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PS”!他一张图卖3万6,不得改图催图,却让无数甲方跪求合作!网友:在中国没前途

douhongyi

2019-12-09 17:48:54

猜一猜

下面哪张图是拍摄的,哪张是效果图?

是不是有点眼晕其实,它们都是效果图,就连这动图也是效!果!图!

是不是有点颠覆三观了。

对效果图稍微懂行的人都知道,这家大神级效果图公司,就是MIR.,一张图纸卖3万块,5张起订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乙方都是苦逼的,可这家公司偏偏打破常规。

Vals Therme Jensen & Skodvin (N)

不接受讨价还价,不接急单连扎哈、隈研吾都要排队乖乖等,不接受甲方指指点点,不改图,不接受催稿,比爸爸还爸爸的一家公司。

今天我们文章里出现的图片,几乎都是效果图,不是人为拍摄出来的,除了下面公司员工的照片。

万里挑一的神仙工作室


MIR坐落在北欧,心心念念的挪威工作室夹在山脉和海湾之间。

创立近20年了,整个团队只有13人算下来,只有0.01%的人有资格进去,差不多是万里挑一了。

Audemars Piguet - BIG (DK)


看看他们的全家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外科手术医生和北欧的冬,冰冷的器械,一样高冷像是一帮精于科研的艺术家,这样脑区性感的人,很对胃口这也导致了他们招人的苛刻。

中间那个穿深色衣服的是全公司唯一不用画图的人,因为她是财务。

喏,就连合照都喜欢雾的效果,跟他们做的效果图风格相似,不知道这雾霾效果是怎么过审的。


创始人

Trond在挪威念大学,学的是通信设计与插图。上学期间创立了MIR.,平时除了喜欢读书外,最爱干的事是钓鱼和远足。


合伙人

Mats就是Trond右边那个光头,他最擅长的是3D渲染,平时除了喜欢赤脚跑步之外,他还是阿尔法罗密欧赛车界的知名人物。

他们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我们制作未建成建筑的图像。



不加班,不改图

是甲方的爸爸

虽然公司人数很少,工作量巨大但,他们不是996,从周一工作到周五从!不!加!班!

The Whale Dorte Mandrup (DK)


工作的时候又极其严谨,不是客户爸爸选择他们,而是他们挑选客户去合作。

亚布力论坛会址 Mad Architects (CN)


这些人的作品经常是一稿过,收到设计方案之后开会讨论,头脑风暴先用手绘表达自己想象中的氛围,在整理完模型素材之后出图,这些都是常规操作。

Ayla Oppenheim (US)


非常规的是他们不接受甲方给效果图指定角度,估计是看不上客户挑选的眼光,简单的说就是甲方不能指手画脚。

Poly 636 Skidmore, Owings & Merrill


当然你也可以在一旁叭叭,但他们不会听你的,更多遵从自己的专业判断。

Ijburg-MVRDV (NL)


Geneve Music Hall - Foster + Partners


通常情况下,他们会根据自己的各种手绘图,确定出其中一种角度。

Camp Nou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 (ES)


如果找他们做鸟瞰图,必须提供航拍照片和周边详细的3D模型,否则就会遭到拒绝!

Theoule-XX


只有手里的信息足够详尽完善,才会相应出图,因为他们从不应付差事,做东西要先过了自己这关,非常之严谨负责。

Underwater Restaurant - Snøhetta (N)


所以他们的作品往往是一稿通过,因为他们拒绝改稿也拒绝被催稿。

St Malo Barozzi Veiga (ES)


听起来有点傲慢,但这些大神的专业水平和作品,质量确实让人叹服。

给大家做个对比,看一看这是MIR.为扎哈事务所出的效果图,是台湾的淡江大桥。

Danjiang Bridge - Zaha Hadid Architects (UK)


下面这两张是同时竞标的Visual Arch公司制图,其实单看觉得还挺不错的,但和MIR.一对比就稍显逊色了。

结果显而易见MIR.中标了!为了庆祝,MIR.还特意做了一张“乘风破浪”的图表示庆祝,这强大的功底着实让人想鼓鼓掌。

每一张都是一剂强悍的视觉暴击,说是效果图,却更像一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而且像是拿着手术刀精雕细琢出来的,白大褂的印象挥之不去。

Astana Asif Khan (UK)

一张图3万6,不讨价还价

应了网友那句话,技术纯熟带来艺术自由,那技术纯熟,能不能带来财务自由呢。

Star Observatory Kyriakos Tsolakis Architects (CY)


他们做一张图的费用是4600欧,折合人民币大约是3万6一张,价格比一些欧洲知名公司高了一倍(beauty & the bit、A2studio、Brick visual等)。

Leeza Tower Zaha Hadid Architects (UK)


和国内比,不知高了几倍,传说中的画一张图,养一家公司大概就是这样吧。

Grand Palais Snøhetta (N)


但寻求合作的客户屡增不减,他们对效果图的认真程度比客户自己还要苛刻,毕竟是用心当成自己的艺术品去做。

Dordrecht Bridge  Powerhouse Company (NL)


扎哈、BIG、Snøhetta、隈研吾等等,各种神级建筑事务所乖乖排队等着。

Icefjord Center Dorte Mandrup (DK)


具体是怎么个排队法呢,就跟去火爆餐厅吃饭差不多,到他们网站去取个号,三个月之后才叫号不接急活。

Attabotics HQ - Modern Office Architecture (CA)


创始人Trond说,这叫号的想法是从米其林餐厅那获取来的灵感。

Guggenheim Helsinki  Asif Khan (UK)


“菜单上有什么?它提供什么样的服务?你愿意付多少钱?你就会选择哪家餐厅”。

White Lund/Sverige


M20 Snøhetta (N)


所以,他将米其林这套想法运用在了自己的工作室中就像高星级的米其林餐厅一样

“只有好餐厅,客户才愿意排队贵不要紧能吃到就好”所以,他们公司亦是只有真正棒的图,客户才愿意等,贵不要紧画的完美才好。

Cyprus Observatory - Kyriakos Tsolakis Architects (CY)


这家低调的公司,创立快20年了,还是只有十几个人,创始人Trond说他觉得自己想要找的应该就是艺术家。

而不是普通技术员,技术只是个桥梁,最重要的是对建筑的理解。

Çanakkale Antenna Tower


A House to Die in Snøhetta + Bjarne Melgaard (N)


看看他们网页上写的招聘要求就知道了:对传统标准工作方法不适应,具有自己独特工作模式的艺术视觉家。



很多人说这样的公司虽然厉害,但在国内一定没法生存,因为他们不改图,不能被催,他们画出的氛围模模糊糊,让人很难看清楚他们的工作节奏,适应不了中国的快餐式制作流程,但总觉得他们对每一个细节的死磕态度还是十分值得学习的。

看过那么多案例,那么多委屈,“甲方虐我千千遍,我待甲方如初恋”、“甲方一张嘴,稿子全被毁”、“每一次改版,都相当于一个小小的项目了”、“设计师们一定要留好第一版!”……

MIR.应该是我见过最霸气的乙方了,很多人说国内也可以有这么好的团队,只不过中国没有好的环境土壤,甲方都在幻想又快又好还不要钱。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自己做到最好这样才更有底气吧。



来源:普象工业设计小站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眼见不一定为实,设计中11种视错觉

51design我要设计 0评论 2022-06-28

减脂类食品包装设计

小象智合 0评论 2022-06-27

优秀 VI 设计案例臻选

设计珍藏馆 0评论 2022-06-27

21届德语区TOP100最佳海报获奖作品展

颜之有料 0评论 2022-06-26

如何设计空气?扇子知道答案

张霓 0评论 2022-06-26

金旻载与母亲的创意世界

葛佩如 0评论 2022-06-26

设计一键就能把照片变成治愈系的画风

庞门正道 0评论 2022-06-26

流光溢彩——烫金工艺设计案例

青圭設計學社 0评论 2022-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