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rry Hill:极致,但又沉默寡言

lbest

2020-03-05 16:05:17

已关注

每个建筑都应当是为它的背景和位置而“量身定制”的

Kerry Hill

1943 - 2018

现代极致美学设计大师

他被形容为“一个沉默寡言的建筑师”

却是“对设计毫不妥协的执着派”

他是享誉国际的设计大师,安缦酒店的御用设计师

坚持自然主义建筑理念

作品遍布东南亚、澳洲、日本、美国

获国际大奖无数

在业内拥有不可动摇的领导者地位

Kerry Hill,澳大利亚著名建筑师、极简主义风格缔造者、安缦酒店御用建筑师。于1943年出生于澳大利亚的珀斯,1968年毕业于珀斯技术学院和西澳大利亚大学。Kerry Hill于1979年在新加坡成立了Kerry Hill Architects。并于1995年在澳大利亚的弗里曼特尔成立了第二个事务所。1995年,他获得了Kenneth F Brown亚太文化与建筑学奖,2003年获得了Oglivie House的RAIA Robyn Boyd奖,并于2006年获得了澳大利亚皇家建筑师学会金奖。

Kerry Hill擅长从光影变化中表现建筑之美,他的作品旨在空间的一收一放之间,营造出建筑物特有的个性,并且采用极简的设计手法,大量运用当地的建筑材料,让建筑成为一个故事,每个作品都让人细细品味。

Kerry Hill的设计思想源于现代自然主义,他的作品试图探讨现代主义在当今这个时代及地域与文化文脉中的关联性,他的作品遍布世界各地,这些作品涵盖不同的风格与场所,建筑类型从住宅建筑到公共建筑,独特的风格,即使经过二十年、三十年仍是充满气质不凡的价值。

「 代表作品」

细数当今全世界最顶级的度酒店如台湾的日月潭涵碧楼,青岛的涵碧楼,不丹的Amankora,马来西亚的The Datai,日本的Amaniwa、Amanumi、Aman at Cypress Hyogo,土耳其的Amam,Gocek“印度的Aman New Delhi,约旦的Aman,Dibbeen、克罗埃西亚的Aman Resort.Cavtar,印度尼西亚的The Chedi、The serai,峇里岛的Amanusa、泰国清迈的The Cbedi、迪拜的Desert Palm……等,无一不让全球高端消费者赞叹不已,Kerry Hill以其独到的手法,在高端度假酒店领域已树立起无人能及的领导者地位。

1

上海养云安缦

他相信每个建筑都应当是为它的背景和位置而“量身定制”的。Kerry Hill 所建立的度假酒店理念尤其受到赞扬与追捧。身处亚洲,他将在地文化与建筑理念完美结合,并善于利用所在地的风光、气候与光照。“我有意识地将我的现代主义原则与东方传统文化融合并相互影响。” Kerry Hill 表达道。并非复制传统,而是寻求联想的建立来引用过去的建筑传统。

养云安缦在选址上遵循了一贯的“避世”风格,坐落于马桥镇的旗忠村,这里被誉为上海的“龙脊之地”,上海最早的人类文化正发源于此。在宣布选址之前,就连上海人都对这片区域知之甚少。本项目正是由安缦御用设计师Kerry Hill操刀设计,他擅长将当地的自然、文化特色融入极简的设计手法,进而生成留有原地气韵的现代建筑,此项目也成为了他最后的作品。

这间安缦一改借用酒店建筑致敬周围场景的惯常做法,转而从700公里外的江西移植来50座古宅和10000棵香樟树。酒店的主体正是由这些明清古宅、Kerry Hill操刀的当代建筑和Dan Pearson加持的园林合成,水系和森林环绕,恍若仙境。

除去建筑本身,起居空间内设计极简配色也更为明亮。为的是将现代的居住体验,融入进老宅里。

古代别墅还会拥有一个自己私有的餐厅,在这里设计师使用了大量的留白。

主卧室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空间,没有过多功能性的堆叠,一切都看起来简单的刚好。窗内设计师创意的放入了一份盆栽,让室外的园林景观融入室内又兼顾隐私。门窗与建筑本身都充满时间感,呆在这里只看建筑都能过上一天。

现代套房与古代相差较大,类似日本酒店内日式与西式房间的区分。套房的客厅就用了安缦标志性的极简主义风格,且每个现代套房内都带有两个独立庭院,新旧在这里交替。

私密而大胆的客房是这场“新古典主义”剧目的主旨,淡雅原木与透明玻璃的框架设计,充满禅意的私人花园与大胆的室外泡池矛盾又和谐,最终绘成一幅静谧、禅意的安缦式居停场景。

与37间客舍匹配的是多达6处餐饮据点,涵盖中、日、意式三国食府。其中日本餐厅和意大利餐厅分别占据了一处亲水建筑的两翼,在东西“厢房”里上演着东西美食的暗自较量。

而连通日餐厅和意大利餐厅的露台则担负起贯穿东西、缓释两者交战气氛的双重任务,成为食客们最佳的打分和交流平台。

2

京都安缦,日本

Kerry Hill 早在2002年已经开始京都安缦的设计工作,大约三年的时间,已经完成了建筑及室内的设计。由于日本经济的不景气,搁置了施工计划,最近两年才又重新启动。从时间的维度来看,18年前的设计,于今天来看,理念还是非常超前。

度假村坐落于京都名山左大文字山脚的隐僻庭院中,四周环绕着面积达32公顷的蓊郁森林。 青苔覆盖的石像如同散落在葱茏植被间的绿色宝石,蜿蜒小径连接起幽静的林间空地,潺潺溪水伴随着悦耳鸟鸣,仿佛与世隔绝。于自然奢华中寻找心灵的治愈,安缦,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

建筑设计采用暗色调的线条,简约而具有明显的日式风,同时也是关于日式设计中的冥想思考,立面的格栅是营造丰富光影艺术的自然容器。

起居阁露台是度假村的中心,谈心坑将成为所有宾客最好的休闲空间。与山林相连,让酒店充满了自然的味道,自然光线温柔洒入,树影婆娑,绝美的枫叶季,美得让人忘乎所以,这大概就是最美的时光相遇。

于和谐的自然山林中营造宁静、轻松的氛围,引人遐思。客房内包括传统日式灯笼在内的所有家具均为定制,花器、艺术品及古董等装饰陈设均经过悉心甄选,契合现代气质,呈现精巧别致的日式创意美学。

共设有26间客房,分布于6栋独立庭阁之中。6种房型,其中两间“总统套房”分别位于鹫峰阁和鹰峰阁内。客房的命名颇有意思:萤、枫、楢、芒,充满自然诗意及日式禅意。

客房的大落地窗可饱览庭院与森林的美景,处处呈现着自然的灵气。每间客房均设有日式木制浴缸,以日本中部出产的扁柏木打造而成。

京都安缦的设计,也充分体现了Kerry Hill尊重场所、尊重自然、尊重人文的设计理念,在自然纯朴中融入现代简约的设计线条,让整个度假村充满了灵气。相信对于每一位酒店控或缦粉来说,京都安缦都是必去体验的自然居所。

3

东京安缦,日本

东京安缦的设计灵感来自日本的传统民居。这是安缦集团在日本的第一家酒店,也是安缦在全球的第一家城市度假酒店。酒店大堂位于大手町塔的33楼,在大堂中央,是以石雕与花道、水景相结合设计的室内花园,澳洲建筑师 Kerry Hill 沿袭了安缦度假酒店一贯与自然融合的特质,围绕这个有趣的室内中心花园,打造了与餐厅、酒吧、书房、雪茄吧、接待台等功能区域相连接的缘侧空间,这部分空间的设计除了可以作为室内外连接过渡的区域,还为酒店住客们提供了休憩的场所。

酒店大堂中心挑高近30米,宏伟且极富建筑特色地呈现了日式纸灯笼的内部构造,长40米,宽11米。这个灯笼型结构由层层相叠的纹理和纸经由日式木框延伸,由大楼中心贯穿所有六个层面。在白天,它使得阳光四散开来照亮前台;而在夜晚,它通过一系列和谐设计的光影场景延续独具一格的氛围。

精心设计打造的84间客房和套房都有别于传统日式旅店的格局,宽敞、现代化,从日本美学中汲取的灵感都在这些客房中展现了出来。

Kerry Hill 偏好建筑中糅合异国风景,虽然 Aman Tokyo 有很多先天限制,但 Kerry Hill 将日本传统的幽玄美学派上了用场,在房间内以和纸趟门、帘幕、屏风等分隔空间,取其功能性,也以若隐若现的画面,给人无线漫活的传统日本优雅生活,这也将东京这座都市的喧嚣按捺了下去。

Aman Tokyo 的豪华房正对着皇宫花园;而高级房则有着宽阔的门厅,可眺望日本最高建筑——东京晴空塔。141平方米起的套房则有着宽敞的开放式起居室及厨房;全景套房则可让你从大楼拐角处俯瞰灰红的都市全景;面积最大的157平方米的安缦套房则将更多的无敌美景揽收尽你的眼下。

在33楼的安缦酒廊由巨大的落地窗勾勒出东京皇宫的美景,并可于此远眺富士山,来一杯饮品或一份小食,从白日到夜幕,这里都是绝佳的社交之所。安缦餐厅则提供精致地中海美食,其中不乏一系列灵感来源于日本及亚洲的佳肴。此外,Aman Tokyo 还有一座宽敞的玻璃酒窖,精心挑选并收藏包括一位日本清酒大师在内的、来自全球杰出酒庄的佳酿共计1200多瓶。

Aman Tokyo 还有一个内设雪茄陈列盒的雪茄吧,以及所有安缦不可或缺的元素——对住客开放的图书馆,这里有关于日本文化艺术的藏书,以及一些日式工艺品。酒店34层汇集了Spa、泳池、日式汤浴、健身房、瑜伽馆和普拉提室的康体中心则将安缦尊崇的隐逸和养生美学太高到全新的高度。

4

青岛涵碧楼

青岛涵碧楼是日月潭涵碧楼在大陆的第一家姊妹酒店。2008年,乡林集团董事长赖正镒来到青岛考察选址的时候,只用了30分钟就决定选在黄岛这片海滩。追问原因,原来是他喜欢那里的碧海蓝天,喜欢凤凰山这个吉祥的名字,喜欢山东老百姓的质朴坦然。

据说他“五顾茅庐”,并将台湾的办公室搬到澳洲Kerry Hill的公司,才说动了Kerry Hill担任总设计师,可见人家对这个巨无霸的建筑是有所顾虑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当初确实不肯接盘显而易见,他明白这里面风险实在是太大,在他快80岁的设计生涯上,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声望是不可以有任何“闪失”的。

假如让他从以前做过的单体度假酒店尺度最大不过是万把平方米,所投入的精力去投入青岛涵碧楼,他不得不去思考、去掂量、去权衡。他不能在这个庞大的酒店项目上有任何失误,要赖正镒请他出马必须答应他三个条件。一是尊重原创,不得改图;二是设计费不能砍价;三是不能催他,等他排出空档才能设计。

Kerry Hill 总是强调建筑的感官体验和对理论推测的直觉态度。他认为空间应该唤醒我们的视觉、触觉和听觉的反应。在他的“体验式建筑”中,材料的选择至关重要。在每个项目的材料组成中,通常存在层次结构。如何连接这些材料是由一个材料依存和尊重另一个的,是他极致追求的展现。

这处空间气势磅礴的方形石柱,构建起了一个随着天色和光色能随时变换的光影世界,不同时刻,这里呈现的景致会完全不一样。午后,太阳光线穿过大片落地玻璃射入屋内,筛过竹林枝叶缝隙,光影投射就直接落在大步梯上;到黄昏日落,大步梯另一边的石墙镂空崁灯,泛黄的灯光穿过石墙的缝隙,照射在大步梯石阶上,又是另一番光影摇曳。

青岛涵碧楼用一座饱含儒家隐居理想的滨海胜地向中华传统文化致意。它遗世独立于一个无人打扰的海角,背山面海、深入海洋腹地,得国际巨擘大手笔构筑,又以儒家文化艺术精雕细琢。在这个喧嚣的社会中独辟出一片“偷得浮生半日闲“的乐土。

Kerry Hill倾向于创造一个建筑结果。他常常云淡风轻,并不会过度在意别人对他的作品的看法,更愿意让作品本身来发声。


来源: 梁贝斯特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