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建筑的50个经典

有方君

2020-03-09 13:06:53

关注



一座经典的建筑,无论何时看都不会过时。



1900s-1910s


1909 罗比住宅:草原的线条


对于赖特而言,强调支配性而沿地平面水平展开的开放式平面,呼应了美国中西部大草原的水平线条;同时,他还使用了本土材料——这两点是草原住宅的最大特征,也是属于“美国建筑”的路。


1912 米拉之家:高迪的创造力


虽然那些仿佛风化的岩体、波涛汹涌的海面、充满谐趣的童话烟囱等细部形态特征,无不强烈地冲击着人们的视觉,但是米拉之家作为现代建筑范本的意义并不在于其形式上的新奇,而在于高迪对加泰地区现代居住建筑类型研究的集体智慧的融合,以及在创新应用理性结构体系的基础上升华建筑意象的设计逻辑。


1920s


1922 辛德勒自宅:光线,温度,情绪


一方面,辛德勒愿意在作品中尝试不同的新技术,譬如立墙平浇法的使用和自行开发出的“辛德勒框架”等;另一方面,他一直在追求如何让作品的建筑形态更为轻薄,室内空间与外部自然环境的交流更为多样。他的这些尝试和赖特的混凝土砌块砖一样,是建造技术的创新结合了建筑形式的发展。这种探索的特质,始终贯穿于美西建筑的发展进程中。


1924 施罗德住宅:唯一建成的“风格派”建筑


作为著名的“风格派”运动(De Stijl)在建筑领域唯一建成的作品,施罗德住宅是现代建筑史上一座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建筑。风格派旗手之一的杜伊斯堡认为,建筑应该忠实地表达它们所限定的空间,而不是一件披在许多房间外面的花哨外套,这样的理念在施罗德住宅中被清晰地体现出来。


1926 德绍包豪斯校舍:不朽的丰碑


1926年在德绍完工的包豪斯校舍,无疑是一座建筑史上的丰碑。这座建筑对建筑师的意义已经超过了建筑本身,代表的是一种现代建筑学这门学科的象征和对建筑师这个身份的认同。


1928 斯德哥尔摩公共图书馆:超越古典借鉴,回归身体经验


在整个方案的设计过程中,阿斯普朗德超越了对于古典、比例、几何的借鉴,而回到了对于空间体验本身和身体的关注上,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


1929 巴塞罗那世博会德国馆:重建的里程碑


作为推动欧洲“新建筑”(New Architecture)风潮最有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德国馆以其先锋、前卫的设计,使得那一届巴塞罗那世博会的其他累赘繁杂的建筑黯然失色。


1930s


1931 萨伏伊别墅:走向新建筑

摄影:夏至


这个“居住的机器”般的作品是柯布“新建筑五点”设计思想的集中表现。底层架空的柱子很细,柱间距为4.75-5米;三层平面各不相同,都根据功能需要而排布变化;四个精简抽象成几乎一样的立面,由一条连续的水平长窗穿过;二层设有屋顶花园,能从更高处欣赏周围的美景。


1931 凡耐尔工厂:玻璃与钢的诗篇


这座纯白通透的工业建筑被誉为是玻璃与钢的诗篇。建成后不久,便得到了“最美现代建筑”的盛赞。1932年,法国现代主义旗手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来到工厂参观,也不禁赞叹它为摩登时代最美丽的奇观。


1932 玻璃之家:前卫的透明


玻璃之家是最早使用钢结构建造的住宅,经常与勒·柯布西耶的萨伏伊别墅一起被拿出来讨论,是早期现代主义住宅的代表作品之一。


1933 帕米欧肺病疗养院:最温柔的医院

摄影:李菁琳/有方


那是1933年,31岁的阿尔托凭借这个作品蜚声国际,人们将他称为现代主义的第五位大师。后来,许多年轻的建筑学学生第一次记住“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这个名字,正是因为帕米欧肺病疗养院。


1937 哥德堡法院扩建:瑞典式优雅


虽然最终阿斯普朗德的设计语汇与紧邻的老建筑差异甚大,但加建部分和老建筑仍然显得和谐统一。哥德堡法院扩建至今仍被认为是老建筑加建的经典之作。


1937 流水别墅:人类居所与自然万物


作为赖特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作品,流水别墅被美国建筑师协会特别认定为赖特对美国文化做出贡献的17座文化建筑之一,被美国《时代》杂志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住宅。


1939 玛利娅别墅:在北欧的森林里触摸自然


没有光怪陆离的设计,没有凌厉锋芒的结构,芬兰建筑师阿尔瓦·阿尔托的建筑远离了喧闹,走在潮流的边缘,却总是让人感受到亲近和自然。


1940s


1940 林地公墓的北欧精神


年轻的阿斯普朗德与劳伦兹选择另辟蹊径,他们尝试通过结合古典的精神和北欧的自然环境,创造一种新的墓园空间类型。


1940 夏季别墅 / 阿斯普朗德:在浪漫与理性之间温柔摇摆

摄影:张莉


夏季别墅的建成既说明了阿斯普朗德从未简单地放弃民族浪漫主义中有价值的成果,也反映出他对“国际式风格”的反思。正如柯布等人在当时的住宅设计中,开始尝试更多用现代的材料去转译本土文化中的传统语言,夏季别墅正是阿斯普朗德当时对现代主义做出思考的成果。


1947 巴拉甘自宅:宗教,光,身体与马


这座住宅随着时间推移所历经的变化如同是一间实验室,就像屋主本人多年后在普利兹克建筑奖答辞中所说的那样,“这座住宅完全是自传式的”。


1949 约翰逊制蜡公司办公楼:赖特的奇幻王国


赖特在此摒弃了一切繁杂的装饰和花纹图案,只通过砖、混凝土、管状玻璃等几种材料的反复糅合来营造空间氛围,致力于追求材料本身固有的特殊品质。在这个意义上,约翰逊制蜡公司就是材料的直接应用和对装饰的摒弃。矶崎新认为这个项目是赖特40年的空间手法和创作目标在一个作品里的终极实现。


1949 伊姆斯自宅:不做居住的机器


从某个角度来看,伊姆斯自宅的设计其实非常自我,伊姆斯夫妇多样的生活带给了它非常特别的风貌,简洁的体量中容纳着夫妇俩生活中的一切。整个住宅就像是一间放大的娃娃屋,家具的布置方式和精巧的置入式家具的设计,让这个作品就像是一个生活的万花筒。


1950s


1951斯沃斯住宅:用简单纯粹的形式,呈现千变万化的自然

摄影:陈杨/有方


除了建筑物的功能,密斯在此通过材料、比例和尺度强调出了显著的美学特征,将他所感知到最深处的秩序,在空间和形式上表现出来。一种简单的纯粹的形式,却呈现出千变万化的自然。


1952 珊纳特赛罗市政厅:静谧的伟大

摄影:苏圣亮


这座亲切静谧的市政厅,矗立在人造的台地边上,有广场,有商铺,有“塔楼”,造成一种奇怪的印象,仿佛一座16世纪托斯卡纳城市的碎片因为某个原因闯进了北欧的森林,穿越了500年的时光,变身为一座现代建筑。


1952 马赛公寓:柯布的理想社会


建成之初公寓曾被舆论界讽刺为“贫民窟”“20 世纪最差的住宅类型”等,但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马赛公寓成为柯布最有创意和影响最为深远作品的事实。


1953 夏季别墅:阿尔托的温情实验

摄影:苏圣亮


阿尔托的作品里虽有柯布的影响,却也融入了许多根植于芬兰土壤的设计元素,这使远离欧洲现代主义运动中心的芬兰找到了属于自己独特地域性的现代主义建筑语言,一种集技术与温情、乡土与古典等各种元素并列杂陈,丰富、有机而灵活的阿尔托式建筑语言,他的建筑也因此被称为“人情化建筑”。


1955 朗香教堂:与神对话


当时,柯布设计的马赛公寓刚刚完成。相较于这个非常理性地控制角度和秩序的居住建筑,朗香教堂的设计精神似乎完全相反。柯布在庆祝仪式上说:“建造这个教堂,我想创造一个寂静、祈祷、和平和内心欢愉的场所。”


1956 克朗楼:密斯的桂冠


密斯认为克朗楼是最能代表他哲学思想的作品,他曾使用“几乎无物”(almost nothing)来形容它。这栋有着精致细部和雅致比例的建筑所呈现出的匀质和澄静,远远超脱了其使用的工业材料的物质性。


1958 西格拉姆大厦:香槟色的优雅


理性的清晰和智性的秩序架构起密斯的建筑,钢铁和玻璃的大量使用成为他的作品的一大特征,透过清晰的逻辑操作,他的作品最后所呈现出的是带着古典精神的洗练形式,经久不衰。


1959 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赖特的革命


对赖特而言,这个位于城市街边的地块迫使他在垂直向度往上思考,因而他设计出一个类似美索不达米亚神塔(ziggurat)的负形,而不是他在中西部草原上常用的水平形式。整个建筑空间,除了水平空间的流动,还增加了垂直空间的流动。


1959 国立西洋美术馆:日本的勒·柯布西耶


国立西洋美术馆是柯布早期“可生长美术馆”概念的实现。在他一生的建筑生涯中,只有在印度的两个项目和在日本实现了该想法。建筑像是螺旋的贝壳一样可以向外侧无限增长,将来当需要扩建的时候,可以把原有建筑向外侧扩展。


1960s


1960 斯塔尔住宅:让视野支配一切


斯塔尔住宅像是座“没有建筑”的住宅,建筑师将建筑物本身弱化退让,让视野支配了一切。


1960 拉图雷特修道院:在寂静中容纳心与身体

摄影:夏至


自1940年代以来,柯布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神圣”与“住居”这两大建筑类型上,当时正在修建的朗香教堂与马赛公寓正是这两种建筑类型的代表。面对拉图雷特修道院这样“神圣”与“住居”的集合体,柯布在写给神父库蒂里耶的一封信中提出:“建筑物需要的是简洁朴素,而没有太多装饰的外表,没有任何多余的华丽存在,但也需要重视对生命的表达。”


1963 奎里尼基金会及庭院:威尼斯的故事

摄影:陈杨/有方


在奎里尼基金会里,斯卡帕分解建筑的时间不再是条分缕析的解剖性的时间,而是个人感受威尼斯水域环境的印象主义时间,一种微晃的摆脱了现实框架的时间,把水城特有的现象从原先的着落中抽离出来,再聚合在一起给予人们感知威尼斯的奇异角度。当代建筑历史学家纳普利亚尼用“隐喻”来评价斯卡帕的这一设计,正如卡尔维诺所言“我每次描述一个城市,其实都是在讲威尼斯的事。”


1963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理性与纪念


康在宾大接受到的布扎式的建筑教育训练和其年轻时游历欧洲古典建筑的体验,给了他对现代主义建筑不一样的思考方向,不论是建筑形式的表达还是建筑结构构造方式,以及材料本质的呈现。萨尔克生物研究所正是现代主义的理性和古典建筑的纪念性的完美结合。


1963 柏林爱乐音乐厅:德国建筑的战后新生


这是最深受德国人喜爱的建筑之一,在战后的德国现代建筑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建筑帐篷式的外观,反映了室内空间的变化,没有半点虚假造作。


1963 昌迪加尔首府建筑群:柯布的雄心

摄影:胡康榆/有方


昌迪加尔的行政中心即首府建筑群,用强烈的映衬手法,把议会大厦、高等法院、秘书处、总督府作了恰当的相互联系和空间变化,用水面倒影手法使放置较远的建筑在感觉上仍感贴近。但在这一系列柯布构想好的建筑宏图中,位于建筑群最显赫地位的总督府,最终未能建成,是柯布作品中完成施工图设计而至今未能实现的最后一个项目。


1963 卡彭特视觉艺术中心:柯布的美国往事


混凝土和玻璃的建造是柯布对理论的表达,他许多独到的思想在此得以呈现:相互渗透的内外空间、裸露的混凝土、通过第三层将两侧道路连接起来的坡道、各个楼层的独立支柱及“遮阳板”(brise-soleil),视觉艺术中心可以说是勒·柯布西耶在职业生涯中建立的具体形式和设计原则的汇编。


1964 国立代代木综合竞技场:原始的想象力


东京国立代代木综合竞技场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由日本“现代建筑之父”丹下健三设计。它是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达到了材料、功能、结构、比例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


1966 勒萨·德·帕梅拉游泳池:俘获一片大西洋


建筑整洁的线条和长墙体,力图实现与岩石的相遇;目的是在环境中画出几何,又或是决定它容纳某种特殊几何的倾向。建筑就是建造几何。


1967 Habitat 67:现代空中花园


提出“Habitat 67”的时候,萨夫迪只有25岁。按照他在硕士论文中的设想,这个综合住宅项目将容纳近1000套公寓,为廉价舒适的社区提供一种新范式。短时间内,该方案吸引了大量关注,业界的认可和批评让它和萨夫迪都成为了一个事件。


1967 克里斯特博马厩与别墅:乡愁的乐曲


在克里斯特博马厩与别墅中,巴拉甘将童年的记忆提炼,并使之成为超越了个人乡愁的建筑与景观乐曲。


1970s


1972 金贝尔美术馆:光的演奏


特殊的光照系统为金贝尔美术馆带来了银色的光芒,使美术馆的内部空间带着一种空灵的气质。


1972 埃克塞特学院图书馆:建筑中的建筑

摄影:胡康榆/有方


对康而言这栋建筑有两层意义,在功能上来说它是个图书馆,在精神上它是个教堂。他也曾说:“图书馆空间的起源来自一个人拿着一本书走向光明。”


1972 中银胶囊大厦:东京“宇宙飞船”


黑川纪章是日本战后一代建筑师中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20世纪60年代,他开始对现代主义建筑的改进做探索性创作,胶囊大厦就是其中最典型的范例。设计灵感来自他在前苏联时看到的宇宙飞船,公寓大楼的样式使建筑空间得到最大化的利用,适应银座寸土寸金的特点。充满幻想色彩的建筑实践引起了极大反响,为他带来国际声誉。


1974 印度管理学院:砖与拱的故事

摄影:胡康榆/有方


康是现代建筑史上使用拱的大师,2000多年前的古罗马建筑对康有着巨大启发。康在印度管理学院中设计的拱,是他一系列拱的代表。


1974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康最后的美术馆


英国艺术中心的展示空间是以“房间”的方式组织的。类似于文艺复兴时期别墅连续的空间序列,康将无走道穿插的正方形单元并置在6×6米的结构网格之上,因为他认为这样的尺度适合于展示18和19世纪早期的绘画作品,同时可以利用自然光将时间因素带入到观画体验当中。


1974 古堡博物馆:用手术刀般精准的改造,复活一座沉睡的城堡

摄影:印玺


古堡项目从1957年启动,直到1974年才全部建造完成,历时18年,是斯卡帕最有影响力也是最复杂的项目。


1976 巴格斯韦德教堂:天边一朵云


伍重从自然的空间中感受到精神上的平和,从而理解了精神上的平和其实就是对生活的满足、喜悦和感激。于是,他将从中抓取到的空间体验融合到了巴格斯韦德教堂的设计中。


1977 蓬皮杜艺术中心:回到未来


大胆,反叛,颠覆传统。与周边古典建筑毫无关系可言,这座建筑单纯又复杂,裸露得动魄惊心。


1978 布里昂家族墓园:一座为死者建造的花园


布里昂家族墓园是建筑史上不朽的作品,是凝聚了斯卡帕一生设计手法和理念的集大成之作。和之前的作品相比,这个设计中的很多操作都不是寻常的状态。到达两座墓室的动线并不“舒适”,需要穿过草坪或是弯下腰。让人不由地慢下来,小心翼翼起来,于是更加细腻的感知被唤醒。对于光线的处理也很特别,在昏暗处使用抛光抹灰、彩色马赛克以及金属片,反射着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制造出带有一丝欢愉的幽冥。


1980s-1990s


1985 庞培亚文化体育中心:“工业考古学”的精彩表达


看过基地后,丽娜决定不去拆除那些现有厂房,与当时正统的建筑师想法不同,丽娜意识到了这个国家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已经建造了太多的建筑,现在需要的是改善,而不是简单地拆除,现代主义彻底消除传统的做法应该被反思。在1979年的一个讲座上,她将此定义为“工业考古学”,一种如何思考现有建筑并加以利用的设计方法。


1996 瓦尔斯温泉浴场:水石礼赞


与其说卒姆托的这个作品像石矿一样被置入山体,不如说它是温泉自然构造的延伸。泉水通过片麻岩地质构造到达地面,进入一个人造的片麻岩宫殿,人们可以获得泉水在地下、室内、室外的不同体验。所以,在展开建筑的故事之前,这座建筑首先讲述了人与地质构造对话的故事。从某种程度上说,卒姆托的地质感觉决定了整个建筑的构思高度。


来源原创 有方君 行走中的建筑学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