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里昂——“东方色彩大师”李有行

douhongyi

2019-09-15 00:23:20

“没有光,就没有色彩……精湛的艺术丝毫没有特殊的天然禀赋,唯有辛勤的努力和纯洁的情操,才能理解人生、表现人生……画要比自然更美才是艺术”

                                                                                     ——李有行

图为李有行曾经就读的法国里昂国立美术学院

李有行,我国现代艺术设计和西南艺术教育之奠基人,他是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的创办人和首任校长。这所学校就是今天的四川美术学院、四川音乐学院、重庆大学建筑学院的前身。艺坛素有“南林(风眠)北李”之誉,国外称他为“东方色彩大师”之称。白石老人以其品性高洁而赞为“真正的人”。

李有行先生雕像 

图为留法学子合影,左起王临乙、常书鸿、吕斯百、李有行

李有行1921年考入北平美术专门学校国画科,开始接受正规美术教育,1926年他考入法国里昂美术专门学校染织美术科,受西画教育、艺术墨染和名师点拨,1929年,他从里昂美专毕业后,受聘为巴黎维纳丝绸公司的设计师,很快成为法国美术界的一名高手。然而,当他了解到中国丝绸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的主要原因是图案设计跟不上,便毅然辞去公司的职务回国服务。尽管当时的祖国处于生死效关、存亡未卜之际,尽管辞职时,公司许以重酬挽留再三,也没有改变其“回国报效”的初衷。1931年他回到中国,任上海美亚丝绸厂设计室主任,开染织工艺设计之新风,并在国际间赢得”东方色彩大师"之美誉。


李有行画作 

当他以图案设计打开美亚丝绸厂的销路,赢得国内外的好评后,并不满足于一时的成功,而是把眼光放在培养中国自己的设计人才,从根本上改变中国艺术设计的落后面貌上。这一初衷促使他又放弃设计大师的显位高薪,全心身地投入到艺术教育之中。先受聘于北平艺专和国立艺专,继在流亡中兴办学校,培育人才,毕其一生培养了整整两代艺术家,成为中国设计艺术教育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李有行画作 

在北平艺专和国立艺专执教期间,李有行创作大量水粉画佳作,“南林北李”之赞始于此时。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北平沦陷。北平艺专任教的李有行在赵太侔率领下南迁,辗转流徙至江西枯岭,南京失陷后,国立北平艺专又沿江上移,至汉口,又至湖南沅陵。1938年,遵教育部令,北平艺专与林风眠率领西迁至此的国立杭州艺专合并,命名为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南林北李”在这里合璧了。说到中国的美术教育,法国功不可没。中国人去法国留学美术,虽晚于日本,成就却大于日本。从1911年开始至1949年前后,李有行与包括江新、李金发、蔡威廉、徐悲鸿、林凤眠、李超士、孙福熙、汪日章、俞寄凡、周轻鼎、潘玉良、方干民、郑可、王临乙、吴大羽、刘开渠、颜文梁、常书鸿、韩乐然、秦宣夫、唐一禾、王子云、滑田友、周碧初、曾竹韶、吴冠中在内的20多位留法学生以后成为中国著名美术家。可以说,里昂美专和巴黎美院是近代中国美术的摇篮。


李有行画作 

1940年秋,军情紧急,教育部命令国立艺专撤退至四川璧山县(今重庆市璧山县)。与一大批艺术家聚集在了陪都重庆,尽管当时处于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李有行对艺术教育事业的热忱和向往从未动摇。他先与艺术设计家家雷圭元、庞薰琹等教授一起,创办了中华工艺社,既为应用美术服务,又使一些艺术家有了就业之所,同时探索着实现育人抱负的道路。恰好当时仰李有行先生高名的四川省教育厅长郭有守正打算利用名流荟萃蜀中的机会,筹办一所艺术专科学校。两人不谋而合,乃在成都新南门外划地一块(地址在今四川音乐学院),由李有行出任校长全权办学。尽管经费困难,酬金菲薄,先生仍不遗余力,竭尽奔走,终于1939年办起这所拥有应用艺术、音乐、建筑、戏剧等科系的五年制综合性高等艺术专科学校。为后来四川美术学院、四川音乐学院及重庆建工学院的诞生奠定了基础。尤其将建筑设计纳入艺术教育范畴,这是李有行的一个创举。

李有行画作 

自创立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李有行任校长10年,奠定了西南艺术教育的基础。1948年冬,因支持校内民主运动而被解职,受法国领事馆聘为秘书、翻译,有译作出版,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成都艺专、西南美专、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兼教务主任。

李有行作画,以色彩取胜,尤其对瞬间即逝的光、影、色有若超常的敏感和捕捉力。主张“要抓住打动心灵的刹那间美好的印象”去表现自然的魅力。他的画取象不惑,设色大胆,擅长用“露白”的手法来烘托画面,而不轻易使用白色,让空白或白色纹样与色彩交相辉映,达到对比鲜明而又浓淡协调、强弱有致的艺术效果,用他的话说就是:“古人惜墨如金,我是惜白如银。”加上他构图的洗炼明晰,用笔的酣畅淋漓,充分体现了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关注之情,他的毕业作《乡村斜阳》、归国作《归来》、《勐拉风光》以及在川康、云南的大量作品,无不体现出画家的心灵与自然息息相通之情。

李有行画作 

李有行在接触法国色彩大师马蒂斯关于“色影是激发内在感情的闸门”的理论后,越发认为色彩更能表达人物内心活动,达到气韵生动。情趣盎然之境,进而提到了中国画应当“起出内河,汇激海洋”吸取西方营养的主张,经过反复的实践,终于将中国画的神韵、骨气、线描与油画的色彩、透视、立体感结合起来,开创了中西合壁独具一格的水粉画风,其作品中《峨眉卧云》《巴黎运河》即是此种风格之典型。

李有行办学,力主蔡元培先生“兼容并收”的方针,取法“新”字,以借鉴西学先进经验,革除封建陈规陋习。他聘任的教员,既有学贯中西的艺术大师,又有作为“工匠”的颐和园建筑掌墨师。如雷圭元、庞薰琹、沈福文、许可经、杨文葆、辜其一等,就分别掌其教导、艺术、音乐、建筑等科。另有画家关良、吴作人、丁聪,雕塑家刘开渠、指挥家马革顺、作曲家王云阶、音乐家郎毓秀、蔡绍序、余鹏、费曼尔、冷竹琴,语言学家吕叔湘,翻译家罗玉君等,可谓极一时之盛。更难能的是,李有行先生能有效地容纳各派政治力量,伸张正义,保护民主进步活动。如用中共地下党员,民主党派成员为科主任教师,支持民主言论,进步墙报和反独裁游行等。他主持学校时,教师不分南北,学术无论东西,只要有益于学生身心学业的,都在所不禁。

李有行画作 

在绘画艺术上,李有行不仅自己融汇中西,而且很注意培养学生兼收并蓄。对当时传入的西方各种流派能客观介绍,对青年中言必称梵高、塞尚、马蒂斯、毕加索的现象也不轻易否定或过分提倡。有学生加以涉猎,亦不横加指责而是允许尝试,要求从中吸取营养丰富自己。尤其强调在吸收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风格。一次,他从西康写生回来,高兴地把作品展示给学生看。有位同学想借来临幕。先生立即正色道:不是我不愿借,教师的东西,临得再象也只是教师的风格,关键要有自己独立的风格。

李有行画作 

不少学生回忆:李有行先生是一个严格的、慎重的、非常懂得怎样把学生引上艺术轨道的大行家。课前,画碟里是红、黄、兰、赭、白等几种简单的颜料,经他的画笔一触,奇妙的变幻便开始了:天边一丝粉白,仿佛长笛奏出的蓝色调子;湛蓝、深蓝、浅蓝、蔚蓝,那是黎明的序曲。接着是弦乐的重奏,蓝天的底色上出现了五彩云霞;在遥远的地方有小提琴独奏,那是绿叶垂挂着露珠。黎明的艺术再现,比黎明本身更具有魅力。下课铃响了,同学们如梦方醒,先生和画幅都没了踪影。窗外一轮旭日,眼前一个画碟,白得发亮的瓷釉,没留下一丝颜色。“绝了,一滴不多,一滴不少。”李有行先生没留下自己,只留下了美。

李有行先生是一位纯粹的艺术家,他的一生是一位正直的中国知识分子留学求真、献身艺术、献身祖国教育事业的一生。



里昂曾经是法国与欧洲的纺织中心,从巴黎宫殿的挂毯到王室贵族的丝绸服饰,绝大部分都是里昂生产的。今天参观位于红十字街区(La Croix-Rousse)的“纺织工人之家”似乎让人们回到19世纪纺织工人们的聚集地,今天,这里仍有有大量的纺织厂和丝绸商品店。 

本刊记者钱竹根据资料整理



原创:钱竹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