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创造力的发型师离开,但头发的艺术从不终结

LiZhigang

2020-03-19 12:56:11

已关注



不久前,发型师加茂克也(Katsuya Kamo)去世,引起了业内一阵唏嘘。Katsuya Kamo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具创造力和实验精神的发型师之一。虽然我们在此称他为发型师,实际上人们常常将他视作为艺术家。


因为他的作品实在值得仔细欣赏。








无论是与Chanel合作的纸头饰;



还是COMME des GARCONS秀上肿瘤般的头饰,都让业界为之一振,随即迸发出新的活力。



随着这位发型艺术家的逝世,我们除了哀痛之外,也应该去重新思考什么是创意,什么是艺术?



因此,今天我们就在此讨论一下,那些浪漫的、充满创意的、有关头发的艺术。


大力士因为失去头发而失去力量,长发姑娘因长发而获得爱情。神话传说中的头发似乎总与某种神秘的力量联系在一起,而现实生活中,有人痴迷头发,有人则有着毛发恐惧。



无论如何,头发的颜色、式样以及种种用途,在时尚和艺术世界中,占据着一片并不大却引人瞩目的天地。


01

发髻,撑起一片蓝天


发型发式一直是历代女性造型变化中的重头戏,从简至繁又从繁复简不断往返交替。在某些时段中,头发已经超越了简单的挽发、发髻等造型,几乎成为了类似雕塑一般的艺术品,在中外都有类似记载。


早在汉武帝时期,就开始流行“高鬟望仙髻”,据说是汉武帝看到了瑶池仙女下凡后的模样,令嫔妃宫女们仿效的,以大量的头发以及假发梳成环状,最多可梳成九鬟,当中饰以各种珠宝、金簪,是最高贵华丽的发型,也被推崇为仙女的发型。



到了隋唐时期,发髻艺术到达了高峰,可以分化出几十种花式上百种变化,发髻也越做越高,形态各异。陆龟蒙诗中就有“城中皆一尺,非妾髻鬟高”,纪录了当时女性高髻潮流,除了大量假发,女人还要在头发中垫上木头做的假冠、发垫等,把发髻垫高。


高耸入云的发髻在近千年后,又在法国再度创下纪录:从太阳王路易十四年代开始,宫廷贵妇们的头发做得越来越高,有时候甚至要高达六十多厘米,发髻上堆满了羽毛、缎带、宝石、珍珠,以及不计其数的假发卷。



到了路易十六时期,玛丽·安托瓦内更是将夸张的发型推到顶峰,它们被做成不同的形状,拥有各异的名字:犄角、风筝、风车、金字塔、金字塔……甚至是微型军舰。




拥有这种庞大发型虽然是一种奢华的时髦,对女性也提出了极大的挑战,即便可以忍受头顶沉重的分量,进门出门坐马车时的种种不便(不是坐在马车地板上,就是得把头伸出车外),甚至还要面临生命危险:曾有贵妇因为发髻太高,碰倒了吊灯上的蜡烛,被烧伤致死的悲惨事件。


02

对于发色的迷恋


东方人永远是乌黑发亮的头发一统青春美的天下,在西方,不同颜色的头发却一直争夺着潮流主角的地位。



早期,金黄色的头发才是最“正统”的美人应该拥有的。文艺复兴时期,从波提切利到提香,笔下的仙女和传奇美人们,无一不是留着金子般发光的长发。


红色的头发则一直与放荡、离经叛道联系在一起。黑暗的中世纪,红发的女人总会被误认为是女巫,而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直接下令,规定妓女必须把自己的头发染成红褐色,以区别于良家妇女。



这一习俗一直延续了好几百年,印象派画家劳德累克笔下的康康舞女们,都有着一头火红的秀发。



红发的“荡妇”罪名一直到了19世纪末才被洗脱,拉斐尔前派的画家们发现,柔和的红褐色头发,能带来一种更温柔而梦幻的感觉,比起闪闪发光的金色,它似乎更能承托出女人慵懒闲散的性感韵味。罗塞蒂、爱德华·伯恩·琼斯都是红发美人的拥趸。


Vivienne Westwood


Grace Coddington


火红的头发后来成了古灵精怪、充满精力和创造力的象征,从瑞典童话家林格伦笔下的长袜子皮皮,到朋克教母“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以及一代时尚偶像Grace Coddington,都是一头标志性的火红头发。


03

头发博物馆


维多利亚时期将发结的艺术推至了巅峰时期,人们热衷于将剪下的头发制成各种形状,除了编成辫子,还会把它编成精致的饰品甚至用来作画。


美国密苏里州的Leilai’s Hair Museum是全球独一无二的一家专收集发艺的私人博物馆,这里除了名人如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玛丽莲·梦露以及Michael Jackson的头发,更有趣的是几百件用真人头发制作成的发艺收藏品,它们被精巧地编制成为花结、花环、戒指、胸针、手镯甚至浮雕作品,式样之精美,让人几乎忘记它们都取材自人发。



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位于土耳其Avanos小镇上的头发博物馆。这里原本只是一家陶艺小店,店主与离去的友人告别时,朋友剪下了一小缕头发送给他作为纪念,他把头发挂在店中,与过路人分享故事。


本来这只是类似帕慕克《纯真博物馆》中的一个场景,谁知道,受到故事中某种情愫感染的女性,也纷纷剪下自己的头发送给店主。



从1979年开始,这里就成了专收集女人头发的博物馆,而到访的女性也慷慨地捐赠出自己的头发作为藏品。



现在,这个山洞式样的博物馆收藏了近两万件头发,从墙到屋顶都放满了“展品”,尽管看起来有些古怪,它却一直是吉尼斯世界记录的保持者:拥有女性头发最多的地方。


04

挑战毛发恐惧


人发概念运用进入时尚并不是什么新玩意,敢于冒险的设计师们一直在变着花样地挑战者时尚爱好者们的接受力。


Isabella Blow


Daphne Guinness


早在1992年,天才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的从伦敦圣马丁设计学院毕业时设计的作品,“开膛手杰克和他的牺牲品们”中,就用到了毛发的元素。从表面看,这是一件精心裁剪的粉色丝缎礼服,但光鲜的材质表面,印着带有倒刺的铁丝,倒刺上还缠绕着人的头发。



很少有人会在毕业设计作品中采取如此激进而骇人的风格,但这一冒险之作立即被时尚收藏家Isabella Blow相中并且整套购买收藏,现在这一系列设计则归美国名媛、时尚偶像Daphne Guinness所有。


设计师Rick Owens无疑从人的头发上找到了更多的实验拓展空间。16年春夏秀上,他已经利用人体制造了一场精彩的好戏:从八十年代先锋艺术家Leigh Bowery的行为艺术作品birthing中汲取灵感,把真人犹如背包一般挂在模特身上,被倒挂的舞蹈演员们无一不是秀发披散,夺人眼目。




而在16年秋冬秀上,Owens则让数名模特戴上了“毛发头盔”,由毛发制成的巨型球状头饰,完全遮盖住了整个脸部和五官,让人几乎无法看到模特的脸。




无独有偶,在荷兰艺术家Levi van Veluw 2009年的作品Natural Transfer中,也曾出现过毛发遮住全脸的形象。



Rick Owens的粉丝,设计师Gareth Pugh对于毛发的尝试就相对更为直接:近十年前,他用真人的头发、假发和皮革做过一件外套,黑发飘飘的特殊质感取代了皮草和流苏,让世人大为震惊,也立即让Pugh拥有了设计师中的暗黑王子的称号。



不过人发编制衣物的概念被瑞典女设计师Nina Sparr发挥到了极致:她多年收集自己的头发,最后将它们直接织成了内衣裤。她甚至鼓励人们收集自己掉落的毛发,经过消毒处理后,都可以成为衣物或者配饰的材料。



无论这些有关头发的创意,是出于哗众取宠的目的,还是自身生发的艺术,它们都是头发世界的一部分,好坏并不由我们评判。


我们也知道,尽管一些伟大的艺术家们正在离开这个世界,但头发的艺术从不终结。


文章来源于iWeekly周末画报

作者美容组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