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这时候都想去云南吃花!白花、棕包花、酸苞苞…吃不到可太难熬了

芍药本药

2020-03-25 09:25:16

已关注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春天就在云南人滴饭碗里~


一到春天,云南人就开始大规模吃花了,芍药就好想去云南吃花,但是今年不行,心痒痒~我怀疑我上辈子就是个云南人


但是,我不能一个人流口水!今天就来馋馋你萌



春日吃花


这个时节, 杭州西湖杨柳醉春烟,武汉的樱花纷纷如雪,婺源的油菜花如黄金般灿烂……但此时的云南人,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花,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放眼望去,那都是菜园子啊


△ 图片来源:微博@王自荣


 △ 图片来源:微博@天空克里斯的小伙伴


春天的滋味,人家还没赏够,家住云南保山的滇西小哥早早就吃上了:




滇西小哥不是小哥,而是一个云南姑娘,因分享自己的田园生活与美食走红,看她的视频,就仿佛打开了一扇云南美食的大门。


在滇西小哥的食谱中,花是最重要的食材之一。一种花,通过煎、炒、煮、炖、拌,可以做出一桌「花宴」!今天就跟着滇西小哥一起来吃花~



/ 白花 /

 

云南白花,实际上是白花羊蹄甲,是豆科羊蹄甲属的一种植物,与柳州的洋紫荆是亲戚(去年写过,戳蓝字回顾)。

 

白花羊蹄甲花瓣呈白色或淡粉色,

花期3-5月,先开花后长叶,

5枚花瓣轻盈展开,

立于树下,只见一树粉白,

宛如千万彩蝶落了满树。



「粉红似白身如玉,蝉衣短裙招蝶戏。仙子下凡入宴来,化作佳肴添诗意。秀色可餐菜味美,龙须羹粥汤靓丽。玉荷花开人欢聚。」说的就是好看又好吃的白花。



白花羊蹄甲是南国特有的植物,

又叫白花洋紫荆、玉荷花,

主要分布在我国云南、广东、广西等温暖地区,

北方人想尝一口白花的滋味,

太难了



吃白花并不简单,

要先剥除萼片、花托,

焯水漂洗后,

才能开始接下来的制作。




凉拌白花,

是最简单的一种吃法。

焯水洗净后的白花,

淋上云南当地特制的蘸水,

既保留了花朵的清香,

又与交织着鲜辣,好想恰~



还未开放的花苞,

裹上淀粉和鸡蛋,

放入油锅,炸得金黄香酥。




如果去云南的餐厅吃白花,

你可能吃到的是「清炒白花」,

葱段红椒爆香,倒入焯过水的白花,

翻炒片刻就能起锅,

入口像极嫩极薄的豆皮,

一口鲜嫩的春天滑进了身体里。



 

白花蚕豆汤,餐厅里也常有,

排骨熬汤,加入蚕豆炖得酥烂,

再加入白花,一起慢炖,

鲜美的排骨汤将白花浸润,

沙软的蚕豆伴着白花,

满口鲜香,从鼻尖滑入心底。


 

滇西小哥还做了一道「白花蒸骨头渣」,

焯水后的白花盛在碗底,

盖上一大勺腌渍的鲜辣「骨头渣」,

这味道,芍药虽然没有吃过,

但想着白花嫩滑与骨头渣的鲜辣,

已经不自觉咽了好几次口水。



白花药用还能治疗神经衰弱、肺热咳嗽、消化不良等症,云南民间也有俗语:「春吃一顿老白花,一年四季药不抓」。

 

漂亮又可口,还能治病救人,白花可真是花中的白衣天使~


 

云南还有一种能吃的「白花」,是白花杜鹃,花大而白,口感略酸涩。但是杜鹃属的植物基本都含有毒素,吃白花杜鹃也需焯水多次浸泡后才能炒食,千万不要直接采来吃!

 

△ 图片来源:pixabay

 

/ 棕包花 /

 

许多花,我们都不认识,甚至见都没见过,云南人就已经端上饭桌,棕包花就是其中一个。

 

棕包花是还没开全的花苞,而且港真,这棕包花长得不太像能吃的样子,大概是因为生在云南,才没能逃过「被吃掉的劫数」


棕树一般分为两种,

一种是苦棕,一种是甜棕,

我们平常看到的一般都是苦棕,

不能食用,能食用的为甜棕。



棕包从冬天到春天都有,

但生长缓慢,

被层层包裹在棕毛之中,

想要吃到棕包花,

得要爬上棕树,用刀割开棕毛。



割下的棕包不能直接吃,

剥开外壳的苞片,

里面是嫩嫩的花穗,

黄色、一簇簇的,

这才是好吃的部分。



 

棕包花滋味略带清苦,

据说在当地,

棕包还有个别名叫「姑爷菜」,

用来测试女婿能否吃苦耐劳。



棕包花做法不难,

先焯水浸泡后再制作。

最简单的就是凉拌棕包花,

姜蒜、生抽、小米辣,

再加几味自己爱的灵魂配料,

往上一淋,鲜香苦辣甜,

人生的味道都在其中了。



棕包花小炒肉,加入特制的辣椒,

大火翻炒即可出锅,

初尝鲜中带苦,再吃苦中就有回甘,

那种又鲜又苦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



 

/ 酸苞苞/

 

酸苞苞,又是一种外地人听都没听说的植物


准确来说,酸苞苞不是花,而是黄葛树的嫩芽。黄葛树对于重庆人来说并不陌生,又叫黄桷树、大叶榕树,树形高大优美,是川渝地区常见的行道树。


△ 微博@好多屁话鸭


黄葛树花期5-8月,

但现在就已经抽嫩芽啦~

正是好吃的时候



爬上树,毫不留情揪下嫩芽,

绿中带着点点粉色,

贮藏了一个冬天的汁水,

就要被吃掉了。


 

酸苞苞口感自然是酸的,

洗干净的酸苞苞可以生吃,

生吃酸苞苞手法要野,

直接拿着拌蘸水辣椒,

清脆酸辣,巴适得很!



焯水过后的酸苞苞,

发挥的空间就大了。

滇西小哥的拿手菜「万物皆可凉拌」,

拌着酱汁,贼过瘾!



 

酸苞苞配上酸笋,

炖一锅猪骨汤,

芍药虽然没喝过,

但想起来那味道,

应该会像嗦粉一样快乐。




裹上淀粉鸡蛋,

入油锅炸得金黄酥香,

又酸又酥,到底会是什么神仙味道



 

最想吃的是这道傣味酸苞苞,

酸苞苞配上酒豆豉炒番茄,

又红又绿,太诱人!




/ 石榴花 /

 

一般人只会吃石榴,但云南人连石榴花都不会放过。春末夏初,火红的石榴花就成了滇西小哥桌上的一盘菜。



如果你想说,终于来了一种认识的花,但我要说你未必懂得怎么吃它,再一次被处在「食花链」顶端的云南人碾压。

 

石榴花要吃的不是花瓣,

而是底下的花萼,

仔细去除花瓣花蕊,

留下肉质饱满的花萼。




清除干净的花萼不能直接吃,

需在沸水中煮上几分钟,

原本橙红色的花萼变成黄白色。

出锅后的石榴花还带着浓烈的苦涩味,

放在清水中浸泡2-3天后才能食用。



在滇西小哥的食谱中,

自然也不了一道凉拌石榴花,

口感清脆爽口。



最绝的是石榴花炒火腿肉,

姜蒜、干辣椒下锅爆香,

下火腿片炒至变色,

然后倒入石榴花翻炒,

火腿的咸香与清脆的石榴花,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菜香~




去年芍药去大理游学,

在大理香草园吃到的石榴花~

看图止饿,云吃花。



在云南人的四季流转中,春天是百花盛开的季节,也是食花季,无论是清白素雅的白花,还是路边无名的小花,他们只关心一件事:「怎么吃掉它才好呢?」

 

或许要像云南人一样,将春天看在眼里、吃在嘴里、美在心里,才不算辜负这大好春光啊~

 


来源原创 芍药本药 芍药美学笔记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