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世界也有艺术展?

douhongyi

2019-12-07 23:20:08

卡西乌斯·马塞勒斯·柯立芝《扑克游戏》,布面油画,150.7×127cm,1903年

自古以来,有关动物题材的作品在艺术史的长河中占据了重要地位。不同时期和地域的艺术家以动物为主题,运用隐喻的、幽默的以及反讽的方式颠覆着人们对动物的刻板印象。



1

狗向来被视为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在大多数的艺术创作中,狗的形象往往象征着良好的品德。例如在扬·凡·艾克(Jean van Eyck)的这幅《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中,女子脚边的狗便象征着女性对丈夫的忠贞之心。

扬·凡·艾克《阿尔诺芬尼夫妇像》,木板油画,82×59.5cm,1434年


但美国艺术家卡西乌斯·马塞勒斯·柯立芝(Cassius Marcellus Coolidge)却反其道而行之。艺术家用诙谐幽默的方式描绘了狗狗狡猾的欺骗手段,打破了人们对狗的固有印象,这样的处理方式也使这幅画变得更加意味深长。

卡西乌斯·马塞勒斯·柯立芝《有需要的朋友》,布面油画,150.7×127cm,1892年



2

如今的“撸猫”文化日益兴盛,作为全民萌宠的“猫主子”,在艺术家笔下也是经常出现的重要母题。早前在日本江户时代便有浮世绘画家歌川国芳(Utagawa Kuniyoshi)这样的猫痴。虽说是画猫,但实则是以猫作为载体来表现当时江户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

歌川国芳《四只不同姿态的猫》,彩色版画,1861年


虽然无论在任何地域,人类都有养猫的习惯,但在西方中世纪时期,人们对猫的好感度却极低,这与西方传说中猫与女巫紧密的联系脱不了干系。意大利画家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就曾在作品《受胎告知》中,画了一只看到天使而仓皇失措的猫,画面中这只猫便是魔鬼的化身。

洛伦佐·洛托《受胎告知》,布面油画,166×144cm,1527年



3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浪子回头》,纸上铅笔,24.2×19.1cm,1496年

猪在欧洲一直被视为不净的牲畜,其出现在艺术创作中通常带有不好的含义。德国艺术大师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urer)在《浪子》这幅作品中,便利用猪影射了《圣经·新约》里浪子懒惰、贪婪、丑陋的形象。


但在俄罗斯画家尼可·皮罗斯曼尼(Niko Pirosmani)笔下,猪却表现了母亲与孩子的依恋关系。由此可见,俄罗斯人民似乎对猪较无偏见。

尼可·皮罗斯曼尼《White sow with piglets》,布面油画,80×100cm



4

猿猴

在众多动物中,猿猴的外形和身体构造与人类最为接近。所以在画猴上,众多艺术家都习惯用拟人化的创作手法,其象征意义却大相径庭。南宋画家毛松笔下的这只小猴子,便体现了猿猴在人类史中崇高的地位。

毛松《猿图》,84×62cm,南宋


但有时,猴子也因太过机敏而被赋予了强烈的负面意义,被视为邪恶、异端的象征。来自巴洛克的画家大卫·特尼尔斯(David Teniers II)就曾把猴子画进了酒馆中,画面看似幽默风趣,而实则是在暗讽人类的愚昧。

大卫·特尼尔斯《猴子酒馆》,木板油彩


5

兔子在艺术家的笔下也经常被拟人化处理,例如画家碧雅翠丝·波特(Helen Beatrix Potter)笔下红遍世界的彼得兔,荷兰设计师迪克·布鲁斯(Dick Bruna)创作的米菲等,均为可爱乖巧的形象。可是兔子在西方却因其旺盛的繁殖能力,被视为淫欲的象征,且常作为猎物出现在艺术创作中。

彼得兔绘本

法国著名画家夏尔丹(Jean Baptiste Simeon Chardin)就曾创作过一幅名为《死兔》的作品。画面的中心是两只被猎杀的死兔,其幽暗的色调呈现出沉寂压抑的气氛,映射了人性的残忍。

让·巴蒂斯·西美翁·夏尔丹《死兔》,布面油画,53.5×44.2,1750年



6

在欧洲的风俗画上,牛也常以被屠宰的姿态出现。上世纪初,柴姆·苏丁(Chaim Soutine)便以牛被屠宰后的场景创作了一系列画作。画面中的情绪化色彩尽显生命的张力,表现出生死交织后的救赎与解放。

柴姆·苏丁《Carcass of Beef》,布面油画,140.3×107.6cm,1924年


而在同一时期,来自俄罗斯的弗朗兹·马克(Franz Marc)也创作过一幅色彩鲜丽的以牛为主题的作品。马克在画面中营造出一场梦幻般的图景,画中的黄牛散发着幸福的气息。

弗朗兹·马克《黄牛》,布面油画,140.5×89.2cm,1911年


7

画鱼的艺术作品发端于远古的先民们。那时的人们捕鱼、养鱼、玩鱼,并以渔猎为生,渐渐对鱼产生了亲近感。因此鱼成为了一种美好的文化象征,而后便有了画鱼的艺术。

葛饰北斋《两只鲤鱼》,彩色木刻,17.6×28.6cm,1831年


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就曾绘制过多幅以鲤鱼为主题的作品。在其作品中,鱼代表着吉祥福瑞。但鱼在艺术大师保罗·克利(Paul Klee)的笔下却别有深意。以下这幅画中具象与抽象的元素共存,均有象征和暗示的意蕴,画面中的鱼则代表着克利对故友深沉的思念。

保罗·克利《Around the Fish》,纸本水彩,46.7×36.8cm,1926年



8

蝴蝶


蝴蝶的成长过程为它带来了特殊的象征意义,破茧而出的蝴蝶犹如脱离肉体的灵魂,所以其自古便被人类视为具有灵性的生物之一。

阿德里亚恩·柯特《Three Medlars with a Butterfly》,木板油画,27×20cm,1705年


荷兰画家阿德里亚恩·柯特(Adriean Coorte)就曾创作过一幅有关蝴蝶的作品,在幽静中飞舞的玉蝶宛若灵魂的化身,整幅画散发出一种不可言喻的静谧气氛。蝴蝶也曾在希腊神话中出现过,在爱神丘比特与赛姬爱情故事的加持下,更是被赋予了美好意蕴。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家弗朗索瓦·帕斯卡·西蒙(Francois Pascal Simon)就曾以此为题材创作了《爱与灵魂》。

弗朗索瓦·帕斯卡·西蒙《爱与灵魂》,木板油画,1798年


9

蛇在人类历史上充满了鬼魅色彩,并被视为欲望的象征。早前《圣经》中便记载蛇诱惑夏娃偷吃禁果,因此受到惩罚失去了四肢的故事。

雨果·凡·德·古斯《The Fall》,木板油画,32.3×21.9cm,1480年


艺术家雨果·凡·德·古斯(Hugo van der Goes)便以此作为题材,创作了蛇在受罚前的样子,以此警示后人不要受到欲望的驱使。但在日本,蛇也有正面形象,在葛饰北斋的笔下便画有一条象征吉祥与财富的白蛇。

葛饰北斋《The Lute and White Snake of Benten》,1847年

 

10
蜥蜴


与蛇同样作为冷血动物的还有蜥蜴。在历史上,蜥蜴虽然没有蛇的存在感强,可一旦被艺术家搬到画布上,就被赋予了更深的寓意。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德·卡拉瓦乔《被蜥蜴咬伤的青年》,布面油画,65.8×52.3cm,1593年


从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到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他们的作品中都出现过蜥蜴的形象。虽然在画中,蜥蜴都处在不起眼的角落,但却成为最重要的线索。在卡拉瓦乔的画中,藏在玫瑰花瓶中的蜥蜴象征了爱情中的危险因素。而在洛托的作品中,蜥蜴的形象暗示了画中青年阴郁、冷血的人格特性。

洛伦佐·洛托《青年的肖像》,布面油画,98×116cm,1527年


其实无论在任何文化背景下,动物都有着无可比拟的象征意义,其意义是流动的,而非固定不变的。人与动物的艺术关系更是构成人类文明的重要环节。

原创:徐嫦婕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在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 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