼贴,28.3×22.7cm,1925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阿尔普的精神并不是所有达达主义者的共识,激进的达达主义者对一切事物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极端的参与者主张破坏一切但鲜有实质的建立。随着一战结束,达达主义式微。阿尔普虽参与了达达,但他的兴趣却逐渐远离了政治,回归到创作本身。

阿尔普《Masque d'oiseau / Vogelmaske (Bird-Mask)》,木质浮雕,18.9×23.6×4.5cm,1918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人们很难在阿尔普的作品里看到激进与愤怒,他将对现实的不满转化为创作。生于乱世,人总是容易被裹挟进或急或缓的浪潮,但阿尔普却从未在浪潮中迷失自己,在离开达达之后,艺术家遁身于超现实主义之中。

阿尔普《Schmucke Schwelle / Seuil enjolié (Decorated Threshold)》,铜,47.2×42.3×10.5cm,1965(cast 1974)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

                                       阿尔普的同路人

达达主义的深度参与不仅帮助阿尔普找到了新的灵感,也将他推到了苏菲·陶柏(Sophie Taeuber) 的身边。苏菲·陶柏生于瑞士,一位难得的才华与敏感兼备的女性艺术家。正如历史中其他女性艺术家曾经历的那样,陶柏的才华被隐没在丈夫阿尔普之下。

阿尔普与苏菲·陶柏-阿尔普在瑞士阿斯科纳,1925年

阿尔普和陶柏相识在达达运动开始前,他们在苏黎世因一场展览相遇。之后,阿尔普和陶柏一同参与了达达的集会,他们都保持着创作,两人常常互相给予对方创作上的灵感。

阿尔普《Chaise et bouteille / Stuhl und Flasche (Chair and bottle)》,纸板与颜料,20×30.2cm,1926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在绘画与雕塑之外,阿尔普同样是位诗人。在他出版的诗集与杂志里,陶柏的画作频频出现,他们像一对默契的搭档,陶柏用画笔将阿尔普那些抽象的悬思捕捉下来。

阿尔普《Fleur / Blume (Flower)》,纸上墨水、铅笔,26.9×20.9cm,1928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除此之外,阿尔普的许多雕塑作品也是与陶柏一同创作的。陶柏的作品风格规整,而阿尔普的风格则随性自由。

阿尔普与苏菲·陶柏《物的横竖构图》,纸板拼贴,1919年

陶柏的几何作品以及两人之间的合作,给阿尔普的艺术发展带来了深远影响。他们一同实验了许多新的材料与形式,并拒绝任何流派的等级之分。

阿尔普《Kopf mit lästigen Gegenständen / Trois objets désegréables sur une figure(Head with Annoying Objects)》,铜,21.5×36.5×26cm,1930(cast 1983)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1936年,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将阿尔普的作品收录在展览"Fantastic Art, Dada and Surrealism"中。知名美术馆的认可很快为阿尔普带来了声誉,收藏家们的定期购买保证了二人经济上的稳定。也是在这段时期,阿尔普与陶柏合作创作了大量雕塑作品。

阿尔普于克拉玛,约1960-1962年(摄影:Etienne B. Weil)

1943年,一场意外夺去了陶柏的生命,阿尔普悲痛欲绝。在妻子离去后的几年里,阿尔普停止了艺术创作。他试着与妻子的死亡共处,文字代替雕塑与绘画成为了阿尔普孤独的朋友,他写下了许多悲恸的诗篇,字里行间都是失落的回忆。


                                        =========

                                         时至今日

即便今天,当我们回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现代艺术浪潮,阿尔普无疑都是最杰出的创作者之一。近60年的创作生涯,阿尔普得以深入探索其主张的模糊意义的自然风格,也为后人构筑起了一个完整的可被解读的叙事。

汉斯·阿尔普《Torso-Amphore / Torse-amphore (Torso Amphora)》,铜,90×30×20cm,1962(cast 2012)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阿尔普对于形态的探索,常常被视为是一种有机的抽象形态,这些形态保持着非凡的一致性:波浪形的线条指涉着植物,身体部位和其它自然的符号,但同时还能够保持着完全的抽象。转化、生长、生育力和变形都是他作品中的主题。

阿尔普反对那种普遍存在的抽象观念,他走向了一个相反的方向,创造出一种在内容上极度开放的反简练的视觉语言,他笔下的形式是模糊的,任何解读都只能寄托在观众的感受之上。

阿尔普《Wachstum / Croissance (Growth)》,铜,109×43.5×23.5cm,1938/1960(cast 2006)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从达达时期的偶发性拼贴作品到中晚期对立体形态的探索,阿尔普一直朝着他理想中的世界行进着。他的探索是温和的,并完全地发生在艺术领域之内,与同时期激进的同僚相比,阿尔普保持着难得的自持与冷静,这份克制在当下的语境之中依然可以获得共鸣。

阿尔普《Träumender Stern / Astre en rêve (Dreaming Star)》,铜,98×85×60cm,1958(cast 2012)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于1886年出生在阿尔萨斯的斯特拉斯堡,地处法国、德国与瑞士三国交界,阿尔普从小在多国文化与语言的浸润里获得了跨文化叙事的能力。他是一个从不休息的思想者,生长在不确定的环境中,而这引领其走向了艺术探索的道路。

阿尔普一家及友人在他们的房子前(中间为阿尔普及其父母,图左为其兄弟),瑞士韦吉斯,1909年

阿尔普《Constellation de formes neutres / Konstellation neutraler Formen (Constellations of neutral forms)》,木质浮雕,75×59×4.5cm,1953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作为达达的发起人之一,阿尔普同样也是之后超现实主义的积极参与者,他的作品为这两个20世纪早期的主要运动搭建起了桥梁,并在之间灵活游走。

1954年,阿尔普被授予威尼斯双年展雕塑奖的首奖;四年后,美国现代艺术美术馆为其举办了一场非常完整的回顾展。阿尔普从此成为了世界公认的顶级艺术家,学界的认可让他数十年的探索为人所知,并启发了不断涌现的后辈。

阿尔普《Ruhendes Blatt / Feuille se reposant (Resting Leaf)》,铜,56.5×61.5×21cm,1959年 ©Stiftung Arp e.V., Berlin / Rolandswerth / 2019, ProLitteris, Zurich. Courtesy Stiftung Arp e.V. and Hauser & Wirth

2018年,达拉斯纳什雕塑中心(Nasher Sculpture Center)举办了其大型个展本色阿尔普 (The Nature of Arp),该展随后巡展至意大利威尼斯佩姬·古根海姆美术馆。

2019年9月4日至11月9日,豪瑟沃斯香港将为这位备受爱戴的艺术家举办首次中国个展,观众得以亲自见证那些划时代的作品。虽然阿尔普在西方语境之下早已为人熟知,但是在亚洲,他依然是被低估的艺术家之一。

阿尔普于法国克拉玛的工作室,约1950年(摄影:Michel Sima)

展览“阿尔普:二十世纪雕塑大师“将于画廊两层空间展开,通过呈现阿尔普于1918至1965年间创作的早期木刻、卡纸拼贴、素描、木质浮雕与青铜雕塑等作品,探讨艺术家独特的形式语言发展历程。

值得注意的是,豪瑟沃斯香港同时推出了教育单元,众多档案材料与原创纪录片、学术讲座等一同呈现。丰富精彩的活动贯穿展期,意图为观众了解阿尔普提供更多的途径。

多年来,论述阿尔普风格的文章数不胜数,但其作品带给观众的感受却因人而异,没有真正与阿尔普的作品相遇,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观众在其作品里既能看到生命的起点,也能感受到生命的终点。而这,或许就是艺术终极的奥义了。


原创:贾雨婧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