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全球的十座墓园

魏唐辰希

2020-04-06 11:59:39

已关注

我们经过了或正在经历,一个漫长凛冽的冬天。“死亡”骤然成为生活里每一日都必须直接面对的议题,以数字记录,虽则失去的是一个个特殊、鲜活、与我们相同的灵魂。

“4月4日,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10时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这是必须的生死一课。下文集合来自全球的十座墓园等殡葬建筑,在沉重,痛苦,别离之外,它们也是尊敬,记忆,感激之地。将亡者送往来世,给予生死之间的平静和安慰。

致敬。悼念。


01

瑞典斯德哥尔摩森林墓地 

Skogskyrkogården, 1940

"遇见最诗意的长眠"

斯德哥尔摩林地公墓始建于二十世纪初,冈纳·阿斯普朗德(Gunnar Asplund)与西格德·劳伦兹(Sigurd Lewerentz)合作赢得了设计竞赛。1914年竞赛方案完成,1917年开始建造,直到1940年墓园正式对外开放,投入使用。设计者之一阿斯普朗德同年去世,后葬于墓园之中。

△ ©Song

林地公墓的主导元素并不是墓碑或者教堂,而是由墓园中的植物、地势和轴线共同营造的景观。斯德哥尔摩林地公墓以其简约的设计风格,对自然与死亡最大程度的尊重,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墓园设计方式,也是现代景观设计的教科书式的经典之作。

02

意大利摩德纳墓地

Cimitero di San Cataldo, Modena, 1971

"墓地是亡者的城市"

在对死亡的思考上,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与其同时代的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不约而同地表达了同样的意见:城市作为生者的居所,墓地是死者的城市。正因为此,与当时其他参与竞标的建筑师相比,罗西所要构建的不是一个诡异的后世世界,而是要从集体历史记忆中挖掘一个“相似性城市”。

△ © Andrea Pirisi

在罗西心中,这座墓地与“生者的城市”不会有太大差别——于是,庭院、走廊、居室(墓室)、斜顶、窗、墙和地面等有关住宅的元素类型都被容纳到墓室的设计中来。甚至是柱廊,这种伦巴第地区民居所特有的住宅形式,也被反应到了墓室的底层设计中。作为死者的房屋,墓地在建筑上的特点是无润饰(unfinished)和放任(abandoned),建筑师以此来诠释死亡。尽管,对于坚持“幸福与死亡不可调和”的人们来说,在摩德纳墓地中,罗西选择将死亡的气息带给住宅,仍是一种不被接受的设计。但对于罗西来说,生的幸福与死的沉寂并非对立的两极,“当我谈到一所学校、一个墓地、一个剧场时,更准确地说,我是在谈论生活、死亡与想象”。

03

意大利布里昂家族墓园

Tomba Brion, 1969-78

"为死者建造一个花园"

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善于捕捉场地的问题,并通过设计,将问题和限制扭转为空间体验的潜能。他的细部并非孤立地塑造,而是在绵密的空间关系当中推敲而得。墓园是斯卡帕成熟期的作品。和既有公墓、附近村落的关系,是理解其空间格局的关键。墓园的空间意向是“为死者建造一个花园”,这是受到了法国诗人保罗·瓦莱利一首诗的影响。

墓园中的粗质混凝土表面入口廊、夫妻墓、小教堂看似很像哀悼时光与生命逝去的废墟,但是它们有的是巨大花盆的底座,有的则成为植物攀爬的表面;植物的蜿蜒并非意外,斯卡帕的草图中清楚地交代在墓园中水池、水道,以及能让水盛满位于混凝土面上的缺洞,它们都是这个“死之园”中的生命之泉。

04

西班牙伊瓜拉达墓园

Igualada Cemetery, 1985

"生命长河"

墓园位于距离巴塞罗那中心城区67公里的小城伊瓜拉达(Igualada)城郊,周边是小城的工业厂房区。恩瑞克·米拉莱斯(Enric Miralles)将墓地从功能上划分为三个部分:入口处是一个由石块和半球型山包组成的大地景观,石头被摆放成一个不断向内旋转的螺旋线;一个依据地理走势而建的墓群和一个小型的礼拜堂。

整个墓群在形体上如同是一条人工挖成的峡谷,高度上的变化令墓地同周边工业环境相分离,以便打造本身肃静的氛围。沿山而建的曲线走向,让墓群宛如一条“生命长河”。广场和步道铺地,由旧火车铁轨枕木和水泥构成,枕木凌乱的组织方式,仿若在冥河里不知归途的灵魂。设计者之一米拉莱斯英年早逝,最后葬在了伊瓜拉达墓园的一角。

05

德国鲍姆舒伦韦格火葬场

Crematorium Baumschulenweg, 2000

"沉重的精神与清亮的光"

建筑的所在原是合并前东柏林的火葬场,两边除了无法透视的密林外几乎再也没有什么了。至此,城市边缘尚存的一丝喧哗嘎然而止。这里是火葬场,也是墓地和教堂。柏林建筑师Axel Schultes和Charlotte Frank将建筑巧妙地与感官,物质和文化相对立起来,营造出适当的气氛。百叶窗、混凝土与建筑物表面的光线形成鲜明对比。每个柱子都被明亮的日光环绕着,它穿透了大厅的混凝土屋顶。

△ ©Mattias Hamrén

Shultes Frank Architeckten声称是受到马格里布清真寺(Maghreb mosque)的影响:“在这个有着5000年历史的空间中,柱子以及它们发光的柱头是唯一可供人联想起神的世界的东西……而这个建筑所要做的无非是要将古老的石头,它所蕴藏的沉重精神与光之天使的轻亮合二为一。”

06

台湾金宝山安乐园陵墓

Chia Ching Mausoleum, 2017

“尊敬、记忆、感激之地”

△ ©Fernando Guerra | FG+SG

台湾金宝山安乐园陵墓,由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与Carlos Castanheira设计,位于中国台湾新北市。建筑物整体肃穆,看起来像是巨大的“悬浮物”,边界模糊,有着流动的内外空间。来访者经过一条缓坡道,进入内部,在其中有着弱化的方向感。

△ ©Fernando Guerra | FG+SG

其设计师Carlos Castanheira这样描述这个建筑:“走上一条平缓的小路,我们来到这里。在注视着这无尽而轻飘的空间时,我们沉入了寂静之中。又一次地,在这里,功能决定了空间的形制。开放,无穷。在场地中心,围绕着对其所爱之人的纪念,家庭聚集……这空间应是永恒的,这是当代对于一个满是尊敬、记忆、感激之地的读解。”

07

IL CIELO IN TERRA

2019

“9平方米的天堂”

△ ©Javier Callejas Sevilla

IL CIELO IN TERRA是坎波·巴埃萨于2019年完成的新作,仅9平方米。坐落在威尼斯圣多纳迪皮亚韦卡波卢戈公墓的一小块土地上,建筑师希望做出“世界上最美、最简单的房子,它是地球上的一小片天堂”。

这是一个3米见方的混凝土立方块。为了引入光线,建筑的每个面上都设计了60×60厘米的正方形开口,并且不会出现相邻两个面开口相交的情况。底部的开口放有一面镜子。屋顶上的开口使阳光穿透室内的阴影,光线斜着穿过建筑内部。

△ 室内  ©Javier Callejas Sevilla

△ 透过开洞看室内  ©Javier Callejas Sevilla

△ 被悬挂起来的骨灰盒  ©Javier Callejas Sevilla

△ 模型  ©Estudio Arquitectura Campo Baeza

△ 折纸模型  ©Estudio Arquitectura Campo Baeza

主立面上在混凝土上钻出一个门洞,作为面向道路的入口。当门闭合时,它就成了建筑墙壁的一部分。墙上60×60厘米的开口所处的位置与人的视线平行,可以从外面看到建筑内部。立方体被设置在与相邻建筑平齐的混凝土平台中,人们需要通过两级台阶进入建筑所在的平台。整个混凝土盒子被仔细地建造出来,但并不过分精致。建筑表面上的开口让阳光、空气、风、雨、雪、星光甚至鸟类进入建筑中。建筑角落、边缘的开洞显示出混凝土的厚度。

建筑的中心悬挂着一个60厘米见方的白色大理石骨灰盒。它由四根细钢索悬挂在空间的正中间。骨灰盒可开合的上盖在关闭之后和整个盒子融为一体。骨灰盒上的十字架镀金,这一设计来自于维吉尔《埃涅伊德》中所描述的,“在大理石周围,一切都是金子和珠宝”。

08

日本风之丘火葬场

KAZE-NO-OKA Crematorium, 1997

"生命的极致"

风之丘火葬场就位于日本中津市郊区山国川岸边的一片高地上,北面可望见中津市的街区。这里自古以来就是附近居民的火葬场,并集中了一座座坟墓,大凡谁家有人亡故,都把这里作为殡葬的首选之地。槙文彦(Fumihiko Maki)设计的基本出发点是与周边环境相协调,为死者提供充满同情和尊严的气氛。

在空间的组织和室内外的关系处理上,除了桢文彦一贯对庭院惯用的手法外,明显留有东方思想影响的痕迹。在风之丘火葬场里,有一个满栽植物的前院、一个水庭,加上休息厅外半开敞的庭院,三个院落。传统日本庭院的审美观建立在禅宗哲学基础上,追求一种“空”“虚”“无”的境界。

09

意大利古比奥墓地

Gubbio Cemetery, 2011

"向天空开放"

古比奥墓地的扩建是意大利最重要的中世纪城市墓地扩建项目之一,在城市中重新定义了本身的意义与地位。建筑师Andrea Dragoni受到James Turrell系列作品Skyspaces的启发,建立一系列独立于墓地,能让人放松,反思的艺术空间,这些空间顶部均有正方形朝向天空的窗口,从黎明到黄昏,光影变幻。

△ ©Alessandra Chemollo_ORCH & Massimo Marini

这一方天,让人仿佛挣脱地球引力,到达另外一个层次:心灵的束缚被解开;视野和思维得以远游;精神被深层次洗涤和升华。这系列十分特别的空间与建筑紧密关联。William Richard Lethaby说人类置身大千世界中难以整体理解世界,只有先摆脱周遭,才能理解去它。从这个意义上建筑可以理解为世界的缩影,它代表了一种界限,我们可以通过建筑,去感受世界的存在。

10

美国莱克伍德公墓陵园

Lakewood Garden Mausoleum,2012

"花园中的葬礼"

HGA设计的这座陵园获得了2013ASLA专业奖通用设计杰出奖。莱克伍德公墓始建于1871年,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式的“草坪规划”墓地。在这里,大片大片宽阔的草坪上处处点缀着一些精致的纪念碑,碑的四周被树木和大而宁静的湖泊所围绕。这种风格是19世纪50年代由辛辛那提的春天的树林陵园首创的。而莱克伍德公墓正是这一经典墓地类型现存的最纯净的范例。

△ ©Paul Crosby

通过与客户紧密沟通合作,园林建筑师对建筑师的选择过程给予了建议,最终产生了一个有深远意义的整体建筑和景观设计方案,HGA的这个方案彻底改变了一个恶化的、“沉没”的空间,从而创造出了一个诗意般的现代化景观,在一个充满意义的环境中为人们提供了慰藉和美丽。新的陵园景观——周边是一排排的长凳,枫树和山楂树组成的庄严的丛林,还有一个重新设计的零边缘的倒影池——不仅为大型团体在阵亡将士纪念日举行户外集会/活动提供了空间,而且还为安静的沉思、慰藉和疗伤开辟出一块空间。






文章来源: 有方空间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