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和学生成为网友

达伯·霍尔斯

2020-03-05 12:44:19

已关注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正式返校教学时间尚不明朗。为了不影响原有的教学进度,各大学要求开展网络教学。还是那个开学日期,还是那个上课时间,只是授课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

这周我开始给学生们上网课了,为此我提前一周恶补相关技术知识。我们那个平日安静的文科学院同事群,这几周总是充斥着各种问题:应用程序里怎么导入学生名单,怎么签到⋯⋯文科老师一夜之间变身技术狂人。

网络上早已出现了各种教学直播事故的段子。比如直播完了忘记关麦克风、摄像头导致尴尬情形的;还有直播时家人强行围观,帮忙整理仪容的。或许在学生看来,平时严肃的老师居然会这样出糗,给关在家里的他们带去了一点欢乐。

把关教学质量在这种时刻成了难题。有开过直播的老师反映:网络延迟的情况使得交流的过程有点尴尬,就和电视台直播间主持人与外勤记者连线时的卡顿一样。

还有一条路可以走:不想当网红,不想给网络添堵,就选择简单点儿的录屏(录制)。我就选了这种方式。录屏除了要有PPT,还要有文字稿。如果不提前准备好,回听时就发现自己吐字不清,断句不行,简直一无是处。

录屏最关键的一点是情绪要饱满。教师是离不开学生的,课上与学生的互动才是保持昂扬情绪的根本所在。教师不是兰花,无人就能自芳,不能面对学生的老师是最可怜的老师。当我做录屏视频,只能靠想象来填满教室时,甚至会有想哭的冲动。不过这周测试下来,学生看了录屏的视频之后反应不错,心中终于有些释然。

感觉录屏多少有些偷懒的嫌疑,怕学生不能接受,我也准备了备选方案——在QQ直播间开语音直播。这也是有私心的:一切选择的前提,都是不能让学生看见我的大脸。我在线上发了一个调查问卷,在语音直播和录屏视频之间,结果同学们居然百分之六十都支持看录屏的视频,真的是和我懒到一起去了——也有可能是,他们担心看到我的大脸。

每天按部就班学习工作的时候渴望休假,当常态真正被打破的时候,我们又是多么地渴求正常和平常。上网课对于教师和学生而言,其实是一种莫大的安慰——生活还在继续,我们的职业角色没有变化。只要还在做自己该做的事,就能够让这一刻的我们感觉还是充实的,缓解心中的焦虑。

作为老师,我真的有点儿同情学生。因为在这场疫情中,学生需要应对的就更多了。比如,老师上一门课学一个应用程序,我的学生这一个学期的课程需要下载4个应用程序,还有的一门课就得切换多个程序,他们可怜的手机能不能承受都是个问题。还有,学生看完电脑屏幕看手机屏幕,非常劳累。有个学生在上网课的第一天说:所谓的想上学爱学习都是假的,眼睛不答应。听到他这样说,我在想,也许做点音频对他们也好。

此刻,想念可爱的学生们。



文:达伯·霍尔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中国哪里的皮蛋最皮皮皮皮皮?

风物菌 0评论 2021-03-04

吃春。

谁最中国 0评论 2021-03-03

陕西人吃蒜,到底有多费面?

风物菌 0评论 2021-03-02

女神节将至,爱我们身边的女神

良仓 0评论 2021-03-01

元宵,中国的情人节

物道君 0评论 2021-02-26

樱花树下,不负所有等待。

谁最中国 0评论 2021-02-26

上元节,元宵日。

目录君 0评论 2021-02-25

LV开咖啡店?打工人也喝得起!

LiZhigang 0评论 2021-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